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竟然能把这些话听进去,并开始反思自己,郑强说的做的不对吗?也许不见得。

  看着郑强的眼睛,我就知道他还没说完,便让他继续,他又接着说道:作为学生,我们的任务是学习,不是做流氓!只有认真学习,上个好大学,将来找份安稳点的好工作,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吗?大哥!

  我低头,不肯定也不否定,但我内心其实是想肯定的,但旁边还有些弟兄,我得先观察下他们的反应。

  小凡则是在苦笑摇头,不表达什么,华子在点点头,看来他同意郑强的看法了,但旁边还有位兄弟不同意,这兄弟是郑强的直系手下,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在病房里照顾郑强,此时他说:郑哥,我想说两句。

  说吧。郑强点头示意,这兄弟就继续说道:学习这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的,有些人天生就没那么聪明,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而有些人有这么聪明,但兴趣不在学习上,他们想学点其他的些东西。就拿我来说吧,我是个不怎么聪明的人,我也想认真学习,但是课本我根本就看不进去,我的兴趣不在这上面。也就是说,每个人对未来人生的选择是不样的,我们也不能苛求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能和我们样。再说了,咱日龙团的兄弟聚在起也不是因为有着相同的人生观,而是有同个梦想

  我在想,这兄弟说得挺有道理,但尼玛啊,都牵扯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上了,我想就觉得这种如此高端大气的东西出现在这本书里不大合适,于是我就打断这位兄弟的话说: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郑强,你先好好休息,过几天来看你,有事敲我电话。

  郑强没答应,而陷入了沉思当中,但愿他能想得明白这些事情。

  其实这个问题想起来很简单,就拿我来说,我虽然在日龙团里混,但为了高考,还是在认真努力的学习,想在将来考个好大学,也就是说,其实混不混,不会影响自己的选择,关键还是看自己。

  郑强确实是被洗脑了,鉴定完毕。

  但我知道,就算我现在把我所想的告诉他,他也不想承认,刚才那兄弟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东西,郑强那么聪明,应该能想得明白。

  这两天我依然在家里复习,做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其实我很感谢梦梦,总是能在我无聊的时候,用身体来安慰我,让我觉得复习的生活有意思多了。

  两天后,我得到了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冯老三和金九福宣布,虎虎生威公司被收购了,现在主要领导者换成了他们两个。

  这意思就是说,李经理失去了整个白虎帮,公司被收购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控股者其实掌握在冯老三和金九福的手里,准确的说,应该是金九福手里,毕竟金九福有金鑫这个后台。

  看来正如冯老三所说,南城市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确切地说,应该是南城的地下产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这些都是黑道组织控制的。

  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天下午,蹲子就找我出去谈谈,我直接把这事情和蹲子联系起来了,认为冯老三的举动会直接影响到蹲子,毕竟蹲子混黄道的,可到了谈论的场所在知道,蹲子要请我看电影!

  蹲子,怎么这么有情致找我看电影啊?我问蹲子。

  蹲子说:客户高兴,送给我们两张电影票,还是大荧幕的,视觉效果很强大!

  我好奇地问:是什么?

  蹲子说:就是比较高级的3荧幕而已,票都买好了,我们快点进去吧,马上就要上映了!

  蹲子拉着我的手就要进影城,我当时诧异地问道:这么快啊,到底是去看神马电影?

  进去了你就清楚了。蹲子猥琐地笑,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跟着蹲子直踏进影城的影厅,进去以后,我才发现还是厅,座椅还能调整角度啊,当时我就震惊了,像我这种小土鳖,哪见过这么高级的东西?

  到底是神马电影啊?我再次疑惑地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蹲子笑而不语,我抬头看大荧幕十分钟后,我终于明白了,3金梅!

  我内个擦了,记得这片子没在国内上映吧,怎么能看到啊,蹲子告诉我,影院里面关系,那个给电影票的客户已经处理好了,这包间就我们两个人,就算放这种片子,也不会有人知道。

  看完后,我和小小日都心潮澎湃地出来了,蹲子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好赞,蹲子又和我多聊了几句,找准时机,本正经地对我说:狗腿子,其实今天想请你帮忙。

  我愣,无语地说:咱是兄弟,帮忙就直说啊,干嘛去看电影,浪费时间浪费钱。

  他这下就不乐意了,没浪费,这两张电影票这是客户送的,再说了,和兄弟看看电影,培养感情,这不是挺好的吗?

