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受不了了啊!噢」

  「你这个马蚤1b1!母狗!啊哦!」

  「主人啊啊我,我噢」

  电话两头的声音渐渐平和下来,最后只剩下两人沉重的喘气声。

  「老婆,你喜欢吗」

  邱雨低低地问。

  「讨厌不喜欢」

  「真的?」

  「真坏原来你脑子里也是这么变态,我真看错你了。还以为你是个好孩子呢。」

  「刺激嘛,又不是真的。要是你在我面前,我爱还爱不够呢。这只是」

  「别说了,我懂其实我也觉得挺刺激的我刚才来了两次真没想到会这样」

  「那以后就天天在电话里做算了。」

  「那怎么行」

  「嘿嘿我明白了」

  「讨厌!你真坏,不理你了」

  「说你爱我,老婆。」

  「不说。」

  「说嘛。」

  「就不说。」

  「求求你,说吧。」

  「我爱你,老公。我的好老公」

  「我太幸福了!老婆!」

  淡黄铯的灯光照在天花板上幽幽的反射下来,呈现着虚与实交错的幻彩,朦朦胧胧地映着沈勇疲惫的脸。他闭上眼回想着刚才的幕。他确定那个曾经有过的甜蜜美满的幸福家庭彻底完结了,剩下来的只是个名存实亡的空壳,就像他现在样。这不是他想要的,起码他也想过要两边兼顾,互不侵扰。但他也知道这是自私的,是不可能的,要来的早晚都会来。然而以后会怎么样,他不知道。

  沈勇忽然发现生活远比生意场上要变幻莫测得多。

  浴室的门开着,白炽灯在门口的地毯上投射出束明亮的光。哗哗啦啦的淋浴声悄然停止,不会儿唐秀芸穿着件淡紫色低胸蕾丝半透明睡裙走出来,全身飘散着股迷人诱惑的香气。

  她漂亮得像是从本精美的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明星般充满着让任何个男人都无法抵抗的魅力。若隐若现的|乳|峰在薄若蝉翼的睡裙下随着白嫩玉润的香肩玉臂微微晃动。蕾丝镶边的裙摆里面隐约可见丛郁郁葱葱的荫毛在平坦的小腹下面滋生如朵黑色神秘的花。她确是年轻美丽的,是个令沈勇无法抗拒的女人。从他第次见到她的时候开始。

  那天她穿着身深蓝色的职业套装,里面配着件白色衬衫,嫩白秀美的脸上始终挂着恬静的笑容。沈勇没有想到小雅的老师竟然如此年轻漂亮。而令他惊喜的是,就在四目频频交错时,他似乎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隐藏在眼神背后的含义。这种含义会令任何个生理健康的男人无法抵抗,就算他已经四十多岁有了足够的经验和阅历,这也许不是见钟情,却是见钟性。

  故事便顺理成章的,自然却又不自然的开始了。财子佳人,是现代社会最平常却又似乎是最完美的组合。各取所需,只要你有钱,不管多漂亮的姑娘都可以睡到。只要你漂亮,不管多有钱的老板都可以傍到。只有不敢做的,没有做不到的。本来这个物质的现实社会,就是由最现实的人组成。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起了,至少张建英不知道,小雅也不知道。

  不久以后,也就是他们发生关系以后,沈勇就为唐秀芸在外面买了处房。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个年轻的女人身上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把他牢牢地钳制住了。她的举动,言行,无不散发着令他着迷的魅力,这种魅力是张建英身上没有的,或者说是已经消失的,那就是青春靓丽。

  他不知道她心里到底爱不爱他,但他离不开她。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她。因为,在床上,她已经满足了他所有的欲望,她让他觉得他拥有了全世界。

  唐秀芸像只小猫样斜卧在沈勇的旁边,仰起脸在他的腮边亲了亲。

  「都说了?」

  「嗯。但我现在不会马上和她离婚的。」

  唐秀芸看看他,脸上有些失望,但没有说什么。

  「你后悔和我在起了?」

  半晌,她淡淡地说。

  沈勇斜睨了她眼,没有说话。

  「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你放心。」

  「你只要对小雅好点就行了。」

  沈勇的手在唐秀芸光滑的膝盖上轻轻拍了拍。

  「放心吧,我保证她会考上大学的。」

  「对了,我直忘了问你,就是你说要注意下小雅早恋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她是你女儿你还不知道?性格活泼,长得又好看,身边免不了有些男生会围着她转。但我感觉她还是能管好自己的,这点你不用担心。」

