第一百一十一章 弃考!【第六更】(1/2)

加入书签

  一个谁都未曾想到过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了考场上空,于月色之间温婉而立,白色衣裙轻轻飘扬之间,宛如天仙。趣*讀/屋?79免费阅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所有人为之一震,众人抬头望去,随即看到了一张绝世容颜。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从未见过这位女子,但即便只是惊鸿一瞥,也足以让所有人将其深深地印在脑中,再也无法忘怀。

  整个圣言大陆中能够拥有如此倾城之貌的女子很少,如果将这个范围再缩小到卫国之中的话,便只有一个人。

  除了柳施施,还能有谁?

  宁青冰自小命运多舛,自来到徽州府后,唯拜了两位老师,其一自然是对她有再造之恩的苏文,而另外一位,便是教得她漫天雨蝶的柳施施。

  所以来人自然就是柳施施,也只能是柳施施。

  自从宁青冰获得文生文位之后,便再也没有人会叫她的花名了,整个徽州府都险些快要忘记了当日拿下四楼魁的秋叶之名,但作为宁青冰曾经的老师,柳施施这一声秋叶唤来,非但不会让宁青冰感觉到任何的别扭,反而倍感亲切。

  “老师!”宁青冰又惊又喜地看着傲立于空中的柳施施,眼眶在刹那间便红了。

  苏文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柳施施了,可是即便如此,苏文也不得不再次为其倾城之貌而倍感震撼。

  “真是没想到,再一次与其见面,竟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苏文微微一叹,知道宁青冰之事,已经用不着自己来出头了。

  他只是有些好奇,这柳施施到底有何凭恃,竟敢让一州之主给她一个说法?

  苏文是在场为数不多的,并没有因为柳施施的容颜而失去理智的人,所以他从柳施施的语气当中听出。对方并不是前来向三位主考官大人问好的,而是来问责!

  可是,她哪里来的底气?

  苏文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柳施施单凭那无上娇颜,便能朝州主讨一个说法,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在《文以载道》发榜当日。作为柳施施唯一学生的宁青冰便曾经猜测过,今日的柳施施,很可能已经位及翰林!

  也就是说,至少在文位之上,柳施施是绝不逊于州主大人的!

  但是,这便足够了吗?

  至少苏文认为是不够的。

  暂且不论两者的身份地位上的差别。单从柳施施只身闯入州考考场来看,便殊为不智,别忘了,在场的三位主考官,都是堂堂翰林!

  若是州主一定要以此为借口向柳施施发难的话,他一个人不够,三个人还不够吗?

  念及此处。苏文不禁暗暗皱眉,有些不太明白为何柳施施会突然出现在此处,又为何以如此强硬的态度执意向州主发难。

  忽的,苏文似乎想起了某件事情,想到了当初与柳施施初次见面的一幕,于是,他终于明白了。

  可是此时此刻,苏文的判断起不到任何作用。实际上柳施施到底有没有资格在此质问一州之主,她又到底以何为凭恃,其他所有人说的都不算,只有一个人的态度是有意义的。

  那便是当事人之一的州主大人!

  也许是巧合,也或许只是偶然,在场的这些人当中,见过柳施施的寥寥无几。苏文是一个,宁青冰是一个,而州主,也是一个。

  他不仅见过柳施施。而且见过柳施施身后的那位,所以此番听得柳施施的责问之声,一时之间脸色数变,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便恰在此时,柳施施的声音再度传来:“若是冷大人不愿给我一个说法的话,那么,我便给冷大人一个说法!”

  柳施施的声音很冷漠,听起来与她那沉鱼落雁之貌并不相符,更与她作为曾经的柳嫣阁魁,作为如今的卫国第一美人的声名不符。

  但是试想,若柳施施真是一位娇弱女子的话,她又怎么会立于戍北城头,面对千军万马毫无惧色?她又怎么能被称为巾帼不让须眉?

  此刻的柳施施,才应该是柳施施。

  但无疑,她的这番话,很快便引来了一阵轩然大波,圣裁院院君厉声大喝:“狂妄!”

  言毕,院君前踏半步,身上青色才气乍然而现,此刻没有了镇气钟的压制,院君的翰林实力已可以尽数施展!

  他作为州府圣裁院之,掌无上权威,行制裁之事,但凡有文位加身之人,均归圣裁院掣肘,此时柳施施擅闯考场,按圣律可先押后审!

  若是常人,见到圣裁院院君在场,是定然不敢造次的。

  且不论文位高低,圣裁院身为专门惩戒文人之所在,本身就具有许多限制类文宝,哪怕是柳施施这等高居翰林之位的文人,若是真的被圣裁院追捕,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也绝对跑不掉!

  可是,柳施施不是常人。

  此时听得院君之厉喝,柳施施也依旧面不改色,她只是遥空朝着院君大人微微颔,便重新将目光投在了州主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州主也知道,他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否则若是真的引得院君出手,他便难辞其咎!

  “何大人,只是一场误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