  我忽然有种即将要基情四射的赶脚,连忙就转移了话题:咱换个地方说话吧,这里人有点杂。

  去我家。蹲子开车载着我到了他家,坐下以后,他问我要喝什么饮料,我说:不用这么麻烦了,白开水就行。

  蹲子给我递来大杯白开水,开门见山的说:狗腿子,白虎帮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已经听说了,但不知道更详细的内容,你给我说说。我坦言道,我觉得,事情不会像我们之前知道的那么简单。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金九福拿着金鑫的钱,收购了虎虎生威公司,也就是说,现在的白虎帮,实质上已经归金鑫的飞车党管理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南城会发生很大的变故。

  我疑惑地问道:金鑫收购了白虎帮?那李经理会乐意吗?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么个帮派,也是李经理手弄起来的,花了好多年心血啊。

  蹲子无语道:这都不懂啊,在金鑫的飞车党面前,白虎帮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想什么时候动白虎帮就动白虎帮!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可我之前听冯老三说过,白虎帮和南城的其他的些小帮派联合起来结成了联盟,金鑫也不敢随便乱动,难道不是这样?

  蹲子摇摇头道: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你以为金鑫是傻子吗?你想想,他们结成联盟又怎么样,不都是为了自己帮派的利益吗?只要金鑫愿意和其他小帮派谈,给予他们足够的利益,或者说恩威并施,那些小帮派还有理由去和白虎帮起对抗飞车党?

  我叹了口气: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蹲子无奈道:你应该猜到了。

  我唏嘘道:也就是说,金鑫开始找你们麻烦了?

  蹲子点头:还没开始,但我有种预感,即将开始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做你的后盾,护着你吧?

  蹲子默认。

  我这下就蛋疼了:蹲子,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日龙团已经完蛋了吗,现在就剩下三十多人!还护个毛线啊,洗洗睡吧。

  我有些不高兴,说着就想先走,蹲子却提高音量道:你认为真的完蛋了?三十多人不也是人吗?

  我这下就不爽了,对蹲子吼道:你以为,我这三十多人,还是学生,能和飞车党对抗啊!槽!

  狗腿子,你先淡定些,坐下来听我说!蹲子过来强按我坐下,又坐在我的对面继续说道:你听着,我可没告诉你要你帮我铲除飞车党?这不现实也不可能。

  那你想让我干嘛?我问道。

  让你和飞车党相互制衡。蹲子正色道。

  草,你这话不是矛盾了吗?我忽然觉得,今天他是不是在发神经啊,下说是下又说不是,刚才看那个3片子看疯了吧?虽然那片子确实很好看,啧啧,那玩意都快射到我脸上了!

  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金鑫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展成如此壮大?蹲子神秘地问道。

  这点,极大地勾起了我的兴趣,接着,我们就畅谈了小时,小时后,我对此实在太震惊了,都快坐不住,跃跃欲试。

  麻痹的,原来这样啊,我怎么想不到!我赞叹了句,心情莫名地兴奋。

  兄弟,咱也聊这么长时间了,出去吃顿饭吧,我们继续说!蹲子见我高兴,也乐呵起来了。

  我说:吃饭多没意思啊。

  蹲子好奇地问:那什么才有意思。

  我猥琐地笑道:去洗脚城呀。

  第0422章金鑫成功法则2

  玉足洗脚城,是南城市最大的洗脚城,但有个传说是这样的,这里的技师并不会洗脚,只会帮客人进行打飞机波推飞机之类的奇怪服务,而今天晚上,蹲子就带我来这里探险,以图弄明白这些服务到底是神马玩意。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间装修华丽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两张床,每张床边分别站着位穿着旗袍的美女,正好我和蹲子人张。

  我们是来洗脚的,又不是来睡觉的,为什么会有床呢?

  好奇怪啊。

  旗袍美女让我们坐在床边,很快又有两位美女端着两盆洗脚水进来,放在床边以后行了礼就带上门出去了,我床边的旗袍美女来到我身前亲切地对我说:先生没,我帮你脱鞋,好吗?

  这,不好吧。我有些不好意思,便转头看看蹲子那边,蹲子的裤链正被另外个旗袍美女拉开,然后熟练地掏出那根黑色的棒子,用嘴不住的吮吸着!

