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老师胸口拳。

  我本来心里就很烦很烦了,看到这幅场景心中烧起片无名的怒火,二话不说我就冲上去把那扭打老师的男人扯开了,然后“咚”的拳揍在他的肚子上,我这拳力气用得好像有点太大了些,这男人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他老婆就上前去扶,见那男人头的冷汗,又对我开骂。

  她骂内容的大体意思就是,竟然还打人,说我没家教,要去告我,告我们学校,我当时就怒吼了句:“告啊,有种的你们就去告啊,告我们全家啊,在这里扯什么鸡芭玩意!”

  吼完以后,我带着大虎就走,下楼以后,大虎问我去哪里,我说:“大伟在哪家医院,我们就去哪。”

  我想揍人。

  第0199章搞了都不懂

  “可我不知道他在哪个医院啊。”大虎无奈道,他也知道我很心急,可能会做出些不对的事情来,可每次我决定的事,大虎都会无条件支持我,最多就提出点建议,所以,我直都很信任他。

  我没说话,只是敲了个电话给林小雨,挂掉电话,我说:“去市医院。”

  “好。”

  大虎跟着我起坐公交出发去了市医院,刚才林小雨告诉我大伟的真名字叫杨伟,我听这个名字,心情就平复了许多,这名字,比我的名字牛逼多了,去了市医院,问了相关医务人员,很快就找到了大伟住院的病房。

  “哐”的声,我就脚踢门而入,大虎也随即跟上,看,病床上除了大伟以外,竟然还有六个在照顾着的大伟的小弟!这让我搞不懂,大伟都成这样了,留下来照顾他的竟然是和他无血缘关系的兄弟,他的至亲之人现在正在我们学校要钱,还不要脸地对老师大打出手,就好像把大伟打成这样的不是我的那几个弟兄,而是这老师,这到底说明的是什么?

  “靠,你们想打架啊!”当头个高个子的男人就要上前来打我,我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朝他的脸蛋打去,打完了我就把就抓着他的头发往我膝盖上撞,高个子被我打得嗷嗷叫,可这时我要发泄,我心中就只有个念头——揍人。

  大伟手下几个小弟又要冲上,大虎就上前和他们扭打起来,大虎个人显然干不过四五个,我放下手中的这个高个子,就冲上去帮忙,这时,我近乎成了疯狂的状态,大伟手下这几个,都长得挺壮,很能打,我好久都没这么打过了。

  虽然我和大虎两人对战他们剩下的这五人,可点也不占下风,我杀红了眼,额头上中了拳,嘴角也被打了拳,肚子被狠狠地踢了脚,由于打起架来的时候太过兴奋,根本就不觉得疼,最后,大虎受不了了败退下来,我人斗五个,就是还要打,我干倒了他们三个,还有两个,我实在是没力气对付了,大虎见情况有点不妙,就拉着我赶紧逃跑,剩下那两人没追上来。

  大虎在楼梯口和我在大口喘气,回头看了眼大伟的病房门口,没人出来,大虎说:“大哥,我们先回去吧,我眼睛好疼。”

  我抬眼仔细看,大虎的左眼被打黑了片,这下,我心情就更加不爽了,歇了几分钟,觉得浑身有多处疼痛的部位,可我回头就走,大虎有些狼狈的样子拉着我,问:“大哥,你干嘛啊!”

  “我也去把他们揍个熊猫眼!”我甩开了大虎的手,又不要命地冲进大伟的病房,那六个人已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见我先是愣,我趁他们还愣着的时候,就边吼着边冲上去,抓起了个就抡起拳头就打在了他的眼睛上。

  他们之中有四个是刚才被我们干趴下,我和他们二次扭打起来的时候,充分地体现了我耐力,他们的耐力根本就赶不上我,我近乎疯狂的报复,不出半刻钟,他们全都变成了熊猫眼,在躬身捂着眼睛喊疼,这充分说明了个道理:男人靠的就是耐力。

  大伟从病床上爬起来,用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句话都不敢说。

  “我对伤者没兴趣。”丢下了这句,出门,我又遇到了大虎,原来大虎是看我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以为我出事了就想上前来帮忙,现在我才发现,他的走起路来瘸拐的,我疑惑地问道:“大虎,你的脚怎么了?”

