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晓凡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哟,张姐,你是真的不样了,也开起玩笑来了。」

  晓凡傻笑着看着她。

  这时手机响起收到短信的提示声,张建英拿起来查看:「阿姨,下班以后到我家来吧,我也想你。我妈妈今天会很晚才回来。」

  她快速地瞥了眼短信,利索地删除了。

  「张姐,是情人的短信吧?顾局,你是不知道,我们张姐现在是青春又无限了。」

  「晓凡,你怎么老瞎说,别人会以为是真的呢。什么情人不情人的,是老沈来的信。」

  张建英赶紧解释,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就是,你这个晓凡,建英说得对,真该对你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了。」

  顾志平看了看张建英,扭脸对晓凡说。

  张建英已经没有上次那么心跳紧张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期待。她站在阴暗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门立刻便开了,她期待的那张脸就微笑着看着她。

  邱雨拉着她的手进了自己的小屋,她像个害羞又妩媚的少女跟着他去那个即将要梦开始的地方。他们吻着,在这间狭小却安静整洁的房间里拥抱在起,没有其它任何声音,只有娇柔的嘴唇相互缠绵而发出令人陶醉的吮咂声。张建英醉了,在邱雨的亲吻下,她仿佛进到梦中,那柔软的舌头简直让她窒息。而她喜欢这样的窒息,她感到了柔情在这亲吻中无限地蔓延,直达到她的心里。

  她的意识模糊了,也许是此情此境让她彻底地忘掉自己是谁,只知道她吻的这个男人是她梦中的男人。而邱雨也醉了,他已经完全得到了张建英,那真实的成熟的身体就在他的双臂拢抱之中像清风中的树叶微微地颤抖。但他知道这不是梦,是真真实实的生活。

  「阿姨,你穿着警服的样子太美了!」

  「你喜欢?」

  「当然!非常性感您发给我的短信我看见了。」

  张建英立刻脸红了。

  「没有影响你上课吧?」

  「当然有,后来所有的课我都没听,就想着您了。」

  「真的?」

  她着急的心情完全表现在脸上。「都是我不好,以后不会再给你发了。」

  「如果您不给我发,我会更想您的。我只是在跟您开玩笑,您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因此而耽误学习的。」

  邱雨微笑着望着她焦急的脸慢慢放松下来。

  「讨厌,我以为你真的没有好好上课呢。不过以后我会注意的,我真的不想影响你的学习。」

  「您就百个放心吧。相信我,好吗?」

  「嗯,我相信你」

  他们又吻在起,柔情蜜意似热恋的情侣。

  「阿姨,能不能」

  邱雨用手指了指张建英的嘴,又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张建英看着他的眼睛,那闪着剔透的光的眼眸像魔法石样摄取了她的魂魄,她心跳脸红地点点头。

  「在床上还是沙发上」

  她轻声问。

  「就在这。」

  邱雨站在原地回答。

  张建英心领神会地慢慢蹲下去,邱雨又在她的肩膀上摁了摁,她便跪在了地上。她的脸正好对着邱雨的裆部,那条浅蓝色的运动裤已经被里面不老实的小东西高高地顶了起来。她的双手拿住运动裤的两边缓缓地向下把它脱了下来。

  虽然他们已经有过做嗳的经历,她也感觉过那神奇的r棒在她体内龙腾虎跃的感觉,但还从来没有真正仔细地睹它的风采。而随着运动裤缓缓褪下,那年轻坚硬的荫茎豁然跃入她的眼帘!它竟威风凛凛地矗立着,虽然并不粗大,却如悬崖边的棵劲松倔强的向上!即使他站立着,那荫茎也是矗立着!

  张建英爱惜地抚摸着它,让它在自己的手里骄傲地震动。她抬头看着邱雨,温柔地将荫茎含进嘴里。

  邱雨的血立刻涌向全身每个角落,在那里快速地循环奔腾,再返回冲击他的心脏。这是多么美丽的幅画面!这是在任何电影里都找不到的镜头!那张动人成熟的脸上闪着明亮的目光,有妩媚,有性感,也有纯净,还有爱意!在笔直的鼻梁下面那张开启的玉口有节奏地吞吐着的正是自己的荫茎!

