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品质要好得多。不说这玉简能容纳的内容有几何,就单说其莹润透明宛若冰晶的材质,就甩那些普通玉简好几条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玉简的四角也像那冰晶一般锋利。

  付辰东拓完一部剧本,将玉简推放一边时,一没注意,这食指就被开了一道口子。伤口不大,只滴了两三滴血后就不再流血,但即便这样,灵草仙尊还是跳到那食指边上,一边蹙着眉心嘶嗬个不停,一边变出条绷带,操纵着绷带把付辰东的食指包了个严严实实。

  瞧着来回忙活的小仙尊,付辰东浅浅的勾了下唇角。

  萧杭送给灵草仙尊的暖阳球和玉黄鹂,其实早就不在这屋中了。付辰东在灵草仙尊还未睡醒前,拿着这两样东西,找去了萧杭开的小店。萧杭店铺的位置,付辰东只听灵草仙尊提过一句,灵草仙尊说时,也说得不甚明晰,只提了提萧杭的店开在西街那边,店铺的名字中,有个“苗”字。

  灵草仙尊说的含糊,西街的范围也着实不小。付辰东为了不白跑一趟,特意赶在天蒙蒙亮时就出了门,想着来回从西街多找几圈,翻也要把那家店铺翻出来。付辰东原打算把暖阳球和玉黄鹂丢在萧杭的店铺门口就算完事,而后灵草仙尊就此同萧杭斩断所有联系,他过他的凡人生活,自己和灵草仙尊则安安稳稳的过修者日子。

  ……设想总是美好的。

  萧杭的店铺十分好找,付辰东从西街的上空飞了没多久,就找到了那家店铺。这店铺好找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其店面位置好,也不是因为灵草仙尊给的那点儿指引。而是,在家家店铺都紧闭店门的时候,唯一大敞店门的店铺,就显得尤为扎眼。更何况,那店的门口,还倚坐着个同样扎眼的萧杭。

  萧杭的店铺叫做苗铤,付辰东还依稀记得灵草仙尊头次逛完萧杭的店铺后回来时的兴奋劲儿。一会儿说萧杭店中的东西都好玩的不行,一会儿又说那店铺的名字中有个“苗”字,正巧和他的道号有点联系。说道最后,还呢喃的感慨了一句,说他也想开家那样的店铺。

  萧杭失魂落魄的靠在店门上,付辰东朝他走近时也没能引起他的注意,直至付辰东拿出暖阳球和玉黄鹂时,萧杭才回魂似得看向了付辰东。

  付辰东曾在门缝中偷瞧过萧杭,哪怕付辰东再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暗暗地肯定了萧杭的颜值。人都说公子如玉,这词搁到以前,对付辰东而言就是个四字成语,但自打他见过萧杭之后,这词就具象化了。……所以,公子如玉现如今成了衣冠禽兽的近义词。哦,现在在衣冠禽兽的后面,还要再缀上个词儿,丧家之犬。

  垂首塌肩,箕踞而坐。

  见到暖阳球和玉黄鹂,萧杭微眯着眼,抬头看向逆光站在他身前的付辰东。朝阳初升,辉光尚柔,萧杭稍眯了眯眼,便适应了阳光。萧杭看了眼付辰东拿着的东西,又看了眼付辰东那在逆光的衬托下越显阴沉的面色,道:“你是那个和灵草仙尊一同居住的修者?付修者?”

  付辰东没答萧杭的话,他把暖阳球和玉黄鹂往萧杭的怀中一丢,扭头便运起飞行术往回飞去。萧杭瞥了眼暖阳球,指尖在暖阳球上轻轻一点,暖阳球便飞至空中,散发出荧荧微光。苦笑一声,萧杭也不管付辰东能否听见他说的话,径自说道:“我,也入了修真一途了。”

  萧杭的话语一丝不落的传进了付辰东的耳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