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1/2)

加入书签

  我生于80年代初,出生在西南边陲的某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个村子,曾经带给我过欢笑与幸福。但在那件事之后,它带给我的只有魇。

  现在,那个村子已经消失了,那个村子里的人。也在那个年代,因为那件事,而一个个离开了。我是他们当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因此,在经过慎重思考之后,我决定把我当时所见的事写出来。

  整个村子的魇,是在那位叫张晓兰的乡村美妇的尸体神秘失踪开始的。

  2013-10-2221:01:58

  那是在我七岁的时候,戊辰年六月初十,那天正好是大暑,阳历7月23日。这天是我七周岁的生日,同时也是张晓兰下葬的日子。

  我出生的村庄,叫石马村,张晓兰是嫁到石马村来的。至于她的老家在哪儿,我只知道很远,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反正,在我记忆中,张晓兰自从嫁到石马村来之后,就从没回过老家。

  张晓兰长得很漂亮,至于她到底漂亮在那儿,我也说不清,也记不得了。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孩,在小屁孩眼里,最美的女人永远都是妈妈。

  2013-10-2221:02:41

  张晓兰的丈夫,是村长的儿子,名叫刘大奎。不过,那刘大奎是个傻子。因此,在张晓兰刚嫁过来的时候,村里的不少人都觉得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那时候,因为地处深山之中,石马村连电都没有通,大家晚上照明都是用的煤油灯。当然,村里也就不会有黑白电视、收音机这些玩意儿。

  村里最常见的娱乐活动,就是女人们坐在一起吹牛,因此培养出了不少长舌妇。

  那个张晓兰,也不知是因为村里的那些女人排斥她,还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屑与这些长舌妇为伍,总之她和这些女人很少说话。

  2013-10-2221:03:02

  也不知是因为张晓兰长得太漂亮,还是因为她得罪了那些长舌妇。总之,张晓兰嫁到石马村没过半个月,就传出了爬灰的传闻。

  像爬灰这样的重磅新闻,经过那些长舌妇的嘴,最多转个一两次,就能被描述成为劲爆的伦理大片。

  经过那些长舌妇绘声绘色地描述,张晓兰与她公公刘仁清爬灰的事儿就被传得越来越神,越来越真了。甚至连刘仁清的老婆,张晓兰的婆婆李天珍,也都被那些长舌妇扯进去了。

  刘仁清爬灰的事儿,我并没有亲眼目睹。对于刘仁清爬灰的整个过程,我也是听那些长舌妇说的,至于是不是真就那么回事,我也没有去考证过,所以也没办法妄自断言。

  2013-10-2221:03:21

  综合长舌妇们的意见,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刘家三代单传,因此刘大奎很荣幸的成为了刘家的独生子。

  就因为他是独生子,所以刘家上下都把刘氏血脉能不能继续传下去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因此,刘大奎虽然是个傻子,但刘仁清还是去给他取了个媳妇回来,好续刘家的香火。

  对于刘家的媳妇张晓兰的身份,长舌妇们在这里出现了一些分歧。有一拨人说张晓兰是刘大奎花钱从人贩子手中买的,另一拨人说张晓兰是个鸡婆,是刘大奎在外面鬼混时认识的,还说以前有人见过那张晓兰在镇上卖。

  2013-10-2221:03:40

  总之,就算是再没边的事儿,在石马村那群长舌妇的口中,都能说成是有板有眼的。当然,我是不太信那些长舌妇说的话的,所以我也一直没能搞清楚那张晓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