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阳光不安分地绕过她的身体,在那已经隆起的娇美|乳|房上留下弧形的光影。

  她没有点点多余的脂肪,全身上下无处不在骄傲地向这个世界展示着她是最好的,最健康的。即使那小腹下面丛荫毛,都郁郁葱葱的像是春天的芳草,蓬勃且又充满着活力,遮掩着处未曾开垦过的羞涩的女地。

  明亮的光缠绕在她的腿上,勾勒出圆润修长的线条,没有点瑕疵,有的只是散发无尽的青春的魅力。

  顾锐看傻了,他全然没有意识到裤子早已经被顶起蠢蠢欲动的在里面雀跃。

  他没有多想就把将小雅拉过来,压在身下,粗鲁又急切地吻着她。小雅闭上眼睛,任他在自己的脸上嘴上狂吻。

  她最初要的不是这个,但现在她却阻止不了了。此时,她控制不了自己,更控制不了顾锐。那火热潮湿的嘴唇不停地吻着,舔着,没有温柔,没有快乐,更没有脑海里那个人那样的情意。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是僵硬的,冰冷的,她有些颤抖,像是在冷风中的最后片叶子。

  顾锐快速地向下亲,他越过小雅新鲜饱满的|乳|房,直接亲到她的处。他分开她的双腿,那女的缝儿让他欲火高涨。细细茸茸的毛儿弯曲着簇拥在那条天然细长的缝儿旁边,如众星捧月般将它衬托出来。

  它太美了!虽然只是条缝儿,条隆起的肉肉的缝儿,但它却是条世间最完美的缝儿!而他也惊喜地发现,就在那缝儿的下面,还有朵粉红的雏菊,娇柔得令人怜惜。顾锐扒开那缝儿,用沾着唾液的舌头胡乱地去舔弄那粒小小的凸起。

  柔嫩的小豆豆好像被吓到样,震了震,惊恐地在那条舌头的调戏中闪躲。

  那里开始湿润了,像股清泉从地里冒出来,滋润着这片女地。水慢慢多起来,这女的水儿让顾锐兴奋,他和着自己的唾液不停地继续舔弄那里,他喜欢小雅那不住颤抖的身体。

  顾锐直起身握着鸡笆对准小雅的荫道便直楞楞地往里捅。

  「啊!疼啊!」

  小雅疼得叫出了声,眼泪也同时流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很疼吗?」

  「我,我」

  小雅看着他,说不出来话。

  「你是第次吧,我会慢点的。别担心,你放松就行了。」

  说着,顾锐接着往里捅。阵钻心的疼痛再次侵袭全身,小雅咬着牙,没有再叫。她忍着,她要忍到这切快点过去。终于,顾锐进去了!那根坚硬的鸡笆插进了小雅的体内!真是女的小岤,虽然湿润但却非常狭窄,不由得令顾锐浑身震精神百倍。

  这从没有人占领过的地方第次胆怯地包裹住那根欢腾的r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抖得更加厉害,感觉着他在里面抽动,没有快感,没有兴奋,只有不断的痛楚和懊悔占据了她的心。

  「你抱着我,就没事了,别怕。」

  顾锐安慰着她,像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小雅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她试着去抱住顾锐,紧紧地抱住他。

  「是不是没事了?」

  小雅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感觉那个东西加快了速度,向着自己体内连续冲击。而痛楚似乎点都没有消除,反而增加了。她开始想着那个人,那张脸。以前她也曾经幻想和他做这样的事,她相信那定是快乐的,是美好的。她直期待着这个时刻。可她现在不再期待了,她已经和别人做了这件事,而且,她感觉不到丝快乐。

  夕阳从窗户透射进来,将最后的光辉洒在小雅的脸上。她是那么清纯漂亮楚楚动人,这张脸似乎不应该有世间的痛苦,也不会有忧愁。而此时,她的脸颊被夕阳涂抹上道绯红,却表露出让人心疼的爱怜。

  顾锐充满了情,切都是新的,没有被占有过的。他用双手掌握着小雅的|乳|房任意揉捏,将娇小的|乳|头含着嘴里使劲地吮吸。它竟是香的,股诱人的只有女孩子身上才有的芳香。顾锐喘着粗气,下面加紧抽锸。那条小缝儿已经裂开了,点鲜红的血像滴泪悬在下面。

