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阵微风伴随着各种花香吹来,顿时,那些内衣裤丝袜们都随着风荡漾起来,我不禁感慨,好荡啊!

  见那小妞上楼去了,我便恋恋不舍离开了楼,直跟着她到了三楼,我在墙边的拐角处偷偷地藏了起来,偷窥着,不,是监视着她的举动,只见,周梦蝶从305号宿舍里走了出来。

  周梦蝶竟然是住宿生,我怎么没听说过?亏大了,早知道我也住宿

  “妹妹,你终于来了,我都快饿死啦,要不知道你来得那么迟,我就先借着同学的用着”周梦蝶接过那小妞的饭盒,满脸微笑地说道,语气中没有点责怪之意。

  “姐姐,别酱紫说嘛,这是我做的鸡汤,你快趁热着喝吧,还有,这是妈妈让我交给你的生活费,你先用着,不够的话过几天再给你哦。”那小妞将个信封交给周梦蝶,点也没有刚才的傲气,而是变得极其的温柔和贴心,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要不改天,我也试试让她来送点心灵鸡汤给我?啧啧,这种感觉真不错

  “没啥事我就先走啦,要是被爸爸发现可就不好了。”说完,那小妞告别了周梦蝶,转身就要离去,这时,周梦蝶将信封打开,吃惊地说道:“妹妹,妈妈怎么会给我这么多生活费?!你该不会又把你的零花钱给我了吧?小娜,回来,你的零花钱自己收好吧,我有妈妈给我的份就够了!”

  而那被叫做小娜的妞儿,只是转过身来对周梦蝶做了个鬼脸,然后就笑着向楼梯这边跑了过来,周梦蝶想追上去,可追到了半又停止了脚步,她脸上正副苦笑不得表情,虽然我没搞懂她们爸爸妈妈是怎么回事,可我知道,她定为有这个这么好的妹妹而高兴着。

  不好,这小妞就要过来了!

  为了不被她发现,我赶紧冲下了楼,往小卖部那边而去,由于时太过激动,速度实在太快,跑到小卖部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哎,今天中午还没吃饭呢,正好现在在小卖部,买两个面包吃吃,顺便还可以和小卖部售货姐姐聊聊天,增进彼此的感情。

  可没想到的是,我刚踏入小卖部三步,忽然,身后又传来熟悉的声音:“小日,你果然在这里,可把我找的。”

  这刻,我还是想到逃跑,可转身,就看到欧媛媛正站在商店门口堵着,尼玛,我这下可是无处可逃了!死了死了死定了!这下我非得被她扒层片不可!

  她缓缓地走上前来,眯着眼温柔地笑着,笑得很是纯真,可在我眼里,她越是这样,就越是代表着之后我会死得越惨,我嘴角抽搐着,道:“小媛刚才不好意思呢,我刚出到校门,就接到家里人的电话说失散多年的妹妹出去玩去了,她说她之后会留在我家段时间,所以我小媛,你这是干什么呀!”

  这时,小媛竟把将我抱住,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上,然后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嗯小日,小日我知道了,这下子,你就不会逃了吧?”

  她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艾玛呀,死定了,她肯定是想对我做些什么坏事,莫非是抱着我色诱我,然后趁我不注意给我来刀,把我的小弟弟给割下来,以报心头之恨?呀灭爹!

  “额,小媛你这是在干啥,别抱那么紧,天气有点热”还没说完,她就放开了怀抱,拉着我的手往小卖部外的草坪走去。

  在草坪上,两人并排坐着,我周身都是很不自在,而欧媛媛呢,她的脸好像越来越红,憋了好会儿,好像想说什么又没敢说出来。

  “小媛,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我说。

  “也没什么,我只是想想额,我不好意思说出口。”欧媛媛在抱着自己的膝盖扭动着身体纠结道,她的双腿内侧还在微微地互相摩擦着,眼睛时不时地看向我这边。

  额,她到底想干什么呀,怎么又是幅马蚤货的样子呀?真是神经了呀!

  “小媛,你放心,那件事情我定会保密的,昨天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时冲动,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告诉我吧”

  “嗯,那我就说了,”欧媛媛看向我,脸上满是红晕,让人忍不住想亲口!

  “你说吧,”我吞了口口水,做好了任由她宰割的心理准备。

  “我想和你再来次!”说着,她竟然将头伸了过来,在我的嘴唇上啵了下!

