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节(1/2)

加入书签

  2013-12-1321:03:53

  竹山老道一提到金虎,柏大娃立马就有些僵硬了,看得出来,他是有些警觉了。

  柏大娃的反应,竹山老道当然是看出来了的,他知道柏大娃在想什么。

  “若你能找到金虎,只需将金虎埋于你家堂屋正中的地下,然后我做法让那金虎在你家跑起来。如此,那厉鬼便无法再在你的家里作恶了。”竹山老道说。

  “什么,埋于我家堂屋地下?”柏大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埋于自家堂屋地下,也就是说,那金虎还是在自己家里的啊,还是自家的东西啊!那样,自己就没有让柏家的传家宝失传啊!

  这么一想,柏大娃立马就开始后悔了。要早些问清楚那金虎是怎么用的,自己也不会白白花这么多钱去打水漂啊!

  最开始柏大娃对金虎之事闭口不提,是因为上次他听到竹山老道说是要把金虎埋在石马祠的地底下。那石马祠可是村里的公共财产,要把金虎埋在石马祠,那不就等于说是把金虎献给村里了吗?那样,就算柏大娃是出于好心,那也不免会背上一个败家子的名声。

  现在好了,金虎现在不需要出柏家了,只需要埋在自家堂屋里,儿子柏强身上的厉鬼就能驱除了。

  “不瞒道长,我家有一只祖传的金虎,不知能不能行?”柏大娃怯生生地说。

  “什么?你家有金虎,那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你儿子早就好了,也不用白花那么些钱了。”竹山老道说。

  竹山老道这话,颇有些伤口上撒盐的意思,同时也有警告柏大娃的成分。你柏大娃不是想守着金虎吗,那你就守着吧,现在你看,不是多的都拿出来了吗?

  柏大娃一时语塞,没有回答竹山老道的话。

  “还不快去拿来!”竹山老道说。

  竹山老道的话一说完,柏大娃便赶忙跑到里屋里,把那金虎拿了出来。

  那只金虎,装在一个檀木盒子里,在那金虎的底下,垫着金黄色的绸缎。那绸缎虽然显得有一点儿陈旧,但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一等一的上品。

  2013-12-1321:04:20

  “我知道你怕我打你金虎的主意,这样,你自己把金虎拿着,我不沾手,然后让你老婆在这地方挖个坑。”竹山老道指着堂屋正中的那块地面说。

  竹山老道这样说,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明确地告诉柏大娃,他柏大娃想多了,他竹山老道是不会打他家金虎的主意的。

  2013-12-1321:05:07

  竹山老道这话一说完,柏大娃的媳妇陈春兰便拿来了锄头。柏大娃家的房子跟石马村大多数村民家的房子一样,是土墙房子。屋里的地面,也没有敷水泥什么的,是泥。

  所以,要在堂屋正中的地面上挖个洞并不困难,就用锄头挖就可以了,不需要用錾子、手锤什么的。因此,挖洞这事儿,柏大娃的媳妇陈春兰完全可以搞定。

  石马村的妇女,只要是成了年的,几乎没有不会用锄头的。因此,陈春兰拿起锄头,三下五除二便把那洞给挖好了。

  陈春兰挖好洞之后,竹山老道便拿了一块红色的布给她,那红布上画着一个八卦图。竹山老道让陈春兰把金虎连带那装金虎的檀木盒子一起,放进那个洞里,然后把土给回填了。

  从挖坑到填土,整个过程,竹山老道确实是连碰都没碰一下那金虎。

  其实,刚才竹山老道嘴上虽说了不粘手,可是柏大娃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防备。现在,在埋好金虎之后,他现竹山老道确实没有沾手,也就彻底放心了。至少,他已经相信竹山老道的话了,那竹山老道真是要替他家驱鬼,并不是在打那金虎的主意。

  在消除了疑心之后,不管是柏大娃,还是他媳妇陈春兰,对竹山老道都不像之前那么防着防着的了。

  “公道自在人心!”竹山老道在看到柏大娃和他媳妇陈春兰态度的变化之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在听完竹山老道的话后,柏大娃与他媳妇陈春兰很不好意思的相视笑了笑。

  竹山老道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像柏大娃与陈春兰这样的客户他见得多了。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竹山老道有没有生那窃取金虎的心,现在柏大娃与陈春兰这两口子应该是很清楚了。

  当然,对于竹山老道来说,他确实也是在垂涎金虎。不过,竹山老道想要的不是金虎的躯壳,也就是那一坨金子,而是金虎的魂魄。

  当然,对于柏大娃来说,金虎的魂魄对他是没什么用的,因为柏大娃根本就不可能把金虎的魂魄给招出来。所以说,在竹山老道看来,他取金虎的魂魄,并不能算成是窃。

  要知道,在这十里八乡,有本事招出金虎的魂魄的,就只有两个人。一是他竹山老道,二是那灭门婆。金虎魂魄能驱鬼,也能驭鬼。要是在好人手中,其可以用来驱邪避害;要是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