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一波再起(1/2)

加入书签

  一时间,包括三角眼在内的众无双书院学子彻底傻了。

  这些人是谁?他们要干什么?在迷失沼泽中,怎么可能出现人数如此之多的队伍?

  “退!”

  一声断喝自空中响起,却是来自无双书院的一位御书教习。

  闻声,三角眼根本不敢有半分迟疑,身形急急爆退,场间形式于顷刻间逆转,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无双书院学生此刻却宛如丧家之犬,恨不得自己能多长一条腿。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三角眼这等觉悟,也有狠戾之辈,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逃亡,手中长剑所向,竟是朝着熊天卢等人挥斩而去。

  可惜,他手中之剑尚未落到熊天卢的颈边,便被一抹赤红色剑影斩断了手腕,下一刻,这位无双书院的学子顿时被淹没在了色彩斑斓的才气光芒之中,再难寻踪迹。

  徐家的精锐护卫之文位彼此差距很大,最弱的有文生,最强的有御书,所以此时场间所绽放的才气光辉充斥着赤、橙、黄、绿四种色彩,看起来便像是半道彩虹倒挂于天际,让人心神驰往。

  那立身于半空之中的无双教习,为了给一众学生争取逃亡的时间,匆匆自怀中掏出了一方笔冼,抛将而下,却不想,那笔冼根本未曾落地,便被一只手给接住了。

  紧接着,一道青光顺着那笔冼抛落之势反刺而上,一眨眼便来到了无双教习的身前。

  “翰林!”

  怪叫一声,那无双教习瞪着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转身便欲逃。

  但他觉察地太晚了一些,其时,一道浑厚的歌声正从他的耳畔缓缓响起。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田车既好,田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

  “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此曲出自诗经的车攻,此时从徐轲身边那位中年男子的口中唱出,却别有一番韵味,其身上之青色才气越发明亮,彻底将那无双书院的教习笼罩其中,再不得逃。

  同一时间。苏文已经将赤霄长剑重新握在了手中,策马而挥,斩向第二个人的后心。

  他与沐夕都从未担心过对方的教习会突袭而下,因为他们知道,那位名叫徐振林的翰林一定会出手的。

  因为那无双书院教习的存在,不仅仅对苏文和沐夕是一种威胁,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威胁,自然也包括徐家长孙,徐轲!

  苏文眼角瞥到青光掠空而上,不禁轻轻扬了扬嘴角。然后翻身下马,来到了熊天卢的身前。

  “苏文?”熊天卢满目净是不可思议之色,完全不敢相信此时眼前的这一幕。

  苏文掏出一粒药丸送入熊天卢口中。轻声道:“先不要说话,调伤要紧,放心吧,现在没人能够欺压我鸿鸣书院了!”

  另外两位鸿鸣书院的学生也极其感激地看着苏文,依言服下伤药之后,就地盘坐调息,虽然满心皆是疑问,此刻却不是询问之时。

  与此同时,原本作为狩猎一方的无双书院众人此刻已经变成了猎物。沐夕手中鼓声长鸣不止,梁山猎弓之间的才气箭矢纷沓而至。更有数十道无比绚烂的才气光辉随着他们照亮了整片泽林。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悬念,生死之分不过瞬息之间。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接连响起。一柄柄锋利的血色长剑纷纷折断,每一息都有人在死去,化作泽林沃土之上的一朵妖艳血花,灿烂盛开。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之内,无双书院的八位学子,外加一位御书教习,便只余了一人。

  三角眼还在林间仓惶逃窜着,每一道同门口中所发出的濒死喊叫,都如同是一张催命符,提醒着他死神的临近。

  他已经将手中的一应文宝全都使了出去,却根本拦不住追兵的脚步半分,身后的马蹄之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谁曾想,便在三角眼终于心生绝望之时,于他的眼前,却突然升起了一片绚烂的光幕,衬着灼亮粼粼的剑光,呼啸而来。

  “师兄救我!”

  三角眼终于认出了前方所出现的乃是无双书院的援兵,于是便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奋力呼救起来。

  下一刻,那片璀璨的光幕与三角眼身后的众多才气辉芒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轰!”

  三角眼被剧烈的震荡所掠,狂暴的气浪将他掀到半空之中,大片的鲜血自三角眼的口中淌出,看起来竟比先前还要凄惨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