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妹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你放心。」

  「我放心,只要你高兴就好,小雅。」

  「嘿嘿嘿,我当然高兴,非常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谢谢啊。我要睡会儿,你出去,你在这里人家都不好意思睡了。」

  邱雨笑笑看着她,帮她整理了下枕头。

  「谢谢啊谢谢」

  小雅的声音逐渐变弱,很快就睡着了。

  邱雨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关上了门,舒了口气。桌子的剩菜还没有收拾,张建英已经不在客厅里了。邱雨走到她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片刻,传来张建英的声音。

  「请进。」

  邱雨推门进去,看见张建英换上了警服,正在对着镜子梳理头发。

  「您要出去?」

  「局里有点事。」

  张建英从镜子里看着邱雨说:「小雅睡了?」

  「嗯,睡得很香。」

  「这个小丫头,喝了这么多,真是的。」

  「阿姨,谢谢您今天请我来。」

  「别客气。」

  「您,您最近还好吗?」

  「还好。你呢?考上了大学以后要更加努力。」

  「我会的。」

  「你妈妈还好吗?」

  「您刚才问过了,还好。」

  「噢,真是的,看我这记性,我真是老了。」

  张建英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身警服穿在您身上,真好看。」

  「谢谢。你是明天回老家吗?」

  「明天早,车票都买好了,回老家看看,然后直接去大学报到。」

  「嗯,好」

  半晌,两人都没有说话,场面在静默中显得异常尴尬。

  「那,那我先回去了,还要收拾行李。」

  「嗯。」

  邱雨转身走到门口,慢慢扭动门把。

  「外面下雨了。」

  张建英在后面轻轻地说了句。

  邱雨回过身看见窗外的天气阴沉着,无声地飘起了毛毛细雨,纷纷扬扬的如无数条水晶线编织起幕水帘。

  「真美」

  张建英双臂环抱胸前,望着窗外轻喃自语。

  邱雨顿了顿,缓缓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用力地将她搂进怀里,深深地吸了口气,闻着那久违的气息。张建英像个初恋的女孩子被情人忽然温柔地抱住般微微惊诧了下。但她没有拒绝,任凭他把自己搂进怀里。邱雨将头伏在张建英的肩膀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看着窗外,似乎都是在用心去体会这刻的情感。

  「我喜欢雨的味道」

  「我想你每天我都想着你」

  张建英悄悄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为什么直都不回我的短信?整整年。我以为会永远失去你了我真的害怕」

  邱雨的声音轻柔中有些发抖,令张建英的心忽地发紧。她忍了忍即将上涌的酸酸的感觉,侧过脸平淡地说:「邱雨,我们」

  「千万别说,好吗?我不会要求别的,相信我」

  甜蜜的亲吻如股甘泉流进身体,灌溉两个人干枯的心田,悄悄地滋润渴望被拥有的灵魂。阵清风拂过,吹起张建英的头发,她将身体向邱雨的怀里又靠紧些。

  「你冷吗?」

  张建英仰头看着他,「很温暖。」

  「你还去局里吗?」

  「我不知道」

  巨大明亮的镜子里站着两个人,个男人,个女人。女人在前,男人在后面抱着她。女人的脸上充满了幸福,虽已过中年,可她却依旧美丽动人。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朝气和喜悦,虽然年轻英俊,可他的眼神里却透出成熟和刚毅。

  邱雨在张建英的脸上亲了亲,「你还是这么漂亮,永远都这么漂亮。」

  张建英笑,笑得非常幸福。面前的镜子仿佛是照相机的镜头,将两个人的甜蜜凝聚在这个时刻。她看着他解开自己的衣扣,那庄重严肃的警服在那双灵巧的双手摆弄下变得异常温顺乖巧,很快就敞开衣襟,袒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和淡红色的胸罩。

  张建英满脸羞红地从镜子里看着那双雪亮的眼睛,同样也看着自己。而那双眼睛也目不转睛地从镜子里注视着她。那双不安分的手开始解她的警裤,熟练得就像是在脱自己的裤子。警裤无声地滑落在她的脚面上,显露出双浑圆玉润的白腿。仅是这双腿就足以将她的熟美展现得淋漓尽致,笔直修长,虽没有春天般的活泼,却洋溢着金秋的稳重与成熟。

  邱雨没有立刻脱掉张建英的内裤,只是调皮地将它稍稍拉下点,让里面小撮黑色的荫毛从内裤的边缘冒出来。他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捻着它们,感觉它们柔软光滑的质感。

