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琴音之间有寒雪(1/2)

加入书签

  苏文微微一怔,

  却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浓厚的兴趣,反而在心底升起一丝淡淡的失望。

  原来只是一本来自魔族的,一窥其庐山真面目,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那便是跟着陆三娇学琴。。…。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对此,苏文还是很明白的,所以他很快收拾好了心情,跟在陆三娇之后,来到了神木山最神秘的禁地之一。

  茶园。

  茶园的名字就叫茶园,前面没有任何的前缀,听起来,就跟普通的茶农采茶之所别无二致。

  但因其坐落在神木山上,便有了一种别然的意味。

  这里是整座神木山,整座鸿鸣书院最神圣的地方,因为陆羽便是在此处封圣的。

  一般情况下,苏文仅凭贡生之资,哪怕是他圣域亲承圣才。是卫帝特封的镇国贡生,也远远没有资格进入此间。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有一个好老师。

  茶园的镇守者,原本便是陆三娇本人。

  便在踏进茶园的那一刻。苏文顿时就能感觉到周遭的空气彻底变了,但这与他初次踏进书院山门之时却并不相同。

  初入神木山山门的时候,苏文只是察觉到了眼前景物的变化,于其余感官却并没有太多的差异。

  但茶园不一样,或者说,与苏文踏进山门时的感觉,正好截然相反。。…。

  苏文眼前的一切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不论是每颗茶树的位置,还是树间飞蝉的位置,都与他先前所见别无二致。回首望去,便是那来时之路也并没有消失。网游之屠神

  可是除了视觉之外,苏文的嗅觉、听觉和触觉,都接连感应到了这里的不同之处。

  淡雅而清幽的茶香气息扑面而来,与神木山中的其他茶树暗香相较起来。要显得更加沁入心扉,也更加心旷神怡。

  微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飞蝉于树干上的急急清鸣声,还有那茶树叶飘落于地,荡起数缕灰尘的声音,都仿佛在苏文的耳边被放大了数十倍,让他闻之触目惊心。

  只是这么静静地站在茶园门口。苏文便能够感觉到那宛若实质般的茶香已经将自己牢牢包裹了起来,伸出手掌似乎便能触及到那可闻而不可见之悠然茶意,无处不在,无所不在。

  “你是知道的,我的主次文位都不是琴位,不过不要紧。因为哪怕是我最不擅长之文位,也已经形成了蓝色气旋,换句话来说,哪怕我之琴音不曾位及半圣,但我对于琴道的领悟。也绝对比宁乐院院士要强上一些。”…。。…。

  苏文的心中虽然仍旧抱着淡淡的遗憾,

  却依旧点头道:“那么,我们为何要来这茶园中练琴?”

  对此,陆三娇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因为这里清净。”

  苏文笑着不说话了,的确,如果是要学琴的话,能够择得一处幽静而不受打扰之处,绝对是重中之重。

  而陆三娇则为他挑选了茶园这个地方。

  对此,陆三娇似乎早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只见他走到一棵茶树之下,弯腰便抬过两架古琴来,一架置于自己身前,而另外一架,本文来源:,则当然是给苏文练习所用的。

  苏文尝试着拨了一个音,立刻能够感觉到陆三娇给他准备的琴,比起鸣瑟轩的灰木琴,不知道好了多少个档次!

  心中赞叹一声,苏文抬手抚过琴身,便像是抚摸着情人的身体,用双手细细感受着琴弦之间那久经岁月的沉重之感。

  可若是真的让他知道,自己手中的这架琴,便是宁乐院院士的专用古琴的话,却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陆三娇并没有废话,而是直切主题:“昨日你已经跟着白老弟学习了战画,不知道有何感悟?”。…。

  苏文谦虚地答道:“感悟不敢说,不过至少我已经知道了战文之所用,到底是什么。”重生之鸢萝

  陆三娇点点头,却话锋一转:“可惜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所要教你的琴之一道,其尚存于世的战文,大部分都不是用来进攻所用的,所以如果你以为战音也如战画那般简单的话,便大错特错了。”

  苏文没有答话,而是聚精会神地听着陆三娇的讲解,生怕错过了一个字。

  毕竟如今的他还无法弹出如《高山流水》《广陵散》这般的琴曲经典,除了当初在沐夕那里偶然习得的漫天雨蝶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