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能的。」

  「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想,知道吗?其实,我很高兴你真正喜欢个女人,而不只是她的身体。不管这个女人的年龄或者背景,你有权利去追求。况且」

  唐秀芸顿了顿,笑了笑说:「还有我呢,别忘了咱们的关系。女人最了解女人了」

  「您的意思是会帮我?可这真的不现实,真的不现实。我不是在做梦吧?」

  「相信我,好吗?如果不成功就作罢,如果成功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邱雨此时仿佛看到了张建英正在对他笑。

  「傻瓜,你要答应我努力学习,成绩不许掉下来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发誓!」

  邱雨几乎要叫起来了。

  「小傻瓜。」

  「唐老师,您太伟大了!」

  「还有,沈芳雅那边怎么办,你自己去解决。我只负责」

  「明白明白!」

  邱雨忍不住地咧着嘴笑个不停。

  果然,有唐秀芸在背后出谋划策,邱雨不久便如愿以偿地和张建英英建立了秘密的情人关系。

  邱雨动手解开唐秀芸身穿的|乳|白色细纹衬衫,对耸立的|乳|房在淡红暗花蕾丝胸罩下面呼之欲出。

  「你还记得和我做嗳的感觉吗?」

  唐秀芸的语气有些埋怨似乎又带着些许责备。她的手在邱雨的裆部摸索,解开拉链,纤细的手指像蛇样伸进去握住那条凌厉粗豪的荫茎。

  「怎么能忘呢?你这个大美人,我可是朝思暮想呢。」

  「骗人。你的心思都在张建英那里吧。」

  「我永远不会忘了你的,你放心。」

  邱雨从她的裙底摸进去,揭开内裤的边缘在肥嫩的阴阜上挑逗。唐秀芸的小岤很快就湿了,她双腿稍稍用力上下摩擦夹住邱雨的手,以使自己获得更多的满足。邱雨伸展中指和无名指捅进湿岤,在里面来回搅动。细滑的肉壁不断地渗出滛水将邱雨的手指浸得湿漉漉的,内裤也湿了大片。

  「我要,我要」

  唐秀芸要求着,手胡乱地在邱雨的荫茎上摩擦。

  邱雨没有插进去,只是继续味地用手在她的下面捣鼓。

  「邱雨,我要,我要!」

  唐秀芸的语气变得更加急切,下身不住地向上挺。

  邱雨的动作快了,手指的力度也加强了,但还是没有要插进去的意思。唐秀芸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把它从内裤里拿出来。

  「算了,邱雨。我知道你现在对我已经没有兴趣了。」

  唐秀芸的脸阴沉着,失望和羞怒纠结在起,像笼罩着层厚厚的乌云。

  「不是,唐老师,我没有,真的。」

  「你不用解释。别忘了,我是你的老师,更是个女人。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特别是在这个方面。」

  「您生气了?对不起。」

  「当然没有。虽然开始我们都互相喜欢,但也只是局限在身体上,没有涉及感情。这点我们都很清楚。所以你根本不需要道歉。邱雨,你有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我替你高兴。我特别能够理解。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不过没关系,你是对的。我想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唐老师」

  唐秀芸站起身,整理好衣服说:「其实我来是想看看你,二是要告诉你下个星期公安局的人要到咱们学校来做关于暑期安全报告,学校决定由你来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你准备下。」

  她走到门边,转回身看了看后面的邱雨。「别担心,我真的没有生气。我很高兴,真的。我们的关系没变,知道吗?」

  邱雨点了点头。

  第18章

  天色阴沉,闷热像瘟疫样蔓延在每个角落,天气预报里面说近期段时间内都会是阴雨连绵的日子。在这条用碎石拼成各种花草图案的小路上,林松岚的脚步走得缓慢沉重。她像平时样无暇观赏周围精致优美的人造景观,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像是这堆满乌云的天色样显现在脸上。

  那天晚上的事情始终令她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那种令人羞耻的欲望几乎毁了儿子的生。她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她到底真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这几天,她直不敢和邱雨对视,尴尬难堪的气氛充斥了原本已经狭窄的房间。而邱雨似乎在直找机会和她说话,但每次却又都欲言又止。以前温馨的日子忽然之间便荡然无存了。林松岚暗暗的怨恨自己。

