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办。她明知道他在撒谎,但还是忍了下来。她几乎个星期都没有好好睡觉。本来今天不是她值班,但晓凡要去约会,她只好替她的班。值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现在她感到那股睡意在拼命地想从她身体里挣脱出来,把她仅有的点精神都带走。她用力地揉了揉太阳岤。

  「阿姨,您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只是这些天工作很忙,有些累。」

  说着,她拿起杯子饮而尽。

  「我们说到哪儿了?哦,对了,我希望你可以在学习上帮助她,做个好的榜样」

  她实在是感到困乏,眼皮不由自主地合在起。

  「阿姨,您是不是病了?要不要休息会儿?」

  「不」

  张建英摆摆手,此时她甚至连说话都懒得说,只想睡觉。但她意识到这里不是她家,她必须站起来走出去,回到自己的家去睡。但她使尽全身力气刚刚站,又重重地坐回沙发上。

  「阿姨,我扶您躺会儿吧。」

  「不」

  她的手还没有摆,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邱雨看着熟睡的张建英心里不由得激动万分,这是他盼望已久的时刻!在这个安静的午后,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就这样毫无知觉的睡倒在他的沙发上!

  他在张建英的旁边坐下,像看着自己的猎物样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脸。他不用着急,他有充裕的时间来做完他想做的事情。

  他拨弄她的头发,看着那张白皙光滑的脸庞在阳光的斜射下妩媚动人。长长的睫毛整齐有序地排列在那双微合的眼睑上。在眼角边有几条浅细的毫不明显的鱼尾纹,给这双迷人的眼睛平添了份成熟与性感。

  邱雨探过头去,在张建英的嘴唇上吻了吻。虽然是个没有什么感觉的冰冷的吻,但他却很欣喜,因为这证明了他已经开始可以完全地拥有她了。粉红色的嘴唇微合,上面竟涂着淡淡无味的唇膏!邱雨想象着这个美丽女人在镜子前搔首弄姿的样子,也许穿着性感的睡衣,也许丝不挂。

  她穿着警服睡觉的样子非常美,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美人,个不折不扣的成熟美人,配着这身英姿勃发的警服,她的魅力已经让邱雨不能自已。他轻抚她的胸牌,那串数字在她突兀的胸前闪着明亮的光。

  邱雨把手放到张建英的胸上抚摸,如果这时她是醒着的话,邱雨知道后果是什么。但现在她却睡得很香很沉,她不会拒绝他的抚摸,她已经没有任何能力来拒绝了。邱雨虽然隔着警服揉弄张建英的|乳|房,但那柔软的质感早已通过双手传到他的心底。他的内心雀跃着,这饱满的果实曾令他望眼欲穿,而此刻它们已经尽在他的揉弄之下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小心用力地像搬件贵重的物品样把张建英修长丰满的身体横在沙发里,现在张建英看起来更像是他的实验品。邱雨只解开她上衣最下面的个钮扣把两个衣角撩开来,伸出手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摩挲。他抬眼望她,她正呼吸匀称酣然入睡,仿佛在做个香甜的美梦。

  邱雨动手了,他尽量抑制着因为过于兴奋而有些颤抖的手。终于他成功了!他像剥掉香蕉皮样把张建英的裤子解开了,而且慢慢地谨慎地向下褪!她里面穿着条粉白纯棉的蕾丝内裤!邱雨几乎要喊出来,他润了润干涸的嗓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丘鼓起的暗色的小丘。他定了定神,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礼物就要完全被打开了,它几乎已经完全属于他了。

  他掀起了内裤的上边,往里窥视。他咽了下口水,瞪大了眼睛,那藏在张建英最隐秘地方的竟是大片茂密的黑草地!她定是细心浇灌那里的,不然它不会如此繁茂郁郁葱葱。而且只有肥沃的土壤才会长出这么迷人的芳草。邱雨把手伸了进去,终于触摸到了张建英的荫毛!细滑柔软的荫毛在他的指间簇拥,接受了他的爱抚。他不想把手拿开,只想就这么摸着它,爱着它,让它和手合而为。他稍稍向下便触摸到了那粒娇柔的阴,那是她最核心最隐秘的部分!他想不到他竟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他想要的,这切正在他的掌握之中。温热湿润的荫唇如同嫩薄的花瓣在暗中开放,在隐蔽的毛丛中散发出醉人的幽香。