  我当时那个羡慕嫉妒恨啊,便对身边的旗袍美女说:你帮我脱吧,按照流程来玩。

  结果,旗袍美女帮我拖了鞋让我的脚泡在水里以后,就帮我拉开裤链,俯下身来帮我含住小小日,我当时那个舒服啊,美女的技术很好,都让我开始呻吟了,蹲子说:咱继续谈正事吧。

  她们在这里,没关系吗?我指了指为什么含住的棒子的美女,蹲子说:没关系,这里的老板,和我同战线,很熟的。再说了,就算被她们知道,也没什么,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好,那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我谨慎地问道。

  你现在的情况,也和金鑫当初的样,当初金鑫也只有几十号弟兄,但是,他们通过类似传销的手段,像邪教样快速壮大!当然,这样的话,需要有几个牛逼的洗脑人才。快的话,你们两个月内,就可以变成像金鑫他们那样的规模,和他们抵抗相互制衡已不存在问题。蹲子分析道。

  我疑惑地问道: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如果通过洗脑能快速的吸纳人才,那为什么金鑫发展了几年才变成这样的规模,而且进步扩大还得靠打击合并那进行,说不通啊。

  蹲子笑着说:狗腿子,你认为人多了定好吗?

  我说:人多总比人少的好。

  蹲子摇摇头:这倒未必,你想想,人太多了,你得怎么管理,管理混混可不像管理工厂员工那样轻松,他们在社会上也许会经常惹事,挑弄是非,这些都应该考虑进去。所以人多了也未必好,其实金鑫的飞车党有着千人的规模已经非常强大了,没有哪个帮派能够左右他们的地位。

  我点点头,觉得蹲子说的有道理,继续道:按照你的这种说法,短期扩大自己的团伙确实是可行的,可我们应该找谁来帮人洗脑?这种洗脑的人才可不是随便都能找吧?

  当然能,我公司里就有几个,先借你用几个月。蹲子笑着说。

  你公司里有这样的人才?那你不如自己弄个黑道组织不就得了,不需要麻烦我啊。

  要是我能行,我早就做了。我根本就不是当大哥的料,这点我对自己很肯定,况且,我得照看酒楼的生意,接待客户的什么的,根本就没那么长的时间,你有管理几百号兄弟的经验,因此我判断,这比较适合你。

  第二天,蹲子就介绍了三个负责洗脑的人才给我,他们的绰号很好记,分别叫阿狗阿猫阿猪,口才杠杠的,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只举个例子,以下是我和阿狗的对话:

  我:你叫阿狗对吧,这几个月你就先跟我混了。

  阿狗:这个完全没问题,牛哥的大哥也就是我们的大哥,这和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的概念是样样的。

  我打算问他几个奇怪的问题,用来考验他的口才:兄弟,你为什么叫阿狗啊,这名字你不觉得很难听吗?

  阿狗摇摇头道:大哥您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我叫阿狗,这是个神圣的名字,众所周知,狗代表的是忠诚,个人能向狗样对待自己的大哥,对待自己的领导,不管怎么样都能做到不离不弃,难道这样不对吗?再说了,这个名字是牛哥给我取的,他知道我属狗,就叫我做阿狗,对于大哥给予的名字,我们能不喜欢吗?

  我不由得拍案称奇,但还是想继续考考他: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有种说法是,狗很贱,疯狗还会乱咬人,你对怎么看?

  阿狗这下乐了:哈哈,大哥您说得真有意思,疯狗确实会乱咬人,但疯人还可能会乱咬狗呀。

  我继续问了几个问题,百般刁难,他还是若无其事地回答出来了,也点都不气恼,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人才,准确的说,他们三个都是人才,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很快就让他们投入到工作中去,在社会上,学校里进行类似于传销的说教活动,怂恿那些无知青年们加入我日龙团,效果极其显着,才过了半个月,他们就弄进来上百人!

