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独孤九剑,惟快可破~~(1/2)

加入书签

  犽月流空vs松风剑法。

  ……

  在打得无比吃力的情况下,玉罗刹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攻击力为零,而且……

  卧槽!1o28版苍龙逐日余沧海是亲自上的啊!!!

  打的时候玉罗刹才注意到之前隐藏着的余沧海……

  人生如此艰难tat……

  余沧海怎么说也是青城派掌门,哪怕他使的是三流的剑法,攻击力也不可小觑。

  玉罗刹差一点点就打不过了,不过,临到危急关头,他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游戏经验,于是果断地舍弃了犽月流空,选择了乾坤大挪移……

  几下把余沧海与其门下弟子弄得晕头转向后,他一剑就把余沧海的膝盖伤了,余沧海一受伤就萎了,顾不得面子,连忙招呼几个徒弟扶着他跑路……

  玉罗刹看着他的背影抽搐着嘴角:“好歹也是一派掌门,他这么落荒而逃真的大丈夫吗?”

  【蛋蛋:╮╯_╰╭不逃等着你揍吗?】

  玉罗刹了然,“说的也是。”

  【叮咚——主角等级提升至八级,生命增加,内力增加,攻击力增加,其他武力增加刀、剑等,主角王八之气 1,请再接再厉。】

  玉罗刹:“……什么是王八之气?”

  【蛋蛋:系统口误!系统口误!是霸王之气!狗腿地笑】

  玉罗刹暗暗地翻白眼。

  林平之此刻已来到了他面前,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玉罗刹淡笑着收剑,道:“行侠仗义乃我辈分内理所当然之事。”

  【蛋蛋大吼:喂!别忘了你是魔教教主!!】

  玉罗刹淡定地无视了蛋蛋的话,接着道:“……何足挂齿。”

  林平之一愣,不明白玉罗刹为什么说了半句话后停顿一秒再说后半句。

  “爹~那边那个就是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

  如黄莺出谷的啼声,岳灵珊拉着岳不群姗姗来迟,撒娇般地往这里走。“他是为了给女儿出气才惹上福威镖局的,喏!当时那边那位少侠也在场……”

  玉罗刹挑了挑眉,冲岳不群拱手道:“原来是华山掌门,久仰大名。”

  ……才怪,我就记得你自宫练剑了。

  岳不群冷淡地一颌。

  林平之却是突然热泪盈眶地上前,就差抱住岳不群的大腿了,“岳掌门……你……你救救我妈妈!救救我爹爹!……”

  岳不群面上突然出现了悲悯神色,不复之前的冷淡,“唉……少镖头,你的父母……我……算了,冲儿,还是你来说吧……”

  令狐冲点头道:“林兄弟,那日我和小师妹回到华山,将事情告诉了师父,师父怕余沧海知道你被卷进里头……而且,他们觊觎你家剑谱,于是派了弟子下山保护……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说着,令狐冲低下了头,似乎这是他的错一般。

  林平之一愣,突然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爹爹妈妈!你们死得好惨啊!孩儿一定要为你们报仇!”他紧紧地攥着拳头,眼角赤红。

  令狐冲不忍地道:“林兄弟,你不要太难过了,你父母临终时留了遗言给你,说福州向阳老宅……”

  “咳咳……”玉罗刹出声打断,“那个……令狐兄还是直接告诉林兄弟的好,这里人多嘴杂……”他说着,往客栈里瞄了一眼,余光却是撇着岳不群。

  令狐冲愣了一下,笑道:“多谢余兄,是我没想周全。”

  【叮咚——主角腹黑 1,装逼能力 1,请再接再厉!】

  玉罗刹对他笑了笑,不说话。

  林平之却是咬了咬牙,跪在了岳不群面前,“岳掌门,你是个好人,人人都称你为君子剑,我一见你,就有说不清的钦佩仰慕……”说着,他恰到好处地露出水润的星星眼。

  玉罗刹暗地里咳嗽了两声,这种类似告白的情景,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真的大丈夫?

  【叮咚——主角脑洞能力 1,特殊能力加到双十有妙不可言的功效哦~请主角再接再厉。】

  玉罗刹眯了眯眼,奇怪,怎么系统提示音又多了起来……难道……

  林平之拜了下去,接着道:“望师父收弟子入门墙,弟子谨遵教诲严守门规,绝不敢违背师命……”

  “这个……”岳不群摸着小胡子故作犹豫。

  岳灵珊为他说情,“爹~怎么说他也为女儿出过头,你就收下他吧收下他吧~”岳灵珊嘟着嘴扯着岳不群的袖子摇来摇去。

  岳不群终于露出个笑容,拍了拍岳灵珊的手,道:“好吧,平之,你就跟着我们。”

  林平之喜极而泣,“多谢恩师收留。”

  岳灵珊转了转眼珠,指着玉罗刹道:“爹,那位少侠也帮过我,你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

  岳不群于是又和蔼地对玉罗刹道:“少侠年纪轻轻见义勇为,不错,不错,这本剑谱记载着华山剑法精要,如此便赠与少侠吧……”

  玉罗刹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