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我个不小心踢上了,然后就对不起!”

  “那件事吗?我我早就不怪你了。”唐语嫣慌了。

  “可是,你找人揍我次就算了,还揍第二次,我现在走路都有点困难了,就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声泪俱下,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装了,总而言之,我就给唐语嫣扣下了你就是“凶手”的帽子。

  “你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唐语嫣动容了。

  我看她紧张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就知道她心虚了,棱着眼看着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感,是的,她定是在撒谎,她不想承认就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事实,我低着头,又沉沉地问了次:“你真的,打算装傻吗?唐语嫣!”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可是可是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气疯了,有些时候,不来点硬的,就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结果。

  “啊”的声吼了出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跳到床下,唐语嫣被我吓得瘫倒在凳子上,下秒,我就把医务室的门给关上了,还用钥匙反锁了起来,这串钥匙是校医借给我的,这下,唐语嫣已经无处可逃!

  “你想做什么!”

  “我最后问你次,是不是你!”

  “真的,不是我!”

  听到这句话,我当时就被气坏了,不得不实施我的“计划”,按现在看来,我决想不到,当时我竟然有这种胆量,是的,我忍住了身上有如割裂肌肉般的疼痛感,扑在唐语嫣的身上,唐语嫣没地方躲闪,只好任凭我扒下她的连衣裙,她想叫,我就直接吻在了她的唇上,这种事情,我不只是做了两次,没什么不敢的,当时,我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挣扎的动作就减缓了,现在的我,对女生的衣服啊,内衣啊什么的都很了解,三下五除二,我就把她的上身扒了个精光,小白兔无力地弹跳着,小草莓依然是嫩嫩的粉红色。

  唐语嫣已哭得不成样子,嘴里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

  为了防止她反抗,我只手直按住她的肩膀,另外只手掏出了手机,然后就给她拍照,对,半裸着上身的照,虽然不是全裸,但旦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来说,已经是粉碎性的伤害了!不过,这些拍照的动作,也只是我装装样子而已,前文已经说过,我的山寨手机,连拍照的功能都没有!

  这就是计划的关键所在,我的目的只是吓吓她,她又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有木有摄像头呢?再说了,就算她离开后举报了我,我也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可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对她进行过性马蚤扰,人证物证都没有!

  “你的照片我已经拍下来了,不承认的话,知道后果是什么吗?”我下了狠心说出了这样句话,现在,我也觉得那时的自己很无耻,不过,那时候的自己又怎么能和现在的自己相比呢?

  那时候,年少轻狂,现在的我,已被社会磨平了棱角。

  “真的,不是不是我干的。”她目光无神,头摇摇,落下无尽地眼泪。

  我也没打算让她现在就承认,毕竟经过了那么强烈的打击,时半会也接受不了,我用钥匙打开医务室门,抛下了句:“你不用急着给我答复,穿上衣服,回去吧,好好地想想,你能想明白的。”

  过了好会儿,她才整理好衣服逃走了,她离开的那刻,我在她耳边轻声喃道:“对不起。”

  这句道歉,是发自内心的,也许,我应该颂着经文,在佛前,无尽地忏悔。

  其实,我只是想保护自己,而已。

  黄昏将至,我强忍着痛坐上公交车回家了,这起码还得休息个周,才能恢复正常的学习生活,麻痹的,那小白脸,下手可真重呀,额,我的菊花啊。

  在家里房间里躺着,日子又这么天天地过着,苍老师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说是身体恢复之前,都不去学校了,我的生活很惬意,雨露经常来看我,陪我聊天,可儿呢,在每个寂寞空虚的夜晚,都安慰受伤的我,嗯,是用身体安慰。

  可是,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三天,第三天晚上,可儿在我房间上网,忽然尖叫了起来,我想,该不会是群还有论坛什么的,有人上传了那种限制级无码岛国激|情大片吧?可没想到,可儿却焦急地叫我,说:“表哥表哥,快过来快过来!”

  我的伤恢复了些,走起路来轻松多了。

  我无所谓地说道:“什么东西呀,是不是又找到了什么好片子?”

