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有停下来过。那里已经流水了,在那几根调皮又顽劣的手指滋扰之下,股快感也随之荡漾升腾。她忍着,不让自己看起来显得那么兴奋,但下面的快感却在不住地增加。她索性放开邱雨的手,转而伸向他的裆部,摸到了那根已经暗中葧起的荫茎。她对着他笑,手揉捏着那里,缓慢地套动。

  「我这个儿子就是学习好,其它的事情我也得操心。」

  「那就不错了,我那儿子只要是学习好,我就谢天谢地了。看来还是你们人民警察有办法,我们这是差得远哪。」

  两人都不作声地相互揉弄对方,忍着不让自己有丝毫的异样显露出来。好不容易出租车终于在邱雨家的楼区停下了。张建英交了钱便赶紧下了车,生怕邱雨再当着司机说些胡话。

  「你妈妈不在家吗?」

  楼道依旧昏暗,憋屈得像个罐头。

  「不在,放心吧。」

  刚进门,两个人便拥吻起来,重重的呼吸声和吮咂声给这寂静的空间里增添了丝奇妙的气氛。

  「我想你,老婆!」

  「我想你,老公!」

  「我想你的马蚤1b1」

  「我想你的大鸡笆」

  「我要操你」

  「我要你操我」

  两个人的手在对方的隐处急切地抚摸着,似乎都想立刻将对方占为己有。

  邱雨的手麻利地将张建英警裤的拉链拉开,唰地下便直褪脚下,露出双白嫩的长腿。

  「水真多!真是个马蚤老婆,嘿嘿」

  「真坏,还不是你马蚤扰人家,刚才在车上我就流了真坏,不是好孩子」

  「别人可说我是个好儿子呢,嘿嘿」

  邱雨的手在轻揉着张建英的荫唇,让滛水不停地流出来。

  张建英的脸红,挥拳便打在他的肩上,「讨厌!什么司机,他应该去检查下眼睛,这样开车很危险。」

  「我倒觉得挺有意思的妈嘿嘿」

  「讨厌,不许这样叫我」

  「我就叫,妈,妈,妈」

  张建英羞红着脸看着邱雨,忽地随手就在他的脸上扇了巴掌,轻轻地说:「想操我吗?坏儿子」

  邱雨几乎疯狂了,将张建英扑到在沙发上就压了上去,硬邦邦的鸡笆径直插进滛水泛滥的小岤。他用力将鸡笆顶进最深处,在里面翻腾。她的话确实刺激了他,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想过,也不愿多想,只是刺激,这刺激占据了他的大脑以及全身,让他蓦地释放出另个自己!

  张建英紧紧搂着他,张开双腿盘绕在他的腰上,任他在下面为所欲为,感觉那根鸡笆疯了样在身体里穿插。她不再为自己感到羞愧,她喜欢这样,她要这样。「啊好儿子噢妈喜欢操我,用力啊」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快乐,虽然这种快乐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但是当这快乐降临的时候,她不想逃避。她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此时此刻她是快乐的!她要让着快乐更加高亢!

  「你喜欢操我吗?好儿子啊我的小岤就是你的你是我的男人,儿子」

  邱雨像只冲出牢笼的狮子,全身上身的肌肉仿佛都充满了无限的力量!他要嘶吼,他要狂奔!在她的柔嫩的身上,他要展示自己的雄威!而那根沾着滛水的鸡笆在她的肉岤里进进出出,却如蛟龙入水般将爱欲的波涛骤然卷起飞冲天!

  张建英是美的,即使在她呻吟中尽显滛荡的时候。那软软的湿漉漉的小岤从来没有如此畅快淋漓过,它不停地释放着快乐,让晶莹的水包裹住那根矫健的鸡笆,让它在里面更深更劲!

  「噢儿子用力操我啊太舒服了用力我啊你的鸡笆太棒了啊」

  「哦我要你的马蚤1b1操你的马蚤1b1」

  「换,换个姿势,我要你从后面操,操我」

  张建英转身匍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抬起肉臀。邱雨把她的双手扭到身后,将她的上身硬生生地拉起来,鸡笆对准滛水泛滥的肉岤,「噗」的声便插到底。

  「啊!」

  张建英张着嘴喊了声,便感觉身体仿佛瞬间被某种力量突然牢牢地擒住,使她叫喊不出,时间似乎也停止了。片刻股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像是洪水终于突破了岸堤!她兴奋地呻吟着,要让身体里所有的欢喜都随着洪水喷涌出来!

