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青玉案》(1/2)

加入书签

  苏文对于严子安的失败同样无法理解,如果不是此时严子安的脸色一片铁青的话,苏文甚至会以为对方是故意失手,以此来引自己出面。趣*讀/屋

  先前苏文答应过殷无殇,如果临川城真的在文会中遭遇他城学子的打压,那么自己就会出手。

  现在,便到了苏文该出手的时候了。

  三轮战罢,临川城仅靠金大锤的《美人图》拿到一胜,如果临川城的下一位出战者再输,那么整个临川城都会失了脸面,恐怕就连殷无殇也会在邻城其他城主面前抬不起头来。

  正如殷无殇所说,此次文会不仅关乎各学子的文名,更关乎整个临川城的名声!

  苏文深知,从理智上来说,他此次文会理应避战,以免再生意外,无故树敌,但从感情上来讲,他不可能为了自己便让整个临川城成为他人耻笑的对象,更不能以此而失掉自己的信诺!

  顺心而为,当战便战!

  念及此处,苏文渐渐挺起了胸膛,双眼闪烁着比星月还要灿烂的光辉,这个文会会首,他拿定了!

  随着苏文的出现,场间不少人立刻欢呼起来:“是苏公子!苏公子来了!”

  这一刻,就连之前在严子安的蛊惑下,怀疑苏文故意怯战之人,也将心中的疑虑彻底粉碎,加入到欢呼的人群当中。

  因为心中的愧疚,这些人的声音格外高昂,声嘶力竭般呼喊着:“苏公子!苏公子!”

  一时之间,因为苏文的现身,在场所有的临川文人都空前团结了起来,他们忘记了之前在彼此之间所发生的不愉快,共同呼唤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苏文!

  苏文面带微笑,从人群中穿过,所到之处,众人纷纷自发地向两侧退开,留给苏文一条足够宽敞的走道,笔直地通向前方的舞台。(注)

  没有人上前与苏文攀谈,也没有人上前询问苏文夺文位的诀窍,所有人都安分地站在两旁,高声为苏文助威,声势浩大之间,甚至连楼内的木质地板也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而在另一边,严子安的眼中却充满了怨恨,双颊如火烧一般觉得生疼。

  任谁在短时间之内被连续两次打脸,都会感到脸庞肿胀不堪的。

  一开始的时候,严子安自负那些外乡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夸下海口,要连挑两位外乡学子。

  可是结果呢?却在第一场便败下阵来,直接将这场文会的主动权,拱手相让!

  再然后,严子安声称苏文是欺世盗名之辈,胆小如鼠,在面对邻城挑战的时候,怯战不出,乃是临川城的耻辱。

  但现在呢?苏文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是在他战败之后!

  如果此战苏文要是胜了,可以想象,严子安的文名将会就此一落千丈,彻底影响他之后的文道之途!

  此时的苏文并没有在意严子安对自己越发加深的仇视,他只是在心中暗道:“真是装逼遭雷劈啊,之前的李逸是这样,如今这严子安也是这样,我倒是想要低调些,可这些人不给我低调的机会啊!”

  心中翻着白眼,苏文脸上却仍旧微笑着频频对两旁的文人致意,唯有在经过殷无殇身边的时候,苏文才忍不住叹道:“殷大哥,你可真是要害死我了!”

  殷无殇笑呵呵地拍了拍苏文的肩膀,开口道:“我怎敢害先生呢,相信我,等你见到施施姑娘的时候便会发现,这一切,都很值得!”

  苏文心道自己又不是唐吉那种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儿的土鳖,前世好歹在硬盘里面也见过各式各样的美女了,一个柳施施又算什么?

  暗自腹诽着殷无殇的馊主意,苏文还是走到了台上,而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严子安竟然还没有下台。

  严子安是故意等着苏文的,此时见苏文上前,不禁低声冷笑道:“苏公子真是好手段,想要等我出丑之后再出来做英雄吗?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完,严子安也不等苏文回应,扭头便走,不过他并没有如李逸那般离开春熙楼,而是站在了旁边,等着看此战的结果。

  他要看着苏文惨败!

  苏文看着严子安留给他的背影,不禁一阵愕然,自己分明什么也没做,连这样也能怪罪到他头上,不得不说,这个严子安也真算得上是一个自我催眠的人才了。

  摇了摇头,苏文也懒得管这个所谓的严家大天才,转头看向那个瘦如竹竿的白迟。

  微微躬身,苏文开口道:“白公子,我便是临川城苏文,特来请教!”

  白迟闻言一愣,他原本以为如苏文这般,名气比严子安还大之人,应该会比严子安还要狂傲一些,却不想,对方竟然如此彬彬有礼。

  回过神来,白迟赶紧还了礼,谦虚地说道:“请教不敢当,我今日在城中听闻了苏公子的惊人事迹,心中万分佩服,想来若是苏公子拿出那首《登高》来的话,这场文会也就不用再比了。”

  苏文轻轻挑眉,他之前便察觉到,这个白迟虽然看似谦逊,但实际上极有心机,如今看来,果然如此,白迟的这番话看似是在称赞他,实际上是使出了激将法,希望诱使苏文不要使用《登高》这等大杀器!

  如果是现场作诗的话,白迟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