  沈勇轻轻舒了口气,没再继续问下去。

  「要不要去洗个澡?我已经为你放好水了。」

  「嗯,好吧。」

  沈勇站起身走进浴室,唐秀芸跟进来帮他把衣服脱掉,像个业务熟练服务周到的明星雇员,她自己也脱掉睡裙,和沈勇起跨进池温水之中。

  「你不是刚洗完吗?」

  「人家想给你擦擦背嘛。」

  清亮的水中,闪耀着明晃晃的光斑,水下映照的身体不住地随着水纹扭曲波动,游离在捉摸不定的变化之中。沈勇感到唐秀芸对涂着浴液的丰|乳|在自己的后背上缓缓地蠕动,那两团嫩滑的热乎乎的肉立刻激起了他的欲。

  每次他感到疲倦的时候,唐秀芸都会细心地用对柔软丰满的|乳|房和香舌为他按摩全身,解乏放松。而他非常享受这样的服务,每当那对软绵绵的肉球和舌头在他身上揉来舔去,他就仿佛进入仙境般,闭着眼感受着从脸庞直到脚趾的无微不至的关怀。

  他从唐秀芸的身上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尊严,他很喜欢这样,他离不开她。虽然唐秀芸会经常对他闹点小脾气,但和她在床上的表现相比起来的话,那点瑕疵根本不算什么。

  「想吗?」

  唐秀芸贴紧他的后背轻轻问,手伸进水里摸到沈勇的腹前抚弄那根疲软的荫茎。

  「有点累,算了吧。」

  「要不要我用嘴」

  沈勇侧着脸犹豫了下说:「好吧,每次我都不忍心拒绝你。你真的太温柔了,阿梅。」

  阿梅,这个名字是唐秀芸的|乳|名。她告诉沈勇只有他个人知道这个名字。

  在他之前,她曾经有过段短暂的恋情,但随着沈勇的强势出现对方早已变成个不堪击的过去。而自从沈勇知道这个名字以后,就直怎么称呼她,因为他想连她的过去起占有,占有她的切。

  「人家只想让你舒服嘛」

  唐秀芸笑笑在沈勇的肩上亲了亲。

  沈勇起身坐在浴缸宽大的边缘,背靠着墙岔开双腿。那根乌黑色的荫茎即使没有葧起也显得非常粗壮,水珠顺着圆大的竃头滴下去,在波动的水面溅起小小的水圈。

  唐秀芸洑水过来,趴在他的胯间,张口伸出柔软的香舌挑弄着同样柔软的荫茎。轻巧的舌尖如舞蹈般在圆溜溜的竃头上轻妙地点拨,顽皮地绕圈。继而连根含入温热的口中,继续用柔舌在里面抚揉。渐渐地荫茎有了精神,如个苏醒的战士挺直了胸膛,涨满了整张嘴。唐秀芸不得不变换了口形,以适应它粗大的尺寸,却无法将它完全含入。

  「你的鸡笆真大,真是个男人!」

  唐秀芸笑眯眯地抬眼望着沈勇说,开始用嘴吮住荫茎前后套动。

  沈勇低头抚摸着她头湿漉漉的黑发,仔细地打量着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她虽然没有张建英的熟美,却年轻娇艳楚楚动人。她那苗条的身材,高耸的|乳|房,圆翘的屁股,修长的美腿,特别是温湿狭紧的小岤都令沈勇无法自拔。

  唐秀芸似乎非常清楚地知道他的兴奋点在哪里,只要她的嘴含住那雄伟的荫茎,用柔嫩的舌头舔吸的时候,沈勇就会像吃了蝽药样精神倍增,充满斗志,奋不顾身地把她压在身下对着那湿滑的小岤猛插。

  「想操我吗」

  唐秀芸边用舌尖在他的竃头上舔,边微笑着问。

  沈勇的手滑过她的脸颊,用手指托住下巴把她的脸抬高,「永远都想。」

  「坏蛋。」

  唐秀芸娇嗲地嘟起嘴说。

  她从水里转过身趴伏在浴缸边上,撅起来的雪白湿漉漉的屁股,映照着片光亮,而那沾满露水娇羞可人的花蕊在白花花的肉臀中展现出令人怦然心动的美艳。

  唐秀芸边扭过头用迷醉的目光看着沈勇,边将手指顺着深邃的股缝缓缓滑入,轻掠过粉红的肛门,探进黑黝黝的蜜岤灵巧地揉动,随之发出酥入骨髓的轻吟。

  「嗯啊操我」

  沈勇立刻就忘了刚才的切,他无法拒绝眼前这样个尤物。与其说是他征服了她的身体,不如说是唐秀芸用年轻的娇美掌控了他的心理。他已经为她抛弃了家庭,所换来的是副美艳的肉体和个未知的将来。粗壮的鸡笆塞满了唐秀芸的肉岤,如根黑棒子样在下面抽锸。浴池里的水像暴风骤雨下的海面翻腾澎湃,不停地在响亮的肉体撞击声中飞溅出去。

  唐秀芸特别喜欢沈勇的鸡笆,每当它在里面不留任何空隙的时候,她就会感到窒息,种因兴奋快乐而产生的窒息,还有种无处可逃却又心甘情愿被抽锸的快感!