  这样下去,在两三个月内达到金鑫飞车党的水准,也不是不可能。但蹲子说了,人多了以后,需要妥善管理,否则会出现大篓子。

  对于日龙团的管理,让我不得不想起郑强,郑强对管理这方面很有方法,之前日龙团有三四百人的时候,他管理起来也样很轻松,兄弟们也服从管理,没出什么大篓子。

  可现在,也不知道郑强愿不愿意来帮我们的忙,毕竟之前的日龙团,就是他手弄垮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去问问他吧,就算他不愿意帮忙,让他告诉我们管理方法也好。

  我带着华子去看望郑强,郑强的身体素质很好,虽然多处骨折,但现在都恢复得差不多,都可以下床走路了。

  我当时也没废话,直接对郑强说:郑强,我现在想让日龙团东山再起,为了我的朋友蹲子。

  郑强似乎不知道蹲子是谁,华子向他解释道:就是之前经常给我们提供兼职支持和投资帮助的老板,现在他即将面临危机了,我们把他看成是自己兄弟,他有难,我们必须帮他。

  郑强沉默了。

  我知道他不太愿意帮忙,再加上有了上次的事件,产生了心理阴影,想他亲自来帮忙根本是没可能的,便说:你现在还在住院,而且之前也发生了那种事情,所以,我只想让你告诉我们你的管理方法,将来日龙团壮大了,方便我们妥善的管理。

  郑强低着头点点头,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华子正想催促他说出来,这时他忽然静静地说道:大哥,我想明白了,是我做错了,我愿意帮忙,将功补过!

  此时郑强的态度让我们很是吃惊,华子咋舌问道:兄弟,你真的想明白了啊?

  郑强说:想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也无法改变他们人生的道路,作为兄弟,我应该尊重兄弟们的选择。

  虽然我不知道郑强说的是什么玩意,但他愿意来帮忙,咱日龙团就真的有希望了!

  之后,有了郑强的协助,再加上这些操作都在暗中进行不会让人知道,日龙团就在势不可挡地蓬勃发展,展现了日龙的美好愿望和勃勃的生机。

  重新发展的个月,我们竟然就有了近四百人的规模,差点就超越日龙团在过去的最鼎盛时期。

  但所谓树大招风,在个月后的天,蹲子的酒楼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并且南城即将要发生件大事:市第大帮派龙党即将涉足南城,想要垄断南城的所有地下产业!

  第0423章金鑫成功法则3

  先说说蹲子的事。

  根据蹲子后来对我描述,在那天,队警察就进了他们酒楼,把所有相关人员给抓走了,他当时还以为是误会或者觉得能够挽回,便去派出所拉关系,结果连他都被抓了。

  我当时心急如焚,但根本没办法把蹲子弄出来,毕竟我根本就没有后台。

  你们会认为,我不是认识林大虎吗?是的,我确实认识,我也相信他有办法能把蹲子弄出来。但是,我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得太窝囊,我得先自己想办法,不到最后刻,我决不能放弃。

  当时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那家玉足洗脚城,之前在那洗脚的时候,蹲子透露他和那的老板很熟,仔细想想,能开这么大家洗脚城,肯定是有什么后台的,我得去找洗脚城的老板谈谈!

  可去了洗脚城才知道,洗脚城也已经被查了,据附近的人说,那天晚上市公安局大出警,查了非常多的此类酒楼和洗脚城桑拿城什么的,也就是,蹲子的酒楼和玉足洗脚城是在同天被查掉的。

  这样分析下去的话,能得出个这样的结论:同天被查的服务类企业应该有很多,难道说,金鑫或者那个传说中龙党已经有所行动了?这得问问业内的人才能清楚具体情况。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先找人弄出蹲子才是当务之急。

  这时我想起秦秋,盘龙之前的老大,手机上还存着他的号码,拨打过去后他接了,我叫他秦大哥,秦秋就开门见山的问我:是想找我帮忙吧,需要我帮什么,直接说。

  我也不废话:我的个朋友被最近因为南城的大扫黄被关进局子里去了,想请你帮忙弄出来。

  秦秋语气平淡地说道:帮你忙可以,但作为交换,你也得帮我个忙,我不会为难你。

  我奇怪地问:什么忙,秦大哥你说。

  秦秋说道:最近南城的动乱你也应该清楚,金鑫的飞车党和林家的龙党势必会有顿恶斗。所以,我想联合你,将金鑫的飞车党的力量削弱,让龙党尽快占领南城的地下产业。

  我当时惊讶地问道:这么说,你认识龙党的人,而且要帮他们的忙?

  秦秋却说:我不认识。

  那为什么!我实在想不明白,尼玛啊,这情况就相当于是外族入侵啊,即使本国的君主和残暴,看他很不爽,那也得同抵御外族才对,不能做卖国贼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