  “过来你就知道了,快!”可儿在催促着我,我过去在她座位旁半蹲着,趁机摸了她的腰把,可儿说别动了,让我快看电脑屏幕,这不看不要紧,我看,脑海中顿时五雷轰顶!这是个论坛的帖子,帖子的名字叫:市三中又现恶心伪娘,是问他居心何在组图。

  看到这个帖子,我就想起了林小雨,小雨当时被发现是男生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的帖子,可是,这次情况似乎更加严重,组图都出来了!

  我开始没认真看,只看到场景是在辆面包车里,车里乱乱的,横着几个人,图片正中间的那个,衣服裙子都被扒开了,特别是将裙子扒掉以后,那只黑色强壮大树苗显露出来,再看看组图主人公的脸,这这不是我又是谁!

  我的脑子直嗡嗡作响,我知道可儿在我耳边说了很多话,可我句都不记得了,我当时害怕得全身都在发抖,时不时还在低声“嗷嗷”叫着,我想,那时候的自己面目定非常狰狞,可儿看不下去了,她抱着我,我感受着从她肌肤带给我的温度,感受着那沁人的花香,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镇定下来。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按下了接听键,是刘旭的声音:“大姐啊,不好了!金九福那伙人为了搞你,勾结了其他学校的人,可那伙人的好像没成,胖子那伙又实在忍不住了,就把你的裸照给发了上去,那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真的是你吗?大姐姐,你真的是男的啊喂,喂”

  我挂掉了电话。

  “胖·子,我·草·你·大·爷,我·他·妈·和·你·没·完!!!”

  我几乎是个字个字将这句话给吼出来,是的,我疏忽了,最后那次我被胖子那伙人拐走,胖子就用手机拍了我的裸照,当时,根本就没检查他的手机!

  瘫倒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说:“可儿,给我杯水。”

  第0142章赎罪

  我的伤恢复得挺快,两天后,行动上已无大碍,可我还是不敢去学校,因为到学校,我肯定会被同学们耻笑,说我是色狼色魔什么的,没错,我真是个色狼,就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和我有过不纯洁关系的,已有好几人了,可你们知道吗?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不论是犯罪者还是最底层的工人,就算是色狼,也不例外。

  其实,我只是个纯洁的学生。

  我曾想报复金九福那伙,且不说我的身体素质,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那种势力和实力——我找过留芳姐也找过了白小日商量报复的事情,可他们听说美克西姆中学在帮金九福他们,就不愿意再牵扯了,那时候我明白了,平民百姓要和富二代官二代战斗,等级还差太远了,无疑,美克西姆中学的学生,家庭背景很厚,不是我们平民百姓能惹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暂时放弃报复的想法。

  可我,定永远记得这份仇恨。

  被剥夺尊严,是奇耻大辱。

  爸妈和小莉都不上网,可儿也没敢告诉他们,可这天晚上吃晚餐时,气氛很沉重,妈妈忽然开口了:“日儿,我听你们班主任说了那件事。”

  大家都沉默了。

  我装傻“嘿嘿”笑道:“妈妈,什么事,我不明白呀,呵呵。”

  我自己骗自己。

  “乓!”爸爸忽然拍桌子,板着脸吼道:“是谁说想念书的?让你去念书,你就成天在外面惹事!你要我怎么说你!”

  我和两个妹妹都被吓得心惊肉跳的,爸爸放下碗筷,走出阳台个劲儿地抽烟,妈妈也在叹气,小莉看着我,嘴里说着,哥哥哥哥,爸爸怎么了?可儿还在继续吃着饭菜,那时候,我的心如死灰。

  妈妈说:“你爸爸脾气不好,继续吃吧,咱就先不去学校了,别担心,我想想办法。”

  “嗯。”我憋屈得,差点流下眼泪。

  那时候,妈妈没告诉我,苍老师已经告诉他们,我被勒令退学了,各方面手续,爸爸已帮忙代我完成。

  夜里,无月的夜,房间里。

  我睡不着,可儿也在翻来覆去的,我轻声问道:“可儿,难道,这是我的报应吗?”

  “报应,你有做错了什么事?”

