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哦?你怎么准备的?」

  张建英斜眼看着他,知道他正在说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这半个多月他肯定是在那个女人的床上准备着。而现在他用那只玩弄过那个女人荫部的手正在抚摸着她,她感到厌恶。

  「锻炼身体啊,蹲起啊,俯卧撑啊,为了在你面前能有个好的表现。」

  沈勇的手摸进了那道肉缝里,在里面搅动。她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我说过今天我不想做。没情绪。」

  「做次就有情绪了。再说我也很长时间都没回家看看了。」

  他笑着,不由分说就把她的睡裤扒了下来,用力分开她的腿,俯身去舔她的外阴。那里刚刚清洗过,还留着股浴液的香气,非常诱人。沈勇似乎忽然下子来了情趣,张开嘴伸出舌头就去舔吸那里。

  「我说过,我不想啊」

  难以抑制的快感立刻就冲上张建英的脑子,而那里同时发出拒绝和接受两种相反的信息。她扭动着下体,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反抗还是在享受。只感觉身体在颤抖,心在呼唤他不要停下。

  「啊啊」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伸手摸过手机打开:「阿姨,您在做什么?」

  她的意识模糊,现在她不想做其它的事情,于是关了机。

  水流了出来,在沈勇的舌头挑拨下汩汩地向外流。她已经不能自已了,如果说刚才她的心里还有些挣扎,但现在她完全放弃了,而且是迎合着,她只想让他那个葧起的荫茎赶快插进自己的体内。

  「进来我要啊」

  她呻吟着,要求着。

  沈勇的竃头又大又圆,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坚挺的荫茎像个准备冲锋的战士样剑拔弩张。他从抽屉里拿出个安全套,撕开套上,粗大的鸡笆把安全套几乎都快要撑破了。他顺利地插了进去,经过很长时间冷淡以后他终于又体会到了张建英的荫道的握力。他心里有了股新鲜感,这种新鲜感不是那种对陌生肉体的新鲜,而是对久别重逢的新鲜。

  他兴奋地操着,用那根有力的鸡笆在她的下面抽锸。他知道她会高嘲,高嘲的时候她会流很多水。而且他还知道她的敏感点在那里,差不多什么时候她就会泄了。果然,建英没变,就像以前样,在差不多的时候她泄了,兴奋地扭曲着脸呻吟着,全身的肉都在抖。太美了!她还是那么令他心动,在床上,在这个时候。

  而他并没有让张建英停下来喘息下,而是继续用鸡笆刺激着她,让那快感如海水样波波涌上她的岸堤。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还是她的老公,他是最棒的!虽然这些天他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在阿梅的身体上,但他还是保持了充沛的体力做最后结束的冲刺。他完成了,而且非常完美。张建英在身下激动地颤抖着身体,沉醉在快乐之乡难以复返。

  早上醒来,张建英发现自己只穿了睡衣,下身依然裸露着。昨晚的交欢让她体会到了真正久逢甘霖的欢愉。但现在清醒之后她开始埋怨自己,她觉得自己把自己出卖了。她不仅没有谴责沈勇的背叛,反而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短暂的快乐。

  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邱雨给她发过短信。她急忙拿过手机打开查看,里面竟有四个没有查看过的信息。

  「阿姨,您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回复?」

  「您睡了吗?是不是累了?」

  「我想您」

  「真想现在和您说句话,想您晚安。」

  她的眼睛竟有些湿润了,删掉了所有信息,起身去浴室洗漱。

  沈勇已经吃完了早点衣装整齐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张建英从他身边走过他也没有抬头。

  张建英坐在餐桌边,没有胃口吃东西,她看看沈勇,心里很是别扭。

  「我想跟你谈谈,沈勇。」

  「嗯,谈吧。」

  他还是没有抬头。

  「你能不能放下报纸听我说。」

  「你说吧,我听得见。」

  张建英有些急了,快步走过去把夺过报纸狠狠地拍在茶几上,吓了沈勇跳。

  「你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

  沈勇惊诧地看着她愤怒的脸。

  「昨天?我每天都不好,你知道吗?从你不在家以后我就不好了!」

  「你又怎么了?早上起来就找事。」

  「什么?沈勇,你说话办事要有良心,我找什么事了?你说我找什么事了?要不就不回来,回来也是把这里当旅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在外面不是很舒服吗?」

