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来挺面生的小混子,见到林小雨后都要恭敬地叫声“林哥”,有的认识我的,也给我打了打招呼,虽然我的名字在学校里传得很火,可真正见过我的,不在多数。

  “走,进去吧。”林小雨说了声,我和小媛就点了点头,行人往酒店大门内走去。

  走进大门,有威哥的小弟在给我们指路,他幅嬉皮笑脸猥琐至极的样子,让人看了忍不住发笑,通过他介绍,原来,威哥将二楼主厅的东边给包场了,走上二楼才知道,主厅的本来就是用来举行婚宴的,最前边那个大大的双喜正金光闪闪,东边的是在中间过道的右边,竟摆了十多桌,每桌的规格竟是十人的那种,也就是说,这里至少能坐下百多号人。

  我小声地嘀咕着:“奇怪,威哥的团伙应该只有四五十人,怎么会有上百人?”

  林小雨轻声说:“不奇怪。”

  “为啥。”

  小雨咳嗽了两声,欷歔道:“不然你以为,我这为什么只能在排号第三,而他直都是第二?仅仅是背景不样吗?”

  “原来如此。”

  看来,我真小看威哥了,林小雨的这番话,对我来说是坏消息也是好消息,坏消息就是,原来每个混混团伙都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他们都隐藏了实力,就如同我这边样,我的团伙虽然表面上解散了,但还在正常的运行着。

  那林小雨这边呢?

  我看向他的眼睛,这刻,我忽然发现有些看不透他。

  专门有服务员把我们带到桌上,这桌的位置顺数排下来第二位,在宴会之前这位置就已经定好了,看来在威哥心里,小雨的分量也不轻,又过了会儿,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这桌又来了两个不认识的,原来是威哥比较重要的两个小弟,我见他们俩那猥琐样,我就讲起了我最擅长的黄段子,那可是惹来滛笑阵阵啊,坐在我旁边的小媛羞红着脸掐着我的腰部,低声责备道:“这是公众场合,消停点好不好?”

  我正想说不好,就有个穿得花俏的男人坐在我们这桌,他掏出包中华分别给同桌的林小雨以及林小雨的哥们发了根,我本来是和小媛打闹着的,没太在意,他把根烟伸到我面前,我嬉笑着抬头看,正要接下,可伸到半的手又缓缓地收了回来,我想这刻我的瞳孔也缩了起来,注视着他会儿,气氛好像变得有些凝重,忽而我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着大笑。

  陆龙飞抖了抖伸在我面前的烟,面露喜色地说道:“兄弟,抽根吧,中华,还凑合的,呵呵。”

  我余光看到林小雨在注视着我这边的状况,生怕我捅出了什么喽子,我叹了口气,接过烟别在耳朵上,说:“坐吧,坐吧。”

  我把烟别在耳朵上的意思就是,这烟的档次太低,我不抽,但是,我给你面子。

  “哟,你小子也来了啊,我记得,威哥没邀请你吧?”

  个熟悉的声音从我后脑勺处响起,回头看去,金九福正手搂着个长相妖媚的女人,女人看起来大概有二十岁,但那种推推捏捏的风马蚤样,在我眼里就和金九福样,欠操!

  第0225章散伙饭2

  金九福露出了丑恶的嘴脸,脖子上那根大金链在晃啊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土豪似的,当时我听了他这话哪里能忍得住,猛地就要站起身来,却被小媛死死地抓着了衣服,我低头看着坐在位置上对我摇头的小媛,无趣地笑,然后甩开了他的手。

  我不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忍的人,要是换做别人挑衅我,我可能会笑置之,可眼前这人是金九福,那个把我照片传得满天下的人,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

  “想打架吗?”我吸了吸鼻子,离开座位来到金九福的身前,小雨也站起身来对我说了句“别冲动”,也许是他的声音太大的缘故,把全场人的视线都吸引到了这边,此刻,威哥还没来。

  “打架?我为啥要和你打架?我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金九福这次真他妈拽得不行,说话的时候只是撇了我眼,就把头调在他身旁的个表子前,接着,他又转回过来说道:“就算有旧仇,今晚是威哥的宴会,不给谁面子,也要给威哥面子,你说对吧?”

