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如何在床上做一条死鱼(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一章

  丁春秋几步走到石壁旁,抚摸着石壁想找出那里头的机关,可是机关在苏星河手上,他又怎么会告诉丁春秋呢?

  丁春秋面色铁青,忽然冷冷道:“无崖子弄这棋局,是不是准备找人传授他一身的功力?”

  苏星河淡然地看向前方,不言不语。

  丁春秋又冷笑道:“他是想找人来对付我,是也不是?”

  苏星河垂眸,还是不言不语。

  丁春秋笑道:“哈哈哈哈!!师父,我知道你在!没想到徒弟现在已经如此出息了,还需要师父舍命传别人功力来对付我……你自己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苏星河面上忽然出现了恼怒,但是他却是强压住,他现在扮演的是聋哑老人,当然不能被丁春秋那恶贼看了出来。

  丁春秋继续笑着大声道:“师父!你就算杀了我,也掩盖不了你曾经在我身下,呻吟扭动的过去!!!你!!逍遥派第二代掌门人!就是那样一个荡妇!能在自己徒弟身下辗转承欢……”

  玉罗刹:“……”

  西门吹雪:“……”

  段誉:“……”

  众武林人士:“……”

  苏星河忽然眼睛睁开,暴怒而起,伸手直取丁春秋的面门,但他当然打不过丁春秋,丁春秋几下就把他弄趴下,蹲下身冷笑道:“我一直都奇怪,师父为什么会看重你,就你这样的,给我提鞋都不配!”

  苏星河咳嗽了几下,咳出了紫黑色的血,徒然地闭上了眼睛。

  丁春秋一下子跑到苏星河原本坐着的地方,他知道,苏星河一定把机关藏在这里,而几下敲打捅弄,也的确有个凸起的地方与别不同,他摁下那里,一下子就也进入了石壁,隔绝内外。

  段誉担忧地道:“小和尚还在里面呢……余兄,你看这丁老怪会不会……^”

  玉罗刹也是皱眉,也不知丁春秋和无崖子之间生了什么?莫非……他们师徒之间,也曾经有过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玉罗刹忽然便有了些兴趣,道:“小吹雪,我进,你们在外面,不要让多余的人进来。”

  段誉立刻应声:“好!”

  西门吹雪也颌。

  玉罗刹摁了那个机关,也跃进了翻转的石壁中。

  石壁内是另一番天地,没有花,没有草,但是有夜明珠的灯光,有玉雕成的花朵,食物是精致的,物品是优雅清香的。

  而石壁最里面,有一个男子,坐卧在玉石上,眉墨如漆,唇红如丹,丝柔顺如瀑,肌肤洁白如玉。

  竟然是……无崖子。

  无崖子本来还自嫌弃那虚竹长得不太符合逍遥派的审美,没想到他还没说完,丁春秋那个孽徒就陡然出现,带着一派惯有的邪意笑容,还有一些……惶恐一般的惊喜。

  惊喜能看见他?还是惊喜能直接杀了他?

  无崖子冷冷地看着丁春秋,丁春秋一身长袍,因为逍遥派养生功力的缘故,瞧着比当年还要俊了几分,但是,他一看见无崖子,第一个反应,就是舔嘴唇,道:“师父,多年不见,你越来越美了……”

  无崖子几乎忍不住内心的怒气。

  他因为当初被这孽徒截了脉,行动不太便利,所以只能看着丁春秋把那虚竹打得半吐血,扔到一边,然后磨蹭过来抱住他,舔他的耳朵,猩红的舌头舔上耳朵,无崖子胸口已气得起伏不断。

  玉罗刹走进石门,隐藏在一旁,看见的就是这副场景。

  丁春秋亲舔着无崖子的耳朵和脖子,一手搂着他的腰,另一手就已探入他的衣襟,手指捏住了他的红色朱果,他很开放得把自己师父的衣服扯开一大半,露出光洁如玉的胸膛,有些急躁般地在上头吮出一个个红痕。

  无崖子手都开始抖,那当然是被气的!

  想来当初捡回丁春秋,他对这个弟子虽然不算太好,但也算关心,因为师父曾说他心术不正,所以他秘籍什么的,除了北冥神功以外都教了,但是却教得只有一半。

  后来师父故去,他成为逍遥派掌门人,师姐和师妹一颗芳心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他喜欢的,却是最小的那个师妹。

  只是最小的那个师妹,却是太小了,那时候她大概只有十三岁,后来她走了,也没再回来。

  无崖子以为自己的心永远都因为她的走而平复激情,但是!!

  这个现在不停抚摸挑逗他的孽徒,竟然敢乘他不注意弄昏他,截了他的脉,让他武功使不出来,然后,日日强迫与他在床上翻滚。

  无崖子至今还记得第一次醒来就现丁春秋赤裸地拥着他,然后趁他醒来之际,一下子进入他,那种皮肉撕裂的痛苦和惊讶,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丁春秋看他神色不定,一点也不专心,漫不经心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