  邱雨想起了什么,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数码相机,重新回到张建英的身边。

  她还在睡,无所知地沉睡。邱雨开始对着她拍起了相片,肆无忌惮地按着快门

  张建英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慢慢地辨清了周围的景物。这不是自己的家,她有些惊慌。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多久,只记得刚刚很累很困。她抬手看看手表,过去了两个多钟头了!她挣扎着坐起来,看见邱雨正在自己的屋里写作业,她感到有些尴尬。本来是找邱雨谈话的,但自己竟在他的沙发上睡着了。

  她下意识地检查了下衣服,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于是拢了拢头发站起身。

  「阿姨,您醒了?您还好吧?」

  邱雨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的样子过来问。

  「对不起,我太累了,就睡着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我知道您是警察,平时工作很忙的。只是我得跟您道歉。」

  「怎么了?」

  「我没经过您的允许就把您挪到沙发上躺着了。」

  他的语气充满了歉意。

  张建英的脸有些发热,时语塞。「是,是我不好我睡这儿不好意思。我该走了。」

  「您真的没事吗?」

  「谢谢你,邱雨,我没事。不过,阿姨想请你别跟小雅说,好吗?」

  「您就百个放心吧,阿姨。这是咱们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邱雨把张建英送到楼下,看着她骑上车离开。

  张建英拐过楼群,和迎面走来的林松岚擦身而过。

  第09章

  「小雨。」

  林松岚打开门叫邱雨。

  「妈,您回来了。累了吧。」

  邱雨把她手里的书包接过来,倒了杯水递给她,又按摩她的肩膀。林松岚把水喝了,闭着眼睛定了定神。

  「妈,我看您很累,要不然就休息几天吧。」

  「那怎么行,我休息了,工作也就没了。」

  「那您每天都那么的辛苦,只有礼拜天休息。我怕时间长了,您的身体也完了。」

  「放心吧,小雨。妈还能顶得住。这点累不算什么。」

  「我真想不上学了,去打工挣钱,让您在家里呆着。」

  「别胡说。现在别说高中毕业,就是大学毕业也不定能找到工作。你定要好好的把学习搞好。如果你要真的心疼我,就定要考上个好大学,给我争口气。」

  「妈,您放心。我定会考上个好大学的。」

  「我信。」

  「您先歇着,我去做饭。」

  林松岚看着邱雨走进厨房,轻轻地叹口气,把刚要流出来的眼泪擦干净。

  ***    ***    ***    ***

  张建英刚进门,小雅就跑过来把她拉到沙发上着急地问:「妈,你怎么这么半天啊?都和邱雨说什么了?」

  「哦,就是聊你们的事情啊。后来我去别的地方办了点事情,就回来的晚了点。」

  「那结果怎么样?」

  「结果啊,他答应帮助你,不会影响你们的学习。」

  「那你不会反对了?」

  「我只是说如果你们超出正常的朋友范围就不可以。般的交往我不反对,最主要就是你的学习」

  「我知道了,学习学习再学习。这学习也得有动力啊。你知道吗?邱雨直都跟我说我爸经常不在家,让我在家多帮你做些事情,替你多分担些。还有别跟奶奶顶嘴。」

  「看来他的话比我的话管用多了?」

  「妈,我也直都听你的话呀。」

  张建英抚着小雅的头发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刚知道原来邱雨的家境那么不好,而且身世也很让人同情。」

  「嗯,他的事只有我和唐老师知道。其实他们是从外地过来的,他妈妈每天都去医院做陪护,然后再做小时工,非常累。但邱雨的学习又那么好,又懂事。真的很不容易。正因为这样,我才喜欢他。」

  「他确实是非常好的孩子,很难得。其实你和他在起,我是很放心的。你可以从他那里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对你很有帮助。」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

