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拳重重打过去,正中顾锐的脸上,顾锐个踉跄倒向旁边。

  丁先生扑过去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要置他于死地。顾锐挣扎着用只手抵抗着他,另只手去抓茶几上的烟缸。他用尽全身力气将大理石的烟缸狠狠地砸在丁先生的头上。丁先生手松便倒在地上。顾锐趁势扑过去发疯似的挥舞着手里的烟缸不停地砸下去,顿时便血光飞溅,慢慢地身下的丁先生不再动弹。他又砸了几下才住手。

  此时他满身鲜血,丁先生的头已经稀烂,分辨不出五官。他站起来,惊恐地看着他,烟缸从手里滑脱掉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震响。

  那个女人早已不知去向,屋里只有他和这个永远都不会再站起来的舅舅。顾锐突然感到冷,脑子里面片空白。他本能地跑出门去,跑到了空荡荡的街上,他不知道要往哪里跑,只是拼命地跑,仿佛要摆脱个令他极度恐惧的无边无际的阴影。

  张建英迷迷糊糊地竭力要睁开双眼,刺眼的光线让她感到不舒服。酒精的刺激依然让她的头有些晕。她揉了揉眼睛,竟看见邱雨就坐在她旁边。

  「你?」

  「是我。」

  邱雨对她笑了笑。

  张建英挣扎着坐起身,忽然发现自己的下身在毛巾被的覆盖下是赤裸的。她稳定了下情绪,努力想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还以为」

  「我刚来不久,你的门没有锁。进来就看见你这样,嘿嘿嘿,真是个淘气的老婆,是不是我都不能满足你啊?」

  张建英被他说得有些尴尬,将毛巾被往自己身上又盖了盖。

  「你,你转过身去,我要穿上裤子。」

  「怕什么,你所有的地方我都看过了,怎么现在害羞起来了?」

  「转过去。」

  张建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又重复了遍。

  邱雨看着她,收起了笑容,站起身转了过去。张建英迅速将内裤和裤子都穿上,整理上身的衣服。

  「小雅跑去我家了。我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怎么样?我回来就没看见她。」

  「她在我家直哭,说没有人在乎她。」

  邱雨转回身看到张建英已经基本整理好了衣服,便继续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严不严重,就跑过来看看。」

  「那小雅呢?」

  「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睡了,我看她非常疲惫。」

  张建英叹了口气,坐到桌子旁,拿起手机看了看,删掉上面的信息。

  「也许我不应该瞒着她,唉,其实我是不想让她担心。」

  「是不是你和他的事情?」

  「嗯,也许她那天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她已经是长大了,我不应该再拿她当小孩子看待了」

  「那我们的事情她应该不知道吧?」

  张建英听了,看看邱雨,慢慢地摇摇头。「我想,她不会知道的我了解她。如果她知道了,就不会是这样的表现了。」

  邱雨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你先歇会,我去给你沏杯茶。茶可以醒酒。以后你可不要再喝什么酒了,知道吗?有需要就找我,淘气的老婆。」

  张建英看着他走进厨房,没有说话。会儿,邱雨便端着杯热茶走出来,放到她面前。

  「喝吧,清醒下,你呀,没事喝什么酒,醉了还做那事,门都不锁,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张建英把脸扭到边,没有看邱雨。「你妈妈找过我了。」

  「什么?」

  邱雨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时候?为什么找你?跟你说了什么?」

  「邱雨,我们应该到此为止了」

  邱雨蹲在她面前,仰头急切地看着她。「我妈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张建英还是躲开他的眼睛,侧过脸说:「没什么。我想过了,我们还是及早结束的好」

  「不!我不同意!我爱你!老婆,我爱你,你也爱我,对不对?对不对?」

  张建英艰难地摇摇头,低低地抽泣。

  「说你爱我,说你爱我,就像平时那样!」

  「我邱雨,梦该醒了」

  张建英满脸是泪,哽咽得说不出话。

  「老婆,老婆,我要娶你!等你离婚了,我就娶你!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别人怎么看,就算是我妈妈我也不管,你知道吗?我爱你!我要我们永远都在起!」

  「邱雨!你冷静点。」

  张建英使劲地擦了擦脸上的泪。「你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你应该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你!」

