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生死逃亡(1/2)

加入书签

  苏文一头栽落水中,顿时激起大片纷乱的水花,震得水底的泥沙急急翻涌,将水色搅成了一片浑浊之色。

  石曼卿之英灵眨眼而至,傲立于水面之上,轻手一挥,橙色辉芒如急急骤雨向水底坠落。

  下一刻,整片泽河沸腾了。

  原本潜于河底的鳆鱼四下逃窜,却躲不过如疾风暴雨般的才气之箭,水面上很快被染上一层鲜艳的血红色,如桃花朵朵。

  然而,藏身于其后的欧阳克却始终没有看见苏文与沐夕的身影,心中随即变得无比焦灼起来。

  心中一狠,欧阳克再度掏出了一盅青竹浆,将其一口饮尽,随即手中书页再度暴烈翻涌,他忍着文海之处传来的阵痛之感,咬牙再度诵声而出:

  “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仿佛子之平生。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藏于地下者,意其不化为朽壤,而为金玉之精。”

  这是祭石曼卿文的第二段,却仍旧不甚完整,但这已经是欧阳克以贡生文位能够诵出的极限了。

  下一刻,但见那石曼卿英灵之上橙焰腾然再升三尺,围绕于其身之墨字越发深刻了几分,随即石曼卿将手中长弓陡然而变,一把斩马刀自他手中缓缓成型。

  “啊!”

  一道无比凄凉而沙哑的厉喝自其口中震荡而出,然后石曼卿跃水而起,将手中的斩马刀狠戾下劈,直没水底!

  紧接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但见于泽河之中,其水竟被石曼卿这一刀一分为二,从两侧纷纷散开!

  一刀之威,竟能分河断水!

  这一刀实在来得太过突然。灿烂的橙色辉芒仿佛空中之烟花,在苏文眼前灼耀爆开,将他与沐夕的身形。彻底暴露在了欧阳克的眼前。

  苏文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所以他毅然决然地展开了手中的画卷。动用了最后一次白骨万血图!

  说起来有些讽刺,白剑秋将此战画交予苏文手中的时候,是作为其被妖兽围困的必杀之手段,然而苏文的三次机会,却都用在了人类的身上。

  第一次是程立然,第二次是子桑,如今,是欧阳克。

  漫天血海即刻随风展开。就像是一道血红色的幕布,向着石曼卿之英灵以及欧阳克急速笼罩而去。

  簇簇白骨从血色当中挣脱而出,在很快的时间便将石曼卿之英灵牢牢围住,仿佛在向他做出死亡的邀请。

  然而,正如苏文所担心的那样,一向无往不利,连学士都能轻松秒杀的半圣之画,这一次,终于在半途之上被拦下了。

  石曼卿手中斩马刀再出,在空中拉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这一刀,仿佛能劈开天地,能斩乱时空。漫天血色均不能掠其锋芒,一旦靠近,便会被彻底燃成虚无。

  刀锋自血幕上划过,最后落于身前的数十白骨丛之上,而那些看起来森然可怖之骨爪,面对石曼卿手中的斩马刀,却连片缕的抵抗也不曾做出,便被斩成了粉碎,骨屑落于水面之上。显得有些绝望。

  “呲呲……”

  与此同时,一道画布撕裂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让闻者心惊,欧阳克立于数丈之外。于嘴角轻轻扬起了一抹笑意。

  他知道这是苏文最强大的手段,如今既被自己破之,那么,他还能何处而逃?

  这一次,欧阳克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毫不遮掩的杀意,他将目光掠过身前石曼卿的英姿,再越过那即将破碎的血幕白骨,想要捕捉到苏文脸上的绝望。

  然而,在那大片的血幕之后,又哪里还有半分人影?

  苏文居然逃了!

  从一开始,苏文就没有想过要凭借手中的白骨万血图战而胜之,而且此时远远未到穷途末路,他又何必拼命?

  更关键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沐夕。

  所以苏文在展开白骨万血图之后,根本没有半分恋战,转身便逃,对于身后的战果,根本看也未看!

  片刻之后,空中血意彻底消融,其内白骨寸寸断裂,白剑秋的这幅战画,终于破碎了。

  白骨万血图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石曼卿手中的斩马刀,在欧阳克的圣者之文下落败,然而,它却为苏文的逃亡争取了最为珍贵的时间,等欧阳克涉水急追的时候,其身前又哪里还有苏文的影子?

  “苏文!”欧阳克怒吼一声,却无法道尽他心中的愤怒。

  足足消耗了两瓶青竹浆,耗尽体内最后一丝才气,甚至于让他的文海产生了巨大震荡,最后的结果,居然还是让苏文逃了!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欧阳克所无法接受的,更不可能让其就此放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