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续问道:那你是吐到他脸上了吧,真够厉害的。

  不,吐在他脸上没什么成就感。华子否认道。

  那你吐到哪里了?我实在没想明白。

  华子指了指自己的嘴说:这。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真的吐了出来,我边吐华子还在旁解释:这技术要求比较高,我是在他张开嘴朝我吐痰的瞬间吐的,那个时间差很短,得在那小段时间内精准的吐到他嘴里才行大哥,大哥你怎么吐了,吃坏肚子了吗?

  我拖着虚弱的身子走进澡堂子,很快就弄好了手续,两人脱光衣服进入澡堂,有点遗憾的是,这澡堂竟然不是男女混用的,失望透顶啊,抠脚大汉还那么多。

  期间,有位大汉的肥皂掉了,让我去捡,我瞧想起了过去的什么事情,就决定不理他。

  坑爹的,要我捡肥皂,哥哥才不上你们的当,不给钱给我,想白白地爆我菊花?我是那么的随便的人?

  可没想到的是,这时华子竟谴责我说:大哥,你怎么能这样,乐于助人是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

  说完,华子就去捡了,我不敢看他,后来只听到他的咆哮声,结果可想而知,由于本人有心理阴影,爆菊的详细过程就不详细描述了,感兴趣的同学,拿根棒子自己体验下哦。

  和华子从澡堂子里出来,他走路都瘸拐了的,我问他:你不要紧吧?

  没事,挺疼,忍忍就行了。华子咬牙道:麻痹的,下次我定要找到他报复他!

  兄弟,别别和他般见识。我安慰道,心想这样下去,你就离基佬不远了。

  大哥,咱先去吃顿饭吧,中午都没吃。华子饿得肚子咕咕叫,我这才想起午饭没吃,朝四周看,马路对面有家小餐馆,我们便决定到那吃,点了几个菜,吃到半的时候,也许是受了刚才场面的刺激,我竟想起了之前我的菊花被插进玉米的场景,差点又让我吐了出来。

  想到被爆菊花,我忽然想起我还有酒店的工作,操了操了,说好的十二点,这下又迟了个多小时啊!

  陈姐,真的对不起,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再等等我,我马上就去!

  华子我不吃了,你先吃吧,我有急事!我站起身来就要走,华子说:那我待会去学校!

  好,知道情况敲我电话就行了,我先走了!我出门赶紧往路边跑,拦下辆出租车,风驰电掣地就往蹲子的酒楼那边奔去。

  来到酒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点半了,离约定的时间多了个半小时,陈姐肯定又生气了,待会会怎么虐待我啊!

  我站在楼下,内心很是纠结,但想念陈姐的心情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最终我还是迈进了这家酒楼。

  我已下定决定,不管陈姐要怎么惩罚我,骂我,甚至是要我和他日夜,我都甘愿受罚!

  来到那间房间前,我轻轻地敲门,敲了好几下,门还是没开,我想陈姐应该是在里边等累了睡着了吧?于是我就决定偷偷溜进去,用门卡打开房门,我探了个头进去,轻声叫道:陈姐。

  叫了几声,没人回应,我想她定是睡得太沉了,便大胆地走了进去,房间里的灯是开着的,陈姐的房卡也还插在电源闸上,也就是说,她进来过,可为什么,我到处找遍了,都没找到陈姐的身影?

  我坐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种孤单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我只想到了种可能:陈姐对我再次放她鸽子感到不满,她生气了,不想再等我了,离开了这个房间,不会再回来!

  我想用电话联系陈姐,翻开手机的通讯录,才猛然想起还没记过陈姐的电话。

  今天是陈姐给我上课的最后天了,我竟然错过了这次机会,也许我再也见不到陈姐了,也许。

  越想心里感觉越害怕,但我没有选择放弃,是的,我要亲自找到她,对她道歉!

  于是我就去问前台的服务小姐,问她是否知道陈姐在哪里,前台小姐查了所有的记录后对我摇摇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任何员工叫陈姐。

  没有人叫做陈姐?这不可能!我忽然想到,陈姐告诉过我,她不姓陈,也没告诉我真实的名字叫什么。

  陈姐,只是她的个绰号?我再次问前台小姐,是否有个绰号叫陈姐的员工,前台小姐还是告诉我不知道。

  陈姐!我越想她就觉得越心焦,这是我和她的最后次见面了,是的,也许真的是最后次,我愿意等她!

