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2)

加入书签

  柳无双好想去撞墙!涵姨请她帮的忙,居然是给柯唯超送滋补**汤!

  当时她听见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偏在想起昨日他对她们的态度,她立刻转念答应。

  毕竟祸是因她而起,怎能要涵姨代她受过?再说店在筹备期间,身为老板的涵姨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所以这送**汤的人选,舍她其谁?

  就这样,她拎着热呼呼的王亚**汤,拿着涵姨递给她的一张烫金卡,走进私立场威医院,没想到,待遇和昨日竟截然不同。

  她一路如人无人之地,来到医院最顶层,柯唯超的特级病房前。

  瞪着门口挂着“谢绝访客”的牌子好几秒钟,然后她深吸口气,伸手推开门——

  “嗨,柯光生,你早呀!”硬着头皮,她挤出笑容,迎上柯唯超冰冷的眼光。

  下一秒,她看见了病房内站满一群穿着笔挺西服的男子,人人手上均拿着一本档案夹,而他们都因为她的擅自进入,瞪大眼睛看着她。

  “柳无双,你不认识字吗?”柯唯超面无表情的眯起眼,看着她连敲门都省略!进来就和他亲呢的打招呼,手上还提着保温壶,穿着轻便的t恤牛仔裤!一副俨然和他很熟的样子。

  “柯先生,你别生气嘛!我今天只是个送货的快通,东西送到,我就会滚了,绝对不会打扰你们……呃,开会是吧?”柳无双干笑的说明来意。

  天晓得被这么多双眼睛直盯着!她简直尴尬到无地自容,若非**汤尚未签收,她早就夺门而出。

  “送货快递?”柯唯超狠狠地瞪着她。她打断他的高级干部工作会报,还一副使命必达的神情,让他有种快要抓狂的感觉。

  “她有璀璨卡!”蓦然,一个干部发现柳无双手上拿着的烫金卡,惊叫起来。

  他这一叫,立刻引来在场之人的高度注目,当然他们的目光全在柳无双手中的那张卡片上。只有柯家成员和几位总经理,才能拥有的扬威璀璨卡,她竟然也拥有一张,这说明了她的身分,崇高无上。

  “会开到这里结束,你们先回公司,若有任何急件,传真过来给我。”

  柯唯超亦注意到她手上那张卡。拥有那张卡,在扬威集团任一关系企业中,均可通行无阻,而她会拥有这张卡,无疑是出自他姑姑之手。思及此,他脸色益发冷冽。

  “是的,总裁。”在场干部闻言立刻恭声走人,对柳无双的身分纵有话多困惑,亦无人敢斗胆询问。

  “哇。全走光了!”柳无双昨舌的看着那群人鱼贯步出病房。

  她眼角余光瞟及柯唯超投来的冷冽寒光,当场头皮一凉,快速走到病床旁,将手中那壶**汤放在床旁的茶几上。

  “呃,**汤我送来了,柯先生,你慢慢喝喔!”话说完,她准备落跑。

  “站住。”柯唯超叫住她。竟然想脚底抹油!她当他是谁?

  柳无双的脚瞬间像被三秒胶给粘定在地板上,不过她这是强挤出笑容,面对他既冷又酷的俊脸,问道:“柯先生,还有事吗?”

  “谁要你送**汤过来的?”他冷问,明知答案为何,但忍不住他就是想教训她的随便、chu鲁和无礼。

  “呃,涵姨要我送来的,她说你昨天被砸伤头,所以炖了**汤给你补补身子。”柳无双据实以告。

  她承认他很酷,尽管穿着医院的病人服,他还是英俊得不可思议,只可惜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足以让人全身冻僵,包括心。

  但,她还是觉得他好帅,虽然她应该要讨厌他的,因为他从来没有给她好脸色看过,可是帅哥就是这点吃香,光看就觉得很痒眼……

  等、等等,柳无双呀柳无双,柯唯超可是想控告你伤害罪的人,你怎么可以因为他长得帅,就忘记他是你的敌人?真是可耻!她忍不住暗骂自己。

  “你们以为砸伤我的头,煮个**汤就想了事?”柯唯超冷笑,等着看她的回答和反应。

  “我当然不认为你会这么好心,反正我已经辞职,你想告我就悉听尊便。”柳无双挑高眉,清醒的拉回敌我意识,决定不再乖乖看他脸色。他以为他是谁?大不了她去坐牢可以了吧!

  “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缺乏职业道德,出了事就想辞职。”柯唯超压下心头震荡,挖苦的讽刺。他并无意要她辞职,纯粹是想知晓她对他姑始的忠诚到何种程度。

  “我辞职就是不想让你有借口找涵姨麻烦,要告我给你告好了,反正你大总裁有的是钱,我就算请律师也赢不了你,所以我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了。今天若不是涵姨要我帮忙送**汤来给你,你以为我想来看你喔?”

