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篡位事宜(1/2)

加入书签

  这个世界既然有了西门吹雪,那么一切便已不同。

  他有了孩子,也因为一些缘故同时可算有了情人。一个人要创建一个家庭,岂非有了孩子爱人便已足够?只不过他玉罗刹比较特殊,孩子和爱人是同一个人而已。

  玉罗刹的唇贴着西门吹雪的耳朵,西门吹雪身上是有些冰的,但是透过衣服——里面的肌体却是不冰,玉罗刹想和他交换温暖,而西门吹雪也隐隐明白他此刻的“脆弱”,将他也抱在怀里。

  很久很久之后,玉罗刹忽然轻轻笑了一声,道:“若你受了伤,别忘了我的话,为我穿一次凤冠霞帔……”

  西门吹雪拉了他的手亲吻他的嘴唇,道:“好。”

  西门吹雪的眼是晦暗的,他当然知道玉罗刹的担心,即使玉罗刹有各种神奇的能力。

  他们的这个吻不带有情色意味,但是却有着安抚的作用。

  既然玉罗刹担心害怕他,那么他……自然要安抚劝慰他。

  吻着吻着,两人便似已动情,原本只是单纯的亲吻也带了一些色情。

  玉罗刹离开西门吹雪的嘴唇,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哑着声音笑道:“若不是明日有重要的事情……”

  西门吹雪搂着他的腰,声音同样也哑了,“若不是明日有重要的事情,爹是不是准备主动?”

  玉罗刹眼中似有波光流溢,轻笑道:“主动这件事,等你我洞房那天再说吧……”

  西门吹雪听见他这一句话,猛然压住他,咬住了他的唇瓣,玉罗刹……说这句话,已是真正地接受了他,真正地拿他不当他的孩子,而是当他的爱人。

  西门吹雪在他的唇上碾磨,身体的欲望分明已被挑起,不过他没有更多一份的动作,他当然知道,以后的福利,需要明天的成功,而明天,只许胜,不许败!!

  玉罗刹笑了一下,便伸出手,帮他纾解。

  欲望若得不到满足,对于他明日的挥,是否也有害呢?

  八月十五。

  圆月凄迷,月亮下的树影憧憧,连光亮的影子都找不见。

  紫禁城里围观的人很多,因为玉罗刹刻意把皇帝交给小凤的丝带复制了好多份,一大群人来到了紫禁城,皇帝那里的人也因为这件事,调来了许多。

  皇帝本正在寝宫安眠,而后,他起床,走到桌边,细细地摸着桌上的文房四宝。他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多,比如说和贵妃和淑妃的纠纷,比如说白云城城主叶孤城帮百姓赈灾,得了许多民心……

  此刻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应该都已到了吧……

  想到叶孤城,皇帝就想起小凤和楚留香为他追回银两,他因此召见他们时,表示感谢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那种表情,是奇怪的。

  皇帝也不想隐瞒,他们追回银两,自然是要保证那些银子不是假的,于是,看见白云城的印记也是理所当然。

  皇帝心中不由隐隐生出股郁气。

  白云城是近几代皇帝心中的刺,有皇家血脉这种事情,若是当朝的,对当事人自然是一种骄傲,但若是前朝的……

  皇帝眼中露出些杀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虽然不算残暴的君主,但是上位之初,也是杀过不少忤逆他的人,他看不顺眼的人……

  何况白云城守海上要道,来往商人都需要给白云城一笔手续费,与白云城主周旋与他结交,那是一笔庞大的数目,正如苏扬州地方的繁荣使得那几处的赋税占了朝廷国库进项三成一般,白云城的光是靠海而得的富饶就已让朝廷忌惮!

  所以……皇帝的手指抚过桌上的黄布,他才本着不搜刮白不搜刮的心,强下旨意,着南王府让白云城每年上交百万金银……

  这道旨意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叶孤城也是他的臣民,为国君分忧,自然理所当然。

  他还没想完,寝宫外忽然便传来了一声响,皇帝的眼一凛,道:“谁?!”

  叶孤城推开宫门,神色冷淡,冷冷道:“我。”

  叶孤城当然不该出现在这里,而宫门的守卫怕是已经被杀,皇帝的神色微动,忽然厉声道:“来人!!”

  话音刚落,便有七个人从暗处冲出,他们一冲出就带了一道剑光,剑光直往叶孤城那边去,叶孤城拔剑,绚丽的剑光一瞬,那七个人便已倒下。

  皇帝道:“白云城主?”

  叶孤城道:“是我。”

  皇帝盯着他好久,忽然笑道:“卿本佳人,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