  「转过去,转过去。」

  顾锐将鸡笆下子抽出来,急切地说着。

  小雅慢慢地转身,趴在沙发上。顾锐迫不及待地将她的屁股搂过来,再次插了进去。

  「啊」

  小雅轻轻叫了声。

  「怎么样?爽了吧?」

  顾锐得意地问她。

  小雅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埋得很低。刚刚那下确实带来几分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可随之而来的却又是熟悉的痛楚。

  夕阳已经落了下去,屋里的光线变得灰暗模糊。然而,小雅的身体却清晰可见,雪白柔滑的肌肤并没有因为灰暗的四周而消减丝活力和魅力。而那圆翘的小屁股划出道完美的曲线,将她玲珑年轻的身体展现得淋漓尽致。

  顾锐勾住小雅的屁股两侧,用力地不断地抽锸。光线暗淡,屋里的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清楚地听到两个年轻的肉体撞击时发出的声音。

  「啊啊」

  小雅终于忍不住开始低低地呻吟。

  这呻吟让顾锐更加兴奋,他用尽全力开始冲刺。他是个胜利者,他是第个跑到终点,撞掉那条红线的人。他亢奋,他激动,他低吼着,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那葧起的点上。十几下,几十下,上百下,他终于射了!股火热的液纷纷射进小雅的体内。小雅仿佛丢了魂似的无力地扑倒在沙发上,她不知道此时是痛苦还是快乐。复杂的情绪和感觉杂乱地纠缠在心里,而身体是沉重的却又好像空了。

  顾锐重重地舒了口气,坐起身。「小雅,我必须得跟你说,其实,我不能当你的男朋友。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你是个好女孩,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

  「你滚!」

  小雅喊着,在昏暗的房间里,这喊声显得异常凄厉。

  顾锐被她吓了跳,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穿好裤子。

  「要不我哪天再来看你,好吧?今天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你滚啊!」

  顾锐磕磕碰碰地跑出了屋子。

  「这么急让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沈勇进屋就紧张地问唐秀芸。

  唐秀芸披散着头秀发坐在床上,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看到沈勇进来,就说:「你先坐过来。」

  沈勇坐到她的旁边,把她搂进怀里,疼爱的在她的背上轻抚,并在她脸上亲了亲。

  「怎么了,阿梅?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唐秀芸看了他眼,缓缓地说:「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说吧,我听着。」

  「我想我们的关系到现在必须要明确。」

  「你什么意思?难道还不明确吗?」

  「当然不明确。我要的不是这样的关系。」

  「我说过我是不会离婚的。我早就对你说过了,我不想再重复。」

  「我怀孕了。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没有个爸爸,甚至没有个名分。」

  「什么?你怀孕了?」

  沈勇惊讶地看着唐秀芸。

  「你不信?」

  唐秀芸把手边的医生证明递给沈勇。

  沈勇接过来没有看就放在边。

  「我是不会打掉的,这点你是了解我的。」

  沈勇没有说话,站起来点上支烟,默默地抽。

  「沈勇,我没有逼你。但你要为我想想,为我们想想。我爱你,我有了你的孩子,我想和你组成个家庭。」

  「可我已经有了个家庭。」

  「可它已经破碎了,你还不明白吗?你还不能面对吗?其实你这样做是不理智的,你好好想想。你既回不去原来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家,又因为你的犹豫而不能拥有个新的家。你以为这样做,两方面都会平安无事吗?都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不,从开始我就没有这么想过。」

  「可你却是直这么做的。沈勇,那个家已经不存在了,已经没了。」

  「可我还爱她们。」

  「你的话可以说服自己吗?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是爱她们,你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我也不会有了你的孩子。你知道吗?你所说的爱,只是责任,种作为男人的责任,它已经与爱无关了。而张建英对你来说,只是个熟人,个起过了十几年日子的熟人。没错,你曾经爱过她,但现在呢?你对她只是种内疚,种责任,和爱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还会相互关心吗?相互牵挂吗?你们还会做嗳吗?做嗳的时候还有当初的情吗?」

  沈勇不再说话,只是抽着烟。

  半天他才缓慢地说:「我承认我很自私。」

  他低下头,坐回唐秀芸的身边。

  「阿梅,说句实话,我这辈子,已经对不起很多人了,从我年轻的时候。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其实,我直都想弥补曾经犯下的过失,但总也无法做到。我有时候回想自己以前所做的切,我问自己,如果时间会倒流的话,我还会不会这么荒唐。」