  「淘气」

  张建英温柔地责备他。

  「很久没有见到它们了,不忍心立刻就」

  「坏」

  她笑,笑得很甜蜜。

  那双手到底还是脱下她的内裤,却只是褪到膝盖上方。可那里却赤裸了,如片秋日中欣欣向荣的珍草。黑色代表神秘庄严和肃穆,而这三角形的黑色却又充满了诱惑和性感。他白皙的手指探进这片黑色,抚摸着它的柔美,仿佛是在静谧的黑夜中划出娇艳的月光。

  张建英将自己的手盖在那只手上,跟随着它起探寻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和它起抚弄最敏感的焦点。她轻咬下唇,慢慢地呼吸,和他的双眼在镜子里相视,感觉畅快的愉悦在心里逐渐。她轻轻地低吟,让快感散发出来,和身后的人起分享。她的双腿分开又紧紧并拢,将两个人的手都夹在里面。他的手指增加了揉弄的力度,她的手指便也跟着增加,而快感也就令她更加兴奋。

  忽然,他的手反过来压在她的手上,竟带着她起伸进那个潮湿的小岤。她惊喜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坏坏地笑。难以抑制的快感令她不得不稍稍弯腰,将圆润的屁股顶向他。两个人的手指同时都在小岤里挑弄,但却是柔缓地充盈着爱意。张建英心里喜欢这样的抚弄,她觉得和他是体的,是分不开的。快感令她开始颤抖,幸福地颤抖。

  她感觉双腿已经不能完全支撑自己的身体了,她便酥软地跪在地上,趴伏在镜子前面,用手臂支撑住自己。而那个坏坏的邱雨仿佛更加激动,手直没有从小岤里拿出来。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看着我怎么你」

  邱雨在她的耳边低语。

  张建英把头抬起来,羞臊地从镜子里看着他走到身后,脱掉裤子。怒张坚挺的荫茎还是像以前样矗立着,仿佛棵苍劲挺拔的劲松!邱雨分开张建英的臀肉仔细地注视着那个孔,那个他以为会永远失去现在又重新回到他手里只属于他个人的孔。

  它看起来是那么熟悉,依旧美丽诱人,像个小嘴般嘟嘟着,仿佛在撒娇似的埋怨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它。他疼爱地用指肚轻抚它,安慰它,可它却似乎害羞起来,立刻收缩回避他。但马上又放松了下来,重新调皮地出现在他眼前。邱雨舒心地笑了笑,弯身握着荫茎用竃头轻柔地摩擦那已经湿漉漉的处,惹得张建英不住地缩放那里的肉。

  「你真坏」

  邱雨挺身缓缓地将荫茎输送进湿漉漉的小岤,熟悉的感觉瞬间便传遍每根神经。张建英忍不住从鼻腔里呻吟,轻轻地像是在给邱雨赞赏。只下,那根布满血管的荫茎便湿了,光鲜油亮的在湿岤旁震颤。

  「都湿了」

  张建英看着镜子里的邱雨,满脸羞红。「别说了」

  邱雨再次握着荫茎插进张建英的湿岤,双手按住肉臀的两边,这次他是完全地插入进去,直抵洞底。他终于又拥有了它,也终于又拥有了她。

  荫茎与荫道完美地摩擦令两个人都同时感觉到对方真实的存在以及渗透出来的情欲。他没有抽出来,而是又往里塞了塞,任凭荫茎在里面无限地膨胀扩大,不留丝毫的空隙。张建英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随着他颤抖,她专注的感觉着这久违的快乐,心里涌出股说不出的喜悦。

  细雨还在无声地飘着,像无数的思绪在窗外飘飘洒洒。清爽的雨气洗涤了污浊的空气,让室内弥漫着清新的青草和泥土味。

  邱雨缓缓地插入,又缓缓地抽出,他似乎想让时间也随之放慢,细细地体会身下这个心爱的女人给他带来的欢愉。肉体的摩擦是快乐的,没有点杂质,就像是雨洗过的空气。他从镜子里注视着她,她的脸红着,优雅中透着令他魂牵梦系的爱意。他爱她,爱她的身体,也爱这张无法形容的美颜。

  这时候的张建英是最美的,绯红的脸庞娇羞如花,她轻轻地吟,看着他轻轻地吟,那从鼻腔中传出的悠扬却又销魂的吟声将邱雨的心牢牢拴住,使他无法不占有她的全部。她的水悄悄地流淌,荫茎抽出来的时候,拉起几缕晶莹的水丝。