  “刚才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扭伤的,不是大事,回去涂点药酒就好。”大虎强笑着,展露出了幅不疼不痒的样子。

  “回吧。”我要搀扶着大虎下楼,大虎说不碍事他自己能走,我也就不强求了,在医院附近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我对大虎说:“咱先别去学校了,你来我家吧,我家有药酒。”

  大虎摇头,说:“不是事儿,药酒我家好像也有。”

  我看到他目光移开了,就知道,他是在说谎,他应该是不想让我担心吧,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先回学校等着吧,我回家拿药酒过来,实在不行就去医务室,医生能先给你处理下。”

  “嗯,没事的,大哥,谢谢你。”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

  我上了回家的公交,大虎上的则是回校的公交,回到家里,我又看到了正趟床上百万\小!说的可儿,她的样子就好像女人家坐月子般,我只是看了她眼,就进卫生间去洗洗伤口,出来以后,我正想在客厅找药酒,可儿的声音又传到我的脑海里:“表哥,你去打架了吗,不要紧吧?”

  我“嗯”了声,找到了药酒,就回房间对着大镜子自顾自地涂了起来,我英俊潇洒的脸上,多了两处红肿的部位,嘴角被打黑了,擦完脸上,我就脱光衣服,胸上肚子上多处淤青,涂完了以后,我就脱掉裤子脱得只剩内裤,腿上还好,只有三处被踢黑了,擦拭完以后,我顿时松了口气。

  弯腰穿裤子的时,觉得背部好像有点疼,反过身去照镜子时,可儿忽然关切地说道:“表哥,你背上也有,我帮你擦吧。”

  我没回答她,而是自己尝试着擦拭上去,擦药酒这东西,大家也知道,是要反复摩擦的,可我背上好多部位就是擦不着,再看了看可儿,可儿担心的样子惹人爱怜,忽然我又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她,但我还是对她言听计从,坐在她身边用后背对着她,诚恳小声地说:“你帮我吧,谢谢你了。”

  “嗯。”

  可儿帮我擦完,我重新穿好衣服,她问我为什么去打架,我说没什么就是心烦,而我这才想起,可儿是个何等聪明的女孩,她定知道,我烦的根本原因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说:“哎,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们本来就不可能。”

  “嗯?”

  可儿从床上坐起身来,多加了件衣服,就走下床来到镜子前化妆打扮,我问:“你这是要去干啥,你还感冒啊。”

  “表哥,你给我钱,你去上学吧,我去医院,把孩子流了。”可儿把头发扎了起来,她扎的是双马尾,显得煞是可爱。

  我紧绷的心好像骤然松,我忽然觉得自己不习惯这样的事实,就这样,可儿就想通去堕胎了?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惭愧地说道:“对不起,我陪你去吧。”

  “不行,你陪我,我就不去了,你去学校好好学习,别待在家里了。”可儿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我,她的脸色红润了几分,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恢复了还是因为害羞,她再坚持,我也没有办法,从抽屉里掏出我的老本,给了她千五百块钱。

  她拿过钱就要往外走,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对她说:“有什么情况,手机联系我。”

  可儿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她让我过去,我不知道她想干啥,就来到她跟前,结果,她抱着我,踮起脚尖和我接吻,我不小心也投入进去了,细细地感受着她的味道,那种清香迷人沁人心脾的女人体香。

  吻了好会儿,她才放开了我,脸上娇羞之色更甚,她说:“表哥,这是我唯次不是在床上和你接吻。”

  我内疚,我惭愧,我眼睛有些模糊地“嗯”了声,然后给了她个拥抱。

  “表哥,这是我第次体会恋爱的感觉,你能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看我的,只是个性伴侣还是,有那么点小小的喜欢?”可儿哭了,我帮她拂去眼泪,感觉两人就好像要生离死别似的,也许,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她唯有交集的地方。

  女人的心思,要搞懂很难,因为,我搞了都不懂。

  我说:“之前没想过,现在,我觉得,我应该是有点喜欢你的吧,你长得那么漂亮,如此聪明温柔体贴,如果这都对你没感觉,那我也太没品位了。”我有些开玩笑似的对她说道,在这种场景下开玩笑,点都不好笑。

  “呵呵。”可儿离去,坐上了通往市医院的车子,她没有从我嘴里得到她想要的答案,走出大门口,看着公交车远去,我猛然发现,那个名为市医院的地方,今天要杀了我寄存在她肚子里的孩子,我的第个孩子,我发疯似的想要追赶上公交车,今天的公交车开得异常的快。

  第0200章我的卧底

  我停下脚步,忽然有种活在小说里的感觉,这本小说叫生活,小说的作者叫天,我的命运似乎被天安排着,不然,情节为何如此狗血?

