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所谓叉叉蛋蛋(1/2)

加入书签

  激烈的性事让玉罗刹终于丢盔卸甲,“啊啊”叫个不停。玉罗刹只觉一张老脸快要丢尽了,偏偏西门吹雪还握住了他的手,手掌覆上手背,十指相扣……

  玉罗刹忽然有种他们并不是父子而是情人的错觉……

  但那当然是错觉!

  玉罗刹哼哼了几声,压抑不住,终于开口道:“小吹雪……你……唔……就不能轻一点么?”

  西门吹雪扣着他柔韧劲瘦的腰肢,唇在滑而不腻的肌肤上游移,喘息道:“可是爹下面咬得好紧……我轻不了。”他的声音沙哑,但竟然还有些冷静。

  玉罗刹:“……”

  他就知道不该纵容小崽子!

  粗大的欲望自后庭进入,每一次进都进到最深,身体被强迫打开,那人的技巧还半分没有,玉罗刹吸气吐气,努力适应西门吹雪的节奏。

  “唔……啊……呼……”

  玉罗刹又自喉中溢出几声呻吟,羞恼得伸手堵住自己的嘴,西门吹雪现他这一举动,边继续律动,边绕过他的脖子将他捂嘴的手拿开。

  牙关堵不住呻吟,玉罗刹有些生气了,“小吹雪!啊……”

  西门吹雪颇冠冕堂皇地道:“忍着不叫不好,莫忘了我学过医……”

  玉罗刹沉声:“唔……纵欲也不好!”

  西门吹雪的唇在玉罗刹肩上摩挲,道:“现在才半个时辰不到……”

  欲望再度深深冲进体内,玉罗刹颤了下,咬牙道:“你还想做多久?”

  西门吹雪的手往前,捏了捏他的乳珠,然后往下,握住他挺立的欲望,道:“……总要让我们都泄个两次……”玉罗刹本已弄出来了一次,只不过那次是被他抚摸出来的……西门吹雪想了想,放开那处,不知为何,他想让玉罗刹只靠后面得到高潮,完全因为他的给予高潮。

  玉罗刹努力虎着脸,道:“不行!”

  西门吹雪轻轻道:“可我停不下来……”说着,他一手按住了玉罗刹的肩背,抽插的频率越来越用力。

  玉罗刹:“……”忍不住咬住床单,激烈的快感与胀痛令他握紧了拳头,并不太长的指甲尖刺进皮肉,多了几道红印……

  卧槽!小吹雪你该不会想?!你敢?!

  玉罗刹微侧身体,往前倾,似乎要躲开西门吹雪的进入,事实上,他也的确想躲开,西门吹雪见他老是拒绝自己,眼也冷了几分,扣住他腰的手更加用力,撞击也丝毫没留情,几次深入之后,最后一下撞击,用力之大,似乎想将后头囊袋里的两个小球也撞进销魂之地。

  耳边传来声控制不住的闷哼,滚烫的热液冲击着肠壁,下方情不自禁地搅住了体内的欲根,玉罗刹不由僵住了。

  嚓!

  嚓嚓!!

  嚓嚓嚓!!!

  玉罗刹此刻突然有让西门吹雪穿上衣服立刻到客栈外头站着!面壁的冲动!!

  他竟然敢射进来!!┗|`′|┛嗷~~

  西门吹雪喘息了几声,亲吻玉罗刹的脸侧,他没有把欲望退出去,而是用手,细细抚摸着玉罗刹的身体,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玉罗刹额上汗水流下,滴在床单上,等到呼吸平复,他却是想要翻身,推开西门吹雪。

  此时西门吹雪正压在他身上,他的后穴也还完全包裹着那物,属于别人的精液灌满那处有些难受,没有功力,又刚经历一场j□j,玉罗刹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于是他开口,道:“小吹雪……下去。”

  西门吹雪原本摸他身体的手爬上了他的下巴,然后抚摸他的唇际线,“我动不了……”西门吹雪淡淡道。

  玉罗刹一怔,难道做这种事,上面那个人也很累吗?可是西门吹雪有些重,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压在身上,他又是胸口朝下,那滋味一点也不好受。

  玉罗刹待要再开口,西门吹雪的手指碰触到了他的牙齿,玉罗刹愣了下,西门吹雪就把手指探进了他口中……

  “蛋蛋说……”西门吹雪沉默了一下,接着道,“爹以前很喜欢让我舔你的手指。”

  玉罗刹:“……”那只死蛋……

  玉罗刹本来是要抗拒的,不过听见西门吹雪这么说,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股心虚,于是他就没抗拒了。

  带着些腥味与酒的香气的手指在嘴里,玉罗刹有些含糊地道:“所以小吹雪也想试试么?”

  西门吹雪因练剑略显粗糙的指尖划过柔软的舌,低低应了一声。

  玉罗刹不由有些无奈,其实西门吹雪的性格还是有些遗传自他的,比如说睚眦必报……比如说大男子主义……

  连做爱这样的事情,他都要选这么一个姿势,按住别人所有挣扎,以此就可见一斑了。

  不过,这淡淡的腥味……玉罗刹突然有些黑线,西门吹雪的手,刚才好像碰过他的欲望吧……

  玉罗刹扭头,吐出西门^吹雪的手指,道:“你刚才碰了那……那东西,竟然还放进我嘴里!”

  西门吹雪道:“我忘了……”说着,他动了动在玉罗刹体内的欲望。

  玉罗刹:“……”

  西门吹雪哑着低声道:“我们继续……”

  厮耨了一整夜,西门吹雪还是和玉罗刹纠缠在一起,他舍不得停手,玉罗刹忽然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