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我又不是故意的!”

  柳无双恼差成怒shubaojie的想要推开他,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特别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更是备觉刺耳。

  “我知道,你若真是故意,我怎会如此在意?”柯唯超放开她,微,眉的注视着她。实在不懂这样chu心莽撞的女子,怎会援住他听有思维?

  “咦?”柳无双错愕的愣在原地,看见他变得炽烈的深邃眼瞳!她的心顿时一阵旺跳,几乎无法迎视他炙热的视线。

  “你是怎么办到的?”他问,声音低沉充满怀疑。

  “什么?”柳无双被问的一头雾水,二度愣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那些意外呀。”他轻声喟道,到现在犹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在意她的存在。所以在玄关看不见她的身影时,他竟随意寻个理由就溜进店理来找人,他真是不对劲!

  “就说不是故意的,你干嘛一直找我麻烦,柯唯超,你到底想怎样?今天干脆说明白好了。”柳无双听懂了,没想到他肚量如此狭小,亏他还是大集团的总裁,结果真没风度。

  “我想——这样!”柯唯超蓦然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趁她犹来不及反应时,俯首吻住她的唇。

  无视于她在把楼中惊瞠双目,他狂野火热的吻着她,直吻的她闭上双眼,无力招架的贴靠在炫x膛,浑身乏力的轻颤不止。

  柳无双被吻的头晕目眩,几乎无法呼吸的喘气不已。天!他的吻简直比冯啡还要教人容易上瘾,让她几乎忘记了他先前恶劣的言行,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你为什么吻我?”她猛地睁开双眼,惊诧的蹬着他。情侣?不!他和她g本就是死对头,她竟还沉醉在他的吻中,难以自拔,她真是逊到家了!“因为我想吻你、所以我就吻你。”柯唯超诚实的回答。

  “什么?你头壳坏掉喔!因为你想吻我,所以你就吻我,可是我又没答应让你吻我,你凭什么吻我?”柳无双眼睛顿时瞪的比铜铃还大。他竟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她简直气的想杀人!谁——给他这个权利强吻她?

  “凭你并不讨厌我的吻,而且你看起来还非常享受、乐在其中。”柯唯超饶富自信的说。

  “去你的,谁……谁享受被你吻来着?我呸呸呸,你少臭美了。”柳无双顿觉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烫,忙不迭的用手背大力擦拭嘴唇,以示她的立场和感觉。

  无奈狂跳的心简直像在扯她后腿,表明她是如此喜欢他的吻……

  “有没有享受你心里非常清楚,再说我也很喜欢吻你的感觉。”柯唯超唇边掠过一抹别具深意的笑。她真是容易被激怒shubaojie,而且老爱口是心非。

  “你喜欢不代表我喜欢,你以为我是谁呀?随你爱吻就给你吻喔!”柳无双气炸了。他这是什么回答?喜欢就可以随便对她乱来吗?

  “你从头到尾并没有反抗,我实在感觉不出你不喜欢。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意你,原本你若收下那张支票,我已打算和你保持距离,现在我决定——让你当我的情妇。”柯唯超严肃的陈述一切。

  “情妇!?”柳无双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你应该会很高兴,因为当我的情妇,首先你可以获得一层房子,以及一辆百万名车,再来我会给你一张扬威银行的白金副卡。所有的刷卡消费,只要不过分,我都会帮你全额支付,当然每个月我会另外给你现金三十万元当零用钱。”柯唯超面无表情的陈述,只要她能让他快乐,金钱物质方面他亦不会吝啬。

  “三十万!”柳无双被这个数字吓到,她知道柯唯超是有钱人,却没想到他对情妇出手如此大方。

  “你若嫌少的话,可以开个数字出来。”一柯唯超不以为意的说,事实上他开给她的条件,远比他前几任情妇还要好。

  柳无双沉默zhaishuyuan了,因为她突然发现他是很认真地在说这件事,而他的语情神情全都告诉她——他认为她会接受唯有白痴、傻瓜才会炬绝的提议,当他的情妇!

  “你需要时间考虑吗?我可以给你几天时间,让你好好想想。”看见她默zhaishuyuan然无语,柯唯起决定退一步,毕竟他们认识没几天,他就对她提出这个交易,莫怪她一时难以回答。

  “不,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柳无双突然对他绽放甜美笑容。

  那你的回答是?”他问,不想承认她的回答,令他忐忑不安,天晓得即使在面对上亿元的合同时,都无法语他拥有如此的感觉。

  “唯超,我好高兴你对我出手这么大方喔!”柳无双突然撒娇的搂住他,感觉他身子明显僵住,她脸上的笑容益发灿烂。

  “如果你伺候得我满意,我会更大方。”柯唯超闻言松了口气,下一秒,他被这样的感觉给吓到,没想到他竟是如此在意她的回答——

  “真的吗?”她仰起笑脸,眼神满是兴奋的看着他

  “当然。”她灿烂如花的笑脸,亲密的称呼和语气,蒙蔽了他的神思,让他忽略了她过于灿烂的笑容。

  “那我决定了,我的回答是——”柳无双窃笑的弯起腿,用力的朝他胯问一顶——“这个!”