  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作者是千年老三,我瞬间发现,切的狗血都可以理解了,因为就这鸟人,写不出什么鸡芭玩意来。

  可儿去医院放血,那肯定要有段时间才能回来,我带着药酒去学校找到了大虎,大虎正在他们班里,我带他去楼顶,帮他把受伤的地方涂上,好在没有伤口,擦拭药酒的程序才能正常进行,我问:“我刚才路过十四班,大伟的父母不在了,他们去哪了?”

  “校警来了,把他们轰出学校了,我记得校警大叔好像说了句很牛逼的话:你儿子在别的学校被打,关我们鸡芭鸟事啊,你妈逼找教育局教育部,找政府,我们学校归他们管,要钱有种的找他们去啊,校警大叔牛逼吧!?”

  “太牛逼了!”看来,我太小看咱大盘龙的校警了,是的,借用他们夫妇的理论,揍他儿子的学生是盘龙教出来的,所以找盘龙算账,现在盘龙归市教育局管,教育局归政府管,按照他们的方法推理的话,是因为政府没管好盘龙,盘龙才教出学生揍他们的儿子,这真是以牙还牙啊,看那对夫妇还敢说啥。

  “那几个被北城校警抓到的弟兄呢,现在怎么样了?”我问。

  “在和北城校方协商,最后协商不成肯定会移交派出所的,说不定,那几个兄弟就要进少管所了。”大虎在不住地叹气。

  我说:“先别担心,等结果出来我们再起想办法吧。”

  “嗯。”

  我回到课室的座位坐下,我问前面桌的华子:“你知不知道最近威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他们会继续找北城算账吗?”

  华子摇头说:“暂时不会了,昨天中午,威哥手下不是有几个弟兄被抓进派出所了吗,这两天,威哥只在忙着怎么人给弄出来的事,这头都忙不过来,没功夫找大伟大伙麻烦。”

  其实也没必要找麻烦了,大伟现在都在医院躺着,不静养段时间是出不来了的,事情放在边也没问题。

  我说:“过些天,肯定免不了些争斗,不知道咱盘龙和北城真正实力差距,如果差距不大的话,那就麻烦了。”

  华子说:“听说总体实力是差不多的,就是不知道双方能投入的战力能有多少,学校内也是有团火间的矛盾的,未必能全部都参加战斗。”

  “对,要是北城那边投入全部战力的话,那我们就悲剧了,要是能让秦秋金九福陆龙飞这三伙人帮忙,那事情就没那么复杂”

  慢着!

  秦秋,金九福,陆龙飞为啥不帮忙呢,这已经是上升到学校间的战斗了,顺便还可以给威哥卖个人情,这样,人多起来,打架的话也容易胜利,这是很划算的卖卖。

  不对,好像有什么蹊跷,秦秋已经在他们公司里扮演重要角色了,没时间来可以理解,金九福和陆龙飞呢?他们本来就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和北城对战如果输了的话,以后在外面混,他们也抬不出头啊。

  我忽然又想起了些其他的事情,就比如些天前,北城的混子在盘龙闹事,为什么会让人来找我麻烦,而且还是找些打酱油的,就算是陈云真要找我算账,也不能找打酱油的吧?

  还有,市二中的少年王杨振涛也不承认北城和盘龙的仇恨事端是他们策划的,而且,以杨振涛的性格来看,这确实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说,和市二中那伙人无关,北城不会傻逼到自己来盘龙找仇恨,就是说,这,是我们盘龙的内部问题。

  与我有关,又还是内部问题?

  难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想明白了以后就开始滛荡地笑着,我喃喃自语道:“陆龙飞,金九福,真的不得不佩服你们啊,为了让我受苦头,竟然策划了个如此大的阴谋,真够狠啊。”

  “博哥,你说啥子?”华子好奇地问道,我说没什么,有事先出去下,然后就冲出了教学楼,往体育室走去,我想起了张不良,那个和我比武,想和我交朋友,并且还提醒我近期金九福和陆龙飞会有所行动的人。

  来到体育室,我看到张不良和另外个学生在比试散打功夫,三两下子,那学生就输了,我叫了张不良的名字,张不良就擦了擦汗来到我身边,笑着说:“哥们,来这么急,找我什么事吧?”