  柳无双瞪着他,努力的压抑住想动手扁人的冲动。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盛碗**汤给我。”柯唯超听出她话中的火气和重点,她对他姑姑的忠诚确实足无可挑剔,但言行举止却有待调教。

  “什么?”柳无双呆了下,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我原以为你只是反应不好,没想到听力也有问题。”柯唯超毫不留情的说,只因她看起来像想拿刀砍人,除了先前眼神有片刻的迷惘。

  柳无双涨红双颊,气呼呼的提醒他:“我听力好得很!你不是不屑喝涵姨煮的**汤?现在干嘛还要我盛给你喝?”这么恶劣的男人,他骨子里流的血y——肯定是冰的。

  “那是你欠我的。”柯唯超冷淡的说完,但心头却猛然一震。在他尚有一大堆公事急需处理的情况下,他竞还浪费时间与她斗起嘴来?

  “你——你告我呀!”柳无双瞪大眼,无法相信他竟说的理直气壮。

  “我发现告你对我并无好处,还不如物尽其用。”柯唯超面无表情的陈述事实。

  看着她气鼓的双颊红艳瑰丽,衬得一双水震灿动的限瞳更加晶亮,像颗璀璨的钻石耀眼逼人,他故意说道:“别瞪我,你砸伤我的头,就算是意外,你都是罪魁祸首,现在我不过是要你帮我盛碗**汤,你都做不到吗?”

  “举手之劳,怎会做不到?”柳无双咬牙切齿的说。然后立刻动手打开那壶**汤,病房内,顿时芳香四溢。

  “你老板好像很喜欢你。”柯唯超看着她心有不甘的盛着**汤,脸上表情之逗趣,让他暗觉好笑。好个心口不一的女子!不过在喝完姑姑的爱心**汤后,他也该收手,不要再逗弄她了。

  “我也很喜欢涵姨呀。”柳无双古怪的抬头看他一眼,然后继续盛**汤。

  “你不是才为她工作没几天?”柯唯超纳闷的问。

  “喜欢一个人跟相处几天有何关系,她对我好,我自然也会对她好,而且涵姨是真心对我们好,所以我们都很喜欢涵姨。”

  柳无双盛好**汤,正欲迈步递给他,孰料却被地上曼放的档案夹给绊了一下——

  “哎呀!”她惊叫一声,人晃了下,是站稳了,可**汤却全朝柯唯超泼洒了过去。

  柯唯超看着那犹冒着烟的滚烫**汤,像雨花似的洒在他x前,他g本来不及闪——

  “天,你是存心想烫死我!”他怒shubaojie吼,痛叫的弹坐起身,快速拉开湿粘在皮肤上的衣服。

  “天呀!我不是故意的。”柳无双亦被眼前的意外给吓了一跳。

  “出去,你给我出去,你g本就是个瘟神,昨天砸伤我的头,今天又拿热**汤想烫死我,我真是倒楣,竟然会碰到你这个扫把星!”柯唯超痛得失去风度,翻身下床,脱掉被淋湿的衣物,准备伸手按铃叫护士。

  “快,快跟我来。”柳无双震了下,看见他痛得皱起眉头,裸露的x膛己红了一片,她顿时心急的拉住做,用力的朝浴室快步走去。

  “做什么?”柯唯超不悦的被回手,用力的瞪着她。

  “烫到要先冲水呀!你要骂我,等冲完水再让你骂个够好了,现在跟我来啦!”柳无双担心的再度抓住他的手,就往浴室走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冲水。”柯唯超心一震,再度抽回手。让她陪在身边跟着去,他怀疑自己是否会面临第三次意外。

  “拜托你别像个小孩子好不好!”柳无双火大了,伸手抓住他的手,这回使上全身力气,硬是拖着他走。

  柯唯超怔了下,这一闪神,人己被她chu鲁的拉向浴室,那手劲沉得让他感受到她的怒shubaojie火。

  她竟然还敢发脾气!有没有搞错?

  柳无双一走进浴室”立刻拿起莲蓬头,对着柯唯超裸露的x膛,打开冷水开关,冰凉的水花立刻喷洒在他红肿的部位。

  “很痛吗?”她问。这是一个意外,结果烫伤了他,她难辞其咎,不过,至少这回涵姨没在现场,她庆幸的想着。

  “你被泼看看就知道了。”柯唯超x前的痛处因冰凉的水,稍稍得以趋缓,嘴巴却仍是刻薄的嘲弄着。

  “好吧,如果这么做能让你好过的话。”柳无双抬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酷脸,让她真是过意不去:于是她把莲蓬头塞到他手上,转身欲走出浴室外。

  柯唯超一呆,随即反应过来的伸手抓住她。她该不会真的想如法p制吧?那就太盖了!

  “放手、我去拿**汤来让你泼,那这次意外大家就谁也不欠谁。”柳无双壮士断腕的说。烫伤他健美的x膛,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心疼,就像破坏了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你想得美,谁知道你出去会不会趁机脚底抹油开溜。”柯唯超冷哼道,她竟然真要拿**汤来让他泼,就为了不欠他?他的心顿时掠过百种滋味……

  “喂,你还要我滚出去欵,你说我是个瘟神、是个扫把星,你大总裁应该没老人痴呆吧?”柳无双气恼的抬起头,对他这个说话如此刻薄的人,烫伤了他,她应该要暗暗偷笑才对,怎会感到心疼呢?她真是有毛病!

  瞪着他那张可恶到极点的酷脸,注意到他原来整齐的头发,此刻带点微湿的凌乱,x感的垂在额前,而向来高深莫测的眼瞳,竞变得益发幽黯黝黑,像有魔力似的吸引住她,她几乎移不开视线……

  “我突然发现要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