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闯山!(1/2)

加入书签

  鸿鸣书院于一夜之间人去山空,整个书院如今除了陆羽这个院长,陆三娇和白剑秋两位半圣之外,余下的,全都是位及侍读的学生。

  即便陆羽已经修书往卫国各地,召集各位名誉学士和大学士前来镇山,但诸如王阳明大学士这般远在翼城之人,哪怕是在收到消息后即刻动身,也需要好几天才能抵达神木山下。

  如此一来,便给了心有不轨之徒以可趁之机!

  徐焕之并不知道如今鸿鸣书院正处于最孱弱的时候,他之所以会选择在天明之时再入山门,完全只是巧合而已。

  但这种巧合,对于书院来说,却是致命的。

  白剑秋手中抱着一支如手臂般粗壮的笔杆,看着那身棉袄又一次出现在自己身前,心头微紧。

  “我记得院长曾说过,若你敢再向前半步,必断你一足!”

  徐焕之的脸上仍旧满是平静之色,他淡淡地朝白剑秋颔致意,然后开口道:“上次徐某前来,便欲闯山而入,可惜那日有茶圣大人相阻,故不得为之,是以徐某特意等了数日,今朝再访,还望赐教。”

  白剑秋听得此,目光灼灼地看着徐焕之,冷笑一声:“难道今日你便有把握战胜院长大人了?”

  徐焕之摇摇头:“并无把握。”

  白剑秋一对剑眉微挑,说道:“那你竟还敢前来闯山?莫非你将院长之警告视作戏吗!”

  徐焕之恭声道:“不敢。”

  顿了顿,徐焕之随即话音一转:“不过。虽然徐某自认无法战胜茶圣大人,但有人可以。”

  徐焕之的声音很温和,但其中所含之意。却让白剑秋浑身有些冷,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徐焕之,惊声喝道:“你竟敢串通外敌以攻书院!”

  整个卫国只有一间书院,也只有一位个圣者,便是茶圣陆羽,所以如果徐焕之想要找来他人助阵以牵制陆羽的话。便只能找来他国的圣者才可以!

  唯有圣者,才可能战胜圣者!

  可是鸿鸣书院乃是卫国之书院,陆羽乃是整个卫国的院长。徐焕之为了闯山,竟不惜引狼入室,唤来他国之圣者对阵陆羽,这是何等的狼子野心!

  徐焕之面对白剑秋的责难。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若那日茶圣大人能允我入藏书阁一观的话。也就没有今日之事了。”

  白剑秋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徐焕之,一字一句地说道:“徐家老儿,你是想覆灭我鸿鸣书院吗!”

  白剑秋此可谓诛心之语,哪怕徐焕之在卫国地位再高,也承担不起这般指责,否则,就算他是举国第一半圣。也绝不为卫国所容!

  徐焕之轻轻一笑,如沐春风:“于此。徐某自有分寸。可惜时日有限,请恕我无法再与君多,请罢!”

  说着,徐焕之慢步朝前踏了一步,于白剑秋身前,金芒大放。

  徐焕之并不知道今日之鸿鸣书院正处于何等虚弱之时,可正如他所说,他所做之事,自有分寸,所以他所请来之圣者,并不能给陆羽造成太大的威胁,却足以让其一时半刻无法抽身。

  徐焕之已经入了山门,意欲闯山而上,而陆羽却迟迟未能现身,便是因为在他的身前,也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带着似笑非笑的面容,手掌中捧着一朵看似娇嫩的杜鹃花,却正是前一日出现在徐焕之草庐之内的那个中年男子!

  “我早该想到他在等你的。”陆羽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后知后觉。

  中年男子摇摇头道:“你还真是个老狐狸啊,我还没有入得神木山便被你觉了,看起来,你这些年闭关亦有所得?”

  陆羽捞起袖子擦了擦手中那盏锈迹斑斑的茶壶,翻了个白眼道:“有没有得不敢说,不过对付你这老家伙还是够了,听说那怜花公子便是你的关门弟子?不知道那小子给你上供了多少美人儿,才让你终于心动了?”

  中年男人闻也不恼,只是没好气地说道:“我是花圣,又不是浪圣,不要把我想得那般不堪。”

  陆羽冷哼一声:“哼!也不知道当初有多少好人家的姑娘被你给糟蹋了,竟然敢在我这儿装模作样?若不是看你为抗魔立下大功,圣域早就容不得你了,便是老夫也耻于与你为伍!”

  中年男人将脖子一扬,不屑地道:“你这老匹夫果然是心底龌龊,什么叫糟蹋?我与那些姑娘们可从来都是你我愿,真心相爱的,如今更不知道有多少少女还在痴痴地等我归去呢,我看你就是嫉妒!”

  陆羽眉梢一抖:“嫉妒?就凭你也配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