  那圆润有力的竃头每次都会轻易地顶到肉岤的最深处,或者更深处,在她的体内,有股力量抓住了她的灵魂,使她完全屈服,毫无反抗之力。她也不会反抗,只会匍匐在那个力量脚下去亲吻它,赞美它,仰望它。她把切都交出去,最隐秘的部分,最敏感的部分,让那力量在里面任意而为,而她只管享受换回来的灵魂上的愉悦!

  沈勇的双大手狠狠掐住唐秀芸的白臀用力向后搂,自己则使劲向前顶胯,猛烈的动作使激起的水花像海浪拍击着岩石次次涌上两人的处。唐秀芸伏在浴缸边上,双手死死地抓住边沿大声地呻吟。凌乱的头发遮盖住娇媚的脸庞,却无法阻挡住风马蚤的滛叫。

  「啊,啊我爱你,我爱你的大鸡笆操我,用力我离不开你啊」

  「阿梅,你是我的!我的!只有我可以操你!」

  沈勇像头雄狮般吼着。

  「你所有切都是我的!知道吗?永远都是!」

  「知,知道我的主人啊舒服啊」

  唐秀芸的肉臀高翘,小岤大开,那里已分不清是她流出的体液还是池里的清水,交合在起把原本漂亮可爱的处变得塌糊涂。暗红色湿淋淋的肉瓣,在乌黑强劲的鸡笆抽锸下略显纤柔娇弱,却又在风吹浪打之中暗暗散发出顽强与娇艳。沈勇两眼圆瞪全身用力,排山倒海般向着她的体内狂操。

  「啊!」

  他吼着,又重重地插了十几下,动作才缓缓地慢了下来。

  唐秀芸呜咽地呻吟着,兴奋的劲头令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她的头低着,头发遮住她的脸。她的屁股高举着,|乳|白色液悬挂在黑漆漆的洞口缓缓地滴落到荫毛上。

  第20章

  邱雨敲了敲林松岚的门。

  「妈,我能和您说两句话吗?」

  里面没有回答,他又敲了敲。许久,房门才缓缓打开。林松岚脸哀怨地站在门口,却没有看邱雨。

  「什么事?」

  她轻轻地问。

  「妈,我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我们得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林松岚抬起头看着邱雨,「我,我不想谈」

  「这样不行。我们都已经受了太多苦了,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们不能再自己折磨自己了。」

  林松岚忽然之间感到邱雨像个大人,这些话本来是应该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不知不觉间,邱雨长大了,而自己却对他还没有清楚的了解。她缓慢地把门打开走出来,在小客厅的桌子旁坐下。邱雨端过杯茶放在她面前,突然跪了下去。

  「妈,我错了!是我不对!本来我可以避免这件事情发生的,但我没有。我对不起您,我不是人!」

  说着他重重地在地上磕起头来。

  林松岚惊慌失措,赶忙拉起邱雨把他搂在怀里,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

  「邱雨,是妈对不起你,让你心里背上这么重的负担。是我没有做好母亲,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妈妈」

  两个人抱头痛哭,似乎将这么多年来的痛苦和委屈都哭出来了。哭了半晌,两个人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林松岚把邱雨脸上的泪擦干净。

  「以后咱们谁也不许再提它了,就让它过去吧,好吗?」

  「嗯!」

  邱雨站起身走进厨房,用温水把毛巾沾湿拧干,拿给林松岚。

  林松岚接过热毛巾轻轻叹口气,擦掉脸上的泪痕。

  「妈,您有没有想过再找个男人?」

  林松岚愣了下,「没,从来没想过。你怎么想起说这个?」

  「只是随便说说。有时候,我觉得您个人很寂寞。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希望您能够幸福。」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你在身边。」

