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加入书签

  柯唯超静静的看着三个弟弟走出病房,才把视线移回犹在沉睡的柳无双身上。

  在发生过亲密关系后,他已决定让她成为他的情妇,至于她,应该亦会欣然答应,否则她不会主动勾引他。

  嘟的一声,病房内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伸手接起。

  “总裁,院长在十分钟后,会和您的主治大夫,一道前来报告你的身体状况,您能抽出时间见他们吗?”话筒彼端传来恭敬的女子嗓音。

  “可以。”柯唯超说完后,立刻挂断电话,然后伸手去轻拍柳无双的脸颊。

  “不要吵……人家还要睡……”柳无双挥手按掉那只讨厌的东西,犹沉浸在睡梦中。

  “不要睡了,等下会有很多人到我病房来,你想让他们看见你赤裸身子躺在我的病床上吗?”柯唯超没好气的拍她肩膀,动作却是轻柔的。

  她再不快点起来,十分钟后大家全会很尴尬。

  “嗄?”柳无双被惊醒了,她瞬间如遭电击的弹坐起身,“天呀,我的衣服呢?”

  柳无双一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薄被立刻下滑,露出无限春光,当场羞得她忙以双手遮住裸露的x前。

  “在这里。”柯唯超掀起薄被。

  “快点穿上吧,再八分钟我的主治医生和本院院长,还有一群医生和护士就会进来病房。”

  “天呀!开什么玩笑?”柳无双闻言瞠大眼,随即快速站起身,拿起衣服就往自己身上穿!就恨爹娘少生给她两只手。

  她紧张的才把一条腿穿进牛仔裤,孰料,另一条腿却踩到裤角,她顿失重心的往病床下摔去——

  “啊!”她惊吓的尖叫。

  “小心。”柯唯超眼明手快的抱住她摔落的身子,却被她下冲的力道给撞的往后退了数步、踩到放置在地上的那叠档案夹,跟着失去重心的往后摔去——-

  咚的一声,他的后脑勺直接敲击到磁砖地面,痛得他眼前冒出无数星光,脑海顿时闪过一个想法——又来了!

  “呀!”柳无双瞪大眼睛,脑海闪过一个想法——怎么会这样?

  “别呀了,快起来把衣服穿好。”柯唯超忍痛的提醒她。

  她真的是个瘟神!偏连着三次都纯商意外,而他都是那该死的受害者!

  他应该离她愈远愈好,免得改天死在她所制造出的意外之下。

  “喔喔。”一句话提醒了柳无双,她忙不迭的从他身上站起,赶紧穿好午仔裤,余光瞟见他指住后脑勺站起身。

  “穿好就到沙发那边去坐好。”柯唯超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他还有话要跟她说,不过得等到那些人来过之后。

  “柯唯超,你……你的头还……还好吧?”柳无双担忧的问。

  她看见他冰冷的神色和语气,明白他现在肯定是火冒三丈。毕竟他脑袋敲在地上时,非常大声,显然是非常的痛,结果他却没有开口咆哮!八成是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她想。

  “托你的福,只肿了一块,没流血。”柯唯超微挑眉,对她制造意外的功力,他真是甘败下风,或许他该再多买一份意外保险,保障生命安全。

  “我又不是故意的。”柳无双真恨她干嘛要开口问,这该死的男人,说话非要损她两句才高兴似的。

  “你若是故意的,我这条命可能早就不保了。”他并不想这么刻薄,无奈话很自然的就说出口。

  “你——”柳无双还来不及回嘴,病房门便传来叩叩的敲门声响。

  “进来。”柯唯超坐躺回床上。病人还是该有病人的样子,虽然他的身体并无大碍。

  柳无双甫在沙发上坐好,一大群人已鱼贯进入病房,脸上均带着恭敬戒慎的神情,让她看得不住摇头。不就是总裁吗?结果他们活像是在觐见九五至尊、排场真是夸张。

  “总裁,你昨日的身体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容我为你报告一下。”主治医生清了清喉咙,略显紧张的说。

  “嗯。”柯唯超点点头,聆听着他一字一字报告他的身体状况:心思却己飘到被他们挡住的柳无双身上。

  他真要收她当情妇吗?以她制造意外的能力来看,他想保命,还是和她保持距离比较好,可在尝过她甜美的身子。那些意外就足以被遗忘。

  看来真是应骏了古人的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总裁,你对这报告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可以再为你重复一遍fanwai。”

  主治医生报告完后,见柯唯超还是面无表情的不置一词,让他有些忐忑。

  “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拉回心思,他冷声问道。

  不敢相信他竟然会闪神,他是柯唯超,众人口中的工作狂,结果……

  “若没意外的话,明日中午就可以出院了。”主治医生恭敬的回答。

  “嗯。我想休……”柯唯超虽不满意,但尚可接受,准备打发他们。

  孰料,柳无双的声音好无辜的打断他的话。“柯先生刚刚跌倒撞到后脑袋,肿了好大一个包,你们最好帮他检查一下。”

  她话一出口,立刻引起在场之人高度关切,柯唯超顿时脸色一沉。

  “总裁,你撞到头了?快让我们帮你检查有无大碍。”主治医生立刻上前,准备检查柯唯超的后脑受伤程度。

  “何医生,快安排总裁做j密的脑部断层检查。”一旁的院长亦跟着下达旨令。

  “我没怎样,你们——”柯唯超皱起眉,很想去掐柳无双的脖子。这小扫把,她g本就是故意的!

