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何以破藩篱?(1/2)

加入书签

  这里为何会出现史圣司马迁的字迹?

  苏文熟读人族史记,又于书院藏书阁中见过魔族和妖族版的史记,甚至还找到了司马迁亲手所书的一本笔记,所以他断然不会将司马迁的字迹认错。{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那么,难道史圣司马迁曾于此处生活过?还是说,这里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魔族遗藏?

  一大堆的疑惑在苏文脑中虬结,让他理不出任何头绪。

  突然,苏文想到了一件事,于是他的双眼亮了起来。

  当初他在阅读司马迁那本藏于书阁中的笔记之时,便曾经疑惑过,根据笔记所述,当人族和妖族于大河结盟,共伐魔族之时,司马迁是在魔都当中的,在笔记的最后,他甚至还有幸见到了最后一代魔君,屠生!

  这也让苏文一直以来对司马迁的种族立场产生了某种困惑,而如今,他终于能够确定,史圣司马迁在某种程度上,一定与魔族有所牵连!

  只要苏文能够证明,此处就是魔族遗藏!

  念及此处,苏文随即又想到,如果说司马迁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话,那么,那甬道之上的一幅幅壁画,难道是司马迁所作?

  这番想法一旦滋生,便在苏文心中再也挥散不去,于是他环手将沐夕抱在怀中,重新跑了出去,回到那昏暗的甬道当中,看向最后一幅壁画。

  与此同时,苏文的脑中也在急速回想着前世关于史圣司马迁的信息。

  据前世所传,司马迁的妻子柳倩娘是成纪人,而且是西汉名将李广的外孙女,父亲柳振庭是一位诗书画都极好的读书人。

  柳倩娘貌若天仙颇有才学,民间传说。柳倩娘在父亲的影响下,五岁时随父亲学画,爱在墙上画小动物。十岁时就画山水人物、花卉鸟木,在乡里被夸为小画家。十五岁通读六经。翻读庄子、离骚等名著。

  柳倩娘与司马迁第一次初识是在她十五岁那年,其随母亲赴长安看望外祖父李广,看到司马迁文章便想拜师学艺,并在表兄李陵的帮助下偷偷目睹司马迁真容,便暗许芳心。

  谁料,貌若天仙、体如轻燕的柳倩娘却被李广利看上,意纳为自己的小妾。柳倩娘宁死不从,后为躲避李广利逼婚。暂躲在太史府司马迁处,从此与饱学多才的司马迁相知相识,结下好姻缘,但是李广利却与李陵、司马迁结下冤仇。

  其后,柳倩娘自告奋勇,随同司马迁,走访名山大川和历史名胜,先后到江淮、庐山、九凝山、长沙等地,边走访边收集史料,还为史料制图而风餐露宿。帮助司马迁为撰写史记积累了详实而有价值的史料。

  可以说,司马迁能著得史记,柳倩娘功不可没。

  两人婚后。在司马迁整理父亲和壮游长江南北,出使西南及扈驾遍游全国所得的史料时,柳倩娘不仅操持家中一切事务,更帮其落实考证资料。

  之后司马迁遭受惨无人道之宫刑,柳倩娘更是无怨无悔地鼓励司马迁要完成其父亲的遗志。

  在司马迁再次入狱时,柳倩娘深明大义,带着史记正本,藏匿于尼姑庵中,隐明埋姓且受尽苦难。直至史记有出头之日时。

  无疑,这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其对司马迁之真,让人感动至深。

  然而。圣大陆之上的司马迁并不是苏文记忆中的那个司马迁,所以这壁画之上的女子,自然也不是柳倩娘。

  那么,她是谁呢?

  整整四十五幅壁画,从一开始笔刀行处的笨拙,到其后已有画道小成之迹象,苏文粗略估算下来,前后所花费的时间至少长及数年之久!

  不论作画之人到底是不是司马迁,其对此所付出的心血都是日月可鉴。

  那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执念与坚持,才能让画壁前的那人不惜耗费数十年之光景,只为一述其对这位少女的相思之?

  苏文在最后一幅壁画之前站了很久,仔细捕捉着画中人的每一丝神态,从对方那绝美的容颜,到身上的穿戴饰物,再到那平静淡雅的气质。

  突然,一个人影自他脑中浮现出来,似乎与这画中人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个人,也姓柳!

  倾国倾城,柳施施!

  “难道这画中人是柳施施?”苏文皱紧了眉头,几乎将整张脸都贴到了石壁之上。

  良久之后,苏文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无奈地说道:“线索还是太少了,而且从年纪上来说,司马迁与柳施施也不在同一个时代。”

  是的,答案当然不会是柳施施。

  司马迁是百余年前便成就了史圣之名,而柳施施如今还不满25岁,如果作画之人真的是司马迁的话,那么画中人就绝不可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