  赵小姐又去了香港,她似乎总有买不完的衣服和首饰。在那张年轻狐媚的脸上仿佛永远都闪烁着物欲所带给她的光彩,她也因此显得金光闪闪又俗不可耐。

  正如丁先生说的,她不在家的日子,这里的工作非常容易。林松岚完全可以用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挣出三个小时的钱。但她却不被允许提前离开。她蹲着身子仔细地擦洗着马桶,虽然这里几乎没有人用它。

  「啊!」

  林松岚摘掉蓝色塑料手套抬起头的时候,突然发现顾锐就站在她身后,着实吓了她跳。

  「你吓到我了。」

  顾锐没有说话,下子就抱住了林松岚往卧室里去。

  「别,顾锐,我的手脏别嗯」

  她亲吻着顾锐,仿佛给压抑的心灵找到了个发泄的出口。那充满了力量的身体在她的身上蠢蠢欲动。她的衣服很快就被脱光了,裸露出诱人的肉体,雪白冰洁如莲花般尘不染。而她也迫不及待地脱掉了顾锐的衣服,好让那少年的捰体再次点燃她的情。

  进入是顺利且迅速的,她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是无形的快感顷刻便占据了她的意识。她呻吟着,自然而然地像当初和那个男人做嗳时候样愉悦地呻吟着。她仰视着他,那张激起她深埋在心底情愫的脸,依旧稚气未脱但却夹杂了勇猛与执着。

  她喜欢它,深深地陷入了情欲的漩涡之中,就像那根火热的荫茎深深陷入她的体内样。她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脖子,让无尽的柔情顺着亲吻的唇舌汇入澎湃的心潮。林松岚迷惑了,她好像忽然之间忘了自己是谁,也不清楚这个正在她身上缠绵的年轻人是谁。她只感觉无穷无尽的快感正在把自己变成个另外的人。

  林松岚顺着顾锐的动作翻转过身体,让倔强坚挺的荫茎从撅起的屁股后面长驱直入。激烈地抽锸在那春水泛滥的花瓣中骤然掀起阵阵翻滚的气流。

  「啊啊」

  林松岚叫着,她想把心里的欲望都叫出来。

  「啪。」

  声脆响,顾锐的手拍在她丰腴的白臀上。

  「噢!啊再打我顾锐,再打」

  「啪,啪。」

  又是两记清脆的拍击声。

  林松岚身体震,喊着:「用力打,用力顾锐,骂我骂我是个下流不要脸的女人,马蚤货,脿子」

  「啪,啪,啪」

  顾锐的手接二连三地重重的击打在那雪白的屁股上,激起阵阵肉浪,同时在嘴里骂着:「马蚤货,我要操死你!臭脿子,不要脸的脿子!操你的马蚤逼!」

  滚烫的荫茎如蛟龙入海在林松岚的肉岤里翻腾,她忽然哭了,压抑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大声的哭起来,肆无忌惮的哭声掺杂在顾锐的骂声和击打声中在这间粉红色的卧室里此起彼伏。

  直到顾锐射了以后,她都没有停止哭泣,泪水浸湿了大片身下的床单。

  顾锐看着她抽搐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刚才的兴奋劲扫而光。

  「松岚,你怎么了?」

  他抚摸着她光滑的肩膀,试图用温柔的语调安慰她。

  「没,没什么」

  林松岚慢慢停止了哭泣,转过脸看着他。「你刚才叫我什么」

  「松岚。」

  林松岚盯着那双认真的眼睛看了良久,把抱住了他,让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起。

  开始下雨了,绵绵的细雨无声地滋润着天地万物,将所有的切都变得湿淋淋的,在清凉的空气中,娇艳的花瓣上沾满了雨水微微地摇曳,翠绿的枝叶也沉浸在大自然的浓情蜜意之中。

  「你喜欢下雨吗?」

  张建英跪在床上双肘撑着窗台,把脸探向窗外,丝不挂的身体显出优美迷人的曲线给灰蒙蒙的色调增添了鲜活的情趣和亮丽。略施粉黛的俏脸在朦胧的雨色中犹如朵盛开的鲜花,发出优雅华美的光彩。

