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味,可儿被我吓醒,不满道:“表哥,你怎么了?醒了啊,吓死我了。”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了,我深吸了口气,再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没什么,我去洗洗。”

  洗澡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想起了梦娜,小舒和雨露,还有梦蝶,小媛,还有我对不起的女孩子,似乎太多了些。

  这个梦,到底在预示着什么,难道,只是千年老三在胡说八道凑字数?

  洗完澡回到房间,全身轻松多了,可儿埋怨道:“表哥,都怪你,我睡不着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哎,那我们聊聊天呗,反正你也刚醒。”

  “聊天,聊什么?”

  可儿说:“先过来,到我被窝里说,这样,可以说小声点,没那么激动,就容易睡着了。”

  “哦。”我对和可儿睡在同个被窝里这件事,点也不避讳,毕竟,我和她都做了那事了,而且还不是次两次了。

  我钻进了她的被窝里,由于刚睡醒,小小日又有了反应了,可儿背着脸对我说:“表哥,最近,是不是在烦恼什么?你好像,挺憔悴的。”

  “或许是吧。”

  “有什么烦恼,就和我说说呗,或许,我能给你提供些建议。”

  我把搂着可儿的腰,把头贴在她的肩膀上,声音沙哑地说道:“能不能,先让我发泄下?”

  “嗯,你要温柔点。”可儿有些羞涩,下秒,我就开始亲吻她的耳垂和脖子,双手从她的胸部摸到了腰部,再来到臀部,可我没有着急进行下步动作,因为,我的脑子里还在想着别的事情,可儿呼吸急促地说:“表哥你是不是,在烦恼,那几个女孩子的事?”

  我选择了沉默,换了个体位,把她的裤子卸下,小小日在活塞运动之间,可儿已发出欲仙欲死的声音,我会这么做,其实是心中是无限烦恼的,只不过,这次的时间尤其短,没两下子,我就射了,而且,我还不想继续做下去。

  我说:“困了吧,快睡觉吧。”

  “嗯。”可儿似乎有点不情愿,然后,我们两人默不作声,呼吸渐渐地归于平缓,可我知道,她和我都没睡着。

  “表哥,你没睡着吧?”

  “嗯,没睡。”

  “又在想女孩子们的事吗?”

  “也算是吧。”

  “你们,又发生了什么?”

  我坐起身来,看向窗外,道:“我,对不起她们。”

  “呵呵。”

  月光下,我看到,可儿在苦笑着,她那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就像水中月那样涌动,我想了想,顿时大惊,我这才想起,可儿和我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她为什么会愿意当我的炮友?以我的经验来看,我的炮友们,都对我或多或少的怀有感情,不只是些只想满足生理需要的女孩子,因为,她们都只有我这么个炮友!

  “可儿,你有男朋友了吗?”我忽然问道,因为,我想确认,确认她是不是也对我有种别样的感情,恋情,如果是这样,我就太作孽了。

  “男朋友吗?”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语气变得有些轻松了。

  “嗯,男朋友。”

  “呵呵,还没呢,学习要紧,等工作了,再谈吧。”

  我:“”

  “那炮友呢,有吗?”我继续问道。

  “当然有呀。”

  “原来如此。”顿时松了口气,她有炮友,那就好,那我也不需要太过自责,不过,我还有东西想确认下:“那,你对炮友,有什么感觉?”

  “感觉么?”可儿思考了会儿,然后静静地说道:“我应该是喜欢他的吧,毕竟,哪个女生,在没有物质交易的情况下,会愿意和个男生发生关系?不过他好像,不喜欢我,只想要我的身体。”

  可儿说到最后的时候,看着我,目光不断地闪动着,很是无奈的样子。

  “那,你对我呢?”我心中无限纠结着,但最终,还是问了这个问题:“你也,喜欢我吗?”

  可儿忽然“噗”的声,笑了出来,我疑惑地问你怎么了,她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月光散落在她的脸上,显得更是楚楚动人,她说:“怎么可能我只对帅哥感兴趣!表哥,你就算了吧,哈哈。”

  次奥,竟然在嘲笑我,哥哥长得不帅吗,当下,我又把她骑在身下,然后“车马奔腾”。

  最后,她累倒睡着了,可我还是睡不着,脑子里又不知不觉地想起了梦娜小舒的事情,这时,我竟然听到了抽泣声,虽然声音很轻微,可我还是听到了,是可儿的声音。

  她到底怎么了?

