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雨目光呆滞地坐着,浑身发凉。那情来的快,去得也非常迅速。整个身体就像刚刚燃烧起来的灶台却被突然撤掉柴火样冰冷,直冷到心里。许久他才慢慢回过神来,仿佛经历了个漫长的冬眠。他拿起手机打开信箱,是小雅。

  「加油,好好学习,我会支持你的!」

  邱雨的嘴角动了动,用大拇指缓慢的个个在按键上输入。

  「谢谢你!」

  第16章

  「哎,晓凡,我怎么看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

  张建英盯着对面的晓凡看。

  「哟,张姐,夸我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让我有点吃惊。」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从来没有夸过你似的。」

  「还真少。几乎都是哼哼教导和恩威并用的鞭策。」

  「小丫头。我那不是都为你好吗?」

  「是,你是我的领导,当然得对我负责了。不过张姐,我觉得你最近也特别漂亮。」

  「咱们俩就互相捧吧。」

  「不是不是,真的。是那种沐浴在爱情春风里的感觉。」

  「你呀,不给我找上个情人你不死心。」

  「我猜你已经有了吧。」

  晓凡坏笑着看着她。

  「你放屁。」

  张建英笑着骂她。

  「说说,说说,他是谁?是不是顾局?」

  「是个又年轻又帅,比我小二十岁的男孩子。」

  她的眼里闪着光,微笑着等着晓凡的反应。

  晓凡兴奋的脸上立刻没了精神。「不说实话就没意思了。张姐,就算你告诉我你跟顾局有那什么,又能怎么样?」

  「呸,你非要把我们两家都拆的妻离子散才高兴是不是?你别胡说了,说着说着别人就以为是真的了。我都这么老了,还能怎么样啊?」

  「酒是陈的香,姜是老的辣。现在就时髦你这样的熟女。就你这样的身条,模样,往大街上走」

  「行了行了,你又来了。」

  「张姐,我上次跟你说的那种事,你试过了吗?」

  「什么事?找情人?」

  「不是,就是床上的事啊。你要是想开窍,到时候我给你几张盘回家好好学学。」

  「我说晓凡,咱们公安局早晚得因为你变了性质。」

  「得了,张姐。什么是警察,警察必须得比坏人还坏,才能担当起保护人民群众的重任。要是比老百姓还善良,那还要咱们干嘛?干脆开敬老院得了。最主要的是你掌握的这些技术和手段不能危害社会,而是造福人民。穿着警服又怎么了?就不是人了?都是样的男人女人,都具备和普通老百姓样的生理欲望和生殖器官。我们都有追求性满足的自由。我就特烦电影电视上老把咱们写的那么圣人,好像没有七情六欲永远都是副滴水不进的样子。」