  「小丫头,但你必须记住,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懂。」

  张建英爱怜地在小雅的头上点了下。

  ***    ***    ***    ***

  晚上躺在床上,她心里稍稍平静了些,想着总算有件事情解决了。虽然谈恋爱对于小雅的年纪来说还是略显过早,但她可以找到邱雨这样的男孩子,还是让她放心的。邱雨在某些方面比很多成年人都要成熟,这也许是因为他所经历的事情把他磨练出来的结果。不过又想起下午在他那里自己睡着了,便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她觉得自己很有意思,明明是去解决女儿的事情,没想到自己先睡了觉。还好是邱雨,如果换了别人肯定会立刻告诉小雅,让自己下不来台。想着想着,她睡着了。这是她这么多天来第次睡好觉。

  她做了个梦。她梦见她走进卧室里,看见沈勇和个看不清脸的女人赤身捰体地躺在床上做嗳。她惊呆,喊着冲过去要把他们分开。但他们搂得非常紧,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也使徒劳。小雅则在旁边笑着跳着为她加油。终于她把他们两个分开了,那女人很快就不见了。她发现此时自己也是赤裸的,便抱住沈勇,把他那根挺立的荫茎插进自己的荫道里。她兴奋地和他做嗳,大声地叫着。她感到整个身体都要飞起来了。但当她低头看沈勇的时候,却猛地发现身下的竟然是邱雨!她无地自容,但她不想停下来,依然兴奋地起伏着身体,高声地滛叫。直到邱雨射在她里面。

  张建英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刚才的梦令她现在还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她做过很多性梦,但今天的梦却使她体会快感的同时感到难堪。她伸手摸了摸荫部,已经湿了。她拿过纸巾擦干净,翻身想继续睡,可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干脆起来去浴室洗漱。

  第10章

  自从和顾志平有了那次荒唐的关系以后,张建英直都在有意地躲开他。如果在食堂买饭的时候看见了,也会躲开,她不想让两个人都感到尴尬。毕竟发生了这种事,谁也不会轻易把它在脑子里抹去。而顾志平也很知趣的没有跟她打招呼,看见她走过,只是远远的望眼。

  「张姐,我有喜了。」

  晓凡脸欣喜地跟张建英说。

  张建英吓了跳,瞪大眼睛问她:「你怀孕了?」

  「什么呀?我终于捡到钱包了。」

  「钱包?什么钱包?」

  「就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人家给我介绍的白领。挺不错的,有钱有车也有房,什么都不缺。」

  「就缺你了是不是?」

  「对,你说的没错。等我再考验考验他以后再说。」

  「我说晓凡,那赵明呢?就算完了?」

  「他呀?慢慢等吧,早晚有个傻丫头找上他。」

  「我看呀,最傻的就是你。以后你就知道了,钱和爱情没有关系。」

  「我现在就知道。但没钱要爱情干什么?就剩了用嘴说了。再说,谁能保证我和赵明就那么合适呢?只是他厢情愿罢了。」

  「我知道。但你把钱放在爱情前面早晚会后悔的。」

  「就算后悔,我也先享受了。我总不能两边都占着吧?那也太贪心了。」

  张建英看着她摇摇头,真的说不出她到底是贪心还是不贪心。现在的年轻人想法真的是日千里。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又短信过来。

  她打开邮箱,是个只有号码没有名字的信息。

  「阿姨,我想和您聊聊。邱雨。」

  「他怎么知道我的号码?肯定是小雅告诉他的。」

  张建英想着,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找他。

  「可以,什么时候?」

  很快,信息发了回来。

  「今天下午您下班以后,我在新意广场等您。请别告诉小雅。」

  「张姐,是不是外面有情人了?」

  晓凡笑嘻嘻地看着张建英说。

  「别胡说,你以为谁都像你样那么龌龊呢。」

  「什么叫龌龊啊。其实就算你有个情人我都不惊讶。独守空门的日子不好过哟。」

  「行了你,还有完没完?除了男欢女爱的事情,你就没有别的了。」

  「这人活着可不就是个男欢女爱吗?如果连这点乐趣都没有,那活着有意思吗?」

  「不跟你说。你算是彻底堕落了,混进了警察队伍。」

  张建英低头工作不再说话。也许是晓凡的话让她心里却忽然想起了昨晚那个性梦,她感到阵脸红。那个梦至今还能清晰地出现在她脑子里,甚至那种感觉她还能感觉到。但她必须尽快地忘掉这种感觉,不然她没办法去见邱雨。

