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们纷纷向后看来,寻觅着声音的源头,结果发现后面竟然有人在进行群殴活动!比这电影精彩多了!我又加了把劲儿,灰机哥他们显然发现了周围的异变,立马停住了动作仓皇地离开,我上前去,迅速将牛蹲给扶起来,此时牛蹲都快反白眼了,电影里的音乐戛然而止,我转头大声对观众说:“大家快叫保安,快叫保安,有人被打了!”

  可这叫,却吸引了众多的观众前来围观,保安却迟迟不来,我觉得不能再拖延了,直接将牛蹲抱起钻出了人群往放映区外走去。从世纪大厦下来,灰机哥他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我看着牛蹲满脸淤青的样子,咬了咬牙,斩钉截铁地说道:“兄弟,这个仇,我们定要报!”

  我在路边拦下了辆出租车便往市第二人民医院奔去,车上,我问着还在哎哎喊疼的牛蹲:“蹲子,你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里特别疼?”

  牛蹲咬牙切齿终于说出了个字:“腿!”

  我往他的腿上看去,果不其然,灰机哥他们那伙竟然牛蹲腿上的伤口给弄开了,要知道,昨天他可是挨了刀的啊,现在血还在不断地流着,骂了隔壁的,他奶奶的!混蛋!我草你们全家!

  我在车上路描绘着与那伙人亲戚交配的各种情节,以及他们亲戚和各种飞禽走兽爱爱的凄美故事,出租车速度很快到了医院,我下车掏口袋,却只有三块钱五毛钱了,我问牛蹲还有没有钱,他摇了摇头,我拿着三块五毛钱,苦着脸不知道怎么给司机,司机叹了口气,说:“小伙子,不用给我了,赶紧救人去吧,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别在意。”

  没想到在南城市还有那么好的司机,上次在盘龙中学门口想拦都拦不下来,就好像和我有仇似的,时间,我觉得这个社会竟然也有美好的面。将三块五毛钱塞给了司机,谢过他之后,立马将牛蹲抱进了医院,至此牛蹲的血才给止住了。

  在急诊室里等了半个小时,医生告诉我牛蹲的伤势并没什么大碍,只是让旧伤口裂开了,并且还询问这是在打架吗,这么严重的话应该报警,我正想点头,牛蹲却抢先说道:“不是打架我本来身上就有伤,刚才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才弄成这样的!”

  我扶着牛蹲缓缓地从急诊室走出来,在医院的休息区里坐下,他对我说道:“哥们,报警的话肯定会让家里人知道,我不想让父母亲担心。”

  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心想他是不是被我传染了,最近老是这么悲剧,追女生不成还被砍,砍了之后还不算,又被人揍,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灰机哥他们伙会找上你?”

  牛蹲愤怒地说道:“灰机哥?你认识?他妈的上次上次我就是被他们伙砍的!今天今天在看电影的时候,那臭娘们那臭娘们总有天,我定要把她按在我身下,把她百遍!骂了隔壁的!老子!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牛蹲越说越大声,我告诉他,这里是医院,要小声点。接下来,牛蹲就将在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了我,事情是这样的:

  第0018章约会的阴谋3

  昨天晚上,牛蹲从我家离开回家之后,还是对那小妞念念不忘,就给那妞打了个电话,那妞接了电话,还和牛蹲好好地谈了,至此牛蹲“确信”让人来砍他的人不是那小妞。之后呢,牛蹲在电话里见她不怎么排斥他了,便邀请她去银龙电影院看电影,好好地开始培养感情,开始那小妞是不大乐意的,后来纠结了好久,她才答应下来,牛蹲因此激动得几乎整个晚上都没睡觉,想着她美丽的样子,撸了好几管。最后句纯属楼主的个人猜想,不过应该也八九不离十了

  而就在个小时前,看着电影最后之吻的时候,到高嘲处,牛蹲有些抑制不住,轻轻地摸了下她的手,结果,那小妞就把将他的手给推开了,当时的情形大致是这样的:

  牛蹲看着那小妞精致的脸庞,道:“林凌,你怎么呢?”

  那小妞忽然站起身来,板着脸,目光无神,看就已经气到不行了,她毫不客气地对牛蹲说:“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昨天昨天我都已经让人你竟然还来缠着我!”

