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1/2)

加入书签

  “起来了,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还不起来,想偷懒是不是?”上官赫去扯宇文昔的被子,宇文昔紧紧抓住自己的被子不放手,一来一回,什么睡意都没有了,还没有将被子抱住被上官赫给掀开了。

  她顿时气得不行,“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你居然掀我的被子?”虽然她穿得很保守,什么都没有露出来,但是这可是在民风保守的古代,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就算是在现代,男生也没有这么掀女生被子的吧。

  比划手语的时候她都比划得很用力,显然是很生气,她都想要直接吼了,这家伙到底懂不懂男女有别这件事,他么的穿一件粉衣就当自己是女子了吗?

  “干嘛啦,你又没什么可看的,而且穿得这么严密,什么都看不到啊,别磨叽了,快起来,不是说要好好练武吗?”上官赫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将被子将宇文昔重新盖上,虽然宇文昔已经坐了起来。

  “我来葵水了,不能练武。”宇文昔老实交代。

  上官赫一怔,然后摇摇头,“你比划的是什么?”

  “你看不懂?”宇文昔没想到上官赫不懂这个。

  “嗯,看不懂,是什么?”

  宇文昔只能穿上衣服去写给他看,但是上官赫还是不懂,“葵水是什么东西?和我们平时喝得水有什么不同吗?”

  我倒!宇文昔醉了,上官赫这是真的不懂啊,居然理解成是用来喝的,能别这么重口味吗?她才做了那么重口味的事情。

  她和上官赫果然是绝配。

  一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上官赫解释这种事,只能这么说,“你回去问一你的母亲吧,她会告诉你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还要回去问我娘亲?这么麻烦的事情,你那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不能练武了是不是?”上官赫越发对这个葵水好奇了,什么东西,竟然还不能练武。

  宇文昔点点头,“对,不能练武,这几天都不能,到时候我自己去找你吧,反正去你家的路我都很熟悉了。”

  “等我先回去问问我母亲之后再说。”

  “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若是上官赫从正常的渠道进来的话,不可能这么堂而皇之地进入她的房间,否则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上官赫指了指外面的墙,宇文昔顿时明了了,这家伙居然翻墙进来,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进来找她的话,那他们两个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会不会怀疑上官赫昨晚是在她这里睡的?而且两个人还是睡在一张床上?

  “以后都这么进来找我吧,省事儿。”

  “哈哈,好啊,我也觉得省事儿,那我先回去了。”上官赫本来还以为宇文昔会不高兴,想不到很赞同他的想法,不愧是他的昔儿妹妹,思想都是同步的。

  宇文昔见上官赫很利索就翻出了围墙笑了笑,这样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娈童,怎么会是私生子,闻风和闻珊这两个人嘴巴真的是太臭,次见面还得教训他们,竟敢这么说上官赫,上官赫这种人除了粉衫这点特殊爱好,其他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根本就是有眼无珠。

  “小姐,您起来了啊,奴婢给您去弄早饭。”银莲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昨天损失的元气还没有补回来。

  “额,别了,我自己去吧,你再去休息一会,看你这样子……”宇文昔觉得对不起银莲还是她自己去弄早饭比较好。

  她这里就只有两个人,本来宇文劲想要给她多安排点人手,但是她拒绝了,觉得就这样挺好的。

  人多容易出事。

  在厨房随意随便弄了一点吃的,也给紫渐弄了一份,走到紫渐的面前,将煎好的肉排放在它面前晃晃,“要不要吃啊?”

  紫渐的脑袋很自然就跟着肉片晃动了,一双眼睛发着亮光。

  “想吃就过来亲亲我。”这家伙这两天一直都很不待见她,让她非常郁闷。

  有了吃的东西诱惑,紫渐顿时将什么血腥味丢在一旁了,马上扑上去在宇文昔的脸颊上蹭了蹭,还顺便舔了舔。

  宇文昔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百里夜冥被紫渐舔的样子,她是何其有幸能和百里夜冥一起呗一根舌头舔。

  紫渐的饮食很挑剔,喜欢吃肉食,而且必须是这种薄薄的半成熟的肉片,要是太厚它就不高兴吃,要是太熟它也不要吃,生的就更加不要吃了。

  最近都是银莲在给它弄吃的,渐渐的它对银莲的态度也好了一些,不像一开始那么高冷难以接近了。

  “五小姐,五小姐。”有人在外面喊,宇文昔抱着紫渐走了出去。

  “老爷和夫人让五小姐过去一趟。”

  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