  「沈勇,你没有做错什么。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遇到谁,爱上谁,离开谁,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你要做的只是要把握现在,就像你在生意场上样。你是成功的男人,是最出众的男人。」

  唐秀芸抚摸着沈勇的脸,轻轻吻了下继续说:「我爱你,我是你的女人,永远都是,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们要永远在起。我要给你生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我要让他叫你爸爸,叫我妈妈。我要他在个快乐美满的家庭里幸福地长大。过去的事情,你永远无法挽回了。你要做的就是珍惜现在,把握未来。谁也阻止不了我们。」

  沈勇看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心里忽然涌出股感动。这种感动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此时,他觉得他并不了解眼前这个女人,也许他根本就不了解任何个女人,那些所经历过的,在岁月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些女人。

  「其实,我并不想告诉你这个。」

  唐秀芸拉着沈勇的手,坐到电脑旁边。

  「不过,我想我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随着她滑动着鼠标,屏幕上出现了张建英和邱雨在学校的大树后面拥吻的照片。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六张。

  「这是我的个同事寄给我的,她是我的朋友。这个孩子是我们班的班长,我很看好他。没想到应该就是昨天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他们在起多长时间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大胆我看我必须要尽快处理下这个事情,如果让学校知道了就不好办了。」

  唐秀芸说完看着沈勇。沈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照片,紧闭着嘴唇没有说话。

  顾锐在房间里等了半天,都不见林松岚来,打她的手机又关机,只好失望地在楼区里闲逛。虽然这里是高级住宅区,区内设施也尽显豪华。但此刻却是没有个路人,空荡荡的花园内只有顾锐在左顾右盼。

  他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儿,父母太忙,没时间照顾他,而舅舅又是个有钱的花花公子。他瞒着舅妈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他的角色就是给他钱,满足他的要求。为什么?因为他的爸爸是公安局长,顾锐非常清楚这点。

  他抬头看看四周的高楼,那些亮着灯的窗口就像颗颗星星在这个孤寂的夜晚闪耀着,他似乎可以听到里面的笑声,家三口,爸爸妈妈和孩子,快乐的笑声。他环顾了下四周,忽然想起刚才和小雅的事情。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她应该是喜欢他的。而刚才他对她却有些过分了。

  顾锐上了楼,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又敲了敲,半天门才打开。张建英脸潮红眼神迷离地看着他。

  「咦?顾,顾锐?你怎么了来了?」

  她的嘴里喷出股酒气。

  「我是来找小雅的。」

  「哦,她不在,我也不知道她去,去哪儿了。反正我回来就没看见她。」

  「阿姨,您喝酒了?」

  「喝了点点,点点。来,来,屋里坐。她可能会儿就回来了。」

  顾锐跟着张建英后面进了屋。张建英坐回到餐桌前拿起刚才喝了半的酒继续喝。桌子上瓶新开的酒已经快被喝光了。

  「阿姨,您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顾锐走过去问。

  「喜事?哈哈哈,对,对,是喜事,是喜事。」

  说完,把瓶里剩下的酒都倒进杯子。

  顾锐瞄了眼桌子上的手机,隐隐约约地看到几个字,「我们离婚吧。」

  他又看了看张建英,她似乎已经处在半醉半醒之间,潮红着脸看不清眼前的切。忽然她的眼泪掉下来,被擦去,又掉下来,又被擦去。最后她索性任其流淌。

  「阿姨,您没事吧?不要再喝了。」

  顾锐劝慰着她,有些不知所措。

  「没,没事。顾锐。放心,我好好好好的。」

  张建英含糊不清地说,又将酒饮而尽。「其实,其实,我特别能喝,喝,真的,真的,不骗你,不信去问你爸。只是我,我今天心里难受。你,你以为我醉,醉了?没,没有。哈,哈哈。顾锐,实话告诉诉你,我很清醒。我心里特别特别清醒。你学习好吗?要努力,不听话可不是好孩子哟,当心我,我打你屁屁,呵呵」