  而当荫茎完全进入的时候,仿佛直向里顶到了她的心。

  张建英的心随着每次的进入而跳动,她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再感受这爱欲的体验了。可此时,那坚挺的荫茎真真实实地就在体内抽动!两个人从镜中相视对方,无尽的情化为情感与爱意凝聚在彼此的脸上。

  邱雨慢慢加快了速度,张建英也随之配合地向后顶胯。动作轻缓中暗暗充满着力量,就在肉体的撞击之处,激起阵阵情欲的火花。那根荫茎仿佛变成了条欢腾的鱼,在那充盈着水的洞里畅游。水包围着鱼,而鱼也尽情地享受这洞中的舒爽。它们天衣无缝的合为体,其实它们天生就本是体。

  抽锸了阵,邱雨慢下来,抽出荫茎对准上方的肉孔柔缓地挤压进去。

  「真想你的小菊花」

  张建英更加羞涩,小小的孔被撑大了,却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

  「它永远都是你的」

  她爱他,爱他的身体,也爱他英俊的脸庞,更爱他占有那里。只有占有了那里,她才感觉自己是完全属于他的。这是他们共同享有的私密,只属于两个人的快乐。镜子雪亮,清清楚楚地照出两人的表情,两人的动作,以及那蔓延在整个房间挥之不去的情欲。

  情欲夹杂着肉体的味道和清爽的雨气混合,轻柔袅绕在这对男女周围。他们可以闻到雨的味道,也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特殊的气味仿佛是精心调配出的香薰,令他们难以自制地从心里散发出爱和欲。做嗳是快乐的,特别是心爱的人相互缠绵的时候。

  邱雨的荫茎在孔里轻缓地输送,生怕动作稍稍急躁就会破坏这甜蜜的气氛。

  他俯下身,把脸埋进张建英的头发里,闻着熟悉的香波味道。

  「我回家了」

  他轻声说。

  张建英眼圈忽然红了,身后这个男人的话似乎下子就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这比肉体的进入更加使她动容。她趴在了地上,让邱雨完全地伏在她的后背,紧紧贴住她。那根火热的荫茎却直没有离开过那个孔。

  「抱着我,抱着我」

  她要求着。

  邱雨抱着她,她的身体像火样在燃烧,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感动。

  「我永远都不想离开你」

  张建英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她此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她爱他,她艰难地熬过了年,她希望时间在这刻永远停下来。邱雨抽出荫茎,支撑起身体,让她翻转过来,面对面地抱在起。

  「你哭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吻他,像快要失去他般地在他的嘴里缠绕。荫茎再次进入她的小岤,再次令她的情欲倾泻出来。她的眉头上挑着,幽怨动人地望着他,她想告诉他,她要永远这样,永远都不让他离开自己,离开自己的身体。可最终她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感受着他带来的幸福。

  她开始颤抖,兴奋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身体随着那强劲有力的抽锸越来越失去控制,她忍着不让自己大声叫出来,便去吻他,让情的柔舌去表白。邱雨的动作加快了,迅猛了,像是突然加速的赛车搭载着两个人高速疾驰。

  「嗯嗯嗯,嗯」

  随着邱雨几声急促亢奋地鼻息,突然阵猛烈地抽锸,张建英的眼睛立刻闪出激动喜悦的光芒。她接受了,让那根滚烫的荫茎在身体里不停地播撒进幸福的种子。

  「我想让你为我们生个孩子」

  邱雨依然抱着她。

  张建英在他的怀里感到温暖,他的身体仿佛是堵墙,将所有的风雨都遮挡在外面。

  「邱雨我」

  「不用回答我,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在开玩笑,有了你就足够了」

  张建英把他抱紧,没有再说什么。

  「你会到大学来看我吗?」

  少时,他问。

  张建英注视着那双清澈的眼神,吻了吻他的嘴说:「我会去看小雅的。」

  他笑,她也笑,重新拥吻在起。

  隔壁房间里面隐隐约约的声音停止了,可雨却没有停,依然无声地下着,所到之处都是片湿淋淋的翠绿。

  小雅把目光从窗外移到天花板上,呆呆地出神。她想生活真的是捉摸不定,如果这切是梦就好了。梦醒以后切恢复原来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家还是那个家,爸爸虽然在外面忙但还是会经常回来,回来以后会买很多好东西。而自己也会在妈妈的怀里撒娇,永远是他们最爱的女儿,永远都长不大。但这个梦似乎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如果当初爸爸没有遇见唐秀芸就好了,如果当初妈妈没有遇见邱雨就好了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偷听到爸爸和妈妈分手的谈话就好了,如果当初没有偷看妈妈的手机就好了,如果如果明天来了,切会改变吗?

  【全文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