  「张建英,我告诉你。」

  沈勇也瞪着眼站起来囔:「我这么辛苦也是为了这个家!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非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吗?」

  张建英想笑,她刚要再说什么,这时小雅从屋里跑出来站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冲着她喊:「妈!我爸好不容易才回来,你怎么能这样?我爸在外面那么辛苦,你能不能体谅他点?」

  婆婆也站在身后说:「建英,小雅说的对,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沈勇也难得回来次。」

  张建英顿时感到股强大的委屈从心底涌出来,她觉得受到了侮辱和委屈。

  仿佛在这里只有她是个孤独的局外人。她的眼泪很快就充盈了眼眶,但她要在眼泪流下来之前就冲出门去!

  她在路上跑着,不知道要跑去哪里,只想离开这个家,离开沈勇。她的眼泪直都在眼眶里转,但她不能在街上哭,她不想让路人像看傻子样看她边跑边哭。天开始下起了毛毛雨,细如发丝轻轻地落在她身上。

  很多人都撑起了雨伞,可是她没有。她只有向前跑,去寻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当她停住脚,竟然发现她站在邱雨家的楼下。

  那扇破旧的楼门开着,仿佛知道她要来样,在等着她。昏暗杂乱的楼道还是那么拥挤,只留出个狭窄的过道让人通过。

  她抬起手敲门。邱雨站在门口惊喜地看着她。

  「阿姨,您怎么了?都湿了。赶快进来。」

  张建英犹豫下就走了进去,门立刻在背后关上了。邱雨拿来条干毛巾递给她。

  「阿姨,您先擦擦,别感冒了。」

  他的语气永远都是那么体贴温存。张建英接过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邱雨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昨晚,我给您发信您也没有回,打过电话也是关机,我直都在担心。」

  张建英看着他想说什么,但眼睛湿润了,忍了路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她委屈,无助,仿佛是个需要安慰的小女孩。邱雨抱住了她!她没有拒绝,倒进了他的怀里。她感到舒服安心,像是漂泊的船终于靠岸了。

  「没事,没事,阿姨,我在这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直在您身边保护您的。」

  他的话让张建英哭出了声。她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关爱和承诺,她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在这里得到的。邱雨捧起她的脸,看着那令他痴迷的流着泪水的脸,用手抹去垂在脸颊上的泪痕。

  「阿姨,您这样真的让我很心疼。您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吗?我可以不吃不喝,但我不想看到您哭。」

  他几乎是在俯视她,似乎有股宁谧柔静的气息从上至下笼罩着她。个轻轻的吻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她娇嫩的嘴唇上。张建英有些惊诧,同时又晕眩了,整个身体在微微地抖。她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邱雨俯身吻了下去。这是个幽长缠绵的吻,张建英连心都融化了,她心甘情愿地让邱雨的舌头在嘴里面翻腾缠绕。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双臂从邱雨的腋下穿过去搂住了他。她开始主动伸出自己的舌头探进邱雨的嘴里,感觉着他温柔地吮吸。

  雨开始下大了,无数条水线在窗外织起帘水幕,所有的景色都变得模模糊糊分辨不清。倾盆的大雨仿佛将这个小小的空间从世界上隔离了出去。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沉重的雨声敲击着耳膜。空气里充满了雨的味道,清凉中带着丝寒意。

  邱雨的手在她的胸上摸索,寻找着衣扣。张建英似乎清醒了些,慌忙制止他,却又显得那么无力。她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冷还是惊愕,每寸肌肤就在那只手滑动之中战栗。而那只手却潇洒地在她身上迂回,时上时下,时而竟摩挲起裙子下面那双光滑的大腿。

  她既兴奋又害怕,摇着头用哀怨的明眸望着他,希望他停下来。但他没有,反而更加放肆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

  「不」

  张建英用颤抖的声音说着,阻挡他的手继续向前。但那只手却充满了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往无前地到达了她那最隐秘的地方!

  「不,邱雨」

  她恳求着他,但心里却又隐约地不想让他停下来。邱雨看着她,眼神里的坚毅和犀利好像河水样在往她的身体里面倾倒,瞬间便冲垮了她那并不坚固的心堤!