  「我看你是纵情纵欲水流不断了。」

  「说真的,张姐。我在床上还真的流很多,每次他都把我搞得高嘲不断。我有时就奇怪,个做办公室的白领,怎么在床上跟个狼似的。你猜因为什么?」

  「制服诱惑。你都说过了。就那么管用?男人就那么喜欢穿警服的女人?」

  「当然了。你猜他怎么跟我说的?他说他那些朋友同事知道他找了个漂亮的女警察都羡慕的要死。」

  「都是变态流氓。」

  「不能这么说。看来我得好好给你上堂课了。你知道这男女爱之事靠什么来维系?」

  「当然是感情了。没有感情怎么行?」

  「没错,除了感情呢?」

  「除了感情不知道。」

  「比如技巧。没有任何前戏就直奔主题,或者每次都是个姿势,时间长了他不烦,你也会觉得腻了。再比如心理。怎么能让两个人每次都会有欲望,就是新鲜感。」

  「怎么能呢?」

  「做些常规之外的事情啊。你以为男女除了那些常规动作就没有别的可以玩的了吗?」

  「我不明白。」

  「唉,张姐,说你什么好呢。浪费了那么多的大好青春以及身体。」

  晓凡神秘地趴过上身小声说:「游戏。」

  「游戏?」

  「比如我跟他就做警察与坏人的游戏」

  晓凡对着张建英的耳朵用最小声描述。

  张建英听得面红耳赤心潮涌动,忍不住打她。「变态!亏你想得出!我看你真够滛荡的。」

  「两个人相爱的人做这种事情怎么能叫滛荡呢?这是增添性生活的情趣。我就喜欢那种感觉嘿嘿」

  「讨厌,说得我脸都红了,你还点事都没有。」

  「张姐,你要是做过以后,就不光是脸红了当然这还要看每个人的情况了。人的要求和喜好是有区别的嘛。」

  「那你到底打算和那个人结婚吗?」

  「结婚着什么急?结婚又不是件必须完成的任务。我和他已经把结婚以后所有要干的事情都干了,当然除了生孩子,结婚那还重要吗?我觉得现在挺好,而且我已经得到我目前想要的东西,如果以后再碰上比他更好的,我可以毫无包袱地轻装前进。如果碰不上,到时候再结婚也不迟。」

  「刚才还说两个人相爱呢。」

  「当然相爱了。你以为我对他没有感情就会跟他做那事?你也把我想得太龌龊了。我是爱他,但不表示我会辈子爱他,天长地久太累了,主席不是说过只争朝夕吗?」

  「我真庆幸你把赵明甩了,要不他肯定会后悔的。」

  几朵惨淡的白云在空空荡荡的天上飘忽不定,阵阵热风吹动着杨树叶像海浪般起伏,发出「哗哗」的声响。邱雨坐在窗台上,眯着眼睛看着蓝色的天空,把自己置身于温暖的阳光之中。但他却感到冰凉,这种凉的感觉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在这并不漫长的人生岁月中,他已经尝遍了世态炎凉。

  从他懂事的那时候起,他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就像在跑道上赛跑样,他被分到最外面最长的那条跑道,而且起跑线比别人还要落后。虽然这条跑道不是他自己选择的,但命中注定他只能跑下去,因为发令枪早已响过了,而且必须是昂首挺胸的跑下去。

  他今天没有去上学,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面对母亲。难到生活除了对自己不停地恶作剧,就没有别的意义的了吗?他已经忘了最后次哭是在什么时候,或者说,他早已经把难过和痛苦的感觉从自己的脑海里抹去了,留给下的只有坚强。但此时他想哭,在这个没人的时候让泪水浸湿了眼眶。

  他咬咬牙把眼泪抹去,也必须把这个灼痛的经历狠狠抹去!不能怪谁,谁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荒谬的生活!还有那些吃人的规则!树叶翻动着,像珍珠样闪烁着璀璨的光斑。

  这时响起敲门声,邱雨过去把门打开。小雅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展现出张青春无忧秀美的脸。

  「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病了吗?」

  「有点不舒服,我跟唐老师请假了。」

  小雅蹦蹦跳跳地进了屋,脸喜气地看着邱雨。

  「什么事那么高兴?」

  「看见你了还不高兴吗?」

  「小雅,你真是个好女孩。」

  邱雨摸着小雅的头像个长辈样对她说。

  「为什么说这个?现在你才知道吗?」

  「不,早就知道了,我就是想说。」

  「邱雨,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不会的,有你,还有这阳光,我的心情能不好吗?」

  「真的?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有时候我觉得,生活中没有你,就像没有阳光样,我说的是真的。不管黑夜多漫长,但只要你出现瞬间,阴霾就会扫而光,我会感到生活还是美好的。」

  「邱雨,你真的没事吗?」

  小雅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没事,真的没事。我现在就想夸夸你,怎么?你不习惯吗?」

  「不习惯。每次,你见到我不是学习就是作业,冷不丁夸我,我还真是不习惯。」

  邱雨笑了笑,看着那双忽闪漂亮的大眼睛说:「小雅,我特别珍惜咱们俩之间的感情。」

  「我也是。我真希望能永远和你在起。」

  小雅在邱雨的嘴唇上吻了吻。

  「你先坐吧,我去给你拿饮料。要冰吗?」

  「要。」

  不会儿,邱雨拿着大杯装着冰块的可乐走进屋里,小雅正坐在电脑前注视着屏幕。

  「谁让你看我电脑的?」

  闪亮的屏幕上赫然出现的是邱雨上趁张建英睡着的时候偷拍的局部特写!没有脸,没有全貌,只有雪白的小腹下面片浓黑的荫毛!但却异常清晰!

