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离开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他左手整个手掌都是伤痕,后来我听人说才知道,刚才他们那组,找了处人少的围墙旁,由于大虎是领头的,就先行爬上,可不料,大虎只手搭上去时才发现,围墙上放满了玻璃碴子,把他的手扎坏了,他气之下,弄来了个石头,把大片墙壁的玻璃碴子全敲平了!

  陆陆续续地,我们总算是全员顺利到达了高三的楼顶,关上楼梯门,看着眼前坐在地上的上百号盘龙的学生,我心里还是不由得惊,这里,可是半个盘龙的势力啊,要是真打起来,结果会怎样,还真是令人难以预料。

  威哥看了我们眼,没理我,继续抽烟,我带着华子大虎和琴妹来到林小雨身边坐下,林小雨颇是欣慰地对我说:“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明白。”

  我拍了拍胸脯道:“那当然呀,哥哥的情商和智商可不是般人能比的话说,大家都在楼顶干嘛?约了大伟那群人来了?”

  “不是,我们在等他们中午放学,现在是上课时间,老师学生们全部都在,要打架,也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对吧?”林小雨说道。

  我看了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中午十点十分,离放学时间,还有五十分钟,于是,我就让跟我来的兄弟们都坐下休息,他们也知道要打架,心情多少也有点不安吧,再看看威哥,他身边围坐着几十号小弟,他无趣地抽着烟,抬头与低头之间,无不在诉说着蛋蛋的忧伤,嗯,蛋蛋的忧伤。

  我来到他身旁坐下,他还是没看我眼,递给我根烟,借他的火点着,不过我没抽,接下来,他和我有了如下对话:

  威哥说:“你也来了啊。”

  我说:“可不是么。”

  “为什么?”

  “闲着没事,好久没打架,手痒了。”

  “那干嘛,还把你的弟兄叫来。”

  “他们还很嫩,我带他们来历练历练。”

  “你,不也是样吗?”

  “我?呵呵,你应该知道,我当过兵吧。”

  威哥不说话,我继续说:“这些打打杀杀什么的,说真的,我看得很淡,毕竟,在学校里打架,打死人的,打残废的,都没几次。”

  威哥继续不作声,我也没看他,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回到林小雨这边,掏出手机继续挑战贪吃蛇的极限,时间秒秒地过去,这时,威哥忽然站起身来说道:“兄弟们,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准备下。”

  听威哥这么说,我也站起身来想号召弟兄们行动,林小雨拉住了我,说道:“先别,我们先看看情况。”

  “诶?”

  我的兄弟们也表示不解,但见林小雨的人也没行动,华子又帮忙说了下,大家才平静下来,威哥先行带人下楼去了,浩浩汤汤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惊动老师,我拍了拍小雨的肩膀,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这里,是整个北城的至高点,可以观察大半个学校的情况,刚才,威哥告诉我说,他们和大伟约战的地点是在学校后门那块树林的旁边竹林的附近,我们这离他们那也不太远,先看看情况,如果发现形势对威哥不利,我们再下去帮忙,这样,还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你觉得呢?”林小雨分析道。

  第0195章打菜吃饭去

  我想了想,道:“那还不如偷偷跟在威哥的他们后面,看势头不对,我们还能及时赶上去帮忙,要是在楼顶的话,说不定等赶下去了,黄花菜都凉了。”

  林小雨同意了我的看法。

  我们两伙人开始陆续行动起来,等差不多要到竹林附近了,我让兄弟们都停下来,躲在了食堂后面,小雨说他先什么情况,不会儿,他回来告诉我说:“威哥在竹林那等着了,大伟那伙还没到。”

  “好吧,那就再等等看。”

  我抬头打量了下食堂,发现在食堂二楼窗口很多,能看到楼下不远处竹林以及小树林的状况,我便提议上二楼,理由是为了避免待会大伟伙从这里经过时发现我们,大伙们都同意了,纷纷上了二楼。

  在二楼这的窗口处,我们能清楚看到威哥在竹林旁闷头抽烟,他旁边的弟兄也在草坪上坐下休息,这时,下课铃响了,威哥的人都站起身来,大战在即,就连我也有些激动。

  “注意了。”我嘱咐身旁的林小雨道。

  “嗯。”

