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吟诗仗剑可杀人【第九更】(1/2)

加入书签

  苏文很明白,如果他直接面对三名贡生的夹击,根本没有丝毫的胜机,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击杀徐妄,那么便没有想过要退。趣*

  如今面对唯一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两名贡生,苏文的选择便更加简单了。

  逐个击破而已。

  但是在此之前,他还需要一把剑。

  所以此时他所选定的目标,只是人群中一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武者,之所以选他,苏文有一个很简单的理由。

  此人腰间的长剑看起来比较精良而已。

  在《大风》的加持之下,苏文的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甚至比之前左零更要快,也更加坚决。

  那位武者大汉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便突然感觉眼中一花,一个有些戏谑的笑容于面前绽放开来,下一刻,那大汉直感觉自己是被一头犀牛撞上了一般,胸口一闷,整个人便向着空中倒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苏文的手中,终于多了一把剑,没有冷月那般沁人心脾的感觉,却依旧让人无比的踏实。

  “比我想象中容易了很多啊。”苏文淡然一笑,不作任何停歇,身形急转,朝着他的下一个目标翩然而去。

  与此同时,苏文口中的吟诵之声也变得高亢了起来。

  “霜重天高日色微,颠狂红叶上阶飞。”

  身随剑走,轻若红叶,苏文于疾行之间,将手中剑锋随意而抖,随之便是一声声厉啸声响起,剑锋虽不利,但杀人足矣。

  苏文便似那穿花蝴蝶,与众武者之间悄然行过,手中剑刃微钝,可是苏文的身形却没有为之产生半分的停滞。

  在这一时间。人群中的那名贡生也已经回过神来,他并没有贸然让那四个文生上前送死,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面巴掌大的小鼓,手指在其之上重重一敲。

  “砰!砰砰!”

  橙色的才气光芒骤然而现,随即在空中荡开了阵阵宛若实质般的音波,摄人心魄。

  这音波一出,可是不认人的。所以于苏文身边的那一名名武者,都纷纷忍不住用双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口中发出声声惨叫。

  而苏文也在那富有节奏性的鼓点当中,直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正随之慢慢加重,逐渐加快,便像是要从口中蹦出来一般!

  下一刻。一口暗血从苏文体内急涌而上,带起淡淡的血腥气息,而苏文的脚步终于被打乱了节奏,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地。

  两名原本还在抱头惨呼的武者见得便宜,顿时抄起手中的刀剑向苏文的要害处刺砍而去,却不想苏文竟于跌跌撞撞之间。口中含着血沫,再道一声:

  “北风不惜江南客,更入破窗吹客衣。”

  随即,苏文的身速骤然再度拔高了一截,于转眼之间便消失在那两名武者眼中,便在两人面面相觑,满脸茫然之时,谁料那苏文竟复又辗转而回。将手中的剑尖轻松送入了两人的体内,这才继续踏血前行。

  而到了此时此刻,苏文距离那名贡生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谁都不曾注意到的时候,此时的苏文,竟然将手中之剑插回到了腰间。

  因为他终于需要动用那一剑了。

  这一剑的起手式,是从拔剑开始的。

  前面当苏文吟诗仗剑之时。看似潇洒飘逸,不绝风尘,实际上只有苏文自己才知道,他的这番杀戮。其实只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力量碾压而已。

  而且苏文此举,还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

  他根本不懂剑法,也不懂如何用最小的力气将敌人一剑封喉,所以他便干脆借用了《大风》的力量,虽然究其根本是在增强自己的速度,但与此同时也能激发自身才气,以手中长剑为笔,以数十武者鲜血为墨,于泥地之上,简单勾勒出了一副画卷。

  是的,看似苏文的身形飘忽,行无定处,但实际上,他所走的每一步,所杀的每一个人,都是在作画。

  他的画很简单,只有横竖线条,却仿佛构成了一道道栅栏。

  或者说,那是监牢。

  这便是所谓的,画地为牢。

  苏文的这座牢,当然不是为了将自己面前的那位贡生困住,让其逃脱不出,因为便在苏文行到对方身前,开始拔剑的那一刻,那人已经逃生不得了。

  所以这座牢不是让他出不去,而是让其他人进不来。

  比如说,此时已经回转疾行,于眨眼间便来到了苏文身后的左零。

  然而,便在左零再度将手中的棋子弹射而出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但见那原本地上的一笔笔简单线条,一根根粗滥轮廓,却仿佛在一瞬之间全都活了过来,与清亮的橙色光辉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