  “好,很好。”我把拳头捏得紧紧地,我知道在这里可不能乱来,不然计划就完全泡汤了:“看在威哥的面子上,我给你面子。”

  “呵呵,那我只能对你说声谢谢了。”金九福依旧不温不火,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火大,好吧,哥哥忍了,看你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我把刚才别在耳朵上的烟点燃,吸了两口,幅不以为意的样子道:“别客气,都是兄弟嘛。”然后白了他眼回到了座位上,众人松了口气,特别是小媛,坐下就捏我的肚子,捏的力气又不大还痒痒的,让我差点就笑出来了。

  金九福就坐在这桌的对面,他让身旁那两个表子去了另外桌,走之前还在她们胸前摸了把,这时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身旁的小媛,小媛白着眼问我:“干嘛?”

  “没啥没啥。”我嘴里说着,手就悄然地放在了她白皙的大腿上,今天小媛穿的是短裙和白色丝袜,掀开裙子,手掌贴在她温凉的大腿上,柔软的触感顿时让精神阵。

  这里的人多,小媛也不敢做出奇怪的动作,只能悄悄地捏我的腰,还踩我的脚,很可惜哥哥为了摸,根本就不怕疼!

  这会,她可真拿我没辙了,脸上的绯红已蔓延到耳根,低着头根本就不敢说话,而我呢边在她大腿内侧玩太极,边游刃有余地和同桌的几人调侃着,如果没有金九福和陆龙飞在,那就爽多了!

  我越来越大胆,手指已绕过了她的小内内,在玩弄着她的小毛毛,她趴在桌子上忍不住“嗯”了声,好在大厅比较吵闹,才没被人发现这里发生的猥琐行径。

  小媛有点受不了了,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增高的温度,啧啧,在这种情况下玩这样的游戏真的很刺激呀,可就当我要把手指伸进她洞|岤里把玩的时候,我就听到附近有人在喊:“威哥,威哥来了!”

  顿时全场阵小吵,然后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我只好带着遗憾将手指抽离那美好的洞|岤,和小媛起站起身来,小媛依偎在我身边,改掐我的大腿,我疼得呲牙咧爪的,这时威哥带着两个身体高壮的男人走来,这两个男人我见过,经常跟着威哥,不是他的亲卫队就是直系下属。

  “威哥!”

  “威哥!”

  “威哥!”

  “”

  声络绎不绝且刚劲有力,威哥向前厅这边步步走来,走到哪里声音就响到哪里,很有那种黑社会大哥的范儿,可是,他们并不是黑社会,只是群混子,群以威哥为中心为了共同的理想聚集在起的混子。

  而今天,个百人团伙就要在这宴会上宣布解散,他们的目标也许很俗,为了赚钱,为了不被人欺负,或者为了些不起眼的虚名,这些都是小小的目标,可不知道他们是否实现了呢?

  “威哥!”林小雨首先叫道,金九福和陆龙飞也不敢怠慢,接连叫了两声,他们给威哥以绝对的尊重,这并不是气势上的压迫,论气势金九福比威哥拽多了,这是种实力上的压迫,百人团伙,可不是金九福和陆龙飞能比的,盘龙第二也不是白叫的。

  最后我也叫了声“威哥”,威哥今天好像很开心,笑着点了点头,说:“今天你们能来,我很高兴,待会谁没喝醉可不准回去啊!”

  “不醉不归,不醉不归!”陆龙飞开始叫道,包括我在内的同桌其他人都抱以笑意,威哥继续向前,走到最前面的桌那,那桌人都是些陌生的面孔,他们在说着和我们刚才几乎相同的话,我疑惑地问另外旁的小雨:“小雨,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邱志威的直系小弟。”林小雨道,也就是说,威哥身旁那两个高壮的男人是他的亲卫队了。

  “那还是有点奇怪,我本来以为还是他上面的大哥坐的位置,可按这样来说,不应该是我们坐在第桌吗?”按理来说,我们确实应该坐第桌,也就是和邱志威坐在同桌,毕竟,我们也算是团伙的大哥,地位尊卑是平等的。

  小雨苦笑了两声道:“你可能不了解威哥,可我能理解,他是那种永远把小弟放在第位的人,在他眼里,小弟比什么都重要,和小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真正的大哥,不然你以为他何德何能聚集那么多小弟,他才在盘龙混了才不到年啊。”

  我看着威哥的背影,顿时觉得他变得伟岸多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到达她这种水平再继续超越他呢?