  温热的口腔好像是个天然的暖箱,柔嫩的舌头便是架按摩器,所有的切仿佛是特别为他而准备的。他拿下了她的发夹,让头发散开,瞬间她便像朵艳丽的玫瑰展现出迷人的娇媚。只白净细腻的手轻柔地握在荫茎的底部,另只则在后面搂着他的屁股,那张充满风情韵味的脸便在他的胯下前后套动,让湿漉漉的荫茎在细柔的嘴唇间滑进滑出。

  时而她伸出香舌细细地自下而上舔弄整条荫茎,又停在竃头处轻佻地环绕。

  邱雨有些迷晕了,他没想到她的嘴这样厉害,他只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向外发热膨胀,剧烈的心跳让血液像河流样奔腾起来。在他看来,征服个女人在爱方面莫过于有两个特征,个是让她跪伏在身前吮吸自己的鸡笆,其次就是让她趴在前面从后面插进去。他认为这两个姿势都代表了他完全征服了那个女人。

  邱雨拉起张建英,让她双肘支撑撅起屁股趴伏在床上,分开双腿。他的手穿过她的腰间摸到前面把警裤解开,缓缓地连同内裤起脱掉,而她此时只穿着浅蓝色的上衣。雪白浑圆的臀部览无余完完全全地跃入他的眼睛!就在不久前,她还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女警官,小雅的妈妈。但此刻,她已经是他的情人,个正在趴伏在自己的床上把最隐秘的地方暴露给他任他肆无忌惮欣赏的情人!

  个只穿着上衣制服却下身赤裸的女警官!生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人们常说人生如戏,却又比戏更精彩无常!那片如生长在玉雪地中的黑草郁郁葱葱像是在昭示着生命的顽强与娇美,而没有再比看到被这丛浓厚的黑草包裹着的蜜岤更能让人兴奋的事情了!它们浑然体相辅相成,少了谁都不能算是完美的。

  但上天却用无限的智慧创造了这绝美佳妙的景色,它是完美且无可挑剔的。

  如果说他的荫茎像棵悬崖边上挺拔的劲松,那她的荫部便像朵峭壁旁名贵珍稀的黑灵芝,光艳照人傲然绽放。没有比这更柔软的感觉了,轻轻的呻吟声随着邱雨的手指在花瓣似的荫唇上摩挲传了出来,仿佛首轻妙的小曲在这雅静的空间回响着。

  张建英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乖乖地趴在床上,她感到羞涩却又兴奋。她已经将自己最隐秘最迷人的部分彻底裸露交给了这个年少的男孩子,并任他摆布。虽然这是个被动无法掌控的姿势,然而却可以给她带来内心的躁动和情。她忽然感到条湿热柔软的舌头开始在下面舔弄,她不由自主地收缩臀肉好像要将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牢牢地抓住。

  然而这刺激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不断地从那粒精妙的阴上向全身侵袭,很快就占据了她的大脑。她湿了,水开始泛滥,她抵制不住那条柔舌地调弄让水尽情流淌出来。

  张建英已经记不起最后次沈勇给自己口茭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也许是几年或者更长。她心里喜欢被舔吸的感觉,沈勇那伶俐的舌头不止次地让她坠入云雾飘渺之中不能自拔,那是仅次于荫茎插入的第二快感。

  每次她都会忘情地呻吟,任那平时最细心呵护的地方变得塌糊涂。而此时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她闭上眼把脸埋在双臂之间,用心的体会这感觉带给自己的快乐。他的舌头很长,似乎竟有大半伸进了她细软湿润的荫道,舌尖翘立起挑逗着敏感的肉壁,在里面悠闲地旋转。

  「啊啊」

  张建英颤抖着身体发出不间断的呻吟。

  邱雨站起身,像征服者样手按在她的白臀上,手压着自己高昂的荫茎对准那个已经大开的洞口深深地挤了进去。

  「啊噢噢」

  浅蓝色警服下掩盖着那雪白性感的肉体是绝美的,在欢愉的快感中颤抖着,将庄严与性感天衣无缝地糅合在起,在销魂的马蚤动中迸发出无限的欲望!邱雨把张建英的警服向上推,几乎露出整个洁白无瑕的脊背,条米色的|乳|罩背带横系在上面,仿佛直都在等待着他的解脱。他从容地解开搭扣,那背带便像泄了气般松散下去,只留下道浅浅的印记。