  我想着她定会回房间拿她的房卡的,便决定在房间里等,我要直等,等到她回来。

  十分钟过去了,房间里依然静悄悄的,只有我个人,气氛太过沉闷,容易让人窒息,我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的心情无比的烦躁,甚至觉得电视机很吵,我真的很想砸了它,我关掉了电视。

  三十分钟,我实在太想念陈姐了,特别是在这种只有个人的房间里,我从柜子里找出那些用来练习过的照片和其他道具,脱光衣服,回忆着陈姐的颦笑,重复着她教导的各种动作。

  等到第三十五分钟的时候,我实在没忍住哭了出来,哭得很伤心,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虽然觉得这么大个男人个在哭,挺让人看不起的,但我还是无法忍住。

  等了个小时了,我觉得我的灵混苍老的几分,嗓子已经哭累了,哭不出声来,但眼泪还是有如决堤般涌下,这时门咔嚓的声被打开了,个熟悉的女人重新站在我面前。

  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今天的她穿的很漂亮,不是工作制服,而是套白色的连衣裙。

  陈姐,你来了。我欣慰地笑道,呵呵,就算是幻觉也好,至少不会让自己感觉太过空虚。

  第0417章最高级的服务

  傻孩子。那个白色幻影上前来,坐在床边把搂住我,我没有抗拒,她怀里的温度和味道,让我流连忘返,怎么哭了,点都不像男孩子。

  也许是出现了幻觉也缘故,陈姐的声音似乎温柔了许多,她为我拭去眼泪,可我的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陈姐,我想你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陈姐刚才临时有事,去参加个老板的舞会去了,舞会结束我就赶了回来,这次不是你的错,是陈姐的错,陈姐给你道歉,好不好?陈姐的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没了之前向女汉子那样的味道,我开始欣慰,活在幻觉里真好。

  陈姐。我心中难以释怀,眼泪还是继续流着,不过是情感发生了变化,从悲到喜,可没想到的是,下刻,陈姐的声音就把我拉回现实:草!哭什么哭,是不是男人啊,老娘忍你好久了!

  诶?我当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听陈姐继续吼道:哭个屁啊,再哭老娘要你辈子不举!

  陈姐你你怎么了?那刻我真的吓坏了,立刻止住了哭泣,陈姐又继续命令道:站直!

  好!我不自觉地就听她命令站起身来,接下来她又用强硬的态度要我脱裤子,没办法,我只好照做。

  虽然陈姐很凶暴,生起气来就和泼妇无异,我还是很高兴,不,不能用高兴来形容,要用雀跃才能表达,因为,我终于知道,眼前的她并不是我的幻觉,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有血有肉有灵混的人。

  接下来,我就虚心听陈姐的教导,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再苦再累我都没有抱怨。

  我的学习能力极强,个半小时内,就将她教授的内容学完并铭记于心,我期待地问道:陈姐,我还需要做什么吗,就比如,帮客人洗澡以后,我需不需要帮她擦干净身子?

  我说过,之前没有的内容,就默认你可以见机行事,比如帮客人擦身子这件事,你可以先询问客人的意见,或者主动去帮忙。这切,不用说,你应该都明白了。陈姐将那些工作用的道具收拾在个包子里,看样子,她正准备要走。

  我有些着急地问道:陈姐还有什么要教给我的,我会认真学。

  陈姐提起那个包,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你很聪明,我也很高兴,陈姐没什么可以教你了,源你在这个世界中,能打下片江山。我得走了,再见。

  陈姐莞尔笑,美丽的连衣裙凸显出她那独有的气质,这刻在我眼睛,她仿佛是不是位酒店教练,而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洁女人。

  我走了。陈姐转身离开,那刻我的心情难以名状,当她要踏出这房间门口的时候,我把上前抱住了她,别走,陈姐,我舍不得你。

  待会我就要出发前往市里,那边还有重要任务,我必须得走了,陈姐轻轻掰开我的手,有缘我们还会见面的。

  这下陈姐真的要走了,我真的想她留下来陪我,哪怕是多分钟也好,她走出门去,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跟了出去,然后对她叫喊道:陈姐,说好要给我奖励的呢?

  奖励?陈姐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想起来了,呵呵,我竟然把这个给忘了,陈姐转过身来笑着说:没事,五分钟就行了,不耽误。

  诶,五分钟?什么五分钟?

