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2)

加入书签

  柯唯超静静的坐在急诊室。碍于柯姿涵的坚持,他还是被送到医院。

  他的伤口已经过处理,缝了五针,不严重,但必须等到脑部超音波扫措资料出炉,确定无脑震荡之虞,方能回去。

  “真慢。”柳无双低声斥道,她比柯唯超还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原本是涵姨要亲自陪他过来,结果他老兄一句话,这人便换成了她。

  “小姐,我都没嫌慢,你倒不耐烦起来?”柯唯超挑挑眉。

  看着柳无双像无头苍蝇似的,在他身旁一直走来走去,历得他心烦不说。现在居然还敢抱怨,连带影响了他的心情。

  “我急呀,我好怕你脑震荡。”柳无双苦着脸在他身边坐下。她今天真衰,放个照片还能砸伤人,而且这人还是公司的客人,看来她又要失业了。

  “你是真关心我,还是怕我会告你?”柯唯超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她。因为怕姑姑担心,他才改由要她陪他一道前来,不过也因为发生了这件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以没收那四幅相框,故虽缝了五针,但还算值得。

  “都有。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不小心摔下来砸伤你,你可不要趁机想跟我老板狮子大开口喔!”柳无双坦白的承认。

  没想到他长得这么酷,说话却像带了针似的,让人听了真刺耳。

  “请到你这么chu心的小妹,你老板当然要负点责任。”柯唯超还是面无表情的说,内心却有着纳闷。

  看来她似乎不知道他是她老板的侄子,就算她真的砸伤他,他亦不可能会告她,更何况,以他姑姑待人处事的原则,绝对会一肩承担的。

  “什么!剐刚是涵姨在,我才不好意思说,是你突然在我身后大叫,把我吓了一跳,我才会失去平衡摔下来,你怎么可以把错全怪在我头上,你还是不是男人呀?”柳无双瞪大眼,不满的声明。

  或许她是有错,可不该全是她的错,而且他竟然还敢怪到涵姨头上,她可受不了。“说教你的老板未经我的同意,就擅自把我的照片挂上去,现在我还因此受伤了,她当然要负起责任。”柯唯超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从适才他就发现,她很维护他姑姑,说来她还是店里刚请来的小妹,她甚至不知道他是谁,结果却非常忠心,让他不由得对她产生了好感。

  “你有没有说错呀?涵姨这么做全是为了你耶,我从来没看过像她那样的老板,把我们都当作是自己孩子似的。

  她为了想帮你尽快找到适当的结婚对象,不但帮你做相框、还为了让你引人注目,让我拿着相框站在梯上,站了快一个小时,就为了选定一个最好的位置!她这番苦心是为了谁?全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会员!”柳无双为何姿涵不平。

  涵姨为他做了这么多,给果这家伙一点都不感激,还口口声声要涵姨负责?反正她都打算辞职了,说话已无须顾忌,所以她非要让他知道涵姨的用心良苦不可!

  “拿人钱财、予人消灾,这本就是她工作职责,但这不代表她就能未经客人同意,擅自作主。”

  柯唯越发现柳无双很容易动气,特别是在提及他姑姑时,她就像只刺猬,全身立即竖起尖刺,让他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你嘛帮帮忙,你会不会做生意呀?”柳无双气炸了,很想拿相框再多砸他几下。

  “我若不会做生意,恐怕没几个人会做生意了。”柯唯超自信的说,跟一个不知道他是何许人物的女子交谈,她的话颇具“笑”果。

  “唷,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很会做生意哦?”柳无双挑高眉,有丝不屑的院了他一眼。哼!他非但没良心,还很臭屁。

  “至少目前我所投资的事业,还没一项亏的。”柯唯超被她的口气和表情给逗笑了。

  “好了不起喔!可以出国比赛,为国争光了,拍拍手。”柳无双挪榆的拍起掌来,内心实在受不了他这狂妄自大的口气。

  特别是他从头到尾都绷着张脸,就算笑也是皮笑r不笑,说起话来更是冷酷无情,真像个强尸!

  “柳无双,你不要以为阿谀奉承,我就会改变心意,不控告你的老板。”柯唯超敛起笑,等着看她对这番话的反应,是否能够继续取悦他。

  “喂。亏你还说你很会做生意,我看你g本一点都不会做生意,还在那边自吹自擂。”柳无双一听,柳眉几乎倒竖,气愤的瞪着他。拜托!她何时拍他马屁来着?