  「邱雨,你不是个幼稚的男孩子,我也不是个天真的小女孩,我们面对不了这个现实的生活!你的人生已经够不幸了,我不能再给你增加点麻烦。」

  「你不是麻烦,你是我的老婆,我爱你!我愿意,我不怕,我」

  「你理智点,好不好?好让我没有看错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以后会怎么过?你有没有想过小雅如果知道了会怎么办?我们没有生活在真空里,我们还必须要对爱的人负责。」

  「那我呢?你不爱我吗?不对我负责吗?」

  张建英抽泣了下,没有回答他。

  「好,我去说服我妈,我要让她同意我们的事情。」

  「邱雨,你还不明白吗?这不是你妈妈的问题。她爱你,她想让你幸福。而我给不了你幸福,同样你也给不了我幸福。」

  「那我们这些日子算什么?嫖娼吗?」

  邱雨瞪着她说。

  张建英咬着嘴唇没有让眼泪再流出来。「邱雨,你走吧我不想再说什么了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是我看错你了,其实你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我真的后悔了」

  邱雨缓缓站起身,眼泪抑制不住地流出来。他看看面前的张建英,她没有看他,而是将脸扭到边。

  「我走了」

  说着快步走出门去。

  张建英听到门嘭的重重关上,身体不由得抖了下。她哭了,虽然直在强忍着,但她还是哭了出来。她的脸扭曲着,泪水像雨般纷纷落下。她的心仿佛被冰冷的雨水浇透了,她感到冷,种无助的失魂的冷。她蜷缩起来,好让自己体会到点温暖,可她发觉她似乎再也体会不到那种温暖了。

  隐隐地她听见外面传来刺耳的警笛声。

  第24章

  「妈,妈,快点儿,我们都等你了。」

  小雅欢快又焦急地冲着厨房喊。

  「来了,来了,这孩子。」

  张建英端着大碗热汤从厨房走出来,小心地放在桌子中央。她解开围裙坐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桌子的菜。「怎么样,还不错吧?」

  「当然了,你是最棒的妈妈!」

  小雅笑着在她的脸上亲了口。

  「阿姨,您做的菜真香!绝对是饭店的水平,我光看就垂涎欲滴了。」

  邱雨趁机赞赏着她。

  「邱雨,你可真会说话。」

  张建英笑着举起杯子,「来,为了你们都考上了大学干杯!」

  「不要,妈。既然今天庆祝我们考上大学,就应该喝酒,而不是汽水。我去拿。」

  说着,小雅跑去拿酒。

  「这孩子。」

  张建英笑着摇摇头。

  「邱雨,帮我下。」

  邱雨跑过去,很快和小雅拿了三瓶酒放到桌子上。

  「你要疯啊,怎么拿这么多?」

  「没事,反正高兴嘛。再说,喝不了就收起来。」

  「好吧,为了你们都高兴。」

  张建英拿过酒瓶开启瓶盖。

  「阿姨,我帮您吧。」

  邱雨从张建英手里拿过来,打开了酒瓶,给每个人倒上。

  「那现在,我们就为了你们都考上了大学干杯。」

  悦耳的碰杯声过后,三个人起将酒杯喝了个干净。小雅立刻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上,举起来对张建英说:「妈,谢谢你辛苦培养我照顾我,我才能考上大学,这杯是为你干的。」

  说完,她将酒饮而尽。

  「行了,你少喝吧,不要喝醉了。」

  「对,还是吃菜吧,都凉了。」

  邱雨忙说。

  「我高兴,是喝不醉的。」

  小雅又为自己倒上杯,说:「这杯是敬给邱雨的,我知道我以前很任性,让你不喜欢我。」

  「小雅,我发誓,我直都没有不喜欢你。」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这几年给我的帮助和鼓励,我,敬你杯!」

  说着,又将酒喝空。

  「行了,小雅,你这样喝,还没吃饭就醉了。还不赶紧吃。」

  张建英往小雅的碗里夹了很多菜,转头对邱雨说:「邱雨,以后你们就在个大学里读书了,你要多帮助小雅,替阿姨多照顾她,要把她当做妹妹样,有什么矛盾不要跟她计较,行吗?」

