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2)

加入书签

  2013-10-2322:40:10

  李天珍拿了一根薄竹条,从门缝里塞了进去。然后用那薄竹条一点一点地把门闩给剥落了。门闩一落下,刘大奎房间的门便可以打开了。

  门一打开,李天珍便傻眼了。因为她现,刘大奎正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他的身上还绑着一些麻绳,不过那麻绳,有些已经松脱了。

  见了此景,李天珍急忙跑过去解开了刘大奎身上的麻绳,并把他摇醒了。

  刘大奎醒了之后,倒也没什么别的异常,就是两腿间那没用的小东西有些红肿。李天珍问刘大奎痛不痛,他回答说不痛。

  李天珍问刘大奎是怎么回事,刘大奎一边摇头一边说:“不知道,不知道。”

  问了刘大奎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李天珍也就只能把这事装在心里了。

  当天夜里,李天珍没有去医院照顾刘仁清,而是留在了家里,因为她预感到夜里会生一些什么。

  2013-10-2322:47:05

  晚上十一点过,在自己屋里的李天珍依稀听到刘大奎的屋里有一些响动。在听到响动之后,李天珍便轻声地走到了刘大奎的屋门口。

  在白天,李天珍为了夜里能看到屋内的情况,她故意用錾子在刘大奎屋子的门上钻了一个小洞。

  这夜的月儿相当明亮,有月光的照射,李天珍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屋内的情况。

  屋里边,刘大奎一件一件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在脱完衣服之后,刘大奎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

  刘大奎这么捣腾了一阵,然后把裤子也脱了。

  这一下,刘大奎全身都光了。在脱光之后,刘大奎拿来了麻绳,把自己给绑了起来。

  2013-10-2323:38:57

  看到这里,李天珍彻底无语了。

  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这还是那个刘大奎吗?

  李天珍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事是真的。可事实就在眼前,她不想相信也得相信。

  就在李天珍以为刘大奎是在的时候,刘大奎突然拿出了一根擀面杖。对于这根擀面杖,李天珍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擀面杖就是张晓兰死的时候塞在她里的那一根。

  这根擀面杖,当时是同张晓兰的尸体一起被police带走了的,怎么会在刘大奎的手里呢?就在李天珍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刘大奎又做了一个让她震惊的举动。

  只见,刘大奎把绑在身上的麻绳松了松,把两只手都腾了出来。在腾出手后,刘大奎一手拿着自己的那玩意儿,一手拿着擀面杖往上面戳。戳着戳着,刘大奎的那玩意儿就开始红肿了。

  2013-10-2323:39:19

  作为刘大奎的老妈,李天珍当然不能让事态这么继续展下去。她用手推了推门,现推不开,于是她便点燃了煤油灯。

  那煤油灯刚一点燃,便被一股风给吹灭了。大门是关着的,照说不会有风吹得进来。李天珍以为是自己手抖了,把煤油灯给抖灭了,于是便把煤油灯放到了桌上,然后拿起了火柴。

  李天珍刚把火柴划燃,又是一股风,把她手中那火柴吹灭了。

  “什么东西?”李天珍大骂了一声。

  在骂过之后,李天珍再次划燃了火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