  “喔?愿闻其详。”柯唯超压抑住想笑的心情,尽可能面无表情地迎视她,但她像火花一样绚烂的眼瞳,几乎夺去他的呼息。

  他下得不承认她有一双非常迷人的眼瞳,迷人的让她不够出色的脸蛋,瞬间散发光芒,引人注目。

  “每个做生意的人,都会想在最短时间内把手中的商品卖掉,而我们经营的是婚姻介绍所,自然会员就是我们的商品,所以把你的相框挂在墙壁上,不过是一个促销的手法。

  再说你也是想赶快结婚,虽然我老板没经过你的同意,可是她确实是在帮你啊!结果你非但不感激,还开口闭口就要告她,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想要赶快找个对象给婚,却抗议老阂对你的推销手法,简直是恩将仇报。”柳无双愈说愈生气。这么浅显易懂的推销商品道理,是做生意的入门基本法则,他若真是懂得做生意的人,不会不明白。

  “我是会员,可不代表我就想赶快找个对象结婚,而你在指控我恩将仇报之前,是否该光了解一下状况?”柯唯超当然懂,不懂的人是她。

  不过,话说回来,对一个刚为他姑姑工作没几天的小妹,他该期望她懂得多少?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的身分。

  “别笑死人了,来婚姻介绍所的人,都是想赶快给婚的,更何况你还是第一个报名的人。”柳无双好笑的看着他。

  尽管以他的外在条件,压g无须来婚姻介绍所,就会有许多女人追在他后头跑,偏他来了,所以事实胜于雄辩。

  柯唯超微挑眉,“那不是我报名的。”他不需跟她说这些的,可是当她嘲笑他是那种想结婚一族时,他的心就很不是滋味,忍不住就说出了口,“咦?”柳无双怔住了。

  “柯唯超先生。”蓦然,一名穿着白袍的医生,拿着病历本走向他们。

  “我是。”柯唯超站起身。

  “柯先全,g据你脑部超音波所显示的资料,暂时并无大碍,可是因为你适才有晕眩的症状,所以最好是能住院观察一天,比较安全。”

  “住院?”柯唯超皱起眉头。

  “是的,最好能再进一步做个脑部断层——”

  “不用了!我自己有专属的医疗团队,压g无须住院。”柯唯超打断医生的话。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上,更遑论是住院。

  “你有专属的医疗团队?柯先生,你不会是脑袋被打到秀逗了吧?”柳无双瞠大眼,惊慌的打量着柯唯超。

  就算是有钱人,亦鲜少有专属的医疗团队,偏他的神情和语气仿佛真有其事,但……这应该不太可能,毕竟他若真的拥有专属的医疗团队,救护车怎会将他送到这家医院来。

  看着她的反应,柯唯超挑高眉,她的表情活像他真是脑筋秀逗,天晓得他不止拥有一个医疗团队,集团名下甚至还有一间医院!

  蓦然,急诊室大门口传来救护车尖锐的煞车声音,一旁的医生和护士正要推着担架往外卫,孰料那辆救护车走下一群穿着白袍的男子,反推着一个空担架就冲进急诊室,在看见柯唯超时,他们立刻朝他跑来。

  柯唯超不禁低咒一声,真是说人人到,不想引起骚动,结果这状况让他顿时成为在场所有人注目的焦点,幸好此地并无记者,否则会肯定成为今天晚报的头条。

  “总裁,我们来迟了。”

  “总裁,你受伤怎不到自家医院?”

  “总裁,快上担架。”

  柳无双当场就被挤到一边去。

  她看着这一群显然是医生的人,将柯唯超团团围住,当目光在瞟见他们白袍上绣着私立扬威医院的字样时,她看傻了服,不仅是她,在场的人全看傻了眼。

  因为扬威可是全台湾最富盛名的一间医院,它拥有世界预尖的权威医生和第一流的仪器设备。

  “我没事,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柯唯超脸色一沉。就是不想被当成重病患者治疗,他才由着救护车随意送到一间医院,而他们会在此出现,不用怀疑,一定是他姑姑通知的。

  “总裁,你姑姑通知我们,所以请你务必要回扬威再做一次j细的检查。”

  “我知道了。”柯唯超暗叹口气,看着自己的人给这家医院所带来的骚动不安,他唯有迈开脚步,先行离开此地再说。

  当眼光在发现愣在一旁的柳无双时,他停下脚步,围住他的人亦跟着停下脚步,看着他伸手指向她。

  “她就是打晕我的那个罪魁祸首,要她跟着一起来。”他抛下话,这才继续朝急诊室大门走去。谁教她要说他脑筋秀逗,那就活该让她跟着一起来受罪。

  “是的,总裁。”

  柳无双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反应耳中所听见的话语,下一秒,她就被两名男子给一左一右抓住手臂,拖着一起走。

  柳无双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想拿刀杀人,而她想杀的人蛙柯名唯超。还该死的是全球十大首富“扬威集团”的总裁,一个英俊冷酷、身价不可计数的单身汉。

  “他是故意的。”她咬牙切齿的走进来电婚姻介绍所。

  昨晚若非涵姨来拜访,她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