  难以想象,但我有信心。

  威哥在第桌坐下,很快服务员就把菜给送上来了,菜色很鲜艳,真的可以用“山珍海味”这四个字来形容,这桌,少说都得上千,菜差不多上齐了,就是敬酒环节了,威哥先敬了第桌那几个直系小弟,拿着给酒杯来到我们这桌,小媛主动帮他满上,我们也分别举起手中的酒杯,说了声“干”,然后饮而尽。

  刚把酒杯放下,个穿着邋遢的红发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那皮肤黝黑的样子我不会记错,是秦秋!盘龙五龙排行第的秦秋!上次我在楼顶和威哥伙在楼顶干架,就是被他给劝散的。

  我本来还以为,因为那次劝架,他和威哥的关系会变得很不好,可没想到我错了,秦秋从桌子上拿起瓶未开瓶的啤酒,用嘴把啤酒瓶盖咬开,在威哥身前举起,威哥也拿起瓶啤酒,欲言又止,眼睛里闪动着奇怪的光芒,秦秋先行口把手中那瓶啤酒喝得滴不剩,道:“啥也别说了,喝酒!”

  “好,秦哥!”威哥自顾自地又喝了瓶,接下来,他们两人又忽然干了三瓶,只喝酒,啥都没说。

  那个晚上,他们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而我在想,威哥和秦秋到底有着个怎么样的过去。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秦哥喝完就走了,威哥依然伫立在原地,目送秦秋走进电梯门口,我有点怀疑,他们过去该不会是对好基友吧,现在人威哥找到女朋友了,他也不想当电灯泡,于是就选择主动离开。

  小雨说:“威哥和秦秋以前干过架,后来关系变得还挺好,邱志威直很敬重秦秋的,不是因为实力上的压迫,而是因为秦秋的气质,还有,他们两个真的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哈哈。”

  “臭味相投?”我好奇地问道,小雨咳嗽了几声,就说:“吃菜吧,菜要凉了。”

  威哥又去别的桌子敬酒了,两个小时过去以后,我竟然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哪里还记得把威哥团伙转移过来的计划?再说了,就算我清醒那也没法子谈,因为威哥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被他的兄弟们抬走了,因为喝得实在太多。

  “博日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着什么,你的团伙还没解散吧我说得对不对?对不对”金九福幅摇摇摆摆地样子,很显然他喝醉了,而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顿时内心惊,这时他又继续说道:“有些人啊就是就是他妈的不死心!还想搞我”

  “福哥,你喝醉了,我们回去吧!”陆龙飞酒量很可以,喝了那么多就像喝白开水样,他扶着金九福起身就想走,也许是酒精刺激的作用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阵怒火,说了声“慢着,”起身伸手拦住了他们两人的去路。

  第0226章散伙饭3

  “慢着,呵呵,呵呵呵,你你叫我慢着?你你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啊,我他妈!”金九福又在得瑟得扯淡,我也不管是神马情况了,“咚”的声闷响,抡起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他顿时踉跄着倒退了两步。

  “打我哈哈他妈还打我!那不是找找死吗!”金九福好像点也不疼似的,陆龙飞瞪了我眼,连忙把金九福给扶稳,我身体不受控制地又要上前,却被只手拉住了,回头看是林小雨。

  我想我那时候定是醉了,小雨在我脑海里的样子都变得有些模糊,除了身体好像有点不受控制,脑子里还是很清晰的,陆龙飞扶着金九福和我擦肩而过,他们两人带来的几个小弟也迎了上去帮忙扶着,金九福的嘴里还嚷嚷道:“博博日日你省点吧,不然你迟早都会迟早都会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草你吗!”我用力甩开了林小雨的手,几步向前冲,脚就踢在了金九福的菊花上,“嗷”的声,金九福应声而倒,我没有停留二话不说就冲上前去,脚又脚狠狠地往他的身上踢去!

  我还记得,当时有很多人拦着我,还打我,都是陆龙飞和金九福的人,后来我竟然就神马都不知道了,只觉得自己踢得真的很爽,就好像内射进女人的身体里样,第二天从床上醒来,我觉得很头疼,静坐在床上会我才反应过来,打量着周围的装饰,发现这并不是我家。

  “这里是哪里?”

  我的头还是很晕,根本就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动了动身子,发现全身都是酸痛,忙脱掉上衣看,身上竟多了几处淤青,腿上有几处也疼,好在小腿和之前样,没添什么新伤。

  “靠!”我想重新睡下,背上传来阵剧烈的疼痛,尼玛呀,好像伤到筋骨了,好不容易才躺下,我这才发现,这不是在家里,我家的装修没那么好,也没有席梦思床垫,更没有旁边这仿西欧风格的台灯。

  这里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到底睡着多长时间了?很多个疑问缠绕在我的心头,这时个高壮的身影推门而入,个熟悉的声音传到我的脑海里:“你醒了?赶紧去洗个澡吧,有热水。”

  是欧阳龙的声音,抬眼仔细看,这高壮的男人确实就是欧阳龙。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想到之前被他爆了菊花,菊花就不由得阵隐隐作痛,心脏在打颤,这里好像好像是他家啊!万他又对我来发我该怎么办啊!