  快回房间吧,我比较赶时间。陈姐把道具包放在门口,接着就推我进房间关上门。

  把衣服裤子全脱了吧,给你十秒钟。陈姐再次使用她命令的口吻,我遵命行事,六秒就脱了个精光,接着陈姐又命令道:躺下吧,我马上就来。

  我按照她说的话躺下,她退去鞋子,扑上传到帮我握住棒子,这时她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马上就可以享受到我的最高级服务了,不会用到任何道具的。

  最高级的服务?当我还在幻想着这最高级服务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陈姐已经把我的小树苗含住了,上来就是深喉!而且和别人的深喉不样,她竟然能让小小日的头部直在她喉龙里,然后她次又次吞咽,那种刺激的感觉,真是把我全身都弄得麻痹了啊!

  进行了大概有三十秒,陈姐又换了个花样,花样的名称叫做吞丸,与此同时还握住小小日做活塞运动,吞丸又进行了大约三十秒,她就开始用舌尖玩弄小小日最敏感的部位,就是头部下方那个凹陷下去的地方,时间,小小日陷入欲仙欲死的幻觉之中。

  我不禁赞叹句,这真是顶级啊,以前很少有人帮我这样做过,就拿第项来说,又有几人能做到?

  就这么点功夫,我就感觉要射了,陈姐说:时间不多了,直接玩最刺激的吧。

  我说了声好,就见陈姐掀起她的裙子,裙子下方遮住的是两条没有丝毫瑕疵的美腿,美腿上穿着丝袜,没有点赘肉,让人忍不住有想摸把的冲动,再玩深处看去,那边的景象差点让我鼻血狂喷!

  在两腿最深处的地方,个秘密的洞|岤出现在我眼前,是的,她下面竟然没穿,并且很干净,根杂草都没留下。

  洞|岤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黑,或者说,根本就不黑,此时洞|岤正微微张开着,奇怪的液体从洞|岤中蔓延出来。

  陈姐,你的怎么不黑?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虽然问这个问题很失礼,可我的好奇心真的重,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她的全部!

  你马上就知道了!陈姐笑,张开双腿半蹲住,扶住小小日,我本以为她要让小小日进入那秘密的洞|岤,没想到的是,她将小小日移动向后面那个更小的洞口,轻轻地坐了下来!

  这!种神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她那的松窄程度真是恰好,不太紧不会夹着小小日疼,也不太松,下刻,陈姐嗯的声,将身子匍匐在我胸口,然后种奇怪的姿势开始疯狂地扭动!

  这次,我像女人那样呻吟了出来,两分钟后,我把白色液体发射进她身体里,她离开了我的身体,去厕所里洗了下,留下句我走了,保重,就离开了。

  心中有种感觉,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陈姐了,此刻身体里残留的快感就是我能想起她的全部,我想留住这种感觉,因此我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可快感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慢慢散去,我哭了,我疯了,我坐起身来开始疯狂地折腾小小日!我要回忆起那种感觉,陈姐

  我又次哭了。

  哭得撕心裂肺。

  那个晚上我决定,我再也不会为女人而哭,是时候该成熟了。

  回到家里,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小小日已经被我折腾得不成鸡样,可我还是撸了两管。

  生活还要继续,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注意到手机里有几个未接来电,全是华子敲来的,我想起昨天中午他去学校的事,便敲电话过去问道:华子,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大哥,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华子沮丧地埋怨地道。

  先不说这个,说说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情况,哎,咱日龙团完蛋了,只剩下三十多人了,就连原来那些直跟着大哥混的,都退出了。

  怎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脑子片空白。

  第0418章白开水要大杯的

  大哥,我们疏忽了,郑强耍阴招啊!华子在电话那头呻吟道。

  耍阴招?耍什么阴招?我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深吸口气,把思绪归于平静。

  在这样的时刻,我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而且还无法把事情修正好的方向上,我需要做的是,冷静下来理智分析。

  郑强告诉兄弟们,愿意退出日龙团的,可以去他那领走八百块钱,然后兄弟们就蜂拥而去了!华子已是哀声叹气,而我早已做好心理准备,我在想,郑强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手建立起来的日龙团,为什么又要毁掉!

