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长,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好名字。”

  “额,呵。”我虽然有些无语,但被他这么说,我还是挺高兴的。

  “阿叉,你和他说说正事吧。”威哥给我身旁的胡子男使了个眼色,胡子男就勾着我的肩膀,说:“兄弟,我们大哥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和我们起跟着大哥混,你身手好,大哥不会亏待你的。”

  “我身手好?”我疑惑道,他们,怎么知道?

  “早上,你不是才对大傻动手吗,他现在去医院了,其实呢,大傻是我们的人。”阿叉很淡然地说了句,拿起桌上的酒杯,自顾自地喝了口。

  当时我就被吓坏了,我擦了!大傻是他们的人,也就是说,我打了他们的人!?

  我打量着周围人的眼色,那两人都在冷冷地盯着我,威哥呢,则是无所谓地继续吃菜,胡子男在笑,大傻被打,他们很清楚我的战力,而现在他们都这么淡定地和我处在起,那就说明了点:他们很有自信,很有自信把我给制服!

  “呵呵,那真是不好意思,他有点蛮横,所以我”

  “这个,我清楚,你就句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威哥忽然站起身来,在用纸巾擦嘴,我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问:“为什么要我跟你们混,我没什么好的,呵呵。”

  “林小雨告诉我,你当过兵,能打,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沉思了片刻,然后说:“如果我不答应,会怎么样?”

  这句话,终于让他们暴露出丑恶的嘴脸,其他那两人忽然站起身来,威哥说,我上个厕所,然后就推门出去了,气氛非常尴尬,阿叉又继续说:“你不答应,那简单呀,威哥说了,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不答应可以,赔偿大傻的医药费吧,万块就行了,怎么样?”

  “靠,医药费,有那么多吗?”

  “大傻被你打得脑震荡,让你赔这点,多吗?”阿叉越是出言不逊。

  草!脑震荡,我下手都很有分寸的,没击中个要害,顶多就是皮外伤!

  万块,他们这是想讹钱!

  不不对,不是讹钱,他们应该知道我的底子,知道我家拿不出这么多钱,然后就这么威胁我,让我不加入都不行,麻痹的,好狠啊!

  哥哥该怎么办?!

  “还有第三种选择吗?”我装作镇定地说道。

  三人同时摇头。

  “说吧,你答应还是不答应?”阿叉催促道。

  “给我五分钟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行,你想吧。”阿叉坐下身来,继续吃菜。

  我心想,麻痹的,这真的是让人进退两难,在这里不给出个结果,看这架势我是走不了了的,不答应吧,万块钱的债务,那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命!答应的话,有这么个“小辫子”存在,我肯定是得为这个叫做威哥的男人出生入死了,服兵役的时候,为国家出生入死,我觉得值,可这家伙,肯定干了很多不法的勾当,我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很显然,我这次选择“答应”的话会比较有利。

  草!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我想,越想脑子里越乱!

  最可怕的并不是肉体上的侵害,而是心灵上折磨!

  报警?对,报警啊!且不说派出所怎么处理,就算处理好了,那之后呢?之后我还得在盘龙念书,他们会对我做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刻,我深刻地明白了个道理,盘龙,并不是那么好混的。

  时间在秒秒的过去,我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阿叉不耐烦了,怒道:“你他妈到底决定好没有啊,时间到了!”

  “我决定好了。”我咬牙,做出了个痛苦的决定。

  下午,我顺利地回到了课室,也顺利地上完了课,回家放下书包,我直接就往牛蹲家中冲去,进牛蹲家的小院,我顿时吓了跳,到处都很乱,野草丛生,门上还挂着蜘蛛网,最少也半年都无人问津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牛蹲不在这里住了?

  我回家找到家里常备的电话簿,终于找到了牛蹲的号码,拨过去,我听到电话对面传来“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后,心都凉了,我无力地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呆似木鸡,小莉忽然回来了,见我这个样子,担心地问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失恋了吗?”

  我摇头,呵呵,失恋,这也许比失恋严重多了。

  忽然,我又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小莉呀,蹲子他搬家了吗?怎么”

  “对呀,几个月前搬走的,他临走时还来我们家打招呼呢!哥哥,我跟你说,蹲子哥可厉害了!据说他赚了好多好多的钱,市里面的新房子,就是他花自己的钱买的,叔叔阿姨逢人就说呀,这辈子没白活,竟然养了个这么有本事的孩子。”小莉高兴地说道。

  第0150章牛蹲的计划

  我擦了,两年不见,牛蹲竟然这么牛逼了,到底怎么混的,快教教哥哥吧?!