  牛蹲顿时傻眼了:“昨天?莫非”

  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便拉着那小妞的手,想让她说清楚些,没想到的是,那小妞甩开了牛蹲的手,然后说了句“穷光蛋,放开你的脏手!”,接着竟是“啪”的声,狠狠地甩了牛蹲个耳光!牛蹲被这巴掌打得云里雾里的,根本还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随后那小妞竟然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个号码,紧接着灰机哥他们四人就上前来,二话不说将他拖到了座位后边阵乱打!而那小妞竟然无情地向牛蹲丢下句“别再让我看见你!”,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放映区。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了,没有错,灰机哥那伙人就是被林凌这妞给叫来的!怪不得刚才灰机哥那伙人鬼鬼祟祟的,还四个大男人起看最后之吻?纯属我神经搭错线了!

  我问:“蹲子,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牛蹲咬着牙,并没有回答我,他静静地说道:“我知道,我家里穷,配不上她,可是她用得着这样羞辱我吗?人活着,就算穷,也要有志气,有尊严的,不是么?她她”

  我说,哥们,别再说了,好好养伤吧,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很可能个月都好不了,还想做什么事情也得先把你的伤给养好了再说吧?再说了,这件事情不能被你父母知道,现在还欠着医院百多块钱的医药费,咱还是想办法先将这医药费给凑齐吧,好了,哥们

  忽然,牛蹲竟趴在我的怀里哇哇地大哭起来,就好像杀猪样,他哽咽着对我说:“哥们,我憋屈啊!憋屈”

  我忽然被这种悲怆的情节给感染了,眼睛酸酸地,似乎想流下些什么东西来。我知道,牛蹲是个很坚强的“孩子”,他被砍,流了那么多血都没流下滴眼泪,他被揍,被揍得鼻青脸肿了没落下滴泪水,而在此时,只为了个贱女人的句话,竟在我这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虽然别人可能无法理解,但作为他的好哥们,我可以理解!他的尊严,已被那句“穷光蛋”给践踏了!活着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尊严!

  我抚摸着他的头发,咬着嘴唇说道:“哥们,失去的东西,我定帮你拿回来!”我的心同时在呐喊:“贱人,你他妈给我等着!”

  这次,我和牛蹲身上再没有分钱,所以我还是这么背着牛蹲回去的,此时,夕阳已将半边天染成了金黄|色,绽放着耀眼无比的光芒,我对着天空中那朵灰色的云朵竖起了中指,将自信收回,又再次向前迈进。

  将牛蹲送回家去之后,我又接到了妹妹的电话,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多,六点不到,应该没那么快吃饭才对,爸妈都没还下班呢。觉得很是奇怪,便接下了电话,这不接电话不要紧,接电话,妹妹就高兴地告诉我:“哥哥哥哥,咱家又有客人来了!”

  我很是无语,怎么又有客人?

  “又来了客人?到底谁啊!”我漫不经心地问。

  “他说他是你们班主任,我说你出去散步了,你在哪里?快回来呀!你们班主任长得好帅好帅哦!连我都心动了!你还不快点行动!”妹妹高兴得说话语速顿时加快,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定要让他和杰伦比比,说不定杰伦就因此“退休”了。

  我正无限地蛋疼之中,中午就听林小雨说苍老师会来造访,可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你大爷的!你要来之前就不给我打个招呼吗?还喜欢搞突袭啊!小的我现在可是男孩子模样啊,不行,不能回去,回去肯定露馅而且,苍老师还有可能迷上这么玉树临风英姿煞爽无比帅气的我,介不大好吧?这样的话菊花台那句“你的笑容已泛黄”恐怕就得改成“你的菊花已泛黄了”,咳咳。

  我说:“我现在还在外面,穿着男装啊,你打发他走吧,就说我在散步,时半会回不去。”

  听我这么说,妹妹就好像不乐意了,她道:“那你就先别回来了,表姐和他聊得正嗨,估计时半会是回不去啦,等他要离开的时候,我打电话喊你!”

  说完,妹妹挂掉了我的电话,而我呢,整个人瞬间就呆滞了。我草咧!表姐该不会是看上苍老师了吧?晚上该不会要约炮吧和那种人约炮我可不同意!坚决不同意!额,如果真约的话,定要记得带套套,别到时候给我造出个表侄来

  之后,我就直呆在牛蹲家中,牛蹲躺在床上,直闷闷不乐,我闲着无聊,就拿出了我的“诺其亚”2610来玩新下载的贪吃蛇第十五部。说到贪吃蛇,我可以非常自豪地告诉你们,我已经算得上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高手了!我在参加贪吃蛇网络联赛的时候,能在蛇身挤满整个手机屏幕后再坚持五分钟,哥哥我耐力强吧?哼!男人,靠的就是耐力!