  我以服兵役时的状态来看待这场战斗,算算战力,我们这边,威哥伙林小雨伙我的人,加起来人数不到百二十号,说多不多,但说少,也绝对不少,如果大伟带来的人数相当,打起来的话,足以酿成场悲剧,毕竟人多手杂,发生什么意外都很正常。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大伟带的人数和我们基本持平或者比我们少,而且还敢迎战,我和林小雨趁他们刚打起来的时候,就冲下去,这样正好把大伟的人包围了,输掉的可能性不大。

  当然,最坏的结果是,大伟带的人比我们多,要多很多,就算我们下去包围,也很可能于事无补,后果很严重。

  我回头朝教学楼的方向看去,发现有很多学生已从楼里涌出,部分往校门外跑去,赶着回家,部分则是成对成对的在学校里徘徊,两人互相做着亲昵的动作,接下来他们会做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还有好大的部分是朝我所在食堂这边的方向涌来,我仔细观察,寻找面目不善的人群,因为,他们很可能就是大伟伙。

  可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了,面目不善的人我没发现几个,长相猥琐的倒是不少,现在已经有大群在食堂二楼打饭,他们经过时我们伙的时候,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大伟那货还来。

  再等等吧。

  又耐心地等了会儿,还是个挫人都没看到,我在想北城什么时候都只有良民了?有点不符合勾股定理啊。

  “小日,你那边有情况吗?”林小雨忽然问我。

  我摇头。

  再看看不远处竹林旁的威哥伙,他们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威哥正脚又脚地踢在颗粗壮的竹子上,不少绿色的竹叶落下,落到土里,纪念他死去的鸡鸡。

  “靠,怎么还不来啊,都下课十五分钟了!”华子开始抱怨。

  琴妹说:“他们是不是怕了不敢来了?”

  我说:“这应该不可能,当混混的人,都是死要面子的,要是他们没敢应战的事传出去了,这面子往哪搁?再等等看吧。”

  又等了五分钟。

  威哥那边的兄弟们也开始来气了,他们在谈论着敏感话题,不仅仅聊别人的父母,还把人家祖宗从坟里挖出来个劲地批斗,都说和大伟祖宗十八代发生过性关系,其声音之大,连在这边的我都能听到清二楚。

  素质,很重要。

  等了十分钟,食堂里吃饭的学生都差不多走光了,华子开始饿得肚子咕咕叫,他幅渴求地说:“博哥,这旁边就是饭堂,咱在这里先吃顿吧?”

  我无奈,蛋蛋疼得我忍不住揉了下,正要答应,我就发现伙人从高三教学楼里奔了出来,我叫小雨和华子快看,那伙人正气势汹汹地朝食堂这边走来,我简单地数了数,这伙大概有五十人,林小雨指着当头个高壮的男人说道:“那个,就是大伟!”

  也许是因为小雨的声音太大了,把我的小弟和他的小弟都吸引到窗口这边来观看,这种好奇心理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大家都想知道,北城的混混头子长什么样,可大伙不来看不要紧,来看,把整个排窗台的位置都占满了,等大伟走近些,大家都传出了“哗哗”的起哄声,语气当中,更多的是失望,因为,大伟,没什么特别的,最多算小说中的路人甲。

  可就在这时,大伟忽然边走边抬起头来,好像在看着二楼的我们,当时我就觉得不妙,马上命令大家蹲下,过了小会儿,我才站起身来,瞧瞧大伟伙有没有什么异动,看大伟伙正绕着食堂前进,我顿时松了口气。

  大伟应该没发现我们吧。

  这次,大伟才带了五十人来,看来,我们赢定了。

  当然,我没有轻敌,依然保持着警惕的状态,对小雨以及大伙们说:“就要开始了,大家时刻作好准备。”

  我想这刻,我们这里七八十号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威哥也看到大伟伙带人上前,也纷纷上前迎上,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双方手上都没带任何的武器,也许,双方都不想闹出大事,只是想以正常打架的方式把矛盾解决,谁雌谁雄,且看这战。

  此刻,大伟团伙和威哥团伙正在当面对峙着,还没有开始动手,就在说着什么,声音比较小,我没听清楚,可在下刻,我听到了声清脆悦耳的“我草你吗”的时,大伟和威哥就开始扭打起来,他们身后的小弟也要开始动手,我说:“我们,快去帮忙!”

  说走就走,可就在下楼梯的时候,听到了围墙旁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不知道谁在大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所有就停止了打斗,然后没命的逃跑,我被也被吓得身冷汗,警察怎么来了?谁报的案啊!