  邱雨边扭动着下体,边将手从下面伸到她的胸前把那两只柔软细滑的|乳|房掌控在手中揉捏。他非常满足,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要好好地享受她。

  荫茎在狭小的肉岤里如鱼得水般地游走,带着强烈的快感拼命地向着张建英身体最深处钻,挖掘出更多的泉水涌出体外。

  「嗯啊邱我啊」

  张建英含糊不清地叫着,也许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声音总是不由自主地发出来。邱雨的双手勾住了她的肩膀,压着藏蓝色的肩章,两颗四角星花从白皙的手指间露出来,像是闪亮的眼睛好奇地想看清这里发生的切。他用更有力的方式去冲击已经春水泛滥的肉岤,啪啪作响。

  张建英只感到那条坚挺的荫茎在体内飞快地抽送令她振奋激动,她真的被他征服了!

  「邱邱雨啊啊」

  「说你爱我,阿姨,说你是我的女人」

  「啊我爱你」

  「说你是我的女人。」

  邱雨急切地说着,似乎又像是在命令她。

  「我,我是你的女人啊」

  邱雨像被加满油的汽车猛踩下油门呼啸着风驰电掣起来!十次,百次,无数次地强劲地抽锸!身下的肉体在低吟,仿佛是对他的种赞美!

  「啊来来了」

  张建英呻吟着,身体抑制不住欢乐地抖动,将股春水喷涌而出。几乎与此同时邱雨仿佛像是疯了样用尽力气最后猛烈地撞击了几十下便气喘吁吁地趴在她汗津津的脊背上

  「我该走了。」

  张建英收拾干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邱雨,手环绕着他的脖颈。邱雨抚摸着她的腰,温柔地吻她。

  「真不想让您走。」

  「我也是。」

  「会想我吗?」

  「当然,我会天天想你的。但我不会再给你发信了,免得你上课不听讲。我不想你因为我学习会受到影响。」

  「阿姨,您真的可以放心,我的学习点问题都没有。就是得注意加强体育锻炼。」

  「为什么?」

  张建英刚问完,又马上明白过来,轻轻地打了下邱雨。「真坏。」

  「您真的太美了,阿姨,太美了」

  邱雨忍不住又亲吻她。

  「邱雨,你很棒」

  她的脸泛红,羞答答地望着他的眼睛,说:「我很快乐」

  「做我的女人。」

  「嗯,你的女人我真的该走了」

  「星期六见吗?」

  「如果可以的话。」

  「肯定可以。星期六的下午我没有课,我在这里等您,好吗?」

  「你现在和小雅怎么样了?说实话,我直觉得有些」

  「别说了,阿姨。我跟您说过,我对小雅真的只是像朋友,像兄妹样。没有点非分之想,也没做过越轨的事情,我可以发誓」

  「我知道,唉我也不想现在多想这件事了我走了。」

  两个人又亲吻了会儿才慢慢分开。

  第15章

  太阳偏西,躲在层薄云背后像蒙上了层面纱,影影绰绰地发出模糊不清的光。整个房间都沉浸在粉红色调之中,梦幻般透着浪漫的暖色。林松岚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里的景色,这里的切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只属于那个年轻貌美的赵小姐,那个经常会为了买件衣服而跑去上海或者香港的女人。

  她认真仔细地擦拭着每样家具和摆设,每个角落,只有这些才是她应作的事情。当然,除了这些,她依然还在做着给丁先生换换口味的事情。与其说她无奈的习惯了,不如说她认清自己在整个社会中的地位和身份。

  她不是个软弱的女人,否则她也不会活到现在,而且直供养着邱雨。相反她内心非常坚强,她只是忍着,就像这么多年来忍着是样的,因为她无所有。她已经不会再怨恨任何人了,生活从来就是不公平的。其实用双手挣来的钱和用身体挣来的钱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不同的是看你怎么去想它了。

  她也很惊讶自己的变化,如果是以前,她会毫不犹豫地永远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但现在她明白了,哪里都是样,每个人都是穿着衣服的动物,就像当初抛弃她的那个男人。在动物园里生存,只能把自己也变成动物。而身体只是个载体,它的实际用途不能用来欢乐,那么就用来挣钱吧。她直想只要邱雨上了大学以后她就会轻松些,也许会辞掉这里的工作,只是现在还要忍。