  「您放心,阿姨,我保证像对亲妹妹样对她,不让她受点委屈。」

  「我放心。」

  张建英笑着又对小雅说:「你呀,应该像个大人了,别动不动就闹脾气。你也要学会体谅别人关心别人。」

  「嘻嘻,我知道,妈。女儿定谨从母命。」

  「小丫头。」

  张建英疼爱地在小雅的额头点了下。

  「妈,你说晓凡阿姨怎么那么幸福啊?昨天我在婚礼上看到赵明叔叔对她真的是太好了,真让人羡慕。」

  说着,她用眼睛瞥了邱雨眼。

  「小雅,生活有时候不是你眼睛看到的那样,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许在背后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们是不知道的。」

  「反正我觉得他们两个人特别般配。来,为了他们俩干杯。」

  小雅又将杯里的酒喝干净了。「对了,妈,顾叔叔怎么样了?」

  张建英手里的筷子停下来,轻轻叹口气。「不知道,自从他被关起来以后,我还没有去看过他。」

  「其实,顾锐的事也不能完全怪他。他为了保护顾锐也是可以理解的。」

  「唉,可在法律上,这就不能叫保护了。而且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太大了,再加上调查顾锐舅舅的公司时候发现有违法行为,他们之间也有很多交易其实顾锐终归还是个孩子」

  张建英没有再说下去,拿起酒喝了口,略有所思。

  「是那个杀了他舅舅的顾锐吗?我想当时他应该是时冲动吧,也许是正当防卫。可他不应该再劫持人质拒捕了。他为什么要杀他舅舅?」

  「不知道。」

  张建英双眼直出神地看着前方,慢慢地摇头。「其实顾锐他还是个孩子,是时糊涂,缺少别人的关心」

  「阿姨,您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

  张建英回过神来,看了看邱雨。「对了,你母亲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前天和她通了电话。就是前些日子好像心情有些低落,可能是我外婆家的事情。」

  「那就好。」

  张建英夹起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哎呀,都是我不好,让气氛变得这么沉重,我罚自己杯。」

  小雅说着话将杯里的酒喝光了。

  「你呀,就是找个理由过酒瘾。只能今天啊,以后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嘻嘻,知道了,还是妈妈最好了!」

  小雅抱着张建英的脸又亲了下。

  「我让你给你爸爸打电话,你打了吗?」

  小雅的笑容立刻就收了起来。「我是不会打的。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

  「可他毕竟还是你的爸爸。」

  「当他和那个姓唐的女人在起,就不是了。」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提了。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谁也怨不了谁。」

  「是啊,小雅,其实唐老师以前对你也不错。」

  邱雨也帮腔说。

  小雅狠狠地瞪了眼他,「你是在为个破坏了别人家庭的卑鄙的女人开脱吗?你知道她给我们家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说着,她的眼圈红了。

  邱雨颇为尴尬地不再说话。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妈妈不应该提起这件事,罚我自己杯。」

  张建英端起酒杯饮而尽。「这年多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好在我们都过来了过去的都不要再提了。原谅所有的人,让我们为明天干杯。」

  张建英刚说完,小雅就拿起酒瓶对着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张建英立刻抢过瓶子,责备她。

  「你怎么了,小雅?疯了?」

  「妈,我是高兴。不骗你,我真的高兴。我有个天下最好的妈妈,还有个关心我的邱雨哥哥,我真的很高兴!我定好好读书,出人头地!」

  小雅已有醉意,她想站起来,却身体歪坐在了地上。「哈哈哈,我摔了跤,嘿嘿嘿,还挺疼的。邱雨哥哥扶我下啊,不许笑。」

  邱雨连忙把她搀扶起来,「你没事吧,小雅,要不要在沙发上休息下。」

  「我才不要呢。我可以走,不用你扶。你看。」

  小雅推开邱雨,踉踉跄跄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忽然又回过头,说:「你们吃,你们吃,别客气。我小睡会儿再来陪你们,嘿嘿嘿。」

  邱雨跑过去,不管小雅怎么推他,还是把她搀进房间,让她躺下。

  「你真好,邱雨哥哥,我能有你这样个哥哥,真是我的福分,嘿嘿嘿。你放心,以后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