  大伙们也很害怕,毕竟,谁也不愿意和警察扯上关系,打群架这种对社会影响危害毕竟大的事件,被抓到了,肯定会从重处罚的,学校,说不定也会开除我们。

  我和林小雨手下的兄弟们都慌了,大虎忙问:“博哥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也逃吧。”林小雨也看向我。

  我镇定自若地说道:“大家别慌,打菜吃饭去!”

  “啊?咱们不逃啊,在这等抓!?”华子有些激动,全部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林小雨忽然大声说了句:“叫你们去打菜废话干啥!”

  “没事的,我们在食堂吃饭,警察总不能抓我们吧?相信我!”我本正经地说道,因为我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刻,最需要的就是镇定,不能慌,越是慌张在学校里横冲直撞逃跑,就更容易被发现,反而在食堂里认真的吃饭,态度镇定点,警察才不会怀疑,再说,警察还真不定是进北城来抓人的。

  大家犹豫了会,也接受了我的提议,在北城的食堂,打他们的菜,吃他们的饭,话说,北城的伙食真差啊,菜里面连地沟油都没有,更没有我喜欢的富含高营养瘦肉精的猪肉,真不知道,这些学生日子是怎么过的,真是悲哀。

  “警察真的来了。”林小雨从外面看了会儿回来,对我说,我说然后呢,林小雨说:“他们在楼下观察了会,又到别处去了。”

  我笑了,正如我所料,我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大家好好吃,你们林大哥请客,饭菜不够继续加,你们林哥请客!”

  我坐下身来,林小雨恶毒地看着我,大伙们则是高兴得不得了,当然,我不认为这种饭菜他们能吃得下多少。

  下午回到盘龙,据说,威哥手下的人被抓到了三个,大伟伙的个都没被抓到,当然,我和林小雨的人都在食堂里吃饭,也没发生什么意外,这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只不过,我觉得这事情似乎也有些蹊跷。

  警车在威哥和大伟伙刚开打的时候就来了,也就是说,在大伟伙来之前,就有人知道这里即将发生群架,然后报了案,难道是说,打群架的事情,被爱管闲事的学生知道了?

  这时,华子语道醒梦中人:“大伟那伙人人,报了案,麻痹的,就是贱!”

  听华子这么说,我瞬间什么都能理解了,为什么警察那伙来抓人?个北城的都没被抓到?再者,打群架的事,咱局中人是知道得最多的,能具体到那个时间,哪个地点,这也是身为局中人的大伟伙能知道的,我们盘龙这边是主动方,不会有人报案,也就是说,案子很可能就是大伟伙报的,这不,威哥手下的人被抓了,大伟的手下同样是逃跑,但个都没被抓到,这仅仅是巧合?

  下午,我盘算着抓大伟出来找个没有的地方暴打顿。

  第0196章雨露去相亲

  大伟那小子,和我们玩阴的?我呵呵,哥哥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我翘课让大虎带上几个弟兄守在了北城附近,在这之前我问了林小雨,知道大伟是三年班的学生,而且还是住校生,放学只会待在学校里,不会出去的,所以,等下午快要放学的时候,我就带着大虎伙共有五人潜入了进去,潜入进去,我们就被发现了,次奥,学校里竟然有校警在到处巡逻!

  看来,是由于今天中午事情的影响,学校才会增设保卫力量的,这点,连我都有点佩服大伟那挫人了,混子能贱到寻求学校警察帮忙,那也算是修成正果,人贱合了。

  我们伙连忙带人原路逃出,大虎愤愤不平地说道:“大哥,校警那么多,在学校里把大伟抓了容易被发现啊,我们直接去他班里面教训他!”

  我摇头道:“这不是找死么?再怎么说,他也是北城最大的混子,在班里,肯定也是杠把子,我们就五个进去殴他,就不怕强不成反被日?”

  “那,怎么办?”大虎有点气不过了。

  我冷静了分析了会,道:“走,先回去。”

  有个弟兄就不乐意了,他有点没声好气地对我说:“博哥,我们就这样回去?那也太他妈的窝囊了吧?”

  我无语道:“那你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这个弟兄被我问住了,我自认为是先行撤退比较好的,等过几天,没发生什么事,风头过了,校警就松懈下来了,我们再进去教训大伟也不迟,没必要那么冲动,这时,这兄弟忽然惊喜地叫了声“我有办法了”,我说,你说说看。

  他说:“大伟不是住校生吗?晚上就算他出去逍遥也得回回宿舍睡觉吧?就算他今晚出去通宵,也不能天天晚上都出去吧?我们只要晚上守在他们寝室附近,那时候,校警疏于管理,我们揍他顿就马上就跑,怎么样?”

