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不忍心。”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很简单。”郑强顿了顿,说出了这句话。

  我呆滞了好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现在形势如此恶劣,不是在纠结时候。

  “那就解散吧。”我说完这句话,心里有些难过,但脑子在这瞬间,还是想清楚了办法:“务必要记住现在留下来的每个兄弟,等我们成功以后,让他们回来,如果有机会把团伙的规模做大,到时候可以给这些弟兄安排个小队长的位置什么的。”

  “这没问题,可现在大家是不愿意解散,大哥有什么办法?”郑强纠结地说道。

  我想了想,说:“那这样吧,郑强,你把兄弟的电话号码个个记录下来,快些交给我,我个个电话联系说服他们,我想,这样他们会愿意的。”

  “好,这个方法行,交给我吧。”郑强挂掉电话,中午快要放学的时候,他交给我个名单,于是我整个中午都在楼顶联系他们,讲了两个小时,才终于把全部小弟说服了。我这才记起,午饭还没吃。而且,跟踪那漂亮女生的事也没有去执行。

  看了看时间,还有大概半小时就要上课,我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正想离开楼顶,可站起身,竟发现我身后不远的楼顶边缘站着个红发男人,红发男人的头发乱乱的,风吹拂着他的衣服,让人感觉无比的飘逸。仔细看,这不是秦秋吗?

  记得他已经毕业了,难道也来复读了,不可能吧,他家有这么个大公司,复读不复读也无所谓呀?

  “电话,打完了?”秦秋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感觉他挺酷的。

  “嗯,完了。秦大哥,你怎么在这?”我如实回答道,刚才打电话打得太入神了,以至于没注意身边不远就站着自己的熟人,准确的话,他应该算是我的恩人。

  “我就随便上来看看,听你在这打电话,感觉挺有意思的,我就在这里等。顺便和你说些事,你要来根吗?”秦秋抽出根烟递给我,我接过后,他给我点上,我装模作样抽着。

  “秦大哥想说什么?”我肚子饿,决定不耽搁时间了。

  “我看好你,所以”秦秋说到这里,狠狠地抽了两口烟,然后把烟扔在地上,用脚用力踩。

  “所以什么?”

  “所以,我想帮你。”

  “想帮我?帮我帮我什么?”我不知道秦秋在说什么,但还是不自觉地问了句。

  “帮你,称霸盘龙,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称霸盘龙,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想都不想,直接就回答。

  “呵呵,那我问你,假如你赢了金九福陆龙飞,你不是盘龙霸主,谁又是?”秦秋很是自信地说道。

  “这个。”这下我可就犯难了,是啊,归根结底,如果我战胜了金九福,那结果就是,即使我不愿意,我也成为了校园的霸主,也就是说,事情的发展,已经由不得我了。

  “事实就是如此,不用想了,就这么办,这些天,你有什么需要,就敲我电话,能帮的我都会帮你,我的名片,你拿着。”秦秋递给我张名片,我犹豫了会,还是接了。

  “呵呵,很好,我有事,就先走了。”秦秋摆手对我示意,就要先行离去,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叫住他:“如果我实在走投无路,我会联系你,可要是我还能挣扎,我还会带着兄弟们去拼搏,不会窝囊到要你帮忙!”

  第0322章不是胃疼是什么

  秦秋转过身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也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的眼睛,风吹得我不由得感觉有些冷,对峙了差不多半分钟吧,秦秋忽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他说:“但愿如此。”

  他又要走,我又继续说道:“秦大哥,我想说,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称霸,‘霸’这个字,我不喜欢。”

  “祝你好运。”秦秋这次说完,就真的走了。

  其实仔细想想,每次遇见秦秋,都极具有戏剧性,他好像能看明白未来,但却从来都不和我说不定,而我呢,渐渐地感觉,事情的发展正朝着秦秋所想的方向移动。他将人和社会,都看得挺透彻了。反正我是这么认为。

  我的团伙解散了,很多事情,让我不得不感慨万千,团伙从有到无,经历了各种事情,有风光的,也有沉痛打击的,虽然到现在又回到远点,可我也学会了很多东西,团伙里的所有弟兄也学会了:那种东西的名字叫做成长。