  小雅回过头脸坏坏地笑,「好啊,我们的大班长原来也喜欢看情照片。这可真是个大新闻哦。嘿嘿」

  「我,我只是随便看看。」

  邱雨脸惊慌地想关掉电脑。

  「慌什么呀?放心,我能理解。」

  小雅拿着可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其实我也看过,嘻嘻,这没什么,别怕啊,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装作心疼的样子安慰邱雨。

  「不,不是怕。我只是」

  「嗨,不用解释了。这真的没什么。你好像很喜欢自拍的啊,嘿嘿」

  「是啊,我觉得就好像发生我身边样。你呢,你也喜欢吗?」

  「还好了,有时候我是趁我妈不在的时候偷偷看看。不过你收集的不多啊,而且都是特写。」

  「你觉得好看吗?」

  「其实我只是好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都是女人嘛。只不过下面的毛多点罢了。现在不是流行没有毛吗?」

  「你原来什么都懂。」

  「略懂。我告诉你个秘密。」

  小雅转身在电脑里翻找到张照片指给邱雨说:「你看。」

  「什么呀?有什么特别的吗?」

  小雅指着照片中右边的位置露出的内裤小声说:「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妈也有条这样的内裤。嘿嘿」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可能这就是你妈妈呢。」

  「你别胡说八道!」

  小雅立刻收起了笑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异常严肃的瞪着邱雨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妈!」

  「是你先说的啊。」

  「可我只是说那条内裤是样的!并没有说别的!你说的真是混账话!」

  邱雨看着小雅生气的表情,笑了笑。「好了好了,我说错了,对不起,我道歉。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了。原谅我吧,好吗?」

  他把手放到小雅的肩上,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她。

  「好吧,念你是初犯,就原谅你次。」

  小雅的情绪稍稍平和些。

  「想不到你真的很维护你妈妈。」

  「当然了,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难道你不认为你妈妈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吗?」

  邱雨没有回答,面对那双纯净透彻的眼睛,他感到自己的丑陋。在他心里似乎有个人正抡举着铁锤下下地敲凿坚硬的心门。

  这时有人敲门,邱雨仿佛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他走去开门,唐秀芸站在门口。

  「唐老师,您怎么来了?」

  「我下班顺道来看看你,希望你身体好些了。」

  她的目光越过邱雨落在后面的小雅身上。「沈芳雅,你怎么在这儿?」

  「唐老师,我也是来看邱雨的,平时他老帮助我。我正要走呢。」

  说着她拿起书包往外走。

  「照直回家,路上当心。别忘了明天还要测验。」

  唐秀芸不忘提醒她。

  「嗯,我知道了。唐老师再见。」

  「我送送你吧。」

  邱雨又扭头对唐秀芸说:「唐老师,你先到屋里坐,我马上就回来。」

  邱雨把小雅送到楼门口,看着她骑上车。

  「邱雨,唐老师是不是发现咱们的事情了?」

  「没事,同学之间互相关心这也很正常,如果她要问,我会解释的。」

  「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见。」

  「明天见。」

  小雅骑着车很快消失在楼房的拐角处,邱雨的脸上露出丝淡淡的笑意。

  邱雨推开门,唐秀芸正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他。

  「不错啊,看来你的病好得挺快,还有精神会见女朋友呢。」

  「我也不知道她来呀?其实她只来了五分钟。」

  邱雨笑着坐到她身边,只手臂跨过她的肩膀搂着她。「吃醋了?」

  「邱雨,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大小通吃了?」

  「当然没有了。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我真没想到你玩得这么得心应手。」

  「那也是你调教的好啊。」

  「我你真的气死我了。」

  唐秀芸瞪着他说。

  「其实,要不是有你的帮忙,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能梦想成真,我得好好谢谢你。」

  说着,邱雨在她的嘴上轻轻地吻了下。

  「讨厌,真没想到,你原来真是个情种。」

  唐秀芸的语气缓和温柔了许多,说:「不过,只要你快乐,我就快乐。」

  邱雨看着她,这个在课堂上庄严肃穆的老师,个时尚靓丽的年轻女人,身上散发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在他刚刚进入这个学校,到这个班里读书的时候,唐秀芸作为老师直都关心着他,特别是知道他的身世遭遇以后,对他更是无微不至照顾有加。