  这个想法虽然不错,可我票就否决了,我说:“晚上还要出来守着?得了吧,明天早上你们不是还要去公司做兼职么?这工作可是好不容易从朋友那找来的,可别耽误了,还是等过些天吧,不出个星期,风头就过去了。”

  再说了,最近我的小小日有些冲动,晚上回家,正好可以早可儿发泄,这种好事,我怎么可能耽误?

  “博哥,真的不行吗?”这弟兄有些冷漠地问道。

  大虎拍他的背道:“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就别再纠结了,博哥可是从部队出来的人,那可是真刀真枪干过,孰轻孰重博哥肯定是有分寸的,走吧,下午我请你们吃烧烤。”

  “哦。”这弟兄很不乐意。

  不过他很听大虎的话,我们伙就在北城附近家烧烤小摊上坐下,要了几瓶啤酒几蝶下酒菜和些烧烤,我说,你们尽管吃吧,这顿算我的,最近老麻烦大家出来忙活,实在对不住了。

  “大哥,这是我们自愿的,别那么见外呀。”

  “就是,咱都是自愿的,再说了,北城的人就是欠操。”

  “”

  小弟们诸如此说着,大虎说:“别说了,吃完好好回去休息吧,明天可是轮到我们去公司工作了,大家,加油干!”

  分别的时候,我发现刚才给我提建议的那个兄弟,脸色有点不好看,我想也许是我的错觉吧,就没在意。

  晚上回去后,我才忽然想起,有几天的时间没和雨露小舒联系了,自从那次趁小舒睡着对她做了那种事情无意间听到那种梦话以后,我们就再没有联系过,是的,当然,原因是双方面的,方面,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没主动联系过我,另方面,我这几天确实在烦恼团伙上的事情,还有就是表妹的事,太忙了,直抽不开空。

  也不知道上次和林梦梦参加舞会,她们认出我来没有。

  算了,敲个电话问问看就知道了。

  晚饭后,我先敲电话给了雨露:“雨露呀,最近有没有想我呢?”

  雨露语气如同冰霜般的寒冷,她说:“没有。”

  我想她定是开玩笑,便无所谓地继续说道:“我可是很想你哦。”

  “哦。”

  “呵呵。”

  “想我好几天都不联系我,你,真想我。”

  “额,最近这不是因为手机坏了嘛,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不,修好,我就敲电话给你了。”我随意编了个理由,不想和她误会太深。

  “呵呵。”雨露笑道,不说话。

  我有种预感,这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便有些焦急地问道:“雨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

  “额,你和我说实话,好不?”我恳求道。

  “我会骗你么?”雨露的语气变得不冷不热。

  我说:“不会。”

  为了转移这个话题,我又继续问道:“你现在,在干嘛呢?”

  “做作业。”

  “嗯,学习怎么样了?”

  “还好。”

  “”

  总而言之,聊了好会儿,不管我问什么,雨露惜字如金般地就回答了几个字,这让我好生烦躁,我想立马就去她家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好吧,就去她那看看吧,也有几天没去了。

  我问:“你现在在家吗?”

  “嗯”

  “那我现在过去陪你,怎么样,老婆大人?”

  我正等她答应,没想到,她先挂了电话,我这才反应过来,雨露会有这种反应,不是生气就肯定是为了某事嫉妒啊!那次舞会,她该不会真的认出我来了吧?擦,那可就生气和嫉妒都有了,不行,这必须尽快和她解释清楚。

  我回房间里换了件衣服,看到可儿在用电脑查阅资料,便对她说了声我出去下,可能会回来很晚,到时候你和我爸妈说下吧,可儿点头答应,我正要走出房间门,她忽然问道:“表哥,你去哪,看你急的。”

  我笑着说:“去朋友家,有点事。”

  “朋友是女朋友吧。”

  “呵呵。”我不可置否,觉得现在时间不早了,就冲出家门去。

  我运气不错,出门就遇上了对的公交,上车坐了几十分钟,从车上下来,来到雨露的别墅跟前,看到二楼处还亮着华美灯光,我不由得有了种王子在城堡下守候着心爱公主的情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