  “小莉,他有给咱家留联系方式吗?”

  “联系方式,嗯没有。”

  “那你知道他新家具体在哪么?”

  “具体倒是不知道,就听说是在花园小区里。”

  当下,我就冲出门外,搭上公交往是市中心而去,花园小区我知道,就在步行街附近,那里是南城里排行前三名的小区,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早就听同学说了,很多官员老板什么的,都把小三养在那里,那里是块风水宝地,修身养性呀!嗯,修身养性!

  公车在花园小区站停下,来到小区门口,就有保安拦着我,问:“请问,您找谁?”

  “这里有个户主叫牛蹲吗?我是他的朋友,想找他叙叙旧,呵呵。”

  “拿出身份证,登记下吧。”

  “好。”

  依他们的话登记好,他们就告诉我,牛蹲在栋520号房,我拐了好多个弯才找到栋,来到520号房间门前,我轻轻地按下了门铃,门里就传来了阵好听女声:“找谁呀?找牛哥哥吗,她还没回来哦!”

  门开了,这不开不要紧,开,我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我没看错,她就是林凌,两年前,我还策划让蹲子教训了她顿,现在,怎么会在蹲子的房里,好奇怪呀,难道,我走错门了?

  “请问,这里是牛蹲家么?”

  “对呀,你是牛哥哥的朋友?”林凌的声音好温柔呀,听得我愣愣的,记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个人才对。

  “嗯,找他有事呢。”

  “那先请进吧,再等会儿,大概晚上七点钟吧,他就回来了。”

  我看了看手机,现在也差不多六点了,进去坐着等会吧,进去,我顿时吓了跳,中式风格的装修,纸灯,木纹,还有各种各样的瓷器,琳琅满目,看得我头晕眼花,这种装潢,恐怕比欧式装潢还要贵上几倍!我次奥,这真是蹲子花自己的钱买的?!

  我在张古朴的椅子上坐下,林凌就端着壶茶上前来,说:“喝杯茶吧,西湖龙井,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呵呵,都行。”

  我内个擦,茶都是名茶呀!再仔细看看林凌,我这才发现,她不只是梳着好看的发髻,身上穿的还是中西结合的那种旗袍,袒胸露||乳|的,前凸后翘,让人心神荡漾呀!特别是那沟壑咳咳,朋友妻,不客气错了,是不可欺。

  和林凌聊了会儿,我终于明白了些事情,原来,林凌是牛蹲包养的小三兼保姆!蹲子呢,最近开了家新公司,创业阶段,比较忙,等差不多七点,门铃响起,林凌赶忙去开门,个剔着平头西装革履的成熟男人印入我的眼帘,林凌高兴地说:“老公,你的朋友来找你了,快看看吧。”

  额,老公?好亲切啊。

  我站起身来,牛蹲也呆滞住了,两人互相凝视了好几秒,就上前互相上前紧紧地拥抱起来,就好像我们想相互进入对方的身体样

  牛蹲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兄弟,好久不见!”

  “我也是。”我也拍了拍他的肩膀,久别重逢,眼睛总有种酸酸的感觉。

  接下来,我和牛蹲就开始喝茶叙旧,我讲讲过去两年里的军旅生涯,牛蹲呢,也讲他的事业,关于他的事业,我觉得还是比较劲爆的,他说:“原来呢,你也知道,我在酒店工作,我辛苦地工作了十四个月,终于赚了点钱,然后我就收手了,休息了几个月,现在正在经营着家网站,效益只能算般中的般。”

  “没事,毕竟是在起步阶段,你已经很厉害了。”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回来以后有什么打算,要打工的话,跟着我混吧,我给你当运营部经理!”牛蹲豪气万丈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忽然想起大傻的那件事,又开始愁眉苦脸起来。

  “你怎么了兄弟,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说来听听吧。”

  我没再推迟,把我去盘龙中学,以及和大傻发生冲突的事都告诉他了,本来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找他借钱的,是的,我要还清那万块钱,不想因为这件事让自己误入歧途。

  “麻痹的,他们欺人太甚,我找几个人,把他们给做了!”牛蹲听了,很生气。

  “别别他们有后台,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我连忙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给了他们这万块钱,以后会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威哥他们的目的,不就想要钱吗?给了钱,就没我事了,不是吗?