  她终于放弃了,但身体还在颤抖。她看着邱雨那双白净灵巧的手,从裙子里把自己白色的内裤顺着弯曲的双腿脱了下来,她默默地泫泣,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就是忍不住。她抿着下唇,抬起手,震颤着抚摸那张年轻的脸以及让她迷醉的嘴唇。那张脸上露出了微笑,让她感到丝慰藉和兴奋。她的双腿被分开了,非常自然毫不费力地被分开了!那健硕的身体压了下来,唇与唇的接触在涌动出的情中缠绵。

  很快张建英就感到根热得发烫的荫茎插了进来,立刻就填满了她的心!

  强烈的快感令她用力地抱住邱雨。它在动!像列高速行驶的火车在隧道里不停地穿梭。她的身体仿佛燃烧起来,难以名状的快乐!

  「啊」

  她低低地喊着,想用微弱的呻吟来缓解此刻的兴奋。她的双腿环绕住邱雨,双手在他的背上抚摸。她感觉他的背像面厚实的墙,把风雨都挡在了外面,只留下快感在墙里。那根荫茎直都在抽动着,次次强劲地冲击进她的最深处,在她体内点起熊熊的烈火。她的脑子空了,她感觉那火焰在灼烧着她,但却是舒服的,刺激的。她只希望这火焰把她吞噬掉,就像她曾经想象过样。

  他们吻着,同时从鼻腔里发出愉悦的喘息声。两个人谁也不愿意放开谁,紧搂在起,挤在这张陈旧的沙发上。张建英忽然感到有股力量在身体里向外冲撞,她高亢地叫着,身体猛烈地收缩,将股嗳液喷涌出来。

  她抖动着身体紧紧搂着邱雨呻吟。在他的身下,她快乐了!她享受着期盼已久的快乐!她感觉他像龙卷风样把自己高高地卷起来,直卷到了天上。她不想下来,只想越飞越高。

  那根荫茎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始终都在强劲地抽锸。这就是她想要的!她拥抱着这个正在把快乐源源不断地送进她体内的男人,她感到了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那剧烈的冲击猛然加速,瞬间抽离了出去,股滚烫的液喷射到了她的浓重的荫毛上。他太有劲了!张建英觉得灵魂在那瞬间都被他带出去,游荡在体外

  邱雨拿着纸巾仔细的点不漏地把她身上的液擦干净,细心得让她不好意思。

  「我自己来吧。」

  她拿过纸巾把自己擦干净。忽然她感到了极度的尴尬,刚才那股子情慢慢冷却以后似乎清醒了许多,她不能相信她和她女儿的男朋友做嗳了,而其非常兴奋热烈,刚才那种快感还像微弱的火苗样她身体最深处跳动。她尽快地穿上内裤,想尽快把自己的身体遮盖起来,只是不敢再看邱雨眼。

  「阿姨,您冷么?」

  他总是那么温柔体贴。

  「有点。」

  她低着头回答。整理好衣服,张建英还是无法面对他。「我,我该走了。」

  「我喜欢您」

  她没有回答,打开门走下楼去,邱雨追下来把雨伞递给她。

  「阿姨,给您伞。」

  张建英心里有着莫名的感动,看着邱雨英俊的脸,很想去吻他,就像刚才样。

  但她克制住了自己。

  「谢谢。」

  她接过伞没有回头,快步地往外走。雨还在下着,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下来,在空气中散播着股清爽的味道。

  张建英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抑或是笑中带泪,泪里面又夹杂着些许的甜蜜与激动。她撑着伞深深地吸了口气,凉爽的雨气瞬间就沁入她的心扉,冲洗掉了心里的不安与委屈。她微微地笑了笑,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天气。她的脚步变得轻松了很多,每踏步都会溅起缤纷的水花。雨水打湿了她的鞋,清凉地如花瓣样落在她的脚面上。

  她伸出手,雨丝便纷纷散落在她的手臂上,温柔地缠绕着白皙的肌肤。她隐约的好像还能感觉到刚才那股强劲的冲击力在体内振荡,让她兴奋和愉快。片刻她又害羞了,于是用这把蓝色的雨伞掩盖住她羞红了脸。时而她又调皮似的从伞下探出头来,窃笑着偷看从身边撑伞相依走过的情侣。

  回到家,她把雨伞放到鞋柜上。沈勇好像已经出去了。她进了卧室锁上门,找出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温热的水轻柔地流过她的全身,像双温柔的手在抚摸她。穿过高耸的|乳|峰,流过性感的小腹,在那片黑毛中汇集,又分成无数的支流顺着浑圆的大腿滑向白净的脚面。她偷偷地笑了,仰起脸在水的冲刷下笑着。