  我正想叫醒她,问问怎么回事,这时,她嘴里忽然在嘀咕着什么,我听不清楚,就把耳朵凑到她的嘴边,只听她说:“表哥,你这笨蛋,笨蛋我的炮友其实就只有你笨蛋”

  我内心紧,所有的思绪就像打了结的磁带般,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语,连说了几声对不起,我逃回到我的床上去,小小日由于刚才的刺激还在,所以还在保持着坚挺状态,这时,我把它从内裤里掏了出来,抓着半截,用力拗!我疼得死去活来,可我还在声声地轻声骂着:“你,这不要脸的臭东西!真不要脸。”

  周六日,不论是谁约我,我都没有出去,因为,可儿生病了,感冒发烧还咳嗽,我要好好地照顾她。

  第0187章奇妙的舞会

  周日早上。

  “可儿,好点了吗?”我给她端了杯白开水。

  “好多了。”可儿喝了几口。

  “那就好,家里备的药不多了,我去买点。”说完,我正要走,可儿忽然叫住了我。

  “表哥,我真没什么事,就点低烧而已,好得差不多了,”她对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表哥,你也别整天地在家里陪我了,这不是还有小莉吗?她陪我就行了,你有什么事,就出去忙吧,不用在意我咳咳。”

  “不行,我放不下心,我先出去了。”

  我买药回来,可儿又睡着了,我缓步移到她床边,用手抚开她的刘海,摸着她的额头,嗯,烧退得差不多了,可感冒和咳嗽的症状还在,我去给她准备点感冒药吧,想着,就想撤开手离去,忽然,她竟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吃惊地问道:“你,怎么了?”

  可儿睁开眼睛,见我幅惊异地样子,便放开了我的手,脸红道:“没没什么。”

  “哦。”

  整个白天,我都这么照顾着她,直到晚上吃饭,她的体温恢复正常了,我才松了口气,吃过晚饭,她在床上看小说,我则是在玩电脑,这次,我没用电脑看激|情片子,而是在玩款名叫“神迹”的游戏,其实,这款游戏还不错,估计宣传没做好,而且还在测试当中,所以挺冷门的。

  晚上不到九点,可儿就困了,我也说困了,然后,就拿来药和白开水,她吃过以后,我就熄灯了,由于不想打扰她休息,我也悄然睡去,是的,句话都不说,过了五分钟,可儿忽然静静地问道:“表哥,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

  “因为,我是你表哥。”我回答道。

  “嗯。”

  又是个周,回到学校,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因为,到处都在议论纷纷,在班里,同桌小凡告诉我,说:“博哥,你知道吗?就在刚才,北城的几个混子,把威哥手下的个人的腿给打断了!”

  “啊!”我靠,打断了腿,这肯定会出大事的啊!

  华子过来插上嘴,道:“他们还扬言说,盘龙的人,他们见个就打个!你说,这气人吗!”

  “是啊,麻痹的,不教训教训北城那群不知好歹的家伙,他们就越来越得瑟。”小凡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说:“威哥这次应该有所行动了吧?”

  “嗯也许,可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华子若有所思地说道。

  果不其然,中午的时候,威哥就带上人冲到了北城,把那几个把他兄弟腿打断的家伙群殴了顿,据说,他们伤得最严重的,肋骨被打断了三根,头上还缝了四五针,事情继续激化。

  下午放学的时,北城的头号混子大伟竟然也找到盘龙来了,就说要找威哥单挑,当然,威哥那样的脾气,绝不会认怂,于是就单枪匹马和大伟去了后山。

  我没有跟去,毕竟,我和那威哥的关系很不好,上次大傻的事,要不是小雨和秦秋出头,我估计就被他们给废了,不去也罢,明天早上就有结果了。

  出校门,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请问,你就是博日日吗?”

  回头看去,竟是个戴着太阳镜的小女孩,咦,这是谁?长得好白好漂亮哦,头发长长,身材娇小胸部不小,好眼熟,到底是谁来着,我好奇地问道:“请问你是?”

  她没回答我,只是微笑着把眼镜取下,这会,我反应过来了,她不就是林梦梦吗?!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她在叫我的名字,难道是在等我?不对,就上次我去女校的时候,见了她面,她应该不认识我才对,那到底是?

