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书院的第一堂课(1/2)

加入书签

  “以铜为镜,

  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有此三镜,可防己过。”

  这是苏文来到鸿鸣书院之后所上的第一堂课,也是堂中老师所讲的第一句话。

  此时苏文身上所穿的,乃是书院统一发放的青色院服,头上也如其他学生一般包着灰白色的方巾,于书桌之前正襟危坐,脸上神色肃然。

  自百草院药圃离开之后,苏文还没有来得及学习药理知识,也尚未再见两位半圣师尊,甚至连苏雨和皓马的身影都没有看到,便在院钟的急鸣声中,来到了最大的那间书舍。

  在这里,苏文重新见到了唐吉、沐夕、柴南和娄止等人。

  书院的第一堂课,本文来源:,是所有分院学生一起听讲的大课。

  坐于桌前,看着台上先生脸上和善的微笑,苏文心中有些怅然,也有些怀念,但这些,都并不是他此刻认真听讲的原因。

  因为超忆症的关系,苏文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认真地听过一堂课了,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即便是当年那最让他头疼的数学学科,也被苏文生生用背诵题库的方法给轻松化解了。。…。

  况且此时台上那先生准备要讲的内容,应该是史学的部分,苏文熟读史记,对整个人族历史了若指掌,又哪里用得着再仔细听讲?

  苏文之所以神色肃然,并不是因为台上先生所讲的内容。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作为鸿鸣书院新生入学的第一堂课,负责开讲之人竟然不是十大分院的任何一位院士,而是一位身形枯瘦的老者。

  老人身穿一身浅灰色的短袍。双眼眼窝深陷,脸上布满了代表知识和岁月的褶皱,浅褐色的老人斑非但没有让他看起来面容狰狞,反而显得有些慈爱。

  这人并未在鸿鸣书院中担任任何具体的职务,只是挂了个荣誉教授的名号,但不论是老者双眼中所散发出来的智慧光芒,还是他那让人难以企及的高阶文位。乃至于其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博学名声,都值得苏文尊重。

  因为他是卫国大学士,王阳明。

  说起来。苏文虽然与王阳明大学士乃是初见,但其实他与对方有着极深的渊源。

  这种渊源不是说两人在经历过往中有过交集,而更像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沟通和交错。。…。

  如果没有王阳明,或者苏文连圣庙开智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王阳明是第一个于城考落榜后。还能在圣庙中依靠夺文位晋升文生的。而苏文当初决定入圣庙开智,正是受到了王阳明这段经历的启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阳明才是苏文在文道之上的第一个老师。

  所以当苏文看到王阳明踏着沉稳的步子走进书舍的时候,险些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他哪里能够想到,便在进入书院的第一天,第一堂课,便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王阳明大学士!

  在卫国之中。大学士王阳明绝对是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大人物。

  苏文当初为了探寻王阳明夺文位的秘密,将所有关于王阳明的书籍都买回了家中。日夜研读,所以他知道这位老人过往所有的传奇经历。

  除了15岁的时候凭借一首《蔽月山房》夺得文位之外,王阳明还创造过无数的奇迹。

  比如说他曾于人族圣地观无字碑一日悟道,连书数篇悟意之文章,以此导致《文以载道》提前发榜,同时也一举晋升大学士!…。。…。

  也正因为如此,

  王阳明也被卫帝封以镇国之号,成为了卫国的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镇国大学士!

  很多人都觉得苏文的发迹之路与徐焕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实际上,苏文如今所走过的这些路,却是当年王阳明所走过的!

  比起徐焕之来说,苏文的人生轨迹,其实更像王阳明!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王阳明还有一项最大的成就,这也是苏文所难以企及的高度,便是这位老人曾以大学士之资,写出了圣阶著作《大学问》!

  只是令世人费解的是,本文来源:,王阳明并没有因为此书一举成圣,反而将文位停留在大学士阶段举步不前,这也成为了圣道百年来,世人所总结而出的十大谜题之一,而这道谜题的答案,恐怕便只有王阳明自己才知道了。

  此时见到这么一个具有无比传奇的人物,对自己人生有着重大影响的精神导师,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苏文又岂能不为之震惊?

  震惊过后,苏文对于这第一堂课,已经抱上了无比强烈的期待。。…。

  王阳明并没有让苏文失望,因为他口中说出的第二句话,便让在场的所有贡生,都为之一怔。

  “今日我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