  解散以后,按照小凡的计划,接下来就是招揽些很难打的兄弟。团伙里之前的弟兄,没几个特别能打,大虎是我见到的比较猛的个,还有个就是我了,其他的很多都是打酱油的。

  对于此,我第反应想起的就是找些社团。盘龙校园里虽然乱,但各种兴趣社团还是存在的,比如武术社团,文学社团,还有各类的体育社团等等,社团里比较容易见到牛逼的人物,要是能请他们加入,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招募的事情还不能这么着急,才刚解散就招募,这也实在太明显了,得先缓几天。

  郑强告诉我说:“金九福那边的势力已经初步定型了,小弟数量三个年级加起来竟然有三百多号人,这规模很了不得,不过据小凡的情报我们了解到,他们的人员也差不多饱和了,最近小弟的数量很少再有增加。”

  “不再增加,这是个好事不过,这三百多号人,就算到时候我们和金九福他们面对面干,找这么多个打酱油的,也太困难了吧?”我心里还在纠结着,想要拜托当前的困境,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小凡说他有办法,不需要担心。咱们先找十来个能打的帮手,现在有我小凡大虎和大哥,共四个人,每个人负责拉三个牛人进来,我们差不多就有十多号得力干将了,短时间内,还是可以完成的,就是得下狠功夫了。”郑强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轻松的样子,就好像我们胜券在握。

  “就这么办吧,你帮忙通知下小凡和大虎,明后天周末,大家先好好休息下。”我说完,挂掉了电话。

  晚上,我敲了个电话给小薇,问她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小薇却轻松地说:“小日,我没事,就是不怎么想吃东西。”

  “不怎么想吃东西?这可不是小问题呀,这样,你会瘦的,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不用去医院,”小薇马上拒绝:“我休息下就好,没什么大事,可能是这几天来了那个的缘故吧,呵呵。”

  “真的没事吗?”

  “没事,真的。”

  “我去你家看看陪你吧,现在还早。”

  “陪我?这个我叔叔已经回来了,你来这陪我,有点不太好吧?虽然,我不怎么介意。”小薇开始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看来她还是挺精神的,应该是我多虑了。

  “这样呀,那还是算了,我明天去看你,你早点休息,好好照顾自己。”我关切地说道。

  挂掉电话,手机里多了条可儿发给我的信息:“表哥,没打扰你吧?”

  可儿不是回家去了吗?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呢?好想知道呢,于是我马上回复道:“我还闲着,找我啥事呢?”

  我刚发去这条,她就给我敲电话,听着她急切的语气,我知道,她定很想我。每次想到自己辜负了她,心里就不怎么是滋味。

  “最近你情况怎么样?有去找工作吗?”我问道。

  “去了,正在拉关系,可能会在这边的卫生院工作。”可儿说道。

  “卫生院?那挺好的吧?”

  “还好,将来有可能转到市里的医院去,以后,就可以常去见你了。”

  “嗯是呀,不过那时候,我可能就念大学了。”

  “嗯,说来也是。”可儿叹了口气,有些许无奈。

  说到这,我的心情也变得惆怅起来,我决定转移话题:“对了,姑姑姑父他们还好吧?”

  “嗯,还行。妈妈回家带着弟弟,爸爸呢”

  我们聊了好长时间,聊了很多,不知不觉就聊了个多小时,最后我们还聊到了烦恼,她说了她的烦恼,我也说出了我的烦恼,我现在的烦恼,更多的是学校团伙里的问题,而不是感情。

  是的,自从和小薇在起后,感情上的事情,稳定了许多。

  “小日,我发现了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说你们已经把团伙解散了,对吧?”

  “对呀,解散了,现在算上我,就只有四个人。”

  “那么说,你们已经不会成为对手的目标,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为什么还要重建团伙?这样生活下去不是挺好吗?你们男生,整天斗来斗去的,其实我还是比较难理解。”可儿分析道。

  其实,可儿说的我也有想过,只要我撒手和团伙断绝切关系,成为个最普通的学生,天天好学习,偶尔和女生玩玩小暧昧,和女朋友做爱,将来考个好大学,不是挺好的吗?

