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救了花老爷子(1/2)

加入书签

  玉罗刹带着西门吹小雪去视察自己各个地方的酒楼。

  天一酒楼中,玉罗刹点了一桌子的菜,一壶酒,沾着酒让西门吹小雪吮吸……

  面瘫着脸的玉罗刹才不会暴露出他此刻荡漾的心……啊……好软的小舌头……ˋ°▽、°口水ing…

  【蛋蛋:……】它捂着自己的头←其实是蛋壳,在它小小的任务面板里,其中有一条明确地规定,它不能让除主角外的人看到,否则……。

  否则后面是一个“省略号”,但是看“否则”那两个字,就知道省略号代表的不是好东西……于是蛋蛋自欺欺蛋地捂着自己的蛋壳,假装自己不存在。

  因为经营得不错,名誉又好,天一酒楼中人很多,不过人多的地方,是非总是也多的。隔壁桌一个中年男子正喝着酒,一个女子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路过他时,一下子左脚踩到右脚的裙摆,跌到了中年男子的身上。

  玉罗刹很想掩面,那女子分明是故意的,看上个比她大至少二十几岁的人……口味真重……

  花如令扶起女子,一派温润地道:“姑娘,你没事吧?”

  姑娘柔柔弱弱地行了一个礼,“多谢大侠,奴家……奴家无事。”粉面含羞,抬眸那么一望,眼波不过一流转,千种风情万般旖旎就轮了个遍。

  花如令立刻怔了怔,这女子长得不错,肤白肌嫩,明眸皓齿,虽然一身布衣,不过……气质倒是很好。

  玉罗刹喝了半口酒,又用手指沾了酒液喂进西门吹小雪的嘴里,西门吹小雪眨眨眼睛,很乖地继续吮吸。

  那酒是玉罗刹特地让祖千秋弄得果酒,酒精度数十分低……低到,就比白开水高了一点点……

  玉罗刹忍住荡漾的表情,十分正经地给西门吹小雪喂酒。

  那厢花如令温柔地道:“姑娘跑得这么急,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姑娘似乎被触及了伤心事,看了看他,泪水就沁了出来,呜呜地哭了起来,“大侠……我……我爹爹一直赌钱,家里的钱都被赌光了,他……他想把我卖了,好继续去赌!呜……呜呜……”

  玉罗刹又沾了一手指头的酒,喂进西门吹小雪嘴里,唉……那边那个姑娘演技也太差了,谁家穷苦人家的姑娘皮肤那么嫩?手上一点茧也没有?看她的气色,恐怕过的不比那个大叔差。

  光荣地成为玉罗刹眼里大叔的花如令同情心起,“姑娘身遇不平,在下理该拔刀相助,不知姑娘家住何方?”

  那姑娘面上立刻又是一片娇羞,“这……是不是不太方便?”

  花如令好脾气地笑了笑,“姑娘请放心,在下绝非登徒浪子……”

  姑娘假装退让了几回,带着花如令往楼下走了。

  玉罗刹摸了摸西门吹小雪的下巴,笑道:“小吹雪,你说爹爹该不该管这件事呢?如果你想要爹爹管,眨两下眼睛,不想要爹爹管,眨三下眼睛……”

  西门吹小雪不解地眨了两下眼睛。玉罗刹亲了亲他的脸蛋,“好孩子!”

  风儿阵阵吹,树叶纷纷落。

  带着儿子的玉教主十分拉风地往道上一站,懒洋洋地道:“站住!”

  花如令和姑娘的表情一起变得警惕,花如令走上前来拱手,谦和地道:“不知兄弟是哪条道上的英雄?拦住花某所为何事?”

  玉罗刹继续懒洋洋地道:“我拦住你没有事,不过拦住你后面那位姑娘有事。”

  花如令狐疑的表情就扫过了姑娘和玉罗刹,他自己也是个练家子,这姑娘根本就没有武功……

  玉罗刹慢吞吞地道:“不信这位大叔你看看自己的手心。”

  姑娘的脸色变了。

  花如令一下子察觉不对,张开手掌,手掌中心,赫然一个红印,他惊疑不定地道:“这……这是……”

  玉罗刹抽出剑,刷的一下就把想跑的姑娘给一剑穿喉了,然后,他吹落了剑上的血花,回头温柔地对花如令道:“你中了媚毒。”

  花如令:“……”o╯□╰o

  他松了一口气,靠!不早说!吓死他了,媚毒一般只要泄出来就好了,危害不了性命。

  玉罗刹见他松了一口气,慢吞吞地又接着道:“这是‘千里桃花红遍江’。”

  花如令:“……!!”

  这毒的名字他听说过!,这种媚毒,如果中毒之人得不到下毒之人的体液,那么中毒之人就会血脉膨胀,七窍流血而死。

  花如令面上淡然的表情有些挂不住,“……请问……这位侠士,你有方法解毒吗?”千万别告诉我你没有啊!!Σっ°Д°;っ你刚刚才把下毒之人给咔嚓掉!

  玉罗刹笑得温柔,“我当然有。”他从包裹里取出一颗药丸,递给花如令,“这是产自西域的通犀地龙丸,能解百毒,且服用后,百毒不侵……”

  花如令立刻惊讶,又惊又喜又疑,“这个……这是不是太贵重?”

  玉罗刹看了看地上那个死不瞑目的女子,道:“莫非你要从她身上取□解毒吗?”

  花如令瞟了眼尸体,立刻闭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