  顾锐挽住她的胳膊想把她扶到沙发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软绵绵的胸部忽地让顾锐内心阵马蚤动。张建英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随着他蹒跚地挪到了沙发上,斜靠着喘着气。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顾锐屏住呼吸,呆呆地望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张建英。熟美的脸庞像傍晚的天空布满红霞,高耸的|乳|峰在警服下缓缓起伏。

  他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张建英。她平时都是那么端庄亲切,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可现在,她醉得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看着张建英的脸,微启的红唇,顾锐的心在跳。他走到门口把门锁上,转身回来,张建英还是依然醉着,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他伸出手试探着放在她的胸上摸了摸。

  「阿姨,阿姨,您没事吧,您醒醒。」

  张建英把头扭到另边,嘴里喃喃自语。

  「邱雨,邱」

  顾锐不顾切地压到她的身上,在她的脸上疯狂地吻着,双手利索地去解她的警裤。

  「别闹,别,闹听话」

  张建英醉醺醺地推着顾锐的手说。

  顾锐没有理她,很快就解开了她的裤子,露出里面白色蕾丝内裤。他心里阵狂喜同时又极度的紧张。那雪白的肉就在他眼前闪动。

  「不要,不要我不要」

  张建英依然神志不清推着他的手。

  「阿姨,要脱下来才舒服,不然会难受的。阿姨也要听话啊。」

  「嘿嘿嘿,我听话,听话」

  张建英嘻嘻地笑着,放下两手。

  顾锐的手开始有些颤抖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大胆。他有点点想停手,可当他看到那近在眼前唾手可得的肉体,他狠狠心,扒下了张建英的内裤。那里完全赤裸了,毫无保留地裸露在他眼前!

  她很美,微微隆起的柔软的小腹下面,大丛油黑的荫毛,像片茂盛的灌木丛。两条笔直修长的双腿并拢在起,有种优雅却又诱人的风韵。

  顾锐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分开了她的双腿,他看到了道娇柔的肉缝,让他忽然想起了小雅。就在两三个小时以前,就在这张沙发上,不同的女人,却是样的缝儿。只是眼前的缝儿更浓密,更成熟,更令他垂涎欲滴。这是经过岁月的沉淀而显现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隐秘的柔美。顾锐抬头看看张建英,她仍然沉浸在酒醉之中,动人的脸颊上披散着几缕长发,嘴里不时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这个女人,是他爸爸的同事和朋友。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那时,她很喜欢他,经常会买些好吃的给他。而他也曾经觉得这个阿姨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可亲的警察。长大些,他也幻想过她的身体,可都是在脑海里闪而过。可现在,她就真实地躺在他眼前,下身赤裸地任他赏玩。

  顾锐定了定神,把脸凑近张建英的荫部,淡淡的臊味立刻令他浑身震,血液。他不顾切地把脸埋进那丛黑毛里,贪婪地舔着像只处在饥饿中刚刚捕食到猎物的狼。他的舌头顺着那道缝儿上下舔吸,直到那里湿漉漉的,毛儿都粘在起。

  张建英感到身子阵舒爽,她轻轻吟叫,睁开迷醉的眼睛看着个年轻的男孩子正趴在自己的两腿间舔弄。是邱雨吗?她仿佛看到了邱雨,那张英俊令她爱恋的脸庞正舔吸着她。她伸出双手放在他的头上,抚摸他的头发。

  「老公,我,我要操我我要你操我」

  她急促地央求着,身体如烧着般起伏。

  顾锐的眼里放着火闪着电,他疯狂了!这些滛荡的话,激起他心底无限的欲火!他将张建英的两腿高高的举起,大大地分开,让那条肉缝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我要,我要」

  张建英叫着,醉眼惺忪地张开双臂勾住自己的双腿,最大限度地分开,向上挺着。「老公,操我啊,操我」

  顾锐插进去了!顺着那条窄小潮湿的肉缝深深插进张建英的体内!如暴风骤雨般的激动和亢奋立刻便占据了顾锐的身心。就在这刹那间,他突然发现她是这么漂亮熟美,风韵十足!从她嘴里发出令人酥到骨髓的呻吟仿佛是他平生听到过的最美的声音。

  他占有了她!毫无顾忌地在温热的肉岤里进进出出,把她身体里泉水源源不断地挖掘出来。此刻他的眼睛和脑子里都是这副雪白性感的肉体,这双修长的大腿,这片浓黑的荫毛,这条流淌着嗳液的缝隙,还有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