  你也许会问,我这样做,万又被学校里的混混盯上,卷入那些破事当中怎么办?眼睁睁被打呢,还是反抗?如果反抗,那事情肯定会越闹越大,生活依然无法平静。

  对于此,我想说的是,这可能性太小,现在学校里的混混绝大部分都是金九福和陆龙飞的人,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他们定吩咐过他们的手下,不要来找我的麻烦。

  也就是说,我很安全,只要我愿意,能够轻松地过完剩下两年的高中生活。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且不说我与金九福陆龙飞的深仇大恨,为了那些忠于我的兄弟,为了让盘龙的学生将来都不会被他们欺负,我必须要这么做,我需要逆袭!

  “挺好是挺好,可我是男生,个真正的男人。”我鼓足底气说道,语气无比坚定。

  对此,可儿也不再发表什么意见,她只让我小心些。之后我和她又聊了半个小时,才挂掉了电话。

  早上我起床起得很早,原因是要去看小薇,反正今天是周六,不碍事。来到小薇家门口,我敲了敲门,门马上就开了,小薇开的门,她家里就只有她个人在家,仔细看,她的脸色有点憔悴。

  “随便坐吧。”小薇强作笑容,看她穿着睡衣的样子,显然我打扰她的睡眠了,她要去给我泡茶,我连忙制止道:“你别忙了,回房间休息吧,茶水什么的,我自己来就行。”

  小薇答应了,回房间里睡觉,我在饮水机里装了杯热水走进她房间,却惊奇地发现她正对着床边的垃圾桶干吐,我连忙放下水杯,上前在她身边坐下,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胃不舒服,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不,不用,我可能是染上咽喉炎了,你看都是干吐,没吐出东西,胃病肠胃不好都不会这样,而且,我也不感觉我的胃疼咳咳!”小薇还没说完,又干咳了两下。

  第0323章放开那女孩

  这下完全把我给急坏了,我扶她站起身来,说:“虽然是小病,但不要耽搁了,走,我们!”

  “不,小日我不要!”小薇忽然尖叫出了句,从她颤抖的声音当中,我似乎感觉到她在害怕着,她用哀求地语气对我说:“小日,我不想去医院,我真的没事,休息下就好了。”

  她的拒绝反应太过强烈,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至少,在事情还不是太严重之前,我不想做出她不想要的事情,我把热水杯递到她手里,叹息道:“那我去给你买点药吧,你喝点热水,好好休息。”

  “嗯,好吧”小薇低声答应了声,待她喝完水,我就让她躺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出去半个多小时,我终于买药回去,重新进入她房间,却发现她已睡着,睡得很安详。

  我欣慰的笑,心情好了些,因为,小薇的脸色似乎好了些,我把药放在床头柜上,就悄悄地离开她的房间。她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我想法子亲自下厨做点好吃的,让她感动感动,哈哈。

  我在冰箱里找了些材料,发现可以做葱花瘦肉粥,便开始捣鼓起来,半个小时后,我看着被我煮成黑色的粥,顿时心灰意冷,尼玛,这粥原来明明是白的啊,怎么成了黑色啊,靠,这有点不太科学,还有这味道哎呀妈呀,给猪吃猪都不愿意吃啊。

  经过这次下厨,我深刻的明白了个道理:做饭这事不是什么好干的,不是我的特长,我的特长是爱。

  没办法,我只好又出去买了点早点回来,回来的时候,竟看见小薇在客厅里端着个碗,碗里乘的就是我刚才做的“黑粥”,那刻,我猛然想起了在很多小说动漫里经常出现的个场景:对方给自己做饭,做得再难吃,都要大口大口的吃,还要说挺好吃的。

  真没想到,这样的事竟然就发生在我身边,小薇见到我回来以后淡然笑,用调羹把那黑色不明物体送进了自己的嘴里,我那个感动得泪流满面啊,可没想到的是,下秒,小薇就“哇”的声吐了出来,还哭了,嘴里有些生气地喃喃道:“小日,你做的是什么呀?”

  我无以解释,只好坦然认错,不过,看她这么有精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总体来说,我的心情不错。

  直照顾小薇到晚上,她很少再吐,我也没在意,就放下心来,她叔叔快回来了,为了避免我和小薇的事被她叔知道,我只好依依不舍地回家去。

  周日去小薇家看望小薇的情况,结果发现,小薇早早地就起床了,还煮好了早餐:“就知道你会来,所以我也做了你的那份。”

  “真的呀,太感动了。”我和她在餐桌上坐下来吃饭,偷偷地打量着她的神色,她的精神恢复太多了,脸上也有了前些日子的红润,快吃完的时候,我问道:“小薇,你的身体没事儿了吧?”