  “这你都还不懂啊!要是你愿意出这万,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好欺负,没胆子,没后台,有了这次事件以后,以他们这种小肚鸡肠的性格,还会看你不顺眼,以后,还会继续讹你,而且,讹你的不只是那叫威哥的伙,你信不信?”

  我沉默了,仔细思考,确实就是那么回事。

  “这真的不是钱的问题,就万块钱,只要你开口,我马上给你。”牛蹲坚定地说道,林凌主动给我沏茶,她也参和了句:“你就听听牛哥哥的话吧,现在的牛哥哥,再怎么样也算是半个社会人了,呵呵。”

  “男人的事情,你别插嘴。”牛蹲忽然冷冷地说了句。

  “额,对不起。”林凌躬身,回房间去了,没敢再来打扰我们,而我,也注意到她说的细节。

  我问:“那我该怎么办?”

  “简单!”

  “”

  ————————

  第二天中午,教学楼顶。

  “万块钱,准备好了吧?”阿叉邪笑着道,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人,是昨天那在山海食府里起吃饭的两个,他们三人都双手插胸,幅好拽好牛逼的样子。

  “我实在没那么多钱。”我低声下气地“哀求”道。

  “你是想通了,和我们起混,对吗?”阿叉面色不变。

  “我也不想和你们起混!”我装作害怕得发抖。

  “”

  “我草你吗,你是找死!麻痹的,给我上,打断他的腿!”阿叉挥手,三人就分开三个方向朝我奔来,当头来的是阿叉的其中个手下,还没等他近身,我就横扫腿,吓得他往后退的同时,反身猛地朝后踢,个回旋,另外脚已到达阿叉另外个手下的小腹上,“咚”的声,那哥们就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阿叉已无所畏惧地冲上前来,就要朝我的脸面抡来拳,我闪,半蹲着抓住了他推来的拳头,想甩他压向刚才当头冲来的那哥们身上,没想到的是,阿叉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我没能成功,刚才当头来的那个哥们就拳捶在我的背上,好在我的身体比较结实,没出啥大事,连忙放开阿叉,又向后蹬,我的山寨阿迪达斯牌运动鞋就贴在了那哥们的脸上,“啊”的声,那哥们就倒地不起了。

  “挺厉害的嘛,臭小子,别以为你当过兵有什么了不起!”话音刚落,阿叉三两步又要冲上前来,呵呵,就你个人的话,哥哥还真不担心,不,他的这种动作应该是跆拳道!

  我已准备好架势,想起了连长教我的太极,今天,就实践实践看看到底有没有效吧,结果,让人难以捉摸的事情发生了,阿叉跳了几步后,停下身来,竟是把鞋子脱了,嗯,也对,练跆拳道的那帮家伙,确实不穿鞋子,呵呵,别以为你脱了鞋我就怕你,只不过,招过后,我就被恶心得阵胃里翻滚!

  我草你姥姥的飞机!你他妈脚多少天没洗了啊,熏得我差点把昨天吃的都吐出来了!

  此刻,已容不得我吐槽,因为他又要进行第二波攻击了,这次我就学聪明了,赶忙后退两步,深吸口气,气沉丹田,他脚猛地甩来,我看准时机,用双手把他飞来的脚接住了,妥妥的,然后,我“大喝”了声,青筋暴起,用尽全身力气捧着他的脚往上抬!

  对,往上抬!到达定的高度以后,他另外只脚终于受力不均萎了下去,下秒,我猛然向侧边推,阿叉“哎呀”声,应声而倒,我还上前去在他身上补了两脚!

  “麻痹的,下次再不洗脚,我他妈踩断你的狗腿!”我怒发冲冠,个劲儿往他屁股上踩着,最后,他哀声求饶,我放走他们的时候,阿叉气得脸都红了,可又不敢再说什么,三个人就这么搀扶着,跌跌撞撞离去。

  下午回到课室里,我问我课桌前面的华子:“华子,我刚才把威哥那伙打了顿。”

  “我草!”华子吓得站起身来,见把周围的同学给吓着了,才脸赔笑着坐回到座位上,他紧张地问道:“博哥,这可开不得玩笑啊!你知道威哥是谁吗?”