  「可这不样。妈,我真的不反对您找个男人,您应该有个伴,只要他对您好,我就接受他。但谁敢再伤害您,我绝饶不了他!」

  「傻孩子,妈现在这样挺好的。」

  林松岚摸了摸邱雨的头。他的确长大了,那眼神充满了成熟的坚毅和责任。「我们不谈这个,切等你考上大学以后再说吧。」

  主席台上,顾志平,张建英和晓凡身着笔挺耀眼的警服坐在学校领导旁边,台下是黑压压片端坐整齐的全校师生。

  「下面我们请公安局的张建英同志给大家作关于青少年犯罪以及暑期安全的报告,大家欢迎。」

  教导主任尖锐的声音落,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小雅,小雅,那是不是你妈妈?」

  「你妈妈真的很漂亮,比电视里那些女警察都漂亮。」

  「小雅,你真幸福。」

  小雅并没有因为同学们的赞扬而兴奋起来,相反脸上布满了层阴郁。她两眼无神地看着台上没有回答句话,似乎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比这些赞扬更重要的事情。邱雨看了看她,把脸转向主席台。

  「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首先我要说明点的是」

  张建英脸温和又不失庄重威严的开始讲话。藏蓝色的警服完美地体现出她挺拔的身材,锃亮的胸徽在高耸的胸前下下地闪耀。即便不用讲话,只是在那里站,她也会是法制与安全的最佳代言人。

  「你真的没有和小雅做过吗?你必须和我说实话,我不会生气的。」

  「真的没有!你要我怎么解释才相信我?」

  「我相信你,只是我觉得你的,能力真的很强」

  「那是因为我练过。」

  「练过?怎么练的?跟谁练的?老实交代。」

  「放心,我的好老婆,是我自己跟自己练的。我发誓!」

  「你自己怎么练啊?」

  「你想知道吗?」

  「嗯。」

  「你想看吗?」

  「想。」

  「那我先问你,你有没有自己和自己玩过?」

  「没有。」

  「真的没有?」

  「就是没有嘛」

  「警察可不许骗人啊。有没有?」

  「有吧。」

  「到底有还是没有?」

  「讨厌,不要问了」

  「那就是有了?对不对?」

  「嗯」

  「我想看你是怎么做的」

  「下面我给大家说个真实的案例。两年前秋季的天早晨,本市某出租车司机驾车行驶到贵银大厦建筑工地的时候,发现」

  台下片寂静,只有张建英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

  「人家很难为情」

  「没事,只有我们两个人,要不咱们起做?」

  邱雨看着对面的张建英,她已经按照自己的要求戴上翻沿警帽,穿上警服背靠在床头,上衣解开露出雪白的丰|乳|,屈分开双腿,将警裤脱到脚踝处,满面娇羞轻咬红唇正望着自己。她的手缓缓地穿过那堆毛丛,按在那个快乐的焦点上,不由得身体抖,轻轻地吟了声。她笑,他也笑,两个人都在笑,不同的是眼睛里分别闪烁着羞臊与兴奋。

  屋里没有声音,只有四目相视激起的火花在静静地燃烧。她真美,庄严却敞开的警服下面,性感成熟的肉体在微微颤动,浑圆的大腿尽处是朵怒放的黑色的花,而那白皙修长的手指正撩拨着里面的花蕊。他让闪着亮的竃头对准她,套弄膨胀灼热的躯身。她深深的吸气,让那对丰满的白|乳|从警服里凸现出来。

  「啊嗯我会流很多水的」

  「我想看」

  小雅依然面无表情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她的眼睛直看着主席台,但她的灵魂似乎早已不知去向。从今天早上她就直这样,邱雨没有问她是什么事。

  「在这起案件中,罪犯最大的十八岁,最小的仅仅只有十四岁。当我们公安干警」

  张建英抿着嘴唇,闭上眼睛,双眉拧锁,她知道那个时刻近了。果然,她叫起来,身体抖动,屁股上挺,手指加快揉按的速度,水如清澈的小溪从指间和缝隙中淌出,向着更幽暗的地方流去。她真美,特别是她穿着警服的时候,更加特别是她穿着警服手滛的时候。那张熟美端庄的脸上泛着潮红,迷离的眼神都盯着他,在他面前,她手滛着,并且高嘲。

  「下面这个案件发生在去年月。」

  张建英停了停,喝了口水继续说:「月十二日晚,在广发商场附近的条巷子里」

  她在他身下呻吟着,高声地喘着气。他们离得如此之近,甚至有部分身体都融合在了起,没有任何空隙,也绝不会有任何空隙。完美的交合,在彼此的身体里感受着生命最快乐的欲望。长长的睫毛下,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