  「操我!操我的马蚤1b1!儿子,哦老公我要我爱你啊」

  张建英的头发凌乱地披散下来,遮挡住熟美的脸,却让优美的呻吟声更加销魂。肥美的肉臀颤动着令人心醉的雪白,她无法动弹,切交给了邱雨,而她得到了完全的兴奋和快乐!

  邱雨突然松开她的双臂,她重重地扑倒下去,脸埋在沙发的角落里,随之发出含糊不清却又令人骨软肉酥的滛叫。邱雨死死扣住她的屁股奋力抽锸,让自己体会最大的乐趣。快感随着竃头在湿滑的肉壁间摩擦而持续不断地堆积,他开始亢奋地喘气,手几乎深深陷进那团嫩白的肉里。

  「我要射你嘴里听见了吗?我要射你嘴里哦,快出来了」

  邱雨拽起张建英,跨在她面前,她迷乱地将那根湿漉漉的鸡笆含入嘴里,任凭邱雨快速地套弄。

  「噢」

  邱雨似乎是从心底吼出这个字,股液带着极度的畅快喷射进张建英的嘴里。

  张建英双眉微锁,竟将温热的液吞咽下去。而后,抬眼看着邱雨,将那根鸡笆上残留的液体细细地舔舐干净。

  林松岚靠着墙,左手从嘴上放下来,胸前剧烈地起伏着,但她仍然不敢大声喘气。而右手依依不舍地在内裤里停止了揉弄,缓缓地伸到眼前。春水粘黏在手指上,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显得晶莹。

  第21章

  「怎么样了,阿梅?」

  「拍到了,但不是我们想要的。」

  「没关系,我的小阿梅有就行。真想亲亲你的小屁股,嘿嘿嘿」

  「讨厌,对了你认识个叫顾志平的警察吗?」

  「顾志平?不知道不认识,怎么了?」

  「今天他到我们学校来做报告,说觉得我眼熟。我真的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我想他会不会和你有什么关系?」

  「警察我倒是认识几个,可不认识什么顾志平。你是不是害怕了?别怕,切我都安排好了。」

  「不是害怕,只是觉得算了不说这个了。你真的想这么做吗?」

  「怎么了?你该不是真地爱上那个老东西了吧?」

  「当然没有,怎么会呢?」

  「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把照片传过来。」

  「好吧。」

  张建英既兴奋又紧张,虽然从邱雨那里出来之前已经整理好了衣装,但她却总是感到有些不自然。她发现自己最近再挑战自己的底线,而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了。但同时得到的快乐却是真实的。

  她刚开门就听见小雅嘻嘻哈哈的笑声。

  「怎么了,小丫头,什么高兴事啊?」

  她冲着客厅喊。

  「妈,你看谁来了?」

  小雅满面笑容地跑出来站在她面前,后面跟着的竟是顾锐。

  「顾锐,你怎么来了?」

  张建英笑着问。

  「哦,我,我是去我舅舅那里,在路上碰见小雅的。」

  「妈,顾锐现在是我男朋友了!」

  小雅笑嘻嘻地说。

  张建英愣了下,立刻板起脸说:「别胡说,你天到晚都没个正经,点不像个小女孩。」

  「谁胡说了,不信你问顾锐啊。」

  「阿姨,没有的事您别听小雅的,她是开玩笑呢。」

  「我就说嘛。」

  小雅不满地在顾锐的胳膊上掐了下,狠狠地说:「叛徒!」

  顾锐疼得叫起来,张建英赶忙把小雅拉开,「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能欺负人家顾锐,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没事,阿姨小雅从小就是这样,嘿嘿」