  但般说来,兄弟们应该没那么肤浅啊,难道郑强说啥他们就信啥不,我明白了。我这才想到,很多所谓的兄弟,都是为了利益加入到日龙团里来的,如今可以拿着钱离开,不愿意才怪。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心中已有了自己的打算,便淡淡说道:放心吧,华子,我找郑强谈谈。

  大哥不能找郑强啊,小凡会变得很危险。华子紧张地说道。

  我说:华子,现在我们不用隐瞒了。

  华子奇怪道:为什么?

  我问:郑强为什么会直接以自己的身份,公开告诉弟兄们领钱就可以走?

  华子还是不明白。

  我冷冷地说道:这说明,在这种时候,暴露不暴露自己都没问题了,因为目的已经达到。

  好的,我明白了。华子挂掉了电话,我开始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

  是的,现在去找郑强,郑强不会找小凡麻烦了,他这么做已经暴露自己是罪魁祸首,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日龙团只剩下这么点人,根本就干不成啥事,而现在,他也应该做好面对我的准备了。

  来到学校大门口,我敲电话郑强,还没说什么,电话那头的郑强就平淡地说:在校门口等我。

  看来按我所分析的那样,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他想和我谈,可到底,他想和我谈些什么?

  大哥。郑强来到大门口叫了我声,我说:这个地方不方便,去那边的冷饮店吧。

  和郑强起走进冷饮店,面对面坐下,服务员问我们要点啥饮料,我和郑强异口同声地说:白开水!

  服务员无语地问道:先生,还需要点啥。

  郑强说:不需要了,对了先别走,白开水要大杯的。

  我想这刻服务员会很想对他比中指,但没办法,做服务员和特殊服务员样,就算不愿意也得做,很快两大杯白开水就送了上来,我喝了两口,问:郑强,你是不是该说点啥。

  郑强没喝水,只是在玩弄着水杯,他咧嘴笑了:大哥,我说,放心吧,我都说。

  那你说吧。看着郑强此番模样,我有预感到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其实要比聪明,我根本比不上郑强,仔细想想,之前起商量决策关于团伙的各种事情的时候,郑强都能提出个比较能行之有效的办法,我们都愿意采纳,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后果。

  相信大哥也猜到了,这切的幕后操控者就是我了,是的,我的行为很明显,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郑强露出玩味的表情,在我面前,他有着十足的自信。

  我无话可说,郑强继续说道:说吧大哥,你想拿我怎么办?想揍我就揍吧,我不会反抗的。

  咚的声闷响,我毫不犹豫就拳砸在了他的脸上,我的力度控制得很好,郑强也跟着我学过散打,因此虽然引来了冷饮店里其他人的目光,但没有弄翻任何东西。

  呵呵,打得好!郑强摸着自己的脸蛋,眼睛里没有丝怨恨,当时我没犹豫,又给了他拳,这拳打得比较重,他下没坐稳摔倒在地上,好在只是弄翻了张椅子,可我现在越打越起劲了,在这里打又影响社会秩序,于是我就拖他出去打。

  当人心里藏着郁闷愤怒等消极情感的时候,揍起人来会觉得很爽,是的,这是种宣泄的方式。

  在冷饮店里,我是个文明人,可到了外头,我就是野兽,我疯狂地对郑强拳打脚踢,郑强被我打倒在地上,只是在想办法格挡,丝毫都没有反抗,我嘴里怒吼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

  揍累了,郑强也快被我揍得爬不起身来了,我拉他起来,郑强以为我又想拳揍他,他不自觉地用手格挡了下,可他不知道的是,从刚才揍他到现在,我心里都很冷静,因为在我看来,做错事的人,特别是做错这种大事的人,理应该受到教训。

  回去说。我冷冷地说道,然后拉着他回到冷饮店里,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大哥,你还想说什么?我都已经坦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郑强被我揍得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可眼神中依然没有愤怒,我问他:为什么?

  告诉你你也不明白。郑强摆过头去,不愿意对我解释,我也没再强求,只是冷酷地说道:恐怕,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吧。

  嗯?郑强对我这句话感兴趣起来了,他嘴角都已经流血了,还笑着说道:为何这么说。

  你以为,这起事件有白虎帮的人参与,我会不知道?我冷冷地问道,郑强明显愣了下,这就是说明,我猜对了,上次在学校里骑着摩托车逃走的,真的是他们。

  早我就预感,那个戴着帽子骑摩托车逃走的男人好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