  “那我也不废话直说了。”我和他坐在旁的凳子上,他给我递来瓶矿泉水,我喝了口,就把关于最近团伙战斗金九福和陆龙飞是最终策划人的想法全部告诉了他,他在认真听着,闭眼深思。

  张不良说:“我觉得,你这么想不够严密,你想,挑动学校与学校之间的斗争,根本就不能直接对你产生伤害,你们不是和北城斗过了,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说:“这点我也考虑到了,他们另有目的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我根本就猜不透他们那伙的目的,我能猜到这,都是因为线索多了,还有了灵感,不然,谁知道他们就是主要策划人。”

  张不良离开座位站起身来,又开始活动起身子来,他问我,要不要再比次,我说好啊,又开始和他开始扭打起来。

  我们比试的内容依然是散打,这次,他显然进步了不少,比上次更棘手了,我也不想过多保留,使出全力和他搏,我看他的眼神,也知道他是拼了命了,最后,我俩竟然不相上下,在汗水和眼神的交流之间,我和他似乎有了种别样的默契。

  战斗结束,我已全身湿透,最近没锻炼,体力差了许多,好在技术练到家,我才没输的,张不良丢给我条毛巾道:“擦擦汗吧。”

  “好。”

  擦着汗的时候,张不良说道:“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帮你的忙成为金九福的弟兄,为你钓出些有用的信息,对不对。”

  “对,哈哈,哥们,你太聪明了。”

  我确实挺佩服这哥们的,我没提个要他帮忙的字眼,更没说帮忙的内容,他就全知道了,其实,我在来找他的路上就盘算着,让他成为我的卧底,金九福很看好他,那次比武我也认输了,金九福应该挺信任他才对的,所以,让张不良来做我的卧底很合适。

  此后发生的种种事迹,也更加说明了,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预言帝”,而我团伙里的人都叫他张半仙。

  “这可真麻烦呢。”张不良挠挠头,露出了幅不乐意的样子,我笑着说:“呵呵,你不愿意呀?”

  “愿意是愿意,就是麻烦,我是个很怕麻烦的人,算了,我答应你吧,咱以后就算朋友了怎么样,我真的很看好你这个朋友。”张不良在欣然笑着,我点了点头,看着他右手满手的老茧,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我说:“哥们,很长时间没女朋友了吧?”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我也也练过散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练散打,不怎么需要训练手掌,所以,般手掌不会长茧子,而且,他手上长的茧子只有右手有,左手不大明显,我当下就得出结论,这肯定是长期打飞机所致,我以前都误会了,还以为他不打灰机。

  打灰机的男孩子都很好,他们上辈子都是只折翼的天使。

  张不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就没和女生说过话。”

  “靠,你初夜还在啊。”

  “嗯。”

  “那这样吧,事成以后,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别看哥哥这样,哥哥认识大堆美女的!”我拍了拍胸脯道。

  这下,张不良就荡漾起来,他惊奇地问:“真的假的?”

  “”

  事情算是办妥了,放学回到家里时,我都有种虚脱的感觉了,想回房间里休息,可进房间,我就见到了躺在床上休息的可儿,他的枕头旁,还放着袋子的药,以及些补血的营养品,她还睁开着眼睛,看到我就笑笑说:“表哥,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嗯,钱够吧,不够的话我找朋友借点。”我心情有些沉重,因为,我的第个孩子,死了。

  “够了够了,还多出了点,我就买了补药,你不会怪我吧?”

  “这是应该的,我对不起你。”

  都说堕胎对女人的身体影响很大,严重的可能会丧失生育功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我不只是为打掉的孩子难过,我也为可儿难过。

  我曾经听说过这样句话:如果个女人愿意为你怀孕,为你把孩子生出来,那就说明她足够的爱你。

  可儿她,真的爱我,容不得我否认。

  不知不觉又到周五晚上了,学校那边再没出什么事,张不良也成功的混入了金九福的团伙里,但还没混开,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揍了大伟的那几个弟兄的问题,据说还在协商,可儿的身子也好转了起来,我答应明天带她出去看电影,说是好好放松下,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呢。

  忽然觉得,可儿也挺好,心地善良聪明,还长得漂亮。

  这时,我手机接到小舒的短信:“要不要到别墅这边来玩,雨露回来了,还带着她的未婚夫哦。”

  第0201章你们继续吧

  未婚夫?我记得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