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2)

加入书签

  2013-10-2612:56:59

  因为刘家之前得罪的人太多,因此在场的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李天珍的。也就在此时,有人提议把李天珍押到宗祠去,让她当着祖先的面,把事儿说清楚。

  提议的人,正是那被刘仁清抢了地的陈寡妇。陈寡妇这招,不可谓不歹毒,把李天珍押到宗祠去,让她当着祖先的面说那些事,那不仅丢她李天珍的脸,丢刘家的脸,还把刘氏祖先的脸一并丢了。要那样,李天珍可真就没脸面再活下去了。

  “就这么押去,不要让她穿衣服,让石马村的祖先们好好看看,我们石马村竟然出了这样的荡。这不单是刘家的耻辱,也是我们石马村的耻辱。”说这话的,是李瘸子。

  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刘仁清这些年种下的恶果,在今日,全都落到了他老婆李天珍的头上。

  2013-10-2612:57:35

  要说李天珍冤,她也确实有些冤,因为那些恶事,大都是刘仁清干下的;要说她不冤,她也不冤,因为刘仁清做的不少恶事,李天珍不但没制止,还推波助澜地帮助了刘仁清的。

  因此,在村民们的心里,李天珍也不是个什么好人。所以呢,当被刘仁清害过的陈寡妇和李瘸子提出要把李天珍押到宗祠去的建议之后,除了保持沉默的人,全都是附和的。

  在石马村的宗祠里面,除了有先人的排位,还有先人留下的家法。要知道,那些家法,可都是封建时期留下来的。

  李天珍心里也很清楚,她要是被押去了宗祠,免不了会遭受一顿家法。不过,对于现在的李天珍来说,肉体上的疼痛对她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了,因为她此时承受的更多是心里上的折磨。

  在内心里,李天珍是不会承认自己是浪妇的。昨夜之事,那确实也是一时头脑热。可这么一些年来,她就只犯过昨夜这一次错误。要知道,就算是那些屡屡红杏出墙的女人,也没受到过这样的凌辱。因此,李天珍这心里很是有些不平。

  2013-10-2613:04:00

  李天珍也很清楚,她之所以落得这个下场,一是昨日她偷的那个汉子张三死了,二是因为平日里刘家飞扬跋扈,得罪的人太多。

  不过,事已至此,就算李天珍再懊悔,也都已经晚了。

  看到众人要押着李天珍往宗祠去,刘大奎立马冲了过来。

  “放了我娘,放了我娘!”刘大奎一边嚎叫,一边推搡那些围着李天珍的村民。刘大奎虽然是傻子,可他也是知道要保护她娘李天珍的。

  嫁到刘家这些年来,刘仁清经常到外面鬼混,儿子刘大奎又是个傻子,李天珍可是没过过几天舒坦日子。有时在夜里,在刘仁清出去鬼混的时候,她只能偷偷的在床上以泪洗面。

  今日,在看到刘大奎跑来保护自己的时候,李天珍第一次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她这个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还是知道保护娘的,没有白养。

  2013-10-2613:06:13

  在石马村,不算张晓兰,刘家一共是三口人。在这三口人中,村民们最不反感的就是刘大奎。原因很简单,刘大奎是个傻子,因此他从小到大,从未干过一件伤害村民们的事儿。

  村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刘大奎既然没有伤害过他们,他们对刘大奎也就没有任何的敌意。因此,在看到刘大奎拼命保护她母亲李天珍之后,那些原本和刘家只有小摩擦的村民们的心便有些软了。

  在石马村,一般有什么矛盾,都是大好人钱永福来当和事老。因为在整个石马村里,只有他钱永福一个人,没有得罪过任何一个人,没有占过任何人的便宜。

  其实,在石马村村民的心里,从未当过村长的钱永福才是他们真正的村长。因此,在石马村,只要是涉及全村的事儿,只要钱永福怎么说,村民们就会怎么做。

  现在,刘大奎突然杀出来,打乱了村民们要把李天珍押往宗祠的计划。从内心里来说,村民们只想动李天珍,并不想伤害刘大奎。

  而现在,要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