  他家,他家有那么豪华吗?

  “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昨晚去接你,你还能回来吗?”欧阳龙有些没生好气地说:“去洗澡吧。”

  洗澡出来,整个人变得精神多了,小媛不知道从哪个房间里出来,见我就迎了上来,问我有没有事,我说就是身上有点疼,其他没什么大碍,小媛这才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我。

  原来昨晚我喝醉了,冲上去揍金九福的时候,被他那几个小弟给拿下了,要不是当时林小雨上来喝止,我肯定又得被送进医院去了,我问小媛:“那金九福呢,我记得我好像踢得好猛,他怎么样了?”

  小媛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先去和他道个歉吧,你昨晚把他的鼻梁骨踢歪了,还流了很多鼻血。”

  听小媛这么说,当时我就乐坏了,身上的疼痛感顿时就减轻了几分,小媛问我乐啥,说金九福会来报复我,于是我就谴责自己说:“我为啥不他妈的把他踢得面瘫呢,才踢歪鼻梁骨,真后悔啊。”

  小媛拿我没辙,他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怨恨金九福,也不好多说什么,算了,金九福的事就先放在边吧,这两天是不是应该找威哥出来谈谈呢,他上百号弟兄,只需要有几十个人过来跟我混,我的势力就能大上很多啊。

  对,现在就应该动身了,拖得太晚不好。

  我穿好衣服正要走,小媛就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找威哥,小媛就叹了口气,道:“你先省省吧,威哥喝太多酒,喝得胃出血了,还杂医院里诊疗,过几天再去吧。”

  “我靠。”尼玛,这都喝得胃出血了,这到底得喝多少呀?算了,过两天再去吧,其实仔细想想,最近去医院的频率真有点高,身边的人动不动就搞进医院,进次医药费几百到几千,足以说明,医药行业是如此地赚钱。

  “对了,这里是哪里啊是你家?”我打量着周围的装饰,这起码能算是豪华公寓吧。

  小媛说:“这是我哥租的,哥哥出去工作了,也能赚了点钱,就租到这个地方,房租也挺适中的,环境不错要是将来我和你能买下像这样的套房子,然后结婚,那该多好呀,呵呵。”

  我从后面抱着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呼吸着她身上的迷人香味,我说:“套房子而已,会有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小媛这刻又动了情,这是我对她许下的承诺,女人对男生的承诺尤其重视,可能实现承诺的男人却没有几个,就比如热恋中的男女,男对女的说:“我爱你,爱你万年”那样,可吵架过后呢?这句话又对多少个人说过呢?

  我讨厌那样的自己。

  好吧,承诺归承诺,我们再互相爱抚着,眼看在客厅里就要搞上了,脚步声陡然响起,欧阳龙从阳台里走了出来,小媛立马就挣开了我的怀抱,我们本来以为被他发现了,只不过,他就说了声“我出去下”,然后穿上从阳台里收到衣服出去了。

  “那我们去房间吧。”我个公主抱将小媛抱了起来,身上的疼痛感顿时又加强了几分,可我无所畏惧,为了心中那股欲望,把她抱进了她的房间,然后死死地把门锁上,把她摔在席梦思床上。

  “小日,你好暴力!”好在床比较柔软,要是在般的床上就这么摔,小媛还能那么荡漾地笑出来?

  “当然暴力啊,我要强你!”我把自己的衣服全然脱掉,高耸入云的小小日正由于我的动作上下弹动着,很有节奏感,小媛也很配合,缩到床角不断地喊着“呀灭爹”,还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我哪里受得了,如同狼狗般扑上前去,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呀灭爹,呀灭爹!”小媛边学着岛国片子里的叫声,边反抗着,可我还是很暴力地把她的上衣给扯下来了!当然我不也不敢太用力,把衣服扯坏了就不好了。

  好了,扯完衣服我就帮她扯小白兔的保护罩,很意外的是,我捣弄了好会儿,硬是没帮她脱下来,小媛说:“这是新买了,解开的方式有点复杂,还是我自己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