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强杀!(1/2)

加入书签

  苏文和柴南并不是朋友,相反,两人之间还有着一定的仇怨。本文由 。。 首发

  尤其在旷外野林之时,苏文曾经用一丝圣力,险些将柴南置于死地,如果不是柴南意志顽强,再加上第二日正好遇到文位加冕,他早就化为了旷外野林中的一缕残魂。

  但即便如此,此刻的苏文也依旧出手了,无关个人恩怨,只是为了书院的尊严!

  不管怎么说,柴南也是他在鸿鸣书院中的同门!

  与此同时,唐吉和叶瑶依也纷纷走到了苏文的身后,面露警惕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三柄利剑,反倒是苏文,竟然未曾朝那三位持剑人投去半丝目光。

  他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盯住了前方了那个少年。

  苏文知道,这位就是盛夏。

  早在进入迷失沼泽之前,苏文便多次听说过了这个名字,第一次,是在陆三娇的口中,第二次,是从沐夕的介绍中。

  但是他只知道此人来自无双学院,对于其他消息,他一无所知!

  让人惊异的是,盛夏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势,因为他仿佛隐隐从苏文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你是苏文。”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只是初次见面,盛夏便准确地叫出了苏文的名字,可见其此次对于鸿鸣书院新生的猎杀,绝非毫无准备!

  苏文不置可否,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是盛夏。”

  说话间。苏文已经从袖中抽出了幻灵笔,御书而行!

  “惜花顿首:战乱之极,先兵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

  《祭战帖》!

  几乎便在同一时间,远处的盛夏也挥动了手中的天狼毫,《战杀帖》再出!

  “济北有屠兵,马师不曾去。难命王侯,远行万里,踏杀天下人!”

  两人的身上同时浮现出片缕清光。

  以奋笔疾书对奋笔疾书!

  苏文的战文明显要比盛夏所花的时间要多上那么一分。但他在动笔之间强占了先机,以至于两人之战帖,几乎同时完成!

  下一刻,两幅书帖迎空而起。如两位强大的战士。狠狠地对轰在了一起。

  然而,苏文的手却不停,他顺势将背后黑琴落于地面,一手撩拨琴弦,另外一只手,却弃笔握剑。

  “铮!”

  一道琴音即刻响起,空中仿佛有淡淡雪花飘落,浸入柴南的肩头。融进了那个恐怖的血洞之中,立刻带来了强烈的生机。

  《寒梅映雪》!

  便在苏文弹出第一个古音之时。空中的两大战帖胜负已分,却是毫无悬念。

  因为盛夏的《战杀帖》不过上佳之书,而苏文的《祭战帖》,是极叹之书!两者之间,整整差了一个层级!

  而在这等情况之下,一个层级的差距,几乎是决定性的!

  所以盛夏无心顾暇苏文手中的古琴,只是手中笔毫狂舞,再书一帖!

  盛夏无法扰乱苏文的治疗之琴音,但是有人可以,比如一直在旁虎视眈眈的三柄利剑!

  与盛夏相比,苏文的身后同样还有两位同伴,但是可惜的是,不论是唐吉,还是叶瑶依,在战斗当中都不堪大用,几乎根本无从发挥。

  是以只是眨眼之间,三道剑影齐至,朝着苏文的周身要害便刺了上去。

  与此同时,苏文手中的剑也动了。

  曾几何时,苏文虽然从燕北手中习得一剑,但那只能用以最后搏命只用,却不可缠斗,但是现在,苏文却有了对应之法。

  因为他在兽冢当中,遇到了李白。

  逍遥剑法!

  苏文手中的剑不是冷月,而是普通的短剑,他习剑之日也尚短,如今只是略窥门径,所以如果真的要与三位剑客比拼剑术的话,他根本不是对手,好在,他如今根本不用与对方硬拼,只需防住自身要害即可!

  而恰好,逍遥剑法,正是主守势之剑!

  一时之间,苏文一手鸣琴,一手舞剑,竟然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一心二用!

  于柴南头顶落下的白雪越来越多,冥冥之中似有梅之暗香淡淡传来,让人嗅之心旷神怡,只见他肩上的伤口与胸腹间的暗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和恢复,几乎便在刹时之间,柴南的双眼,便重新恢复了神采。

  一曲及半,苏文手中的短剑眼看已经越发难以招架,所以他忽的按下了琴弦,开口道:“这三个人,交给你了!”

  说完,苏文竟然猛地收剑而归,重执幻灵笔,再度埋头疾书!

  失去了短剑的阻隔,那三位来自无双书院的学生终于找到了机会,手腕急颤之间,三道剑锋直指苏文眉心、心脏与胸腹!

  然而这一次,一把灰黑色的砍柴刀,却将其于中途拦截。

  先服伤药,再受战乐洗礼,柴南的生力竟然再度恢复了十之二三!

  从苏文出现到现在,柴南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没有问苏文为什么会救他,也没有问苏文为什么肯不计前嫌,他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