  邱雨从心里感激她,把她当做个无话不谈的姐姐。在这个冷漠的世界和陌生的城市里,他感到了生平第次来自母亲以外的爱和关心。后来邱雨以他本身的聪明才智以及在唐秀芸的帮助下很快就在班里和学校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

  慢慢地也很自然地,邱雨对她的注意也从精神上转移到身体上。他开始喜欢欣赏唐秀芸在课堂上写黑板时的样子。

  每当那个罩在裤子里面浑圆润满的臀部总是从她的衬衫下不经意地透出来,随着她写字的动作充满诱惑力地摇晃的时候,邱雨的下面都会硬起来。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唐秀芸成了他第个性幻想的对象。

  刚开始的时候,他心里还隐约有种罪恶感,但逐渐从生理上迸发出本能的欲望消磨了这种感觉。而令他惊喜的是,他不确定地发现唐秀芸似乎对他也充满了好感。因为,每次那张如花似玉的面孔背后仿佛都有种说不清的感情传递出来,进入他的心里。

  就在这模模糊糊的冲动和抑制纠缠不清的时候,事情便在忽然之间豁然明朗了。

  那天,班里去郊外的柳雁湖划船。三个人条船,但分配到最后,只剩下了唐秀芸和邱雨两个人。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就坐到了条船上。那时小雅还自荐要和他们坐到起,无奈她那条船上的另外两人死活不放她走,也就只好作罢。

  邱雨划船,唐秀芸则坐在对面,偶尔用手轻撩水面,泛起波波涟漪。和熙的阳光把温暖的幻彩披洒在唐秀芸身上,如娇美的花儿般艳丽婀娜。邱雨心里不禁暗暗纯情萌动,下面不知不觉就硬了起来。

  「你看什么呢?」

  唐秀芸笑着问他。

  「没,没什么。」

  邱雨赶忙把脸转向边。

  「邱雨,你是不是早恋了?」

  「没有!」

  邱雨立刻叫出来,否定她的问题。「我发誓,我没有!」

  「现在就咱们两个人,平时你有什么话都跟我说的。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死板教条的老师。」

  「唐老师,我发誓!真的没有!」

  邱雨有些急了。

  唐秀芸轻轻地笑了,这个笑像只温柔的手抹去了邱雨心里紧张的情绪。

  「我觉得,沈芳雅喜欢你哦。」

  「可我不喜欢她。我是说,我对她真的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觉。」

  「那你对谁有呢?」

  「我」

  邱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说不出口。

  唐秀芸的眼睛直在盯着他看,让他在这条小小的船上无处藏身。

  「邱雨,唐老师。」

  这时,小雅边挥着手喊,边指挥着划船的男生向他们这边划过来。「你们怎么才划到这里啊,邱雨,是不是你太懒了?」

  「谁说的,我直都在努力划。」

  「沈芳雅,我看你的情绪很高涨啊,我得给你灭灭火了。」

  说着,唐秀芸撩起波湖水向小雅洒去。

  小雅和另个女生尖叫着,笑着,「哎呀,唐老师向我们进攻了,同志们,跟我起反击啊!」

  随着话音波波湖水不停歇地向邱雨和唐秀芸撩泼过来洒落到身上。两个人便也不甘示弱地回敬。清凉的湖水在两只小船之间和着欢快的笑声被次次掀卷往复,无数亮丽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迸跃,闪现着灿烂的色彩。

  「邱雨,快划呀!」

  唐秀芸催促他。

  邱雨如梦初醒,拼命地划动双桨,小船向着远处划去,很快就把小雅的船远远地落在后面,直至她地叫喊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空旷的湖面上。邱雨划着船绕过座小桥后放慢了速度,贴着岸边停下来,这才发现两个人全身几乎都已经湿透了。

  「这个沈芳雅,太调皮了。」

  唐秀芸边说,边试图拧干湿漉漉的头发。

  而忽然间,那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紧贴着湿透的白色衬衣览无余映入邱雨的眼睛,高耸优美的|乳|峰更让他下面不知不觉硬了起来。

  两个人似乎同时都发现了对方令人尴尬的地方。唐秀芸赶紧环抱双臂微微弯腰,抿着嘴将脸转向边。而邱雨也紧闭着双腿弯着腰,把脸转向另边。湖面上波光粼粼,广阔静寂,很远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