  顾锐揉了揉胳膊看看小雅。

  小雅转身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嘭的声把门关上了。

  「这孩子,不知道又怎么了。顾锐今晚就在阿姨这里吃吧。」

  「不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那也好,你的学习怎么样了?」

  「您看您每次都问这个,在家我爸问我,出来到了您家您又问,我还是先走吧。」

  「你这孩子,好吧,阿姨不问了我把小雅叫出来你们再聊会?」

  「不了我真的有事,先走了。」

  「那路上小心点,早点回家。」

  「知道了,阿姨。」

  顾锐开门出去了,张建英推开小雅的房门看见她躺在床上,脸上盖着本杂志,她走过去坐在床边把杂志拿开。

  「又怎么了我的小公主,吃饭了吗?」

  小雅「嗯」了声,闭着眼睛翻身面向里面。张建英笑笑摇了摇头。

  「是不是又看什么电视剧了?」

  她用手推推小雅。「你最近怎么总是有心事的样子?能不能和妈妈好好谈谈?」

  「没事。」

  小雅冷淡地回答了句。

  「没事就好,刚才你怎么能和顾锐开那种玩笑?我和他爸爸是同事,又是多年的朋友」

  「我没开玩笑。」

  「没开玩笑?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不是和又吵架了?」

  小雅不再说话,任凭张建英再怎么问,她都仿佛没有听见。张建英只得无奈地站起身走到门前,回头想对她说点什么又放弃了。她走出房间轻轻把门关上。

  张建英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阳台上看着幽暗的天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好端端的个家,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婆婆似乎已经察觉到她和沈勇之间的事情,昨天跟她借故说要去女儿家住些日子。她发信告诉了沈勇,得到回复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张建英忽然觉得生活真的让人捉摸不定。曾经认为可以永远的,刹那间就会失去。而从来没有想过得到的东西却会真实地握在手里。她忽然想如果这是场梦就好了,梦醒以后切恢复原来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但这个梦似乎醒不过来了,就像眼前的夜晚样笼罩着自己。她发现自己变了,变得连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

  本来是计划早点回来给小雅做晚饭的,但和邱雨的交欢让她把这件事忘得干二净。更令她惊讶的是,她心里竟没有对此感到不安。「我这是怎么了?」

  她问着自己,却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身体的愉悦令她快乐,她已经爱上那个男孩子,就在道德与情感的边缘,她陷入了深深的爱恋之中无法自拔。至少现在她离不开他,心里几乎想的都是他,她甚至渴望每天都被他占有。有时她真的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然而羞愧之后便又融进另次欢乐之中而忘记自己。

  张建英叹了口气,望着下面空荡却又华丽的花园。忽然她看见在明亮的路灯照耀下走过男女,她仔细辨认发现那个男的竟是顾锐!而那个女人好像是上次和他起的保姆。顾锐竟时而把手搂在那个保姆腰部,而那个保姆则会不好意思地稍稍躲开,快步向前走去。张建英心里暗暗吃惊,她不敢相信看到的事情。

  当她想再仔细看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消失在黑暗中了。

  林松岚快步向前走着,心里直想着刚才的事情,要不是邱雨陪着那个女人起出去到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她真的不知道将如何从房间里走出来,如何面对刚刚发生的切。那时她确实想冲出去,但双脚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情依然在她的脑子里萦绕翻转,她没有想到邱雨居然和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不知如何是好,就像她无法解决和顾锐的关系样。

  当外面滛荡的呻吟波波地传进耳朵里,她的心似乎也在倍受煎熬,她做了件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情——那只手下意识地自动地伸进了内裤。在漫长而孤独的岁月里,她都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但今天她却做了,做得那么自然。

  她已经体会到了快乐,而快乐是随时随处自己都会找到的。兴奋与羞臊交织在脑海里,顾锐和邱雨的脸也不停交错出现在她眼前。她捂着自己的嘴,手指在下面快速地揉弄着,快乐就这么简单,虽然它后面附带着那些让人无法承受的东西。她小心地跟在他们后面走出楼区,观察着他们她觉得自己像个贼,个见不得阳光的贼。

  「顾锐,别开灯,别开灯好吗?」

  「可我想看你!你的身子太漂亮了,我要看你!」

  顾锐还是把灯打开了,而且是屋里所有的灯。林松岚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脸,不知为什么她此时不敢看顾锐。

  「怎么了,害羞了?太他妈刺激了!」

  顾锐急不可耐地把林松岚脱了个精光,丰腴的肉体在灯光下散发着无尽的魅力。他分开那双腿,对着那毛茸茸的荫部就是阵舔吸。

  「我就喜欢你的1b1,还有马蚤味,真他妈带劲!」

  很快那里就片汪洋,滛水抑制不住地从小岤里面流出和他的口水搅和在起。顾锐的舌头仿佛活了般竟伸进林松岚的荫道里左右挑拨上下扭动,肆意嬉戏。林松岚再也忍不住了,放下两手却紧紧地揪住床单,身体兴奋地扭动,发出娇爽的呻吟。