  我咬牙,就把自己在学校里发生的揽子事,告诉了可儿,特别是有关于欧媛媛的,每次想起她,我就心疼,可儿沉默了,也许,她是对我的所做所为感到震惊,抑或是,她对我的无耻感到深深的厌恶,不想和我说话。

  空气中散发着寂寥的味道,在这个绝望之夜,又有多少亡灵在窥探着我,

  可儿说话了。

  她静静道来:“你真的相信因果报应这东西?”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对着天花板长叹。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要怎么定义这两样东西。”

  “善就是”我欲言又止,竟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定义什么是善,就打个比方说,我帮助了个人的忙,是的,帮助他人就是善了,可如果,帮了的这个人,其事实上做的是坏事,因此伤害了更多的人,这样做就是恶了吗?对,善恶是相对的,对个人做善的事情,对另外个人很可能就是恶了,所以,善恶是相对的。

  世间本无对错,唯我利益。

  “善不定有善报,不都说好人都不长命吗?”可人淡然道。

  “”

  “对于她们来说,你确实做得不对,可你是站在自己角度上想问题的,你维护了自己的利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性。不过,遵从的人性的人,是有罪的,不然,法律是用来干嘛的,法律,就是用来规范人的,当然,我没说这是犯罪。”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可儿能说出这些,她仿佛已经历好好几十年风雨的冲刷,话语间是如此的老道,下子听那么多,我也无法理解,也许,她是得到了她们思想品德老师的真传,黑格尔,苏格拉底等世纪哲人对她灵混附体!

  不过,我也大致明白她想表达的东西,我说:“那我该怎么办?”

  “有个词,叫赎罪。”

  第二天,我就去了学校。

  我让可儿帮我化妆,打扮的得就连父母都认不出我来,此刻的我,看起来就是个长相般的女孩子,扎着单马尾,皮肤不白,小眼睛,还长了些痘痘,放在人群堆里,根本就没人能发现我。

  走进教学楼里,我还听到有不少女生在议论纷纷。

  “据说,九班的博日日虽然长得像男生,可她的心是女孩子,据说和盘龙好几个混混们都和她有染!”

  “真恶心,话说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咱学校不是不招收男生的吗?”

  “那个叫什么呀,林小雨,哦,对,林小雨不也是混进来了吗?据说,有潜规则呢!”

  “哇塞,没想到校领导也喜欢伪娘呀,他们在床上不是”

  我次奥,我去年买了个表!哥哥是被迫无奈,才进三中的,你以为我真愿意啊!

  我决定不管了,这他妈的谣言是越传越厉害啊。

  现在还不是上课时间,我来到高十班的门口,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二排座位上唐语嫣,她依然面色冷淡,高雅和孤傲的气质显露无遗,我拦下了个要进门的同学,让她帮我叫唐语嫣出来了,在厕所附近的个小阳台里,小阳台是有门隔着的,关上门,走廊的同学就看不到我们了,唐语嫣问道:“你是?我好像不认识你。”

  我“扑通”声跪倒在地上,头埋在膝盖之下,我说:“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直重复着这三个字。

  过了片刻,唐语嫣终于明白了过来,她不敢相信地喃喃道:“你是,博日日?!”

  “对不起。”

  “你”

  “其实,我的手机没有拍照功能的,我那天,就认定了你是凶手!所以就想吓吓你,都是我的错!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怨无悔,我的错!”我声泪俱下,是的,我眼泪都流下来了,忏悔的眼泪。

  唐语嫣沉默好会儿,我还在直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抬起头来。”唐语嫣冷冷地说道。

  我抬头,她的巴掌就迎面而来,“啪”的声,我被她扇了个耳光,这个耳光,不重,连我的脸蛋都没打红。

  她转身,开门,走了。

  我遥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心中紧,种暖流蔓延至全身每个角落。

  个耳光,换来了她的原谅。

  唐语嫣,其实很温柔。

  我又找到了小媛。

  “你是小日?你怎么来了?”小媛竟然认出了我。

  “我是来和你道歉的,对你做那么多不负责的事,我,很惭愧。”

  “我们早就绝交了,还说这个干嘛?”小媛的表情似乎很轻松。

  我又“扑通”声跪下,这是个男人放弃尊严的时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决定埋头对小媛说千遍,过了会儿,小媛扶我起来,女人真感性的动物,从底子里能看得出来,小媛的心地很善良,因为,她又落泪了,她说:“别说了,就快要上课了。”

  “我不是想得到你的原谅。”嗯,我只想对自己的心有个交待,不然,我真会沦为魔性。

  “那你想怎么样?”