  “该死的!”柯唯超闷哼一声,双手立刻推开她,捂住受创的男x象徵,整个人痛的不住冒冷汗。

  “活该!谁要当你的情妇,你少拿钱来侮辱人了。”

  柳无双看见他的脸因痛而扭曲变形,显得橱当狰狞恐怖,她忙不迭的抛下话后,就直冲大门玄关而去。

  柯唯伦在此时走进店里,差点和夺门而出的柳无双撞个满怀,心里犹纳闷着,下一秒他就看见蹲在楼梯上的柯唯超,满脸痛苦神情,他顿时吓了一跳,立刻跑了过去。

  “大哥,你怎么了?”他来到他身旁,焦急的就要伸手扶他,孰料,他却推开他的手。

  “我没事。”柯唯超紧咬住牙,忍着胯间推心刺骨的疼痛,一字一字的说。

  他早就知道她是个瘟神、是个煞星,偏他还去招惹她这个小扫把。方才她前后判若两人的言行,明明相当不合情理,他却不察的被她甜美笑容迷惑,而忘记要提高警觉——

  “咦?”柯唯伦这才注意到柯唯超手指住的部位,猛地睁大眼睛,恍然大悟的叫道:“大哥,是刚刚那个女生吗?”该死,他竟然让凶手给逃脱!

  “哈哈哈。”柯唯超突然仰头大笑。有意思!她的行为让他更想要她柯唯伦当场吓的“草”容失色,“大哥,你还好吧?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完了,平时相当难见大哥的微笑,现被踢伤那话儿,他居然狂笑不止!他的神志显然严重失常。

  “闭嘴,你少给我丢脸了。”柯唯超站互身躯,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然后迈步往大门玄关走去。

  “大哥,你那儿真的没事吗?真的不用叫救护车——”柯唯伦的眼光忍不住往他的下体瞄去。那可是男人的命g子,大意不得的啊!

  “你再说下去,我想你会比我还需要用到救护车。”柯唯超脸色一沉,捱这痛算是他chu心大意,不过不会再有下回,“我的事,一个字也不许说出去,否则……”

  柯唯伦立刻闭上嘴巴,点头如捣蒜,因为柯唯超说的话,向来是不给人打上任何折扣,他当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剪彩一结束,柳无双就想躲进厨房,无奈她还是被迫到二楼,充当酒会现场服务人员。

  将盛好的**尾酒,一杯杯放置在托盘上,她打量四周。

  原本宽敞的一楼,此刻变得拥挤不堪,特别是女x会员,诚如俞若男所言,她们几乎全围在柯家四兄弟身边。

  而他们四个仿佛还嫌不够挤似的,竟然全站在一起,造成场面严重混乱。

  “这样不行,必须叫他们四个分开。”冷不防,耳连传来俞若男低沉的嗓音,吓了她一跳。

  “为什么?”柳无双不解的转头看她。俞若男人如其名,非但穿着像个男人,就连个x都非常男x化,只除了她的x向是正常的女子。

  “拜托,我们这是婚姻介绍所,分开他们,那些女会员亦会跟着分开,这样就可以知道她们喜欢哪种典型的男人。”

  “喔!可是要怎么让他们四个分开呢?”柳无双点点头,眼光扫向那挤得密密麻麻的一团人,想要挤进去都是一大考验。

  “还不简单,我们直接说,要他们配合一下。”俞若男很自然的回答。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我送饮料都来不及,哪有时间跟他们说话,再说这种工作巧菱和梦真最拿手了,你去找她们,别折磨我。”柳无双吓坏了,地躲柯唯超都来不及了,哪有自动送上门去的道理!

  她可是重创了他的命g子,而以他那冷血无情的个x,肯定会挟机报复,虽然她向来是敢做敢当,但这回她真的是有点敢做不敢当。

  “她们两个旱就被男会员给团团包围,自顾不暇啦!”俞若男指向角落两处较小人潮,人数虽没四大帅哥多,可亦够瞧的了。

  柳无双为之瞠目,“那找涵姨呀,涵姨和他们很熟,由她出面——”她话还没说完,视线就看见另一处人潮,猛地闭嘴。

  “知道为什么是我和你要去执行这个工作了吧?那些中上年纪的男会员几乎全是冲着涵姨来的,再加上那些发函邀请的嘉宾,涵姨也是忙得分身乏术。”俞若男无奈的说。她何尝想做这份工作,实在是因为人手不够呀。

  柳无双看着她,再看看自己,“看来长得安全,有时也是一种福气。”“呵呵……”俞若男轻笑的将手搭在她肩膀上,“我也是这么认为。因为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骚扰和麻烦,不过无双,你长得并不安全喔。

  虽然你的外表乍看并不出色,可是你有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瞳,而且看你愈久是愈有味道,只有懂得欣赏的人,才会注意到你的美。”

  “谢了,你把我形容的好像是颗蒙尘的珍珠,还真会安慰人。不过,话说回来,你长得也不安全,只要换身打扮,肯定和巧菱、梦真一样,是个大美人喔。”柳无双笑出声,亦伸手轻拍她的肩膀。

  “美人我可不敢当。那现在我们要开始分头进行了吗?”

  俞若男微笑的抬起头,感觉背后有道犀利慑人的目光,使得背脊突然窜起一股凉意,她转过身,朝目光来源处瞧了瞧。

  “喔,那我找三号、四号下手,你找一号、二号。”柳无双认命的立刻分配工作,最起码要争取到不和柯唯超说话。

  孰料,俞

章节目录