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说话跟放屁一样(1/2)

加入书签

  宇文昔点点头,“我的确是没那么重要,诶,不是点了你的哑穴吗?怎么又能说话了?”这哑穴持续的时间这么短吗?

  “他冲开了哑穴。”迟月解释。

  “好吧,武功高强就是不一样。”宇文昔恍然。

  秦涧忍不住笑了,“宇文昔,你的武功也不差,怎么见识这么浅薄?今天就你们三个吗?”

  听到秦涧这句话,宇文昔皱起眉头,意识便有了不好的预感,马上查看四周。

  “我承认你是有脑子的,但是你的见识还是不够,我是被你擒住了没错,但是这里的情况,已经被我的战兽通知给我的人,所以……”后面的话已经不用说去了。

  迟月和花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宇文昔手中的无色剑对着秦涧的脖子靠近了一些,秦涧的脖子上已经渗出了血迹,这少许的血迹马上就被无色剑吸收,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

  不过血量太少,宇文昔感受不到无色剑的震颤。

  “你在我的手里,你的人就算出现又能如何,难道你要不顾自己的性命?”宇文昔沉声道。

  秦涧不在意地笑笑,“你不会杀我,我会杀你,这就是我的资本。”秦涧觉得宇文昔没有杀他的胆量,就算宇文昔平日里再猖狂,也不可能动手去杀一国之君,她没有这样的气魄。

  这是秦涧的想法,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个胆量的。

  然而宇文昔却是笑了笑,“是吗?你觉得我不会杀你?不过有句话叫做兔子急了要咬人呢,我若是要死了我又何必留你的性命?南风国不是没了你就不行的,还是有别人可以继承这个位置,你想拿自己的性命赌一把吗?”

  赌,她向来都不怕。

  真的没有胆量杀秦涧吗?不是的,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到了有必要的时候,她自然是会动手的。

  “好,那就赌一把。”秦涧也不怕,他对自己的安排很有信心,不觉得今天自己会栽在宇文昔的手中。

  当外面出现御林军的时候,宇文昔皱起眉头,脸色不佳,她架着秦涧走出去,御林军没有后退,他们只听命秦涧的命令,秦涧让他们后退,他们才可以后退。

  “好多人,这该如何是好呢?”宇文昔看向花溶撇着嘴,一副“我不是很高兴”的模样。

  “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秦涧不是觉得你不会杀他吗?那你就别杀,砍手砍脚还是可以的。”花溶建议。

  花溶本来就是个唯恐天不乱的人,越是这样的情境,他越是不会害怕。

  宇文昔又看向迟月。

  迟月无所谓地耸肩,“我,无所谓,反正就一个死字。”他对自己这条命不是很在意,死在这里就死在这里,没多大的关系。

  “好,那我们今天就随性而为了。”宇文昔大笑了一声,显得十分豪迈。

  要是现在有一碗酒的话,宇文昔估计得大口灌去。

  秦涧听着他们三个人的对话,不禁黑线,他就没见过这么疯的女人,不过他依旧不担心,就算他现在在宇文昔的剑面,只要秦落不想他死,他就不会死,无论什么样的情况,秦落都能将他从剑救出来,所以他真的是不需要担心。

  不过秦落这小子的性格古怪,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不要等他没了手没了脚才出现。

  宇文昔看了看秦涧的手臂,“你们说是砍左手还是右手呢?”她看向御林军。

  御林军的脸色变了变,有些担心地看着秦涧,秦涧的脸色也不太好,他怀疑宇文昔真的会砍来,这个女人不能小看。

  就在宇文昔手起剑落的刹那,秦落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诶呀,来得不晚那,我就去找了一东方,还好赶上了,东方,你的小娇娘好辣哦,居然要对南风的皇帝动手。”秦落掩嘴轻笑,取笑的意思十足。

  看到秦落,宇文昔的心情就变得很差了,今天在这里,无论是谁都没有关系,但是秦落来就不行,有了秦落就变得很糟糕,他们都不是秦落的对手,只有被完虐的份,她什么时候可以赶上秦落的那样的程度?

  东方卿看到宇文昔用剑架在秦涧的脖子上很是紧张。

  这女人疯了吗?

  “阿昔。”东方卿忍不住出声。

  “额,这个,我也是没办法的,被逼得,秦涧这家伙太不知好歹了,我本来只是教训他,结果他要将这件事闹大,你好好说说他。”宇文昔觉得一件小事一子被闹大了,这种感觉不是很好。

  东方卿看向秦涧,秦涧却没有看东方卿,只是看向秦落。

  他不知道秦落现在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宇文昔,又是这样的局面,这可怎么办好呢?我得护着秦涧,可是你又是东方喜欢的人,我该怎么处置你呢?”秦落有些为难地对宇文昔说。

  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