  门开了,丁先生带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走进来。

  「来来来,林太太,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外甥,顾锐。」

  「你好。」

  林松岚对他笑笑。

  顾锐没有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她。

  「这是在我这里工作的林太太,她非常能干,每次都会把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条。更重要的是人还蛮漂亮的,哈哈哈」

  「丁先生,我先去干活了。」

  「好吧,有事我再叫你。」

  丁先生和顾锐走进书房关上了门。林松岚手脚麻利地继续干活,她只想尽快结束工作好离开这里,刚才顾锐的眼神让她感到反感。

  不会儿丁先生走出书房,满脸的肉都挤在起笑着站在林松岚的面前。

  「林太太,辛苦了。」

  「还好。」

  她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只是淡淡地回答了句。

  丁先生上前攥住了她的手,「哎呀,不要那么着急嘛,赵小姐又不在。差不多就可以了。」

  「那不好,这是我的工作。」

  「好啦好啦,什么工作不工作的,我说可以就可以了。我是想跟你商量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丁先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林松岚下意识地紧了紧自己的衣领。

  「不要那么紧张嘛,是好事。你看,我的那个外甥顾锐,唉,从小父母就非常忙。」

  丁先生的脸上很快浮现出难过的表情。「没有人管他,唉,别提了。也就是我这个当舅舅还经常照顾他。没办法,谁让他从小就和我亲呢。我答应他等他上完大学就到我的公司来,以后我会把培养他成个大老板。」

  「哦,那很好。我想我差不多都干完了,我是不是可以」

  「别那么着急嘛。我还没有说完呢。」

  丁先生的手牢牢地抓住林松岚的胳膊说:「这不,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已经是个成年人。我就想啊,送他什么礼物好呢。衣服啊,手表啊,他都不要。你猜他想要什么?」

  「这跟我没关系。」

  「你听我说完嘛。他说他想要和女人上床。你说,现在的孩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呵呵,我也没办法,谁让他已经成年了。但我想如果给他找小姐,又觉得不安全,再说他也不喜欢。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他说他喜欢熟女。我下子就想到你了,林太太。」

  林松岚睁大眼睛看着他,心里虽然隐隐约约地知道会有什么事,但当他真的说出来以后,她立刻感到惊恐和无措。她想挣脱开他的手,但无济于事,那张满是狞笑的脸直在注视着她。

  「不,你不能这样。这太荒唐了!」

  「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嘛。你看,平时我给你三百。今天因为是他的生日,我高兴,给你千块,怎么样?天文数字喽。身体这个东西嘛,给谁都样,女人的身体就是为了服务于男人的嘛,男人的身体也是为了女人而生存的。所以,林太太,这可是非常不错的生意哟。你想想,千块,你需要干多少活才会挣出来呀。虽然顾锐年纪是小点,但已经过了法定年龄,这点我是可以保证的,你尽管放心。」

  「不,这不可能!放开我,让我走。」

  「林太太,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不答应,可不要后悔。」

  丁先生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你不想让你所做的事情被你儿子知道吧?」

  「你什么意思?」

  那股寒气立刻就侵入林松岚的心里。

  「你是聪明人,不用我挑明了。现在你要不就去卧室为我的外甥服务然后拿上千块钱离开这里,要不就是后悔辈子。」

  林松岚感到身体被某种东西击中了样,脑子里嗡嗡作响,四肢无力。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如果她是个蜗牛,此时她只想缩进那个圆圆的硬壳里永远都不要再出来。

  「这就对了嘛,林太太,你这么漂亮又富有魅力,刚才顾锐说他就喜欢你这样的。看来你们还是有缘啊。」

  丁先生甚是体贴地用手把林松岚即将掉下来的眼泪擦去。「实话说,如果不是我外甥,我还真舍不得把你给别人呢。」

  说着在林松岚的屁股上拧了把。

  「好了,高兴点,我保证你走的时候千块钱就在你的包包里,但你的服务定要周到哟。」

  丁先生拉着林松岚的手,走进卧室。顾锐正坐在床上像只王八伸着脖子面色焦急的等着,稚气未脱的脸上长着几个青春痘,在淡雅的粉红色中看得非常清楚。

  「顾锐,我已经跟林太太说好了,她会好好照顾你的。我先走了,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舅舅,谢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

  丁先生关上了卧室的门。

  林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