  “柯先生可是扬威集团的总裁,身体不能有丁点闪失,你们最好快帮他检查,否则若有万一,你们可担待不起喔!”

  柳无双硬生生打断他的话,谁教他总爱说话“刺”她,所以他想出院,她当然要搞破坏。

  “总裁,请你以扬威集团为重,接受脑部断层检查,否则我们实在无法安心,亦无法对你的姑姑交代。”院长忍不住接口。

  柯唯超眯起眼,看着眼前明显急坏的一群人,不禁暗暗咒骂起柳无双。是他小看了她,才会被摆上一道,她真是好样的!

  “你们去安排吧。”

  就这样,柯唯超立刻被安排去做脑部断层检查,至于柳无双,则趁这个机会,脚底抹油去也。

  柳无双垂头丧气的走进来电婚姻介绍所。

  一离开医院,她就后悔起自己和柯唯超发生了关系,府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到现在她还没有答案。

  她不懂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尽管在会员资料中看见柯唯超的照片时,她就被他酷冷的

  俊脸所吸引!可在见到他之后,他对她的态度就令她全面改观,

  结果她非但吃错药的和他接吻,甚至还上了床——

  “他是敌人啊!柳无双,你怎么会答应和他做爱?你真丢脸。”

  她喃喃自语,不仅自己的心态为何如此矛盾。

  莫非她一点都不讨厌他,搞不好还有点喜欢他——

  “不!不会的!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她被窜过脑海的想法,吓的惊叫起来,然后慌乱害怕的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他接吻的技术太捧了,一定是他的爱抚技巧太高超,所以我才会被迷惑,对,一定是这样,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和敌人上床?”

  可,她内心却忍不住想着:答案真的是这样吗?

  但除了这个答案,她实在无法接受她会喜欢他这个答案,因为他可是要控告她和涵姨的人,她没道理会喜欢敌人,虽然这个敌人很帅,接吻和做爱技术都很b——

  “天呀!柳无双,你在想什么呀?”她低喘着问道。

  视线突然看见专跑外务的俞若男和负责招待的程梦真,两人手上均抱着厚厚一叠广告宣传单,从楼梯走下来,她吓了一跳,担心她们不知是否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有点忐忑的迎上前。

  在大家为开店忙得分身乏术时,涵姨仅是要她当个快递送个**汤,结果她竟昏了头的和柯唯超在医院做起爱来,真是糟糕。

  “若男、梦真,我也来帮忙。”她良心不安的伸出手。

  “无双,涵姨要你回来就去找她,她和巧菱在二楼布置会场。”程梦真有着一张冷艳动人的脸庞,说起话来却是轻轻柔柔。

  “喔,那我这就去找涵姨。”柳无双点点头。然后迈步朝二楼跑去。

  孰料,她人才跑到楼梯口!涵姨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不得不折个弯跑过去接听。

  “来电婚姻介绍所,你好。”

  “不好。”电话彼端响起让人冷到骨于里的男x嗓音。

  柳无双拿着电话的手一枚,随即装傻的说:“柯先生,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欸!”

  “听不懂还知道我姓柯?”柯唯超冷冷地道。

  “你……柯先生,你打电话来究竟有何贵干?”柳无双深吸口气,忍耐,他好歹也是店里的会员。

  “贵‘干’?女孩子说话这么下流?”柯唯超故意加重语气说道。谁教她害他被迫又去做了一连串脑部j密检查,不借机逗她两句,怎么可以。

  柳无双又羞又气,“我就是下流不行喔!你不爱听可以挂掉电话!”

  这该杀千刀的臭强尸,她居然会瞎了眼的和他做爱,虽然感觉超赞,可不足以抹灭他恶劣没品的个x,所以她不可能会喜欢他的!

  “柳无双,你说你今年几岁了?”柯唯超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问。

  “二十四呀,你想干嘛?”柳无双皱起眉,说话刻意都加上那个字,反正她就是下流,碍着他大总裁吗?哼。

  “我还以为你才十四岁,原来你已经二十四岁了,都拉警报了,说话这么chu鲁,男人会被你吓跑的。”

  柯唯超忍任笑意,她真是容易被激怒shubaojie,但却取悦了他。

  “我说话chu鲁没水准关你屁事!年龄拉警报又怎样?我在婚姻介绍所上班,这里多的是想结婚的男会员,我就不信我送上门去,他们会被我吓跑。”

  柳无双气的快要脑充血,再次确定她不可能会喜欢上他。

  偏气恼过后,竟有股难过的感觉闷在x口,他!!真的觉得男人都会被她吓跑吗?

  “说的也是,我都忘了你在婚姻介绍所当小妹,可以占天时地利之便。”柯唯超沉默zhaishuy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