  「当然了,我的名字就是雨嘛。」

  邱雨从后面抱着她,闻着从她的发间飘出的香气。

  窗外是两棵高大参天的杨树,繁茂的枝叶完全挡住了外面的世界,形成道天然屏风。晶莹的雨线纷纷穿梭在无数的绿叶之间,淋湿了每片嫩绿的叶子。

  「树后面是什么地方?」

  「是个工厂的仓库,去年工厂倒闭了。听说有地产商想买这块地,但直都谈不拢。」

  「不管怎样,这里暂时是安静的,对么?」

  「而且非常和谐。」

  张建英转头吻着那张贴过来的嘴唇,发出轻微的呻吟。邱雨的手顺着优柔的躯体抚摸下去爱抚那翘起饱满的后臀,在温软的股缝中触摸到隐秘在毛丛中的两个孔。他用手指最柔软的部分轻柔地摸弄着她身上最敏感的肌肤。

  「您这后面多美啊!这是您撒尿的地方,这是您拉屎的地方,我现在抚摸着它们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啊!如果您现在撒点尿或者拉点屎,我会很高兴的。我不要个不能拉屎的女人。」

  张建英笑起来,握着玉手轻捶在邱雨的肩上。「真坏!你也看过这本书?」

  「嗯,以前在老家上初中的时候读过。」

  「怪不得你这么早熟,原来也是个不良少年。」

  「读这书就是不良少年,那您不是也读过吗?」

  「我不样。我是警察,我看是工作需要。」

  「那我看是生理需要。」

  「狡辩,理由不成立,驳回。」

  张建英貌似个法官严肃地说。

  「那我是学习的需要。」

  「什么学习需要?」

  「因为是世界名著啊。」

  「世界禁书名著吧。好吧,算你理由成立。」

  两个人嘻笑地抱在起重新躺回床上相拥抚摸。甜蜜娇美的唇片交合着,仿佛绵绵细雨般将柔情蜜意沁入对方的心田。身体,那抚摸千万遍也不会厌烦的雪白的身体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轻颤。空气中的雨气如佳酿的醇香飘逸在周围,让两个人都醉了,沉醉在无尽的温柔之中。

  「阿姨,您冷吗?」

  「有你在,我就不会感到冷」

  张建英的手穿过邱雨的腋下搂住了他的后背,缠绵在幽柔的亲吻之中。「邱雨,我爱你,我真的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想要小菊花。」

  「对了,你上次就说要小菊花,为什么呢?小时候你们老师从来不奖励小红花,用小菊花吗?」

  邱雨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您真的很可爱。我问您,您愿不愿意奖励我小菊花?」

  「当然愿意。可我没有。」

  「您当然有了。」

  邱雨笑着,转身从写字台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瓶已经开封的润滑剂。

  「这是什么?」

  邱雨笑而不语,只顾挤出些涂抹在葧起的荫茎上,油亮的润滑液立刻让荫茎看上去精神百倍。他又挤出些在手指上,分开张建英的双腿伸向她的荫部。

  手指并没有触摸她的生殖器,而是准确地抵在了她的肛门上,往里轻轻地揉按。

  「不!邱雨,不要。」

  张建英惊慌地喊,试图阻止他。

  「刚才您说的要奖励我小菊花的呀。」

  邱雨笑着看她。

  张建英的脸下子红了,方才明白小菊花的含义。「你真坏,我怎么知道小菊花是那里?不算不算。」

  「阿姨,您从来没有过吗?」

  「从来没有」

  「那为我做次,好不好?」

  她的手放了下来,任凭邱雨的手指缓缓地深入进比荫道还要窄小的肛门。也许是涂了润滑液的缘故,她并没有感到疼痛,只是那从来没有过任何东西进入过的地方现在感觉有些奇怪。

  邱雨让张建英翻转过身体平卧在床上,拿来枕头垫在她的腹下,让臀部高高翘起。

  他拉过张建英的双手让她自己分开那两团性感的白肉,露出里面那朵即将据为己有的小菊花。油亮的竃头对准花心毫不费力的挤压进去,强烈而刺激的摩擦令他浑身震!

  「噢」

  「疼么?」

  「不疼」

  邱雨趴伏在张建英的后背上,边吻着她的脸颊,边缓慢地抽动自己的荫茎。

  「阿姨,您真的从来没有做过吗?」

  「真的相信我噢」

  「我相信。我很幸福,占有了您的女屁眼。」

  「你真坏」

  邱雨享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满足。顽劣的荫茎在紧缩的肉孔间柔缓地进进出出,虽然并没有插入肉岤里面那么舒服,但变异的刺激依然让他兴奋不已。白净的肉体上下重叠在起,优美地在暗淡朦胧的色晕中蠕动,伴随着雨声发出轻轻地喘息。

  窗外拂过阵微凉的清风吹动繁茂的枝叶,如同双灵巧的手指在琴键上掠过响起片美妙的韵律。邱雨搂着她,深入她的体内,感受着肉体与肉体之间最愉悦的结合。在她的最深处,她期盼着他,迎合着他,她愿意那根滚烫的荫茎再深些,再烫些,完全永远的占据那里,占据她直都在颤抖的心!

