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画,杀破狼!(1/2)

加入书签

  如果说今天早上王阳明的一番话,是在苏文的眼前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的话,如今,则轮到苏文,在这片水墨世界中,为白剑秋描绘了一幅他前所未见的圣途。

  不论是色彩的调配方法,还是提取的手段,都是白剑秋数十年来闻所未闻,不敢设想的。

  无疑,苏文的这番话如果传扬出去,将会立刻引起整个圣言大陆画道的惊涛骇浪,甚至白剑秋怀疑,若是自己能以此为基础和方向,精心研习数年的话,说不定便能摸到那圣阶的门槛了!

  其价值可谓难以估量!

  一时间,白剑秋看向苏文的目光,已经多了一分凝重,他沉声道:“你为什么愿意将这一切对我全盘托出?”

  白剑秋不傻,所以他知道,苏文也不傻。

  苏文的嘴角噙着一丝苦笑,开口道:“不瞒先生,这幅朱槿牡丹图,在我很早的时候便完成了,可是从其才气高度来判断,也只不过是可观之作而已。”

  其实苏文也很无奈,按理来说,凭借他这番来自前世的对画道的见解,应该足以将此画的境界提升到传世才对。

  可正如他于州考所作的那首《行路难》一般,这牡丹图虽然能够惊艳世人,却难以获得天地才气的认可,否则,他体内画位之上的才气气旋,早就已经转化为金色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的这幅画作,打破了圣言大陆所既定之规则,除非他能够一举以此成圣,否则是不可能使引起天地间才气共鸣的。

  唯有成圣,才能直接激发神书其内之紫金才气,从而修改天地间规则,如此,苏文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

  可是。如今的苏文距离最终的圣道还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要得以封圣,还有很长的路需要去走,绝非一日之功。

  所以他便将此希望。寄托在了白剑秋的头上。

  如果白剑秋真的能够因此而跨过半圣与圣阶之间的那道隔阂的话,对于苏文也是大有裨益的。

  因为如今的他,已经作出了这片大陆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幅彩画!

  其存于天地之间,是绝对不容他人所抹杀的,这份功绩,哪怕日后白剑秋想夺也夺不去!

  对于此时的苏文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白剑秋听得苏文之叹息,几乎在片刻之间,便已经了解了苏文心中所想。可以说,双方对此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即便如此,白剑秋依旧不肯占苏文太多便宜,当下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今日是你我成为师徒的第一天。按道理来说,接下来我要许诺的这些,都是我这个当老师的应该做的,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亲口告诉你。”

  “从今往后,只要我白剑秋丹青墨笔不倒,你苏文之文位,便永世不会凋零!”

  “为此。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乃至于生命,如果你现在便希望要那驸马爷的脑袋,我也立刻为你取来!”

  苏文闻言微微一怔,却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

  还是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中。修行,高于生死。

  淡淡一笑,苏文摇头道:“先生厚爱,学生铭记于心,但那徐家却是不必劳烦先生动手了。有些时候,适当的压力,也是学生的动力。”

  白剑秋也不愧为半圣,只是在这片刻之间,神色便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底那份浓重的欣赏之意,是怎么也抹不掉的。

  “只是如此看来,你在画道之上的领悟力,实在强我太多,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教你的,那么今天这第一堂课,便直接教你战画吧。”

  苏文闻言顿时大喜,这白剑秋也够直接的啊,一上来就教战画,这正是苏文如今最需要的东西!

  一直以来,苏文都觉得自己能够用以对战的手段还是太过贫乏,虽然他领悟了出口成章,但作为杀敌之战诗词,却只有《剑客》和《减字木兰花》两首,而这两首诗词的境界都不是很高。

  在徽州城外,苏文即便在灵感偶得之下,使出了“画地为牢”的雏形,但那也只能用以困敌,而不能杀敌。

  最后,苏文还有冷月剑,但正如燕北所说,这一剑,只能搏命,而不能用其缠斗。

  那么苏文还有什么?

  无量壶?

  无量壶虽好,但却不利于苏文的持续作战,况且苏文今后所对阵之敌人,不可能永远都只有一个,那日柴南突袭,若不是苏文文海中还有一丝圣力,他就已经栽了。

  所以总的来说,虽然苏文底牌繁多,但真正能够用来战斗的手段却很少,而在晋升贡生,进入书院之后,战斗将会成为苏文日后生活的主题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