  结果,我玩了不到五秒钟,蛇头就撞到了蛇身,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r”,我靠,秒射啊,不带这么玩的!觉得越来越无趣,牛蹲又这么不高兴,我便决定给他讲个笑话:“我说蹲子啊,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小明理了头发,第二天来到学校,同学们看到他的新发型,笑道:小明,你的头型好像个风筝哦!小明觉得很委屈,就跑到外面哭,哭着哭着~他就飞起来了”

  牛蹲听了这个故事之后,笑的样子比哭还难看,整个房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几分,忽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看是妹妹的电话来了,这才不到二十分钟,苍老师就离开了啊,该不会直接带着表姐去宾馆去了吧?我接过电话,向妹妹确认了下,顿时松了口气,哈哈,原来苍老师还真是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哼,孬包个!

  妹妹在电话那头说:“你们班主任说,今天晚上有事,明天是周三,没他的课,所以和表姐约会定在了明天。”

  我瞬间石化了,内心在赞叹道,尼玛,这进展好快啊,是不是明天晚上再见到苍老师的时候,就得叫表姐夫了?额,好纠结。我回到家中,表姐正在厨房里哼着歌,我走进去看,此时的表姐正脸幸福的表情,我擦,真的沦陷了啊!

  我弱弱地问道:“表姐姐,你该不会真要和我们班主任约会吧?”

  表姐立马白了我眼,义正言辞地道:“小日日,怎么能说这话呢?我是和你们班主任探讨你在学校的学习情况!不懂别乱说呀!”

  我:“”

  第0019章哥哥该咋办

  今天是开学的第三天了,大早,天还没亮,我就难受得从床上惊醒,等醒悟过来,才发现身下那只小动物正柱擎天!涨得实在是厉害,被内裤包裹着还隐隐有些疼痛的感觉,想来应该是被尿给憋了,看了看手机,现在才早上五点钟,我爬起身来到厕所将腹中的尿意给释放干净,我仰天叹道:“爽。”

  可是,小动物还是保持着坚挺姿态,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大,妈的,塞不进内裤了啊!怎么办啊!幸好,现在没谁醒来,我又偷偷摸摸地窜回房间,迅速将门给带上。

  坐在电脑前,按下了开机按钮,低头看去,我可爱的小兄弟还在仰视着我,想要我用甘甜的||乳|汁来哺育它,我想肯定是最近的刺激太多了,到处都是美女在诱惑我,不释放掉的话,哪天精虫上脑,说不定下太过激动,直接把路边的大妈给那啥了,那多不好啊!

  为了维护社会的和平秩序,减少犯罪率,我想起了句话: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快速打开上次没看完的波多结衣的片子,直接快进到高嘲的部分,于是,整个房间里满是春天的气息,我激动得呼吸变得非常急促,心跳也骤然加快,手放在小动物上,跟着女主角的“节奏”阵套弄起来!活塞运动虽然单调,但每次抚摸,都会有新鲜刺激的感受,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电影里的女主换了好几种姿势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里边奔涌出来,这刻,我就是个白色液体发射台!将无数的小蝌蚪释放在空气中!

  啧啧,这次的小蝌蚪竟然那么多,也对哦,上次做这事是周之前了,不错不错。

  在释放完白色液体之后,小动物就变得疲软了些,但还是呈九十度的样子角藐视前方,我看着电脑屏幕,现在是最激动的时刻——三个男人在和女主角起玩着“”,呻吟声此起彼伏,我看着身下的小弟,轻轻问道:“兄弟,咱要不要再来发?”

  就在我色欲熏心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句着名名言警句:“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橹灰飞烟灭!”

  我的小弟可不能那么快就灰飞烟灭了,于是我立即关掉电脑,用纸巾擦了擦它流下的“唾液”,这下,它还能够勉强被我收在内裤中,我躺会到床上,脑海里浮现出陈雨露和林小雨的模样,安稳地睡去。

  我觉得只睡了会儿,连美梦都没来得及做,就感觉到呼吸困难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顿时就觉得奇怪,因为我发现眼前有个白皙柔软的物体在缠绕着我的身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好奇地用食指按了按,我擦,这手感好不错啊!可忽然间,耳边传来“嗯嗯”的声音,我好像有种不祥的预感

  重重地吞了口口水,我将缠绕着的我“东西”轻轻推开,这不推开不要紧,推开,我马上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表姐怎么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我记得昨天晚上睡觉前已经将房间门给锁好了才对呀!怎么可能!该不会是,我早上五点起床上了厕所,回来的时候忘记将门锁上了,草!我这个冒失鬼!