  第0031章小日日被表白

  我马上就被吓尿了,死了死了,她不仅仅是神经了,而且情况还挺严重!

  我的嘴唇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撇了撇嘴,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便又弱弱地问道:“小小媛你刚才说什么,可以再说遍吗?”

  “嗯就是我想和你再再来次,”欧媛媛羞得厉害,都调转过头去不敢看我,这次,我已经确认无误,错不了,这小妞,神经病!

  “小媛,我带你去医院吧额!!!”还没说完,她竟然直接压在我身上,把我给推倒,二话不说又吻了上来!我被吓坏了,想抵抗着,可没想到的是,下秒,她的香舌就伸进我嘴里翻滚着,我脑中片空白,心脏跳得很快,竟是放松了警惕,还瞪大着眼睛看着她放大精致的脸庞,额,这个距离是多么地接近啊,仿佛她和我已融合为体!

  我想,我定是沦陷了,是的,身体本能的沦陷,而在精神上,却还残留着丝理智,它在告诉我,这就是她的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吧,她已差不多将我的唾沫给吮吸干净了,理智终于将欲望骑在了身下,我马上将她推来,可能是有点羞涩,脸上烫烫的,想必很红了吧?

  你说我的理智为什么会战胜欲望?额,光天化日之下,草坪旁边就是校道,校道上有很多人经过的,老师学生扫地阿姨都有,要是被他们看到了,万回家模仿学习怎么办?这影响多不好呀?对吧?

  此刻,欧媛媛正压在我身上,两只馒头正好也抵在了我的胸口上,就好像在询问着我:小日,你到底饿不饿?尼玛,就被她这么折腾了几十秒,我身下的小兄弟又有了反应,我不再想她到底神经不神经了,猛地用力,终于翻过身站了起来,我拉着她手往食堂后边跑,边跑边说道:“小媛我们再去小树林吧!”

  我拉着欧媛媛直跑着,她在身后高兴得“噗嗤”笑了,我心里又阵寒颤,想着,这小妞该不会被我开过苞后,发不可收拾吧?来到小树林深处,我的小弟的兴奋程度已上升到了极点!与地面呈五十度角仰望天空,武动乾坤,斗破苍穹!

  见我就要脱裙子,欧媛媛便小声说道:“小日别那么激动,这次慢慢来,上次真的好疼呀,虽然现在还疼”

  我去,还真的呀,疼了还要来,我草了,这小妞真的好风马蚤,啧啧,我喜欢

  “嗯这次我会慢慢来的”,说完,我就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可就当我想帮她也全脱了的时候,她竟然凑上前来,用她粉嫩的小手抚摸着我那小弟,额滴神呐!不带这么玩的,继续继续——

  正享受着,大概是由于对肉体的欲望要比肚子的欲望强烈吧,我竟然连饥饿都忘掉了,而不知道过了多久,欧媛媛竟然就这么帮我套弄起来,可这不套弄不要紧,套弄,我差点就疼出眼泪来!有人说十指连心,而在我看来,腿也是连着心的,这不,第三条腿疼得我可是钻心地疼啊!

  我连忙伸出只手将她的手给拉开,皱着眉头说道:“小媛,我好疼,下次吧,下次肯定还有机会的疼死了!”

  “不要,我今天就要,我们继续!”说着,她的小手又伸了过来,正快速地套弄着,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尼玛!第次,这是我第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痛并快乐着!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要下次!我感觉我兄弟就要断了!”我赶紧将她的手给拿开,将内裤和裙子穿了上去,你说现在我的小弟还坚挺,装不进内裤?哼,这你就错了!我新买的内裤可是甄某丹代言的,真男士内裤,质量杠杠滴,地摊货,五块钱条,需要的请到商千年老三处订货。

  “小日,你讨厌死了,快让它出来!”欧媛媛对这些真的丝毫不隐晦,说着又要接近到我身边,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衬衫都脱了,这简直就是让人受罪呀!不行了,我还是先想办法逃走再说!

  我快速地向树林外跑走了两步,忽然,欧媛媛在我身后喊了句:“博日日!要是你这次不让我爽,下次我就不找着你了,反正已经破了,我找谁都无所谓!”

