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紫渐的前主人竟然…(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宇文昔出门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枪不太好放,她总不能穿着女子的裙装,然后在腰间别把枪吧,那也太高调了,该怎么才能将这把枪藏好呢?想来想去,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将枪绑在腿上,反正都是裙装,绑在腿上便什么都看不到了,有需要的时候掀起裙子就能拿到,很好,很方便。

  她抱着紫渐在街上晃荡,想着给自己置办几件衣服还有鞋子,她不喜欢穿绣花鞋,想给自己买靴子穿,穿靴子比较方便,走路也省事,不像绣花鞋,底子那么薄,估计没走多少路都要破底了吧。

  “小东西,一会你呢要是看到自己的主人绝对不能抛弃我的知不知道?”宇文昔摸着紫渐的脑袋商量着。

  好吧,她承认她很矛盾,一方面想要遇到紫渐的前主人,一方面又不希望遇上,到时候要是前主人不肯割爱怎么办?她总不能明抢吧,况且还不知道紫渐的态度,要是紫渐看到前主人就忘记了她,那她就只能是悲了个催,什么都不求了,默默地挥泪目送吧。

  “小姐,小姐,看路,看路,小姐。”银临一直在后面拉着宇文昔的袖子,希望宇文昔不要低着头和紫渐说话了,让她看路。

  叫了好半天宇文昔才回过神一抬头就愣住了,硬生生停住了脚步,不远处走来的是百里夜冥和他的四个手,我去,以前她是千方百计想要遇到,现在她是看都不想看到这个煞星,上一次虽然放过了她,但她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所以能不和他接触就不要和他接触。

  “紫间?”青凤突然喊了一声。

  随即就听到“哇呜”一声,宇文昔怀里的紫渐就窜了出去,速度极快,宇文昔根本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紫渐已经扑到了百里夜冥的怀里,仰着脑袋就在百里夜冥的脸上猛舔。

  宇文昔好想戳瞎自己的双眼,不想看到紫渐的舌头在百里夜冥那张精致的脸上游走,太惊悚了。

  紫渐那,你好色也得有个度,是不是?不是谁都可以上去调戏的,百里夜冥这样的狠角儿,你也敢?我真佩服你的胆识。

  而青凤四个人相当有默契地一起转身背对着百里夜冥,没有去看百里夜冥被紫渐狂舔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紫渐,我要怎么救你?讲道理吗?他肯定不会听,用武力吗?随便挑一个都比我强百倍。

  “哇呜”紫渐满足地叫了一声然后又一个窜,撞进了宇文昔的怀里,没错,就是撞,撞得宇文昔的胸口一阵疼。

  老娘才拱出来的小馒头,你别给老娘撞没了。

  不对啊,百里夜冥居然没有杀手?他是被舔傻了吗?被紫渐那么调戏都没有生气?只见他拿起素帕擦了擦自己的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然而,宇文昔却是眼尖地发现百里夜冥的耳朵红了,没错,就是耳朵红了,绝对不是看错,先前他的耳朵是和脸颊一样的肤色,可是现在脸颊还是白的,但是耳朵是红的,不要告诉她是百里夜冥是害羞或者是窘迫?那样她会觉得很惊悚的。

  百里夜冥就不该有这样的情绪,让他窘迫的人,死,让他害羞的人,死,让他为难的人,死!

  “对对不起啊,我家紫渐看到长得好看的人就会冲上去冒犯,真的是对不起,您您见谅,别,别和一直猫计较。”宇文昔抱着紫渐以十二分的诚意给百里夜冥道歉,没办法,现在是她理亏在先。

  “猫?哈哈,你说紫间是猫?哈哈,紫间居然没有挠你,真是稀奇了,话说你怎么知道它叫紫间?”青凤指着宇文昔怀里的紫渐大笑着说。

  宇文昔蹙眉,“我给它取的啊,话说她不是猫吗?长得挺像的啊,虽然有那么点点不像,但差不多吧。”

  在青凤和宇文昔说话的时候,百里夜冥已经抬脚走了,青凤立即跟上,还叫宇文昔也跟上,宇文昔觉得莫名其妙,抱着紫渐不肯跟上。

  “来啊,你不来的话,你和你的宠物,还有婢女,都会有危险哦。”青凤故意吓唬宇文昔。

  无奈之的宇文昔只能跟着青凤。

  一踏进茶楼,宇文昔就怂了,这不是当初她倒了百里夜冥一脸茶水的地方吗?二楼又是包场?上次急匆匆过来她没有注意,这一次才注意到竟是个十分有特色的茶楼,格调不低,很雅致,看着就是高大上。

  不会要到这里来算新帐旧账吧,宇文昔那个胆寒啊,没本事就是怂,枪和那所谓的武功哪个厉害?她要不要拼一拼?

  “坐。”百里夜冥开口。

  宇文昔颤巍巍地坐去,看着百里夜冥犹豫了一后豁出去般对他说:“王爷,你要是觉得有气就冲着我一个人来,放了她和它!”

  得罪一次和得罪两次的意义是一样的,她豁出去了,一个人受罪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