  “我就是博日日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好奇地问道。

  “我是林梦梦呀,你别说不记得我,大坏蛋。”林梦梦撅起嘴道。

  “诶?”

  “还在装,你们出来,把他带走,哼!”林梦梦话刚说完,我的身边竟不知不觉地多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我看他们的样子,尼玛,还是上次在三中门口见到的那两个吗?

  “先生,那就对不起了。”其中个说完,两人就同押着我的手,我想挣扎,他们竟然按住了我手肘处的|岤位,整条跟博都麻痹了,让我使不上力来,我连忙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干嘛,讨厌死了,别碰我!”

  “哥们别恶心了,跟我们走就对了,小姐,快跟上吧。”

  最后,我竟被这两人押上了辆奔驰跑车上,其中个“黑衣人”当司机,我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左手边是另外个“黑衣人”,右手边则是脸色红润神态镇定的林梦梦,车开动了,我尴尬地笑着,问:“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呵呵。”

  “去了,你就清楚了。”

  林梦梦说:“大宝,把那套衣服给他吧。”

  我疑惑道:“衣服?”

  不会儿,我左手边被林梦梦叫做大宝的男人,从旁边拿出了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我,盒子和笔记本电脑样大,我很是好奇,这里面,到底放着什么?看了看大宝,又看了看林梦梦,他们不说话,我打开看,竟然是套白色西装,摸,这手感,高档货啊。

  “西装?送给我啊,这感情好。”我乐了,富家大小姐就是不样,竟然还给我送见面礼,这多不好意思呀。

  “这不是白送的。”大宝冷冷地说道。

  “那我不要了。”尼玛,就套西装还不是白送的,意思是,还要我帮忙干什么?我博日日办件事竟然那么不值钱?

  “你真的不要?这不是唬你,这套西装价值五位数,这是大小姐”大宝没生好气地说道。

  擦,五位数,慢着慢着,什么事,我定帮忙啊。

  “不要,你以后就别想回去了,你知道,林大虎是谁吗?”黑衣人司机侧头对我说道。

  “林大虎?”

  “虎王,你听说过没有?”大宝的语气依然很冷,可就是不给我介绍大虎是神马鸡芭玩意,这时,林梦梦笑着对我说:“就是我哥,我哥就叫林大虎呀,你不记得啦。?”

  额,我怎么会不知道,想起他,我可是菊花紧啊!那时候,虽然不知道他哥的身份,可看样子,肯定是个牛人,换用个当下很流行的词来形容,那就是土豪,土豪啊,这可得罪不起,定要和土豪交朋友。

  “呵呵,我记得了。”我挠了挠头,再看看林梦梦,我心想,还是觉得很奇怪,她是怎么认识我的?而且,原来我在她眼里是个女孩子,现在是个男孩子,她怎么还如此镇定,不大科学啊。

  宝马车在大酒店停下,酒店的名称叫做金煌大酒店,眼看去,真是金碧辉煌的建筑啊,虽然天还没黑下,可建筑的灯光却已经很晃眼了,就像座城堡似的,我被大宝带下车去,林梦梦就开始带头往“城堡”里走。

  我问:“这是,要去干啥呀?”

  “当然是,参加舞会呀。”林梦梦停下脚步,转身甜甜地对我笑,我终于明白了过来,这白色西装,送给我,是想让我当她的舞伴呀。

  接着,我就被推拉进酒店,来到更衣室,换好西装,照着镜子,我摆了个迷人的,然后邪异地笑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艾玛,我长得真帅啊,啧啧。”

  “兄弟,走吧,小姐等你很久了。”大宝过来叫我,此时,他满脸的黑线,想必刚才听到了我在镜子前的伟大发言。

  跟着大宝出去,我顿时惊呆了,眼前,是位穿着黑色晚装裙的女孩,不,应该说是淑女,发型也处理了下,扎了个好看的发髻,我重重地吞了口口水,林梦梦羞涩地说道:“小日,我穿这身还合适吧?”