  停下脚步,我回头看去,只见欧媛媛的眼泪又飙了出来,我这人生平最见不得女生哭了,种愧疚感再次油然而生,于是我又走到她身边,想了想,脑海里又浮现出最近看的波多野结衣新片子里的情节,忽然灵光闪,我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你把衣服脱了吧。”

  时间,整个小树林里春意盎然,甚至连鸟儿都被我们感染了,想必,它们现在也在某处欢快地做着传宗接代的事情吧?

  二十分钟过后,欧媛媛终于满脸幸福地将褪去的衣服穿好,你说,我真的牺牲了小兄弟让她爽快了?不不不,哥哥我不会做那样傻事,这不还有手指吗?根不行来两根,很快,她就爽完了,这就叫做学以致用。

  只不过,她爽完了我就不爽了,这小家伙硬得可是堪比当年的定海神针呀,当即我就告别了她去了厕所里,打开冷水浇了浇,足足分钟,这小不,大家伙才柔软了下来,用纸巾擦干,我将它放回到武器库里,出门口,我就看到欧媛媛在等着我。

  “它没事吧?”欧媛媛低着头看着我裤裆问道。

  “怎么可能没事这折腾,它的寿命肯定会短几年的!”我看周围没人,便这么说道。

  “呵呵!别怕别怕,它很强的!”她笑着说道,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欧媛媛又继续开口道:“那下次它”

  “小媛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我对你的刺激太大,才会变成这样的?”我没等她说完,就插上句,我想,是时候和她认真讨论这个严肃的问题,不然我心慌慌的,这么下去的话,说不定我真进南城的精神病院去了。

  可是,欧媛媛只是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这都还没看出来吗?我我喜欢你”欧媛媛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吞吞吐吐地,是的,她害羞了。

  我靠,这没听错吧?欧媛媛对我表白?这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晚上“冲动的惩罚”?刀郎哥哥,我谢谢你!十六年了,终于有女生向我表白了!内牛满面呀!

  我又再次打量了下欧媛媛,前凸后翘的,身材不错,而且以后还很有发展潜力,时间我又脑子充血,就答应了下来,刚说完,欧媛媛又给我啵了口,然后害羞得直接冲回了课室里去,可静下心来,我才意识到个问题,我和欧媛媛认识才不到两天,她就喜欢上我了?

  我百撕不得骑姐,最后,我只能将原因归结在“我是他的第次”身上,都说“女人对第次特别重视,而且特别容易生情”,难道是因为这个?

  “咕噜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肚子又在呻吟着了,我看了看时间,现在都中午点多了,再不去吃点东西就要上课了,于是我立马又跑出厕所,往小卖部跑去,只不过,在我离开厕所的时候,发现了件奇怪事情,那就是,厕间里有人打开条门缝,双眼睛正盯着我!

  我擦,到底是谁?可能是我多虑了吧,厕所里味道有点重,人家应该是打款门缝透气的,别想那么多,先去小卖部吧。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告别了林小雨和周梦蝶之后,赶紧离开了学校,原因有两个,是想避开欧媛媛,尼玛,像她那么整法,我肯定受不了的,至少这两天是受不了,二就是,陈雨露天都没到校了,我有些担心她。

  再次来到公交车站旁,我打起了陈雨露的电话。

  “嘟嘟嘟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rr,”

  奇怪,怎么会是空号?

  难道是拨错了?

  不可能把,咱国产山寨机功能很强大的,拨过次的号码都是记录下来了的才对,应该不会弄错。

  于是我又仔细地核对了遍,真的个数字都没错,这到底怎么了!?

  又拨了几次,得到了结果还是这样,我顿时就慌了,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当即坐上公交就往陈雨露家的别墅而去。

  我来到别墅门口,敲了敲门,可是里边点反应都没有,于是我又再敲了敲,结果只有几只小鸟飞被吓走了,难道,她们不在?

  “雨露!雨露!你在不在呀雨露”

  “钟伯!钟伯在不在!雨露不在家吗”

  “”

  我喊了好长时间,嗓子都沙哑了,声音听起来越来越像男生,可我却管不了那么多,还是直叫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边有位老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转过头去,老人有些沉重地对我说:“别喊了,我是她家的邻居,今天早上的时候,他们好像在收拾行李,家具装了大卡车,应该是搬走了。”

  第0032章我不是乞丐

  “搬走了?!”