  “他是谁?”

  “盘龙五龙里,他能排上第三!我次奥,你敢打了他们的人”华子轻声说道,额头上冒着冷汗,眼神里满是动容之色,显然,他很害怕。

  “五龙第三,有意思。”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说了这么句,然后,笑了。

  “你还笑!哥们,我我劝你还是转学吧,不然你肯定完蛋了!”

  “没事没事,帮我个忙吧?”

  “什什么?”

  “帮我把我教训了威哥手下的事情传到学校里,传得越大越好。”

  第0151章楼顶风云

  华子不理解,说什么都不理解,认为这容易死人,我还是再坚持,也不想和他解释,因为这种理由在他看来,肯定是无稽之谈,我眼神无比坚定,他沉默了,低着头捏紧拳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我看他这么纠结,心想,还是找其他同学吧。

  可是,就当我刚有这样念头的时候,他忽然转过身来,握紧我的手,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帮你!”

  “好,谢谢。”

  接下来,我就和华子上演了场戏。

  “啪”的声,华子拍桌子,站起身来,没生好气地大声说道:“博日日,你真的不要命了!威哥的人你都敢得罪!”

  霎时间,全班都安静下来,往我们这边看来。

  我还是镇定自若地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半眯着眼睛,淡然“大声”说道:“他们想打我,我这是正当防卫!我有错么?”

  班里的学生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打了威哥的人!威哥会放过你吗?”

  “我才不管他怎么滴,是他先惹我的!我反击怎么了?谁叫他们的人那么不禁打,三个人都干不过我个,还学人在盘龙当校霸,别笑死人了!”我的语气很狂妄,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有的说,真他妈不要命了,有的说,这下有好戏看了,还有的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有的这么说,其实我挺支持他的,不过,他肯定会悲剧

  威哥,似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以前,也定是名无名小卒。

  而我博日日,现在,也只是无名小卒。

  我对威哥伙不屑顾的消息,在第二天早上就传遍了整个校园,华子慌了,他忙道:“博哥,现在事情闹得那么大,你打算怎么办?还是快逃吧!”

  “放心吧,我,见机行事。”我淡然说道,这种场面,在兵营里,真算不上啥。

  “你有把握?”

  “没有。”

  “那你”

  “呵呵,”按照此时的状况,我想,威哥伙肯定气疯了,因为,我已经把他们扁得文不值,在学校里混,靠的是名声,所以,他们现在肯定是想找到我,打我顿,打得我满地找牙,以挽回失去的威名。

  人生,需要豪赌场。

  我在赌,有人会救我。

  不然我定会悲剧。

  “博日日,你给我出来!”阿叉忽然出现在课室的后门,他身后还站着众人,加起来不下十人,无意中,我看到了个熟悉的表情,次奥,是威哥!这次,他要亲自来对付我了!

  众学生们都言不发,有的在摇头,似乎,他们已经料到了是什么样的结局。

  我刚站起身来,华子就带着惋惜的眼神回望了我眼。

  呵呵,我赌输了,是威哥伙先找我。

  “来那么多人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我故作狂妄,换个难听点的词,就是在装逼,在我看来,装逼的最高境界就是,直到自己死了,都要死轰轰烈烈。

  “出来吧,你不会不懂。”

  “呵呵。”

  我又跟他们伙去了楼顶,刚关上楼梯门,他们群人就围着我,我看也看不看他们,拿出手机聊。

  “博日日,你真的,很有种。”阿叉边点头,嘴唇蠕动着,他定是气炸了,威哥上前来,面色也很冷,推开阿叉,他先是邪恶地笑,我也跟着笑了笑,可下秒,他的脸色又变得如同冰霜那样冷漠,这种反差感,让我这种经过部队训练心理素质过人的真男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的脸离我很近,道:“博日日,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他的视线看向别处。

  “那你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吗?”我无所谓的反问句。

  “呵呵,很好。”威哥转身走了好几步,仰望着楼顶的天空,想点根烟,但风很大,打火机都快打坏了,才点着,他说:“阿叉,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给我打!”阿叉声令下,这十多号人全部都像疯子样把我逼到了楼梯门上!说时迟那时快,拳头和辱骂声如同雨点落在了我的身上和心上!可我还没放弃抵抗,虽然我身上被拳打脚踢了几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