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栽了(1/2)

加入书签

  何红药掳了温仪来,因着玉罗刹的缘故,也不欺她辱她,只是日日不给她好脸色看,温仪却是乖巧得紧,想是在家里已习惯了听话,何况何红药对她也并非吝啬,每日好吃好喝地供给她,即使冷脸,却也会不时地望着她,痴痴地看着,似乎想看出夏雪宜究竟喜欢这个女人哪一点。

  温仪似有所觉,她虽然还对情爱懵懂,却也不是个傻子,何红药对夏雪宜的情是真的,如今看着她也是为了夏雪宜。

  玉罗刹给夏雪宜下了点东西,让他动用不了武功,夏雪宜心系温仪安危,但也知他此刻没有武功保全不了温仪,前去只会让何红药吃醋,对温仪更坏,所以夏雪宜只能装得云淡风轻,想让何红药以为温仪对她没什么用而放了她。

  这样的三个人,彼此处心积虑,竟是生活在同一个院子里。

  玉罗刹看着他们的表现,却是笑了,西门吹雪揽着他,下巴微靠在他肩,淡淡道:“你在想什么?”不同于冷峻面容的温热的吐息喷在玉罗刹脖子上,

  玉罗刹微微一动,低笑道:“我只是在想,他们三个如今的平衡何时会被打破……”

  西门吹雪瞄了何红药的房门一眼,道:“快了。”

  玉罗刹挑眉,他自然是知道快了。

  温仪日日被何红药那样看着,总是不自在的,何况夏雪宜的武功快要恢复,总是不动声色想要找机会“救出”温仪。

  终于有一天,温仪忍不住就道:“何姐姐……你能不那么看着我么?”

  何红药老脸一红,想来她老是盯着人家,是有些怪异,但是她却是刻意冷下了脸,哼笑一声,道:“怎么?你的情郎能看你,我便不能看你么?”

  温仪不由一怔,若是何红药是男子,她说这句话倒没太大的什么,但她是女子,说这话却有说不出的怪异……

  何红药又是一声哼,皱着眉道:“我出去了,你待在这里,不许走动。”

  温仪“哦”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又叫住她,“何姐姐……我能问问,他……他怎么样了?”

  何红药冷笑道:“他怎么样?他自然是想着你呢……”

  温仪语塞,不由沉默。其实这个问题她本不该问的,但她这几天却时时想着这件事……其实,她也是有些喜欢,那个半夜给她唱歌的少年吧……

  卧房

  晚间的风有些清凉,那凉却不是普通的凉爽,而是能将人吹病的凉,因着如此,玉罗刹和西门吹雪都待在了房里,

  西门吹雪抱着玉罗刹,温热的唇在他脖子上游移,西门吹雪喜欢这种亲密,没有男人对待自己心爱之人还可以隐忍自己的,而玉罗刹没有拒绝他,微眯着眼睛,半倚在他身上慵懒地像一只大猫。

  何红药敲了敲房门,玉罗刹便坐正,西门吹雪没压制他的动作——他即使压制了,玉罗刹也会挣脱。

  何红药合上门,也没坐下,只回头淡淡地道:“夏郎还没动手。”现在能激起争斗的最好矛盾,就是夏雪宜忍耐不住,向何红药出手,可惜夏雪宜这个人本身就像一条蛇一样,阴暗地谋划,低调地潜伏……

  玉罗刹摸了摸下巴,啧啧道:“这么久了,他这份耐心倒真是不错。”

  何红药皱眉道:“你不让我拉他一起死,也不让我拉她一起死……为什么?”她刻意没提那两人的名字。

  玉罗刹伸手敲了下桌沿,笑道:“你觉得温仪怎么样?”

  何红药胸口起伏了几下,强硬压下心中翻涌的疼痛感与野草般疯长的杀意,道:“她……很好……”何红药的声音都快颤抖。

  玉罗刹叹道:“我本来是想让你看清夏雪宜的无情,但如今,我却是变了心思……”

  何红药微皱眉道:“……你想?”

  玉罗刹笑道:“我看温仪对你有好感,你与她成朋友,却是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打击他们两个……”

  何红药先是激动难抑自己的悲愤,但随即,却平静了下来,其实玉罗刹说的有道理,但是她……却是有些犹豫……

  如今她的杀念并不是很盛,何红药沉思着走了。

  关门声响,西门吹雪拉了玉罗刹的手腕让他斜靠在自己身上,手指不安分地去解他腰带。

  玉罗刹微眯着眼睛看了看他,看见他眼中压抑得深沉的渴望,不着痕迹叹了一口气……

  啧啧,看来小吹雪是栽了,那他呢?栽在他之前……还是之后?

  衣物很快离体,玉罗刹与西门吹雪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