  听到老人说的这句话,我仿佛被天雷轰顶般,全身都麻痹住了,过了好会儿我才缓了过来,然后便焦急地问道:“雨露她搬走了!?婆婆,你知道她搬到哪里去了吗,快告诉我!告诉我”

  老太太被我这么问,顿时呆了,她道:“我只知道她们往西郊开去了,其他的我不清楚呀”

  “走了多长时间了?早上什么时候走的?!”我继续问道,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大概是早上十点钟吧,那时候我正好去农贸市场买菜”

  早上十点钟?现在都快下午六点钟了,也就是说,雨露她已经走最了八个小时,操蛋!八个小时啊,黄花菜都凉了!那时候,我想也没想就往西边走去,前边应该是西郊,直走下去的话,我说不定还能见到她!

  直这么傻傻地跑着,跑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我只知道,太阳已经落山,我虽然跑得快,但此刻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了,最后,我竟然跑到了森林公园的门口,我记得这地方好像离我家差不多有十公里,可是,我还是没找到陈雨露的身影。

  我顿时瘫倒在地上,目光无神,脑海里乱乱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内心也很是难受,谁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我站起身来,往左拐就是滨江大道,大道旁就南城市最着名的常江,于是我便沿着大道直走下去,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空已灰暗下来,西天边只剩下朵朵金黄|色的云彩,此刻,我似乎能体会到西游记里唐三藏路途的艰辛,可是,他最后是到达西天了,而我的西天又离我有多远呢?

  夜幕即将降临,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好像已经走得挺累了的,便先在路边蹲下休息,赶忙拿起手机看,以为是陈雨露给我打的电话,可看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示着的是妹妹的来电,我没有接,看着天边最后片云彩,等待着手机铃声的停止。

  可是,好像只是过去了几秒,那云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出现过般!

  阵凉风吹来,我好想打个哆嗦,没想到九月份的夜晚,风竟然是如此彻骨,不过,多亏了这阵风,我才醒悟过来,我他妈到底在干嘛!煞笔呀!陈雨露只是自己相识了几天的朋友而已不,说不定不是还不是朋友,只是个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熟人而已,她只是我人生中的名过客,迟早都要分开,我忧郁个鸡芭蛋啊!

  狠狠地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啪啪”的两声响起,我又清醒了几分,便决定先忘掉陈雨露的事情,而这时候,有对夫妻正好经过路边,看到我蹲着,他们忽然停下脚步,男的从口袋里掏出块钱,躬身放在了我身前,然后和他妻子窃窃私语着离开了。

  我仔细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元人民币,感觉印在上边的毛爷爷很是亲切,时间,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接着,我站起身来对已经走远的夫妻喊道:“你大爷的,哥哥我不是乞丐!”

  “你大爷他妈的!我是可怜你!爱要不要,你以为块钱容易赚啊!小孩子就别耍什么脾气,有种给我赚钱去!你娘亲的,我草你全家的!”听到我骂了他句,那男的简直就是十倍奉还啊,我草!最后都扯到我大姨夫孙子的媳妇的他奶奶上去了,我正想还口来着,他们竟在前方拦下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草!怎么事事都不顺心啊!雨露,你在哪里”心里这么想着,可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经过刚才和那男人的对骂,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便将电话给接了下来。

  “哥哥,你怎么还没回来呀,爸妈都回来了,他们都在担心你”妹妹的声音有些焦急。

  可没等妹妹说完,我就听到电话那头爸妈的声音,虽然比较小声,但我还是听清楚了。

  爸爸说:“什么担心啊,夜不归宿,都不知道在外面搞什么!我没他这个儿子!”

  妈妈说:“别那么说!就算不是我们的儿子,也算是我们的女儿呀他这个年龄了,和女孩有点什么事,我们应该能理解了吧”

  额,我顿时阵无语,妈妈,你似乎说了些我无法理解的话,叹了口气,我对电话那头的妹妹说:“我很快就回去,先挂了。”

  挂掉电话,我正想去公交车站坐车来着,可没想到的是,我的口袋里竟然分钱都没有了,额滴神呐!我该怎么回去呀,差不多十公里,跑回去的话,我估计命就不长了慢着,刚才那家伙不是还施舍给我块钱了吗?块钱正好可以用来坐公交呀,哈!果然,毛爷爷还在我前面躺着!啧啧,天不亡我呀!

  只不过,就当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