  新意广场上人来人往,虽然已接近傍晚时分,但人们依然络绎不绝的在这里游览。广场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商店餐厅酒吧和电影院,五颜六色的牌和海报占据了所有的墙壁和屋顶。仿佛在这里没有寂寞,只有数不清的喧哗和刺激。

  张建英看见邱雨穿着显眼的校服站在尊象征着丰收女神的石雕下面,似乎和这个人心浮动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    ***    ***    ***

  「你好,邱雨。」

  「阿姨,您好。」

  他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年轻富有朝气的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

  「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挺神秘,不要告诉小雅。」

  「我们去那边谈吧。」

  邱雨指了指附近的个冷饮店。他们走了进去,在靠墙的个小桌子旁坐下来,各自点了杯橙汁。

  「不会耽误你的学习吗?」

  张建英从吸管里吸上橙汁,橘黄铯的液体像温度计样升高进入她的嘴里。

  「不会的,您不用担心我的学习。我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

  「我放心。邱雨,说实话,你真的很让我刮目相看。像你这样的孩子现在很难得。」

  「其实也有很多,只不过您没有看见。」

  「我没有故意要夸你。事实就是这样。现在都是独生子女,都娇生惯养,搞得有些孩子上了高中连鞋带都不会系。」

  「真的吗?这么离谱。」

  「当然是真的,报纸上说的。昨天我还看到篇报道说」

  她忽然感到自己说的太多了,停了下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姨。」

  邱雨看着她,停顿了下说:「其实,我挺担心您的。」

  「担心我?担心我什么?」

  「说实话,那天见到您的时候我就发现您好像精神不是很好,好像很疲倦的样子。比第次我见到您的时候要憔悴很多。后来,您在我家睡着了,当时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您的样子看起来很让我心疼,也很让我担心。」

  张建英被他的话说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唐突,似乎不应该由他说出来。但看着他真诚的眼神,她心里却有些感动。

  「哦,邱雨,你多想了。其实没什么,我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忙,没时间好好休息。等过了这段就好了。」

  她笑了笑看着他,似乎在问他这个答案他满意不满意。

  「阿姨,我问过小雅了。她说她爸爸经常不在家,奶奶除了做饭买菜,基本家里的很多事都靠您。」

  「这个孩子,说这些干什么?不过我也要谢谢你,邱雨。小雅都跟我说了,你教给她的事情。说实话,有你帮助小雅,我真的很放心。」

  「那您呢?」

  「我?我没什么,这就是生活。等你以后长大了就明白了。生活中必须要面对很多你不想面对的事情。」

  「我早就懂了。」

  邱雨刚才还晴空万里的脸下子阴沉下来。张建英的心好像被刺痛了下。

  「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如果你想说的话。」

  邱雨喝了口杯里的橙汁,慢慢地说:「我和我母亲是从外地来的。从小我就没有见过我父亲。每次和别的孩子起玩的时候他们都叫我野种。我不明白,就去问母亲。我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她跟我说,你不是野种,是我的儿子。后来我长大些了,她才告诉我。我的父亲在我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就把我们丢下出国了。因为他说他不能和我母亲在那个小地方生活辈子,他有更大的理想。

  其实我的母亲也是在这个城市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只是后来被分回了老家。从那时候我起我就发誓定要争气,定要出人头地,定要让我母亲过上好日子。

  因为,从她把我生下来以后,所有的人,亲戚朋友,甚至是我的外公外婆都疏远她,甚至讨厌她。本来很好的工作也做不下去了。有时候夜里醒来我都听见她会小声的哭。」

  张建英想说些什么,但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在堵着,让她说不出来,只觉得鼻子发酸。她终于知道邱雨身上那股坚毅和成熟是怎么来的。

  「为了我能接受好的教育。年以前我母亲就带着我,拿着所有的积蓄来到这里找了她以前的个朋友把我安排进学校学习。她每天就去做陪护和小时工,很晚才回来。我直都对自己说,我定要努力,让那些曾经鄙视我们的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和后悔!」

  「我相信,邱雨。你定会成功的。我相信。」

  眼前的这个男孩子过早的经历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但他却勇敢地站了起来,并且抬起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