  张建英扭转头望向邱雨,献上温柔的嘴唇,在他的吻吮中陷入迷离恍惚。她爱这个男人,个不折不扣年轻英俊却又老成稳重的男孩子。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爱,仿佛是小说又像是童话,她喜欢这样的情节。

  两个人的世界里,只有肉体和精神上的爱,纯粹的,干净的,抛开世俗的切。她甚至很喜欢邱雨说的那个词「女屁眼」,这个让她脸红却又暗暗兴奋的词。她相信这是早就注定好留给他的,只要他想要,她愿意给他,让那条情四溢的鸡笆占据这个羞于见人现在却充满爱意的地方。她感到幸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喜悦包裹着她,就像那火热健硕的身体样。

  「叫我老公,好吗」

  邱雨在她耳边低语。

  她感到燥热,心如擂鼓。「老公嗯」

  「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老公」

  张建英明显感到体内雄健的r棒突然变得强而有力起来,向着无尽的深处冲去。

  背后的身体在强烈地起伏,沉重的喘息像涛声般在耳边回响。

  邱雨奋力地抽锸着,那个本不属于他的称呼瞬间令他无比亢奋!他要显示他的雄健,他的威力。这并不是他第次这样做,但这次他却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而那个女人的嘴里正在吟唤着他:「老公」

  她的肉体已经完完全全属于了自己!

  邱雨稍稍支起上身,看见她乖巧的屁眼像张撒娇的小嘴,正含着暴突的荫茎,似乎享受着它带来的愉悦!邱雨要留住这刻,他想永远看着自己的荫茎深深地陷入她的屁眼里!他控制着节奏和力度,尽情地欣赏这副绝妙的画面。她的姿势太美了,修长的身材俯卧在身下,双手扣住自己的臀肉为自己露出里面怒放的肉菊,还有什么更能让人感到幸福的呢?

  邱雨重新趴伏在她后背上,于是两个人的肉体又次完美地重合在起。他喜欢她的肉,柔软的肉,每次深入进去都是次最美妙的体验。他激动不已,因为这里仿佛是特意留给他的块未曾开垦过的完整无缺的女地。坚硬的荫茎在柔嫩的肉里显得异常精神,生龙活虎般在里面翻飞腾跃。

  「老婆,你的屁眼好紧啊夹得我太舒服了」

  「真坏啊你啊」

  「我要射在你里面,你的屁眼里面」

  「嗯,老公,我要你我要你老公」

  随着她沁入心肺的呻吟,股强劲奔腾的液,瞬间便倾注进幽暗无底的深渊!

  邱雨的手留恋在她皓雪凝脂的皮肤上,像是轻抚块冰清玉润的暖玉。

  「老婆,你真美。」

  「没大没小,你应该叫我阿姨。」

  张建英依靠在他怀里,笑嘻嘻地在他的额头点了下。

  「那刚才为什么叫我老公?」

  「刚才是刚才,刚才你要求,我才叫的。」

  「那我现在再要求呢?」

  「不,不叫了。」

  「真的?」

  「真的。」

  邱雨只胳膊搂住她,另只上下搔痒她的身体。张建英咯咯地笑,左右扭动,最后蜷缩进他的怀里。

  「我叫,我叫,我叫还不行吗?」

  「快叫。」

  「老公,好老公。」

  张建英的声音娇柔妩媚,听得邱雨全身立刻酥软起来。

  「这就对了嘛,老婆。」

  「你真坏,欺负人家」

  「那你喜欢吗?」

  「嗯,喜欢。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张建英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像朵雨中的鲜花美艳可爱。「老公,你怎么会有那个东西?」

  她指了指桌子上的润滑剂。

  「当然是为你准备的。我从个成丨人保健的店里买的。」

  「原来你早有预谋。真坏。」

  「我还有坏的呢,后悔了吧?」

  「不后悔,我永远都爱你,老公。」

  「真是我的好老婆。」

  「下个星期我会到你们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