  张建英擦干了身体,换上新衣服走出卧室。小雅跑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妈,您去哪儿了?刚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为了爸对你囔。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小雅脸难过地看着她,想得到她的原谅。顿时,张建英的心焦灼在冰与火之中。她看着小雅的眼睛,不知该说什么,伸手摸了摸小雅的脸,半晌才缓缓地说:「没事,妈能理解。」

  小雅哭了扑进她的怀里:「是我不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张建英没再说什么,只是抚着她的头发,眼圈红了。

  第13章

  沈勇走了,这次没有跟她说什么时候回来。张建英也不想问,她已经开始不在乎他了。她的心里完全被邱雨占据了,或者说被那件刺激却又见不得人的事情占据了。

  如果刚才没有见到小雅的话,她很可能会直愉快下去,至少在心里她会直保留住那种愉悦。她不是个风马蚤的女人,但生活却给了她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张建英还能清晰地从身体的各个角落感觉到他的亲吻,他的抚摸甚至他进入时的快感,此刻还能使她暗暗地羞红了脸。然而小雅的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出现在了他们之间。她有些茫然,快乐似乎总是和痛楚在起的,既矛盾又统。

  就像个小女孩刚刚吃到自己想要的糖果,却被告知糖果对牙齿有很大的伤害,必须不情愿地把它吐出来。每个人都是矛盾的统体,每天都会挣扎在矛盾之间无所适从。

  张建英半倚在床上,看着手机,她知道那个铃声会响起来的。

  很快她就听到了她想听到声音,几乎是同时她就把手机拿在手里。

  「我想您,明天我家天都没有人,来吧。」

  她的心在跳,分明是在告诉她这正是她想要看到的话。她注视着那几个字,良久,把它们删除,关掉了手机。张建英清楚的知道她必须这么做,没有什么可犹豫的。理智的决定有时候是痛苦的,却也是必须的。

  半晌,她从床底下把藏匿的雨伞拿出来,这是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深蓝色折叠雨伞,就像商场柜台里摆放的千万把雨伞样普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此时它上面的雨滴已经干了,被整齐有序地卷起来,在橘黄铯的灯光下光滑的伞面闪着深蓝色的令她心颤的光亮。张建英的手在上面摩挲着,白皙修长的手指掠过伞摺,心跳的震荡犹如吹起阵温热的夏风拂过脸庞,泛起羞红的笑意。

  张建英的双手紧紧握住车把,眼睛尽力向远方眺望。这是个可以分散紧张情绪的办法。自行车在路上灵巧地穿梭,如条鱼在人海里畅游。她拐进楼区,在那个敞开楼门前面停下来,锁上车,从车筐里拿出雨伞。

  昏暗的楼道里仿佛有种化解不开的情绪从四周挤压过来,包围住她发热的身体。

  张建英定了定神,敲门,邱雨脸兴奋地站在门后。

  「我,我是来还给你雨伞的。」

  邱雨把她拉了进去,锁上门。两个人相视片刻便热烈地拥吻起来。几乎同时都在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自己的衣服。边吻边脱,直到丝不挂。邱雨把她抱住,疯狂地吻着。

  而她的手饥渴地摸索到他的鸡笆,套弄起来。欲火被打着了,旦燃烧起来就无法再熄灭,只能让它将所有的东西都烧尽!

  「嗯噢」

  他们呻吟着,感受着对方燥热的身体。邱雨要她转过去,弯下腰。张建英心领神会地用双臂支撑在沙发上,撅起屁股。那根爆涨的荫茎立刻就分开花丛直冲进洞底!这冲令她感觉身边竟不由自主地被提了起来,她只得脚尖着地,兴奋地叫出了声。

  「啊」

  她被那根强劲的荫茎挑了起来!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巨大的向上的力量,瞬间就把她降服了!她在兴奋中被占据了,被拥有了!她的屁股被邱雨牢牢地固定住,次次地让那根年轻的荫茎在下面疯狂地抽动着!她想大声叫喊出来,但却拼命地忍着,只发出近似于凄惨的呻吟。但她却是舒服的,欢喜的,整个身体都被无形无尽的快感包围住,随着他的抽锸释放出潜在的能量!

  「啊不行了不行了」

  张建英恍惚着将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