  “嗯,没事了,都说不用担心啦。哦对了,或许就是你昨天给我做的黑黑的东西治好我的病的呢,哈哈。”小薇都对我开起玩笑来了,这让我更加确信她已没事了。

  既然她对我开玩笑,那我也不客气,我说:“这么有效,次就好了,为了巩固疗效,再给你做份,人家那什么饼干的不就是这么说的吗?‘好吃你就多吃点’!”

  这下,我们两个都开怀地笑了,只不过,小薇的笑只是单纯的笑,而我的笑却慢慢地变成了滛笑,因为,我身下那哥们又开始有了冲动,试想下,这么多天都没做那事,哪个男人忍得住啊。

  找了个机会,我把她带进房间里,反正这会她叔叔不在家,我和她做了什么,她叔叔也没办法知道。小薇也有段时间没和我做了,见我这么激烈,就配合着我的动作,互相亲吻抚摸,可就当我要帮她脱了上衣要帮她脱内裤的时候,她组织了我的动作。

  “怎么了?你不想要?”我心里在邪恶的想着,都什么时候了,就不用再装纯洁了吧,做人捏,要坦率点。

  “我想,可是,不行。”小薇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呼吸急促的她,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什么不行。”

  “就是不行。我我来例假了。”

  “例假?例假前几天不是来了么?”

  “例假要来好几天的,咱下次再来吧,你想要的话,我用嘴帮你。”小薇用种恳求地眼神对我说话,就连被欲望控制身体的我也心软下来,我说:“那好吧。”

  接下来,她就对我身下坚挺得在颤抖的小哥们依顺序用嘴,用胸,用脚玩,些时间后,白色的物体弄得她全身到处都是,这又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已经不满足于她的单方面的爱抚,因为,男人,需要主动!

  “我可不可以,进你后面?”最后,我还是提出了这个禽兽不如的想法,可没想到的是,小薇竟然点头皱眉答应了:“来吧。”

  既然她这么说,我就不需要客气了,不能进前面,进后面也挺不错的,把姿势换成后入式,我瞄准了她的雏菊,缓缓地进入,没多进去寸,我都能听到小薇销混的叫喊声,这种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最后,等到小薇边呻银边挣扎流泪的时候,我就知道不能再进去了,全进去的话,说不定她的小身板承受不住。于是我就在这范围内细心地发挥着我的能力,她那很紧,夹得我没多长时间就忍不住了。

  总体感觉就个字:爽。而且在事后,小薇看起来也挺满足的,看来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的周末就这么过去了,周,该是办正事的时候,所谓的正事就是,寻找几个能打的手下,线索之前提到过,从社团中找,可是,在这之前我似乎忘记了件事,想了老半天我才想起来:我要跟踪那女孩,把关于华子的事情弄清楚。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继续在华子班门口守株待兔,可结果还是样,华子走了,她都还没来。这时我忽然灵光闪,拍脑袋自己骂自己道:“我真是个蠢货,没办法跟踪那女孩,跟踪华子不就行了?”

  果然,跟踪着华子,果然,华子下楼后并没有往校门口外和校内的食堂走,而是往高三教学楼走,跟着他上高三的教学楼,来到最顶楼的高三四班,他停下身来,不久后,果然,那个惊艳的女生很快就从班里蹦出来了!

  原来,这小妮子在高三四班,知道这点,那我就有机会单独把她叫出来问点事情了。可是,要怎么单独约出来了?我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个,那就是,跟着他们两个后边,他们总得有分开的时候,等他们分开,我就下手!额,怎么感觉像是策划绑架案样。

  于是,我连午饭都不吃,就直偷偷地跟在他们俩身后不远处,只见他们下了楼,就去食堂吃饭,为了不跟丢,我连饭菜都不敢打,几分钟后,他们吃完就离开了这里,不久后就起去了田径场那边。

  田径场,也是盘龙的操场啊,他们去那里干啥子呢?等跟到他们身后,来到田径场最靠近围墙的角落里,激动人心的幕顿时出现在眼前:华子猛地把抱住那女孩,然后毫不客气地狂吻着!手也没闲着,在不停地疯狂地抚摸着那女孩身上的关键部位,真的点都不懂得怜香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