  表姐被我推开后,“嗯嗯”了两声,嘴唇微微蠕动了下,纤手在左边的小白兔旁挠了挠,我靠!我这才发现,表姐的睡衣扣子没扣好,两只小白兔就这么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直接就看到两只可爱小白兔的粉红色眼睛!那其中微微的突起看到我马上就血压增高!身下的喜洋洋立马就又变成了灰太狼,我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地躲在床角离她远远地。

  不不行,她是我的表姐!不能乱看,种惭愧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样下去说不定我会在正确的时间里对她做些不正确的事情,到时候可没脸见人了。

  我将手掌盖在自己的眼睛上,让自己看不到眼前的暧昧场景,秒两秒五秒,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刚才表姐胸前的风光,时间,我就将她和之前看的岛国片子中的女主角给结合了起来!我觉得时间过得异常地缓慢,用度日如年来描述也不为过,十秒钟过去,我终于忍不住了,将紧闭着的手指张开,下秒,我又看到阳光下那两座山峰上绮丽的风光!

  看了两分钟,我不知道吞了多少口口水,感觉肚子都被撑涨了,忽然,我发现了个愚蠢的问题,房间里除了我和表姐以外没别人吧?而且,也不是我刻意要看的,就这么看会,满足我小小的好奇心,应该没关系才对。

  想定,我为了保险起见,又下床将房间门给反锁住,以防妹妹突然进来。

  回到床上,我还是躲在角落里,目光从没从表姐身上移开过。期间表姐还不经意地动了动,原本荡漾的姿势竟然变得更加荡漾了!她本来就没有穿睡裤,睡衣比较长,直接就将她的下身给遮住了,可这动过之后,她那条白色的带蕾丝的小内内就被我览无遗,白皙细长的大腿也摆出了个诱惑地姿势!

  我感觉头有点晕,鼻子里温热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想流出来,我就这么仔细注视了差不多十分钟,心情越来越激动,我想,当时的我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了,换做是你能控制住吗?我脑袋里多了个大胆的想法。

  我捏手捏脚地退回在表姐的身边,轻轻地睡下,保持着和之前样姿势,说白了就是和表姐面对面,此刻,我又闻到了阵沁人的兰花香味,表姐成熟的女人气息下子就进入到我的脑海里,我已经神志不清了,理智和欲望什么的全部抛在了脑后!

  我想,周围没人,偷偷摸下,没关系吧?

  我伸出了邪恶的手掌,点点点点地表姐的胸部接近,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十厘米,五厘米,三厘米,厘米!当我的指尖接触到那只小白兔的时候,瞬间股触高压电的感觉传遍全身!这种柔软细腻的触感,这样吹弹可破的肌肤,比上次隔着衣服摸林小雨的爽快得多了!就这么会儿,我下身的小弟又被内裤顶得疼痛起来!

  这时,表姐的眼睫毛又微微地颤动了下!难道,她就要醒过来了?!我被吓得马上将手给收了回去,闭着眼睛假装在睡觉,可是等了半分钟,表姐还是点动静都没有,我睁开只眼睛偷偷瞄,幸好,还睡得很沉呢。

  我又将眼睛闭上,决定安心睡觉,这可开不得玩笑,要是被她知道了我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按照表姐的性格,很可能会让我以身相许的啊!

  阿杜曾说,“闭上眼睛就是天黑”,而在我看来,闭上眼睛却还是眼前那绮丽无限的风光!你说我很无耻?可是,在道德防线之前,我也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啊!要是面对这样的风光之前还能受得了的话,那连个男人都算不上了,又怎能算得上是人。

  在不是人和男人之间,我毅然地选择当个男人,随后,我又有了更加大胆的想法:既然表姐已经睡着这样了,轻轻揉下没关系吧?这刻,我仿佛是西门大官人灵混附体,想重新将金瓶梅这样史诗级的历史情节重新演绎遍!

  可是,就当我的爪子想要再次接近表姐那两只小馒头时,表姐竟然又动了下,这次,他竟然将其中只大腿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并且不仅如此,她还蹭了蹭,腿上的肌肤直接就抵在了我的第三条腿上,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