  “你对我,还有丝喜欢吗?”我问道。

  小媛不说话,上课铃响了,在我的脑海里,是如此的空灵。

  “还有,点。”小媛的视线移向了别处。

  “我也是。”

  我敞开心灵和小媛对视着,这次,我没有欺骗她,如果这样个好女孩,都不能让我这个无耻的男生有丝留恋的话,那定不是女孩的错,是男生的无知。

  再次拥抱,但愿,这不是最后次。

  我还找了梦蝶。

  我说对不起,她说千万别,她是自愿的。

  我说:“可我还是要对你说声抱歉。”

  “真的,没关系啦。”

  “”

  这这这敢情好。

  不过,我还是对她说了这么句:“如果有更喜欢的男生,请不要犹豫,尽快地离开我。”

  “会的。”梦蝶的表情,是那么的坚定,没有丝忧伤。

  这次到校,我没去见雨露,现在的我,喜欢着她,爱着她,她还是依然喜欢着我。

  又回家待了两天,我的个叔叔来了。

  叔叔说:“现在这事传得沸沸扬扬的,日仔,你还是先别念书了怎么样,服兵役去吧,我们市最近是最后轮招收,我有点关系,你的身体素质不差,进去是没问题的,锻炼两年,就算不留在部队,回来继续念高中的话,高考分数线能给你降百分。”

  我次奥,降百分!

  这么说的话,将来我也有可能念大学本科的。

  反正现在在哪个学校都很难混得下去了,我这个年龄,又不适合去打工,那就去当兵吧,啧啧,应该会像那样好玩,这不错。

  于是,我就这么被骗了。

  家里人对我要去服兵役的事,都是很支持的,这点,就连雨露都很支持我,尼玛,去就是两年呀,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所有项目的考核,我都通过了。

  这天,我带着美好的憧憬,上路了,亲朋好友都来送我,别提多风光了,可没想到的是,我差点走上了不归路,这里的不归路不是走入歧途的意思,而是,累得我好几次都想逃跑,尼玛,这哪里是人的生活!?

  两年后,我回来了。

  第0143章回到南城

  当兵的感觉可以用两个字词来形容,第个词是残酷,第二个词也是残酷,残酷才能锻炼出人材来,就比如我这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

  腊月二十五,就快要过年了,我回到我家所在的街道,有小朋友在玩着鞭炮,路边树上还挂了些红灯笼,到处都是喜庆的气氛,遗憾的是,这里的冬天不会下雪,但寒冷常在,所以,游子们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想起家的温暖。

  “咚咚咚。”我敲门。

  “来了来了!”屋内传来了兴奋的声音,我听,顿时就惊讶了,难道是

  “小日日,你真的回来了呀!长高了呀,哎,怎么皮肤变黑了!”表姐开门娇嗔到,我擦了,真的是表姐!对呀,除了表姐以外,没几个会叫我“小日日”的,因为这名字,和我“小小日”的名字很像,很容易会被读者弄混淆的。

  “表姐,你也变漂亮了!”我爽朗地说了声,啧啧,两年没见,表姐的女人味就更重了些,特别是胸口上绮丽无限的风光,这走路时,得用两只手托着才能好受些吧?

  表姐说我嘴真甜,就拉我进屋子里去了,进客厅,我就见到了小莉,小莉长高了,胸部也变丰满了许多,而且,还越长越漂亮,比雨露还要漂亮几分,当时我就心动了,心跳加速,在意识到她是自己妹妹以后,我才感到无尽的惋惜。

  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妹妹,那该多好啊。

  小莉见我就抱了过来,胸口那两团软绵绵的物质就直接抵在了胸口上,好在服兵役以后,我的意志力变得坚定了,不然真有可能做出什么错事来,小莉高兴地说道:“哥哥变高变状了诶,就是皮肤不白了。”

  “哎,我也不想这样。”这不是没办法吗?在南方服兵役,风吹日晒的,把我白皙透明的肌肤给糟蹋成这样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没关系哥哥,当不了小受还可以当小攻的,啧啧,哥哥的肩膀好厚实哦,不错不错。”小莉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睛里放着绿光,我叹了口气,欣慰地笑了,小莉还真是点都没变呢。

  “坐下来喝杯热茶吧。”表姐叫我过去,我坐下来喝了口,顿时就感觉温暖了许多,我四处打量了下,没看见我朝思暮想的可儿,便问:“那可儿呢,可儿不在吗?”

  “她还没放假呢,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