  “嗯,还凑合”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什么叫还凑合,我还等着你赞美的呢,真没趣”林梦梦瞬间变脸,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往酒店大厅走,大厅的灯光晃来晃去,亮瞎了我的狗眼,在奔跑的路上,我对林梦梦说:“你今天,很漂亮。”

  林梦梦:“”

  大厅的人很多,虽然穿着各式各样,颜色各异,可无非是男生穿西装,女生穿晚礼服,我和林梦梦被淹没在人群中,华尔兹的音乐响起,林梦梦伸出只手,说:“小日,来跳舞吧。”

  “额,其实,我不大会。”

  “没事,我教你,我牵着我嘛。”林梦梦有些撒娇地说道。

  “嗯。”

  没办法,我只好听她的话,手牵着她的手,另外手扶着她柔若无骨的腰,然后脚步就随着音乐前前后后,尼玛,这什么垃圾舞,好无聊啊,后来我看别人跳才知道,这很好玩呀,因为,这华尔兹不是重在跳舞,关键是,可以揩油,呀呀,对,再来点高难度的姿势,哈,别踩我,嗯嗯,真好玩。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博日日的。”我趁机问了句。

  “我,不告诉你。”林梦梦吞了吞香舌。

  “额,你怎么知道我在盘龙上学啊。”

  “不告诉你。”

  “为什么要带我来跳舞呀。”

  “你猜。”

  好,我就不问了,我揩你油,别惹毛哥哥,小心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演场岛国大片!

  可就当我要实行揩油计划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这是雨露和小舒?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第0188章想不到的转折

  此时,小舒和雨露打扮得都很迷人,小舒穿的是大红色的礼服,雨露则是穿白色的,高端大气还上档次,把胸部包裹得淋漓尽致,让人忍不住摸把!这不,陆陆续续地,有些长得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小白脸们靠近她们,看样子是想邀请她们起跳舞,只不过,她们都不理会,两女起欢快地跳着。

  “你在看什么呢,小日?”林梦梦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笑着说:“没啥,就是对这舞会很好奇,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呵呵,舞会呀,这是我第二次参加舞会了,第次是和哥哥起跳的,那是在三年前,哎,哥哥那时候实在比我高太多,而且长得还很壮,看起来点都不和谐,丢脸死了。”林梦梦脸上流露出回忆的神色,我正想对她说什么,竟发现雨露和小舒离我们这边越来越近,不好,要是被她们发现了,我就完蛋了!我可是在和林梦梦起跳啊!

  “梦梦,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到那边跳好吗?”我建议道。

  “是不是想在人少的地方,对我做那种坏事呀?小日,你好色哦。”林梦梦调皮地笑道。

  当时我就凌乱了,在我的记忆中,她有这么放得开吗?不过也是,我和她都两年没见过面了,性格发生了些许变化,还是可以理解的,女大十八变嘛,那如同平板电脑的胸部,现在都发展成这样了,切都在理解范围内了。

  我说:“怎么可能,我像是那样的男人吗?我只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哦,这样呀,那就去吧。”

  说着,我就和她移步往角落里去,离小舒和雨露越来越远,我顿时松了口气,可没想到的是,角落这边人确实少了,可尼玛,都在接吻啊!楼梯底下那有对,直接就玩起了活塞运动!看得我和林梦梦愣愣的,当时,我瞬间就明白了个道理:原来,上流社会是最下流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这里,好像不太好,呵呵。”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不就正如你所愿了吗?”林梦梦坏笑着,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哎,那就继续跳吧,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

  “嗯。”林梦梦的脸上,又挂上了红霞,随着音乐,我和她悠扬起舞,她腰部的触感很好,拉着她的手转身的时候,手腕总是能触及她的胸部,每次触碰,都能让我心花怒放,不会儿,我就和她沉浸在舞步当中。

  我觉得,沉默了那么久,应该说些什么了,便再次问道:“可以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博日日了吧?”

  “不告诉你。”林梦梦依然对我吐吐香舌,不愿意说,可我就越感兴趣,我说:“梦梦,和我说说啦,人家很想知道的啦,讨厌。”

  此话出,旁边几对连忙离我离得远远的,林梦梦也是脸的黑线,哈哈,看来有效果,于是,我就继续说道:“说说嘛,小梦梦”

  “额”,林梦梦好像有种想吐的感觉,我张口又想继续说,她说:“别说了,太恶心了,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好,那你说。”

  “哎,我在学校的贴吧里看到了条帖子,说什么两年前的恶心伪娘转学到了盘龙,成为盘龙大祸害什么的,当时,我立马就想到是你,所以,就让大伙们去盘龙找人问,我开始以为打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