  「啊舒服啊舒服啊邱,顾锐,顾锐我要」

  顾锐用力按住林松岚不停起伏的腰胯,又将那粒阴含进嘴里卖力地吮吸。

  阻挡不住的快感像阵温热的电流立刻传遍林松岚的全身,令她兴奋不已。

  「啊,啊哦太棒了我要操我吧操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叫得太好听了!」

  顾锐掏出硬邦邦的鸡笆对准林松岚的湿岤就捅了进去,顺势压在她的身上。

  林松岚刚想叫,却已被顾锐用嘴堵住,只能发出「嗯嗯」的鼻音。她紧紧抱住顾锐,舌头在他的嘴里胡乱地扭转。

  忽地,她松开嘴,大口地喘气,仿佛长时间潜水以后终于浮出了水面。而那根滚烫的鸡笆在下面似乎是在永无休止地抽锸,像是在往堆正在熊熊燃烧的火里不停地扔木柴。火越烧越旺,林松岚的呻吟也越来越高亢。

  「顾锐,顾锐,我要你的鸡笆太棒了啊,啊,啊我要你,我要你让我快乐,我要得到快乐啊」

  「再跟我说说你妈妈好吗?」

  张建英轻轻对电话那边的邱雨说。

  「其实,我曾经有段时间怨恨过她在我不懂事却又遭受到人生痛苦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让我受这些罪?」

  「那她怎么说?」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切都是她的错,她会用生来补偿我」

  「她其实是个好女人」

  「而且是最好的妈妈。」

  林松岚叫着,她挣扎着起身,翻身跨在顾锐的身上,急切地摸索到顾锐的鸡笆,屁股重重向下坐,那根鸡笆便连根直插进去。

  「啊!」

  又是声直入心扉的滛叫,林松岚全身似乎都在抖动。她双手支撑住身体,飞快地起伏运动着丰臀,让湿漉漉的肉岤次次最大限度地把鸡笆吞进去,直到最深处。

  顾锐仰望着她,这个美丽的女人,那双明眸早已迷离失神,在凌散的头发后面显出另种妖媚。对丰满浑圆的|乳|房随着身体上下翻舞,挑逗着他的视觉神经。他伸手抓住了它们,牢牢地握在手里,体会这种令他激动的软绵绵的感觉。

  林松岚直起身,双手扣在顾锐的手上,和他起揉弄自己的|乳|房。她低头看他,这不是那张脸,但却同样浮现着躁动和情。

  在她下面,他是那么真实,样的年纪,样的身体。她忽然发现这似乎就是那张脸,那张既亲近又遥远的脸。

  「我爱你我爱你」

  林松岚俯下身在顾锐的耳边说着。

  顾锐激动得托住林松岚的屁股就是向上阵狠命地插,坚挺的鸡笆直上直下地在她的小岤里进进出出,滛水便源源不断地顺流下去,浇灌那个跳动的肉囊。

  林松岚叫着,仿佛这是她第次体会爱的美妙。

  「太棒了,太棒了用力用力我的小宝贝」

  她舔着他的耳垂。

  「当我懂事以后,我发现她为了养活我培养我,是那么辛苦。其实她承受的痛苦要比我多很多我知道我的出身是无法改变的,但我告诉自己我定要改变我们以后的命运。我希望她永远快乐。她已经受了太多苦,这本来不是她应该得到的。」

  「她没有想过再找个男人吗?我的意思是这样她不会那么辛苦。」

  「没有。她说现在不想那么多,把我培养成才是她现在最大的心愿,不管多苦。其实,有时候我也希望她能够找到个爱她的男人,对我好不好我不在乎。只要对她好就行了。」

  「邱雨,我要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什么事,那么严肃?」

  「我,我想问你对你妈妈,有没有那种感情?」

  「什么感情?」

  「我想问你的是,就是你对你妈妈有没有那种,那种像和我的那种感情?」

  「没有!当然没有!你怎么会问这个?是不是因为下午的事情?那只是,只是,就像个游戏,没有别的。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我只是感觉算了没什么,不说了也许我错了。」

  「老婆!我爱你!我只爱你个人!我发誓,在这种